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5章 第三张脸
    听到薛少白的话,男子的脸色顿时便难堪了起来。

    他根本不相信薛少白这番话,以自己和薛少白的关系,就算是脑袋被驴踢了也绝对不会帮助那薛少白提升修为,此人之前必然就已经掌握了真灵气,只是在被困在镇魔塔之中的时候,才不得不将自己掌握真灵气这个事实显露出来。

    什么他能掌握真灵气都要拜托自己,之所以这么说,不外乎是想用这种方式来扰乱自己的心境,让自己产生后悔的情绪而已。

    男子毕竟也是老江湖,轻而易举便看穿了薛少白的诡计。

    然而,男子并不知道,那薛少白说的是事实,只是因为男子根本不相信薛少白可以在镇魔塔只中掌握真灵气,所以才不肯相信薛少白的话,毕竟若是要让男子相信那薛少白实在镇魔塔之中掌握的真灵气,也就等于是承认自己是帮助那薛少白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男子的面子根本就搁不住。

    好歹也是老江湖,混的就是一个面子,若是连面子也没有的话,男子将来还怎么在江湖上混下去?

    而若是让人知道是自己创造了薛少白这个棘手的对手,到时候,江湖上难免有风言风语传出来,为了自己的名声和面子着想,男子当然不可能随便就承认是自己帮助了薛少白。

    当然,这里面的文章那薛少白当然不可能知道,虽然他也是一个老江湖,但心机确实没有那男子深,哪里会知道,这男子之所以不肯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毕竟若是承认这种事的话,自己将来也没有面子继续在江湖上混下去。

    而薛少白在不知道这个秘密的情况下,看到那男子一脸冷漠,似乎根本就不承认自己所作所为是错的的样子之后,目光里也出现了一丝悲悯,说道:“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是不想承认是你自己创造了我,不过,不管你是否承认,我现在也只给你两条路走,要么是离开杀降坑,要么便是我在杀降坑内的时候,你不能有丝毫觊觎我,否则的话,我一定会给你好看。”

    “小子,你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而已,你居然如此不将我这个三级驱魔师放在眼里,你小子的胆子是不是太大了?”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眼中已经弥漫出了一丝杀机,似乎很是不爽那薛少白的话。

    居然被一个初级驱魔师威胁,对一个三级驱魔师来说,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那男子修炼到现在,也从来没有被一个修为比自己还要肤浅的驱魔师威胁,眼前那薛少白,明明修为要比自己浅薄,然而,就算此人修为比自己要浅薄,居然也敢来威胁自己,这简直就是不将自己放在眼里。

    虽说男子是一个三级驱魔师,也是有一定修为的存在,但要说到脾气,那男子绝对不算什么好脾气,听到薛少白的话,立刻便暴怒起来,哼道:“小子,我告诉你,今日就算有四级驱魔师降临杀降坑,也不可能救你小子的小命了,我一定会宰了你,一定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薛少白说道:“你若是杀了我的话,我又怎么可能后悔一辈子?只有你让我活着,我才有可能后悔一辈子,但是,你若是让我活着的话,自己的话岂不就是自相矛盾吗?”

    听到薛少白的话,男子冷哼一声,没有再做回答,而后,只见男子手腕一抖,体内黑色真气直接涌现,而后,又看到那男子提刀在自己掌心割了一刀,顿时之间,便看到掌心血流如注,一道白芒从那伤口中飞出,在空中滴溜溜一转之后,便看到那白芒直接落下,嗡的一声,落到了男子的头顶之上。

    紧接着,那白芒开始在男子的脸上蔓延,不过眨眼时间,便看到白芒涌动,覆盖了男子的脸颊。

    而在被白芒覆盖到了脸上之后,男子的相貌再看起来就和一个厉鬼没有任何区别,双目空洞,嘴角上扬,鼻子朝天,一脸的凶神恶煞,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提心吊胆,担心被此人谋害。

    而在男子显现出自己那一脸厉鬼造型之后,目光里也出现了一丝狠毒,甚至就连男子的声音也发生了变化,此时再听那男子的嗓音,已经变得很是沙哑,让人一听之下,竟然就忍不住想要头皮发麻。

    “小子,我实话告诉你,之前不肯用九子连环魔功斩杀你乃是因为我还没有将这道驱魔术修炼到大成的境界,担心九子连环魔功不能直接干掉你,但是,现在你小子既然找死,以为自己是我的对手,那我就只有让你看看九子连环魔功的厉害。”男子冷冷说道,语气满是杀机。

