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7章 万劫不复
    对于镇魔塔可以吞噬怨气这一点,男子很早之前便已经知道,那镇魔塔毕竟是他的法器,若是连自己手中法器有什么能力也不知道的话,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男子既然将镇魔塔掌握在自己手中,当然也知道那镇魔塔可以吸收的怨气极限是多少,原本那镇魔塔只能吸收数万道怨气而已,永远不可能吸收超过十万道怨气,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长年累月祭炼那镇魔塔的关系,如今利用这镇魔塔吸收怨气,竟然可以吸收整整十万道!

    说实话,这一点,男子之前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知道,那男子虽然将镇魔塔掌握在自己手中,但却从未利用镇魔塔来吸收过怨气,毕竟这里是杀降坑,这里别的东西没有,但怨气要多少有多少,男子不敢利用镇魔塔吸收此地的怨气,就是担心会死在杀降坑中弥漫的怨气之中。

    然而,让男子万万想不到的是,多年没有利用镇魔塔吸收怨气的他,如今将那镇魔塔祭出来吸收一次怨气之后,却发现那镇魔塔竟然可以吸收整整十万道怨气!

    这不是一万道或者两万道,而是整整十万道!就算是以那男子的见识,也根本不可能想到,自己手中的镇魔塔竟然如此可怕,连十万道怨气也可以吞噬!

    当然,男子就算知道那镇魔塔可以吸收十万道怨气,对他来说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毕竟他没有炼化怨气的能力,不像那薛少白,简直就是一个怪胎,竟然可以炼化怨气。

    而男子既然无法炼化怨气,镇魔塔就算可以吸收二十万道怨气对男子来说也不过只是寻常的事情而已。

    是以,尽管已经亲眼目睹了那镇魔塔吸收十万道怨气这件事,但男子的心情除了惊讶之外,却没有任何欢喜的地方,毕竟镇魔塔的这个能力不可能帮助到他,既然对自己没有丝毫好处,男子的心情又怎么可能高兴?

    然而,对男子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的驱魔师,对薛少白来说,却实在是个宝物,要知道,那薛少白如今在这杀降坑里,最头疼的便是怨气不受自己控制,若是此地怨气可以受自己控制的话,薛少白炼化怨气的效率只怕要提高好几倍。

    而现在看到那镇魔塔有吸收怨气的能力之后,薛少白的眼睛也微微亮了一点,若是他手中有这座宝塔的话,催动起来,一旦将靠近自己的怨气都吸收,那自己完全可以游刃有余的炼化杀降坑里的怨气。

    这样一来,炼化怨气之后被转化的杀气品质也越高,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怨气在得到了镇魔塔控制之后,自己也不用担心那怨气突然之间暴走,将自己直接淹没在怨气之中,以自己现在不过初级驱魔师的修为,一旦被海量的怨气淹没,顷刻间便会变成一具干尸。

    当然,此时在看到那杀生刃的威力之后,薛少白手中就算没有镇魔塔这种法器,也根本不用担心杀降坑里的怨气对自己的威胁,毕竟那杀生刃可以吞噬此时的怨气,虽然此时的薛少白还不知道怎么炼化杀生刃之中的怨气,而且那被吸收到了杀生刃之中的怨气也根本不受薛少白的控制,不像这镇魔塔,既能将怨气吸收到其中,也可以将怨气释放出来。

    而薛少白既然不知道怎么将杀生刃之中的怨气释放出来,那杀生刃吸收的怨气肯定会越来越多,而这口小剑也必然存在吸收的上限,在这种情况下,若是不知道怎么将杀生刃之中的怨气释放出来,最后小剑肯定会因为无法再吸收怨气而失去对怨气的控制。

    如此一来,薛少白想要利用小剑在控制怨气的计划自然也就无法实现。

    好在那薛少白此时是否能释放那小剑之中的怨气,对他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毕竟他现在已经没有真气在体内,而且,最关键的是,他现在还被那男子困在这镇魔塔之中,有镇魔塔困着自己,自己想要利用小剑在控制此地的怨气,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而已。

    意识到这点,薛少白的脸色也难看起来,暗道:“如今我还是想办法尽快从这里脱身才是,想能不能利用杀生刃控制此地的怨气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随后,薛少白便收起念头,盘膝坐在地上,因为真气和元气已经双双枯竭,此时的薛少白若是再不打坐尝试去回复自己的真气或者元气的话,自己想要离开杀降坑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而就在那薛少白盘膝坐下的时候,眼神却忽然一变,眼底直接划过了一丝惊慌,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可怖的事情一般。

    原来,就在那薛少白盘膝坐下的瞬间,便忽然察觉到一股恐怖的威压开始涌向那镇魔塔,以薛少白对怨气的了解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这威压必然是来自于杀降坑里的怨气。

    且从那威压的浓郁程度来看,这威压必然不下之前那一万道怨气凝聚起来的威压,甚至还要比之前那一万道怨气凝聚出来的威压还要恐怖好几倍,以薛少白的见识猜测,这威压,起码是好几万道怨气凝聚在一起才能产生出来的现象。

