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9章 炼化真焰
    轰!

    一声巨响,赫然在半空中响起,那白莲本是男子体内五行真焰所化,在接触到杀气的瞬间,便看到五行真焰直接爆开,形成了漫天火焰,直接超薛少白席卷过来。

    然而,就在那火焰朝薛少白席卷过来的时候,却看到薛少白之前斩出的剑光猛然倒卷,恍如流光,眨眼之间便朝那五行真焰席卷过去。

    那男子催动出来的五行真焰本是灵火之一,其温度之高简直无法想象,是唯一一种最进阶火之本源的火焰,若是一般的三级驱魔师在面对那五行真焰的时候,没有一番手忙脚乱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要知道,薛少白的斩出来的杀气也根本不可能小看,这毕竟是从杀生道之中衍化出来的杀气,那方易璋当年在幽冥界之中,正是靠着自己手中的杀生道打遍天下无敌手,幽冥界之中无数鬼王,在面对那方易璋手中杀生道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丝毫抵挡能力。

    而鬼王的实力,乃是远超那三级驱魔师的存在,眼前这男子不过只是三级驱魔师,怎么可能和鬼王相提并论?若是此时方易璋在此地的话,只怕单单一道杀生道的杀气,就足以干掉眼前的男子。

    当然,此时的薛少白根本就没有那方易璋的能力,别说一道杀气不可能干掉眼前男子,就算是给薛少白数千道杀气,也未必可以干掉男子。

    毕竟男子已经是三级驱魔师的修为,而薛少白不过只是区区初级驱魔师而已,一个初级驱魔师,怎么可能和三级驱魔师相提并论?就算薛少白体内真气足以支撑他驾驭数千道杀气,但一旦面对那方易璋,到时候,只怕连怎么死也的不知道,甚至就算他驾驭了数千道杀气,也绝对不可能发挥出这数千道杀气的威力,是以,以薛少白现在的修为来说,想要摆平那方易璋,几乎没有丝毫可能。

    这一点,薛少白心中也非常清楚,是以,在看到那男子驾驭出五行真焰的时候,脸色才会尤为难看。

    本来那男子就已经很难对付,如今此人更是连五行真焰都催动了起来,而且,这还是男子第一张脸,谁知道他另几张脸又有什么能力?万一这男子另外几张脸的能力远超这第一张脸,自己又怎么去对付?

    若是这剩下的几张脸之中,有远超眼前这五行真焰更棘手更可怕的能力的话,自己又该怎么去对付?薛少白体内的真灵气毕竟不是无限的,如今虽然可以利用真灵气来抗衡天地间的五行真焰,但想要利用真灵气来横扫眼前男子,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薛少白心中很是清楚。

    是以,在意识到眼前男子现在不过只是催动了五行真焰之后,薛少白的心情难免有些难看,很是担心自己根本不是眼前男子的对手,若是自己真的不是眼前男子对手的话,只怕自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意识到这点之后,薛少白的心情怎么可能好的起来。

    再说此时的男子,看到那薛少白的反应,当然也是知道这家伙如今已经开始在忌惮自己,自己现在只是催动了第一张脸而已,还有剩下七张脸在等着这家伙,如果这家伙现在发挥出来的就是他全部实力的话,自己根本不用施展出第三张脸就完全可以摆平这家伙。

    意识到这一点,男子的心情自然也好看了很多。

    再说此时的五行真焰,在接触到那杀气的瞬间,便看到五行真焰轰然炸开,这当然不是因为薛少白催动的杀气,虽然他杀生道的杀气威力很是可怕,但是,这五行真焰毕竟是最接近那火之本源的一种力量。

    薛少白催动杀气需要真气,然而,驾驭这五行真焰却根本不需要真气,盖因那五行真焰只需要在凝聚的时候催动真气,如今真焰已经凝聚了出来,炸开也不过只是因为杀气的影响,若是没有杀气涌现出来的话,此时那五行真焰已经轰击到了薛少白的身上,又怎么可能被区区杀生道杀气就阻挡下来?