    听到男子的话,薛少白的脸色直接便凝重了几分。

    其实男子这番话的内容根本就没有吓到薛少白,之所以让薛少白脸色变得凝重的乃是这男子话语之中的杀机。

    这杀机犹如实质,在顺着男子刚才那番话显露出来的时候,甚至让薛少白浑身都忍不住战栗,似乎根本就无法抵挡那男子那番话之中的杀机。

    要知道,薛少白并非是普通驱魔师,而是一个修炼了杀气的驱魔师,要说对杀气的掌握,薛少白说了第二,想必这地球上没有人敢说第一。

    那男子话语之中的杀机,说到底,性质其实和薛少白体内的杀气如出一辙,但是,在男子说话的时候,薛少白明显感受到了杀生刃之中的杀气顿了顿,这种变化,似乎是预示着那杀生道的杀气不是眼前那男子话语中杀机的对手,一旦自己大意,将杀生刃之中的杀气绽放出来,说不定直接就会被男子一番话之中的杀机压制。

    而这种情况,也就说明,那男子体内的杀机要比自己这个修炼了杀气的驱魔师还要浓郁!

    自己已经是修炼杀气的驱魔师了,还有比自己体内杀机还要可怕的存在?这小子修炼的九子连环魔功到底是什么驱魔术?怎么可能有如此可怕的威力?

    此时的薛少白根本就无法想象,男子究竟修炼的九子连环魔功到底是什么驱魔术,居然可以绽放出如此可怕的杀机,这简直就让人不敢想象,竟然比自己体内杀气的杀机还要可怕,这实在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此时的薛少白不可能不震惊,若是他是一个普通驱魔师的话,根本不会惊讶男子体内的杀机有多么可怕,仅仅也只是感慨一下这男子体内的杀机是自己如今根本就无法撼动的力量,然而,薛少白乃是一个修炼了杀气的驱魔师!

    照理来说,既然薛少白是修炼杀气的驱魔师,那一身杀气一旦扩散出去,要横扫眼前男子体内的杀机可以说轻而易举,然而,此时的事实却正好与这个情况相反,薛少白体内的杀机不仅没有克制住男子,反而被男子体内的杀机克制,这一点,若不是那薛少白亲眼看到的话,根本就不会相信。

    不是说好了杀生道的杀气天下无敌吗?怎么可能会被一个根本没有修炼过杀气的驱魔师压制,这家伙修炼的九子连环魔功到底是什么驱魔术?怎么可能有这等威力?

    薛少白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杀气会被眼前男子压制,但此时事实就摆在眼前,也由不得那薛少白去质疑这件事的真伪,而薛少白在意识到男子体内的杀机比自己体内的杀机还要可怕之后,目光也变得谨慎了起来。

    薛少白可不想阴沟里翻船,如今因为自己已经掌握了真灵气的关系,只要自己小心谨慎一点,就算不是那男子的对手,但想要摆平男子,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如今看到那男子体内的杀机之后,薛少白意识到,自己想要摆平这家伙只怕根本就没有那么简单,毕竟是可以抗衡自己体内杀机的杀机,这等杀机,已经说明了那九子连环魔功的可怕。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间,说道:“想不到你这家伙还藏了这么一手,修炼了如此可怕的驱魔术,居然也没有施展出来,是不是打算将我逼入到绝地之后,再将你修炼的这道驱魔术施展出来?”

    男子微微一笑,说道:“不错,我正是打算将你逼入到绝路之后再将这道驱魔术施展出来,不过,看到你在镇魔塔之中的表现之后,我意识到,若是不将九子连环魔功施展出来的话,未必是你小子的对手。”

    说到这里,男子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九子连环魔功一共有九张脸,可惜我只是讲这道驱魔术修炼到小成的境界,不过只是可以驾驭八张脸而已,这每一张脸的攻击方式都不相同,小子,我之前在这杀降坑遇到对手的时候,从来没有人可以坚持到我第四张脸,你小子如今虽然可以从我的镇魔塔之中逃出来,但是,我可以保证,你绝对无法坚持到第三张脸,我的第二张脸显露出来,你小子就只有死路一条!”

    “哦?原来是变脸的驱魔术,行,既然你觉得我无法坚持到第三张脸,那就试试,看看你的驱魔术是不是真的可以将我轻而易举的干掉,我也想要看看,你躲在这里上百年时间修炼的驱魔术,威力到底如何。”薛少白面色如常的说道,似乎根本就没有将那九子连环魔功放在眼里的样子。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