    看到杀生刃能够吸收那一万道的怨气,薛少白心中的忐忑多过了高兴,如今,看到又是几万道怨气朝这镇魔塔之中席卷而来,以薛少白对那杀生刃的了解,后者根本不可能将这几万道怨气吸收下来。

    而这杀生刃若是无法将这怨气全部吞噬的话,到时候,自己陷入怨气的包裹之中,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想到这里,薛少白难免有些沉重。

    他那里会想到,那男子居然会这么疯狂,直接驾驭了数万道怨气来对付自己,简直是看得起自己,自己不过只是区区初级驱魔师而已,之所以可以在那一万道怨气的攻击下挺过来,完全是因为体内杀生刃的存在。

    然而,这杀生刃毕竟不是仙器,吞噬的怨气肯定是有限度的,在这种情况下,若是继续让杀生刃吞噬怨气的话,自己最后必然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薛少白立刻便目光闪烁起来,暗道:“妈的,这混蛋居然又操纵了几万道怨气来对付我!这可是几万道怨气,不是几千道怨气,若是只有几千道,那杀生刃说不定还可以吞噬,但是,这几万道杀气一旦涌入到这镇魔塔之中,就算我有杀生刃在手,也根本无法抵挡,这混蛋简直就是想要对我赶尽杀绝啊!”

    此时此刻,薛少白心中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怨气?毕竟这件事牵涉到了自己的生死,对于其他事情,薛少白可能还会大度一点,但是,对于自己的生死,薛少白绝对不可能有丝毫的大度,毕竟自己若是对自己生死也大度的话,到时候,死在那怨气之中的肯定是自己,而自己一旦陨落,就算那怨气再也无法影响到自己又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眼中渐渐出现了一丝不甘的神色。

    奈何现在的事情根本就不是薛少白可以决定的,那男子既然驾驭了数万道怨气来对付薛少白肯定是打算将薛少白赶尽杀绝,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根本就没有丝毫生还的可能。

    况且,此时的薛少白体内没有丝毫的真气,而且,就连本源之力元气也根本一无所有,既没有元气,也没有怨气,如此一来,薛少白拿什么抵挡那数万道怨气对自己的侵蚀?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的心中自然是有一点绝望。

    而就在那薛少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正在等死的时候,却看到浮动在他身前的杀生刃上面突然卷出一道微光,随后,便看到涌入那镇魔塔之中的怨气直接被定在了原地,紧接着,似曾相识的一幕再次出现在薛少白眼前,只见那被定住的怨气根本没有丝毫抵抗,直接便被杀生刃吞噬了起来。

    不过,让薛少白诧异的是,这一次杀生刃并未将涌入那镇魔塔之中的所有怨气全部吞噬,而是仅仅吞噬了大概五千道左右。

    之前薛少白因为在考虑怨气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怎么注意过浮动在自己身前的杀生刃,等到现在杀生刃停止了继续吞噬怨气的时候,薛少白才有时间注意身前的杀生刃,而这一下的注目却让薛少白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杀生刃绽放出来的金芒之中突然多出了一抹青色,而且,随着怨气不断涌入那杀生刃,杀生刃上的金色逐渐减少,最终,那杀生刃上绽放出来的竟然已经全部变成了青光。

    这一幕,让薛少白的眼神微微变化了一下,他哪里知道这杀生刃为什么会有现在这种变化。

    要说那杀生刃不过就是自己祭炼出来的一种神通而已,虽然这杀生刃的玄妙之处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但神通就是神通,若没有自己的真气灌注到其中,根本不可能产生丝毫变化。

    可是,现在杀生刃明明已经发生了变化,薛少白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连这一点也看不出来?是以,薛少白很清楚,此时杀生刃的变化绝对和自己没有丝毫关系,乃是那杀生刃自己产生的变化。

    而杀生刃要产生这种变化,办法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吞噬的怨气到了凭借,使得那杀生刃由内到外发生了变异。

    想到这一点,薛少白的心情立刻便沉重了起来,要知道,既然那杀生刃吞噬的怨气到了瓶颈,也就意味着杀生刃已经无法再继续吞噬更多的怨气,而现在薛少白最大的依仗是什么?

    不是真气,也不是体内已经枯竭的元气,更不是自己掌握的各种道术。

    如今,他唯一的依靠便是那杀生刃,只有杀生刃可以抵挡弥漫在天地间的怨气,而薛少白唯一可以依靠的便是眼前的杀生刃,借用这口小剑帮自己摆平镇魔塔之中的怨气。

    然而,现在让薛少白绝望的是,这杀生刃吞噬的怨气已经到了饱和的状态!

    这意味着什么?

    这岂不是意味着薛少白已经无法再利用这杀生刃吞噬怨气了?!而这一点,也就预示着那薛少白失去了最后一个抵挡那怨气的手段!这一点,简直就将薛少白推进了万劫不复的地狱。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