    这一点,薛少白心理很是清楚,是以,他明白,那男子之所以催动五行真焰更多的目的可能不是为了想要干掉自己,不过只是想要利用五行真焰来消耗自己的真气,毕竟自己的真气有限,若是真气消耗殆尽的话,自己还怎么对付眼前的男子,只怕到时候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而自己想要抵挡那五行真焰对自己的伤害,就必须要不间断的催动体内真气,只有真气充沛,方才有可能抵挡那五行真焰,而自己在真气充沛的情况下,又因为那五行真焰可能对自己造成的伤害,所以需要不间断的催动体内真气,但自己在催动真气的时候,那男子却根本不需要催动自己体内的真气,此消彼长之下,自己最后根本不可能抗衡面前的五行真焰,被五行真焰干掉那简直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面色微微暗淡了几分,暗道:“看来必须要想办法炼化这五行真焰,否则的话,在这五行真焰面前,我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薛少白知道,自己若是想要活命的话,就必须要尽快眼前的五行真焰处理掉,否则的话,自己绝对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如今才刚刚修炼出火候的薛少白绝对不愿意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那男子的手中,而且,如今才刚刚将自己修为提升到初级驱魔师的境界,若是就这么死了的话,薛少白也绝对不会甘心。

    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自然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小命。

    不过,对薛少白来说,想要炼化那男子催动的五行真焰也是一件让他头疼的事情,那五行真焰乃是火属性驱魔术,而薛少白如今根本就没有修炼过火属性的驱魔术,如此一来,就算他想炼化那五行真焰也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而且,最关键的是,薛少白如今不过只是区区初级驱魔师,一个初级驱魔师想要炼化一个三级驱魔师催动出来的驱魔术,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想要炼化男子催动的五行真焰,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成功的事情。

    不过,薛少白想来也是不服输的性格,越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对薛少白来说,越是有兴趣,反而有可能做到的事情,薛少白却没有任何兴趣,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明知道眼前的五行真焰不好对付,但薛少白却也根本不打算放弃炼化这五行真焰,甚至在他根本没有修炼过火属性驱魔术的情况下,薛少白也根本不打算放弃。

    当然,这种做法,若是让其他驱魔师来看的话,简直就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毕竟他根本没有修炼过火属性驱魔师,若是在没有修炼过火属性驱魔术的情况下,跑来炼化这五行真焰,只怕自己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薛少白身为一个驱魔师,不可能连这点常识性的问题也不知道,是以,虽然他明白自己炼化那五行真焰或许凶多吉少,但是,若是自己现在不肯铤而走险的话,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手腕一抖,一道红芒便从他手心里飞了出去。

    那红芒乃是正儿八经的杀气,这是薛少白体内唯一可以利用的力量,如今在他打算炼化那五行真焰的情况下,自然是想先用手中的杀气来尝试一下,若是杀气可以吞噬那五行真焰的话,薛少白自然用再想其他方法,但是,若是这杀气不能吞噬那五行真焰的话,自然就只有去想其他办法,只是薛少白心里很清楚,就算想到其他办法自己也未必可以炼化那五行真焰。

    这杀气乃使自己体内最可怕的一种力量,若是连杀气无法炼化那五行真焰的话,薛少白的目光自然只有落到那真灵气之上,然而,这真灵气毕竟是自己无法驾驭的一种力量,只能利用真气来操纵那真灵气,这和直接催动真灵气的效果很有区别。

    如实可以直接催动那真灵气的话,薛少白便完全可以发挥出那真灵气的可怕威力,但是,若是不能直接催动那真灵气的话,薛少白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利用手中的真气去操纵那真灵气,这样一来,根本就无法发挥出真灵气的全部威力。

    而现在,若是那薛少白想要驾驭真灵气的话,就只能用真气去操纵那真灵气,然而,这种方法因为不可能发挥出真灵气全部威力,是以,想要炼化那五行真焰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的事情。

    这一点,薛少白多少心中有数,是以,那薛少白自然会手中的杀气寄予了厚望,毕竟若是杀气可以炼化那五行真焰的话,自己完全可以利用杀气来进行炼化,到时候,根本不需要体内的真灵气,如此一来,想要炼化五行真焰还不是轻而易举?

    然而,那杀气虽然被薛少白寄予了厚望,但是,杀气给薛少白的反应却让那薛少白大失所望,甚至可以说几乎是让薛少白陷入了一种绝望的境地之中。

    这杀气在接触那五行真焰的瞬间,竟然直接就被五行真焰震开!虽然五行真焰并没有直接震碎那杀气,但是,杀气也丝毫无法撼动那五行真焰,连撼动都无法做到,想要利用杀气来炼化那五行真焰的办法又怎么可能成功?

    是以,想到这里,那薛少白的脸色怎么可能好看?

    “妈的,想不到这五行真焰居然这么坚固,我的杀气竟然丝毫也无法撼动那五行真焰,想必是因为杀气还不够犀利,否则的话,就算不能撼动那五行真焰,也不可能被五行真焰直接震飞出去。”薛少白目光闪烁的沉吟。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