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0章 大难临头
    若是薛少白早一点意识到那万物镇魔塔的可怕,想要逃离这个鬼地方可以说的轻而易举,毕竟那个时候薛少白体内还有一定的真气,虽然这一点真气根本无法和面前的男子抗衡,但是,若是好生利用这一点真气,薛少白想要逃过那男子的追杀可以说轻而易举。

    毕竟这里是杀降坑,此地的怨气太过浓郁,一旦自己距离那男子稍微远上一点,除非这家伙的修为能够马上突破到四级驱魔师的境界,利用真气压制住此地的怨气,不然的话,想要找到自己,根本就是痴人说梦罢了。

    然而,此时薛少白体内已经没有了丝毫真气,在这种情况下,纵然是想逃,也因为体内真气不足的原因,根本无法逃出这家伙的手心。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脸色自然难看了几分,暗道,妈的,要是早知道这家伙手中的万物镇魔塔的防御力这么可怕的话,老子吃饱了撑的才来找这家伙的麻烦。

    当然,对现在的薛少白来说,无论怎么后悔,也已经晚了,如今他体内的真气也因为驾驭那数十道杀气的关系,被自己消耗一空,在失去真气的情况下,纵然自己有三头六臂,也根本没有任何用武之地,如此一来,想要逃出男子的掌心也不过只是痴人说梦而已。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也忍不住长谈,心说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和这家伙分出一个生死,反正这家伙也没有得罪自己,自己何必想要这家伙的小命?简直是疯了,居然在真气不足的情况下去找一个三级驱魔师的麻烦,这种行为,简直就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哼,想不到你的法器防御力竟然如此可怕,连我的杀气都可以抵挡,以你的法器防御力来说,想必威力也肯定不简单。”薛少白说道,看到那镇魔塔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情况下,无计可施的他当然只有顾左右而言他。

    倒是那男子,听到薛少白的话,微微一笑,说道:“你小子能看出这镇魔塔的不凡倒也不错了,但是,现在才看出这镇魔塔的不凡已经太迟了,我告诉你小子,别说你一个初级驱魔师,就算是和我同等境界的三级驱魔师,想要和我手中的万物镇魔塔抗衡,也根本没有丝毫资格,你小子算什么东西,还想和镇魔塔抗衡,简直就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这番话让薛少白沉默,他当然知道那男子不好对付,也清楚这镇魔塔的威力并非自己可以抗衡,但是,要知道薛少白现在已经走投无路,真气已经被那杀生刃消耗的差不多,就算是逃命,薛少白也只有三四成成功的把握,在这种情况下,要薛少白站在这里面对那万物镇魔塔简直就不可能。

    是以,听到那男子的话,薛少白只有苦笑,若不是被逼到了绝路,以薛少白的心机,怎么可能和这万物镇魔塔抗衡?这不是找死吗?薛少白不想自己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那男子的手中。

    倒是那男子,似乎已经觉察到了薛少白走投无路的结果,微微一笑,说道:“嘿嘿,小子,现在知道三级驱魔师的可怕了?若是你小子早点意识到不是我的对手的话,你也不用死在我手里,但是,你小子直到现在才明白,就算想要活命也根本没有丝毫可能。”

    说到这里,便看到男子又是一道真气从体内震动,发出嗡的一声,便看到那真气直接朝薛少白席卷过去。

    那真气在接近薛少白的时候,直接便化作了一道巨掌,还没有等薛少白反应过来,巨掌便直接落在了薛少白的身上。

    顿时之间,薛少白的身体如遭雷击,此时的他,因为真气消耗干净的缘故,反应力已经大不如前,不过靠着他敏锐的观察力,倒也不能说对那男子的出招没有丝毫察觉,但是,就算是察觉了出来,薛少白的身体也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只见起身体一震,身子便已经倒卷回去,被那巨掌直接拍飞,且在飞出去的时候,那薛少白只觉得自己喉头一甜,而后,便看到一口鲜血被那薛少白直接喷了出来。

    看到薛少白吐血倒飞出去,男子的面色倒是很是平静,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眼中没有丝毫异色。

    当然,对薛少白来说,男子的攻击此时根本就没有结束,在中了男子一掌之后,那已经飞到了薛少白头顶的镇魔塔也发出了一声嗡鸣,而后,便看到镇魔塔直接落下,砰的一声便盖在了薛少白的身体上,后者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便已经被镇魔塔关在了其中。

