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1章 临风镇的风沙
    要说那朱倩不了解薛少白的为人,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两人再怎么说,也接触了不少时间,朱倩对薛少白为人多少知道一点,很是清楚,那薛少白是一个很讲义气的存在。

    如今此人看到危险临近,要自己先一步逃命,其目的不外乎就是不想连累自己,朱倩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不懂薛少白这么做的目的?

    但是,薛少白是一个讲义气的人,她朱倩又何尝不是?如今薛少白陷入到危险之中,若是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弃之而去,将来就算自己可以活下来,也绝对不会心安,甚至就算是投胎,也必然是带着满心的愧疚,根本不肯能有解脱的时候。

    想到这里,那朱倩便已经下了决心,自己绝对不能在这种时候离开薛少白,就算要走,也起码要等薛少白安全之后再考虑这件事。

    “恩公,不用再说了,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在这种时候离开恩公,若是现在离开恩公的话,就算我能活下来,也不过只是行尸走肉而已,甚至若是现在离开恩公的话,只怕我连投胎的资格也没有,做人还知道惟其义尽的道理,做鬼岂能不知道这一点?”朱倩说道,很果断的拒绝了薛少白。

    这番话,让薛少白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原本他以为可以让朱倩自己去逃命,谁知道那朱倩根本就没有打算要和自己分开,居然打算和自己一起死在那男子的手中,若是朱倩就这样死在那男子手中的话,自己只怕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想到这里,薛少白目光之中出现了一丝果断,说道:“不行,我不行让你白白死在这里,若是让你白白死在这里的话,就算我死了,也不会心安!”

    薛少白说的是实话,他的确是不想看到那朱倩就这样死在镇魔塔之中,这女人本来就命苦,二十几岁就被人干掉,死后尸体还被人凌弱,若不是因为自己及时出现,这女人连入土为安也做不到。

    而且,如今这女人已经变成了一个死人,是正儿八经的中阴身,若是现在再有个三长两短的话,那就是正儿八经的灰飞烟灭,在这种情况下,这女人连投胎做人也没有资格。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的盯着那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朱倩,随后咬破舌尖,蕴藏在丹田里的元气疯狂卷动,而后,便看到那薛少白催动元气,手腕一抖,体内元气便直接卷出体外,恍如祥云,弥漫在那薛少白的身体周围。

    随后,只见薛少白眼中划过一丝果断,毫不犹豫的咬破指尖,滴出一点精血,紧接着掐动指诀,那弥漫在薛少白身体周围的元气便疯狂卷动,一种让一旁朱倩心惊胆战的气息从那元气之中扩散出来,随后,便看到弥漫在薛少白身体周围的元气直接燃烧起来,刹那之间,便化作了一片火海。

    “这家伙,竟然点燃了自己的元气!”与此同时,在树林里的男子,似乎已经觉察到了镇魔塔内薛少白的行为,看到这家伙在催动元气之后,直接便目光深邃的留意起了镇魔塔之中的变化。

    尤其是看到那薛少白突然之间点燃了自己催动的元气之后,男子的面色也难看到了极致。

    要知道,那元气乃是一个驱魔师的全部,体内的真气之所以可以永无休止的恢复,不是因为流动在天地间的灵气,也不是因为各种法宝或者丹药,最关键的力量便是驱魔师体内的元气。

    那元气乃是驱魔师力量的根本,元气没有枯竭的话,驱魔师无论受了多么严重的伤势也可以恢复过来,甚至是自己体内的真气枯竭,只要元气没有枯竭,真气也可以恢复过来。

    那薛少白如今体内的真气已经枯竭,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给他时间,体内元气便可以慢慢的帮助薛少白恢复枯竭的真气。

    然而,此时的薛少白却根本没有利用体内元气,竟然直接催动了体内的元气,并且将元气点燃!

    要知道,那元气若是枯竭的话,恢复起来相当缓慢,甚至有的驱魔师在消耗了自己的元气之后,一辈子也没有办法恢复,之所以会这样乃是因为元气的总量是有限的,一个驱魔师一辈子可以驾驭的元气总量绝不会因为自己修为的提升而提升,在这种情况下,一旦那驱魔师将自己体内的元气消耗掉,没有特殊的手段,想要恢复自己流逝的元气,根本没有丝毫可能。

    这一点,任何一个驱魔师都不可能不知道,那薛少白虽然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但毕竟也是一个驱魔师不是?若是连这么简单的常识性问题也不知道的话,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看到薛少白催动体内的元气,那男子才会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难道这不小子不知道,元气一旦消耗就很难再回复吗?而且现在还将自己的元气点燃,这简直是把自己朝火坑里面推,让自己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地步中去。

    男子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薛少白竟然会如此果断,连自己元气的主意都敢打。

    而此时的薛少白,在催动体内元气之后,目光却没有丝毫变化,似乎根本就不担心自己元气的流逝,满脸都是平静,而且,就算是点燃了自己体内的元气,那薛少白的脸色也没有丝毫变化,仿佛根本就不介意元气的消耗。

