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8章 同道中人
    而此时的薛少白在看到那男子沉默之后,当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威胁已经发生了作用,那男子果然是忌惮天道宗,根本不敢在有天道宗的威胁和自己动手,不然的话,那就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命只有一条,不管是驱魔师还是普通人,都绝对不可能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那些拿自己小命来开玩笑的人,统统都是因为有把握不可能丢掉自己的小命所以才有胆子用自己的小命来开玩笑。

    如今那男子在面对天道宗的威胁的时候,根本没有把握可以摆平天道宗,是以,虽然明知道自己只是在威胁此人,但却仍旧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那男子毕竟是三级驱魔师,实力远超薛少白的存在,虽然知道天道宗不好对付,但也不可能被薛少白这轻飘飘一句话就吓到。

    是以,短暂的沉默之后,男子终于开口,说道:“天道宗的存在的确是一个让人伤脑筋的事情,但是,你小子不要以为我在天道宗面前就没有任何还手的能力,把老子逼急了,要和天道宗鱼死网破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嘿嘿,有没有能力和天道宗鱼死网破那是你的事情,反正,我已经告诉过你,不要以为看到只有我一个人,就以为我好欺负,我想要泄露你躲在这里修炼魔功的事情可以说轻而易举,你想要一巴掌拍死我,就最好掂量掂量自己是不是天道宗的对手,若你不是天道宗的对手,就最好悠着点,当然,若是你连天道宗也不放在眼里的话,我倒是随便你怎么处置都可以。”薛少白面色平静的说道。

    男子这番话并非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强大,只不过想要暗示薛少白不要和自己狂妄,然而,薛少白向来也不是一个听话的人,那男子既然对天道宗心存敬畏,就不可能随便得罪天道宗,如今,自己威胁此人可以将此人存在于这里的秘密泄露给天道宗,在有了天道宗威胁的情况下,男子怎么可能随便就敢冲自己动手,除非他连天道宗也不放在眼里,以为自己可以轻松摆平天道宗。

    如果是这样的话,男子当然不可能将薛少白的话放在眼里,不过,薛少白可不相信那男子真的有胆子不将天道宗放在眼里,这人不过就是三级驱魔师而已,若是连天道宗也不放在眼里的话,简直就是找死,那天道宗的人可不会像自己这么客气,一旦知道此人敢不将天道宗放在眼里,就算这家伙藏在杀降坑里,也绝对会将此人抓出来干掉。

    尤其是这家伙还是一个修炼魔功的存在,这两条罪名加在一起,在天道宗面前,简直就是必杀的对象。

    想到这里,再想想男子这番话,薛少白忍不住便笑了起来,说道:“嘿嘿,听你这番话的意思,好像连天道宗也根本不放在眼里,若是你真的不将天道宗放在眼里,又怎么会藏在这个鬼地方修炼你的魔功?你大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出去和天道宗的人叫板,何必要站在我的面前,在我面前叫嚣你有多少小看天道宗?”

    说到这里,薛少白忍不住便冷笑起来,接着说道:“千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驱魔师和你一样,不将天道宗的驱魔师放在眼里,可最后结果如何,这些驱魔师如今又身在何方?最后还不是死在了天道宗的手里,你小子以为自己是谁?以为可以撼动天道宗,若是你区区一个人就可以撼动天道宗的话,那天道宗也不会屹立在中原大地上这么多年的时间了。”

    薛少白说的倒也不错,自从天道宗建立,就不知道有多少驱魔师根本不将天道宗放在眼里,然而,到了今天,天道宗仍然健在,但是那些不将天道宗放在眼里的驱魔师,却已经根本不知道死在了什么地方。

    而这些有胆子不将天道宗放在