    “放我出去!”薛少白大叫。

    听到薛少白的话,男子微微一笑,说道:“放你出去可以,但不是现在,而且,就算放你小子出来,你小子也不可能再是一个活人。”

    听到男子的话,薛少白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传出,这倒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那镇魔塔之中的威压让他根本就无法张开自己的嘴巴,只能默默的忍受着那镇魔塔对自己的压制,如同是一座山岳,压在薛少白的肩头,使得他连开口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这种情况,让薛少白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那里会想到,这镇魔塔里面的压力居然如此恐怖,在如此恐怖的压力下面,薛少白想要恢复自己体内的真气可以说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要知道,灵气只有在正常环境下才会流动,而现在这镇魔塔之中的威压太过浓郁,使得灵气根本就没有流动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想要恢复自己体内的真气可以说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那薛少白如今被困在那镇魔塔之中,此塔之中的威压压制的薛少白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在被镇魔塔内部强大威压环绕的瞬间,薛少白便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

    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别说吸收天地间的灵气,甚至连催动自己体内的灵气也根本无法做到,如此一来,薛少白又怎么可能可能恢复自己体内的灵气?

    是以,在察觉到那镇魔塔之中的威压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浓郁之后,薛少白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心中也立刻涌现出了一丝悲哀,暗道自己难道今天真要死在这里?若是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掉的话,薛少白当然不可能甘心,但是,现在就算他不甘心,也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可以从这镇魔塔之中逃出升天。

    那毕竟是排名前五十的法器,若是让薛少白轻而易举就破开法器从其中走出来的话,法器的尊严何在?是以,此时的薛少白心中很是清楚,自己今天想要走出这镇魔塔,只怕没有丝毫的可能。

    想到这里,薛少白心情也难免沉重起来,心底也立刻划过一丝悲哀,很明显是意识到了自己这一次只怕是凶多吉少。

    “朱倩!”薛少白既然已经意识到自己这一次是凶多吉少,当然马上要开始想自己的后路,如今那朱倩还在自己体内,不管怎么说,这女人也是无辜的,若是可以的话,薛少白当然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连累那朱倩,否则的话,自己就算是死在这镇魔塔之中,也根本无脸无面对那朱倩。

    是以,在意识到自己极有可能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之后,薛少白的目光突然出现了一丝波动,立刻便打算是将这女人送出镇魔塔,让这女人独自去逃命。

    至于那藏在自己丹田里的另外一道孤魂,实际上在离开山洞的时候便已经消失不见,薛少白也没有兴趣去了解那个人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只要朱倩还在自己体内,薛少白就不可能再去节外生枝。

    而薛少白的话很快也得到了朱倩的回应。

    此时的朱倩藏在薛少白的丹田之中,对薛少白的遭遇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很是清楚,那薛少白如今被关在这镇魔塔之中,想要离开这里只怕根本就没有丝毫可能。

    而朱倩既然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再听到此时薛少白招呼自己,当然意识到后者招呼自己的原因。

    是以,听到薛少白招呼自己,朱倩目光微动之中,说道:“恩公,有什么吩咐?”

    “吩咐倒是不敢说,你现在最好逃命,我被困在镇魔塔之中,真气已经消耗干净,这一次,肯定不可能再从这里逃出去,你我虽然有缘,但你不用跟着我陪葬,所以你还是独自去逃命吧。”薛少白说道。

    朱倩说道:“这种时候,我怎么可能弃恩公于不顾呢?当日要不是恩公以身涉险,将我的玉身找回来,我如今连转世的机会也没有,恩公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朱倩没齿难忘,怎么可能在恩公遇到危险的时候,便丢下恩公,独自一人逃命呢?”

    听到朱倩的话,薛少白倒很是感动,自古以来,就算是夫妻在大难来临的时候,也是独自飞,在这种情况下,还有朱倩这种忠义无双的人,实在是让人觉得难能可贵。

    不过,忠义归忠义,若是死了的话,再好听的名誉也没有任何意义,是以,听到那朱倩的话,薛少白目光闪烁的沉吟片刻,说道:“不行,你不能留在这里,你留在这里也只有死路一条,我自己一个人死就算了,若是还要连累你的话,我就算做鬼了也不会心安!”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