    当然,对现在的薛少白来说,点燃元气这条路是他不得不走的一条路,此时已经没有真气的薛少白,若是在不讲自己体内的元气点燃的话,想要送走那朱倩,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而已。

    是以,在决定将朱倩送出这镇魔塔的时候,那薛少白才会果断的将自己的元气点燃。

    而在点燃元气之后,一股充沛的力量立刻便涌动到了自己的身体里,而察觉到自己体内力量正在逐渐恢复的薛少白,脸上也再次出现了一点笑容,暗道,如今我借助点燃元气的手段,终于是恢复了一点力量,如今这点力量要用来送走那朱倩可以说轻而易举,只是不知道将这女人送出去之后,这女人会落到什么地方。

    薛少白毕竟还没有掌握移形换位的能力,将朱倩用元气送出去之后,根本就无法确定这女人最终会落到什么地方,但是,只要将这女人送出镇魔塔,以这女人现在中阴身的状态,除非是碰上驱魔师,不然的话,任何野兽或者凡人都不可能威胁到这女人的存在。

    想到这里,便看到那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突然大喝一声,涌动在他身体周围的火焰立刻便倒卷回到了薛少白的身体之中。

    而在火焰倒卷回到身体中的瞬间,却看到薛少白面色不变,手腕一抖,便轻轻拍在了朱倩的身上。

    后者只觉得自己意识一阵恍惚,而后再想去拉住薛少白的身体的时候,明显已经迟了。

    只听咔嚓一声,那朱倩的身体便在薛少白身前崩溃,似乎是被薛少白拍到灰飞烟灭一般,再也找不到丝毫存在过的痕迹。

    ……

    ……

    闲话少叙。

    却说在另外一个世界之中,有一个国家名叫青云帝国,那青云帝国西南边陲上有一座沐风而立千载春秋的小镇,名叫临风镇,镇上有四十户人家,一半是军户,一半是指望着军户活下去的民户。

    小镇北边有一条宽不过一丈的小河,这是整个临风镇赖以生存的生命河,听镇上的长辈说,这河啊,五十年前有八丈多宽,养育着沿河而下起码二十个村子数千口子的人的小命。

    不过,河已经快要干了。

    镇上的老辈不记得原因,只知道河水枯竭以前,整个青云帝国发生了千载难逢的大地震,京都两千多丈高的长生玲珑塔还因此倾斜了一只手掌的角度。

    却说那一天临风镇再次被风沙光顾,好在临风镇的人已经习惯了这种风沙漫天的天气,镇定自若的躲起来捱过了这一场大风沙。

    说那临风镇西边有一座破破烂烂的破瓦房,孤悬镇外,鲜有人问津,那瓦房也应该已经有不少岁月,连石墙都已经风化出了蜂眼。

    “沛儿,把扫把拿出来!”院子里一个满脸枯纹的老太婆冲着瓦房里喊了一声。

    很快,便看到一个穿着朴素,青雉未去,一脸桃红,扎着小辫子,生的唇红齿白的小萝莉提着两把扫把走了出来。

    “院子里的我来,你去把门口的沙子扫一扫。”老太婆吩咐道。

    说实话,临风镇的人根本不喜欢风沙天,原因很简单,每次风沙来袭,临风镇的人都要累死累活的打扫天老爷吹来的黄沙,经年累月下来,哪里可能喜欢?

    那小萝莉领命而去,提着扫把打开了院本,刚要按着老太婆的吩咐把门口的沙子都扫干净,却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奶奶,这里有人!”

    “有人就有人,干啥大惊小怪的?”

    “是死人!”那小萝莉补充了一句。

    院子里的老太婆大惊,抓起扫把便跑到了门口,果真看到黄沙下埋着一个人,只露出一个脑袋和半个肩膀在外面。

    “还没死!”老太婆蹲下去伸手摸了摸女子鼻息,终于松了一口气,说道。

    “来,沛儿,你去叫你三叔过来帮忙把这女人抬进家里,老太婆我一个人搬不动他。”老太婆说道。

    小萝莉嗯了一声,随即便放下扫把朝小镇上跑去。

    一时无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女人悠悠醒转过来。

    床边围满了人,除了那老奶奶和小萝莉之外,还有一大票男女,这些人,那女人自然是统统不认识。

    当然,此时女人的目光焦点也没有在这些人身上,在她醒后的那一刻,她的目光直接便越过了自己眼前众人的脸庞,空洞而深邃的望着已经生了蛛网的房顶。

    “这是什么地方?”女人嗓音沙哑的说道。

    “临风镇。”小萝莉看到季海宁说话,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道。

    “临风镇是什么地方?”女人追问道。

    小萝莉便将在门口发现女人,并且将她搬回房里救醒的事情简单解释了一遍。

    “哦。”女人言道,随后便闭上了眼睛。

    这种态度,当场就气疯了床边的几个男子。

    “你这女人是什么意思?我二姑救了你,你不说一声感谢就算了,还一脸欠你钱似的,你以为自己是谁?”一个生的膀大腰圆的男子摩拳擦掌怒气冲冲的说道。

    “我嘛……”女人再次睁开了双目,但眼中神色仍旧显得波澜不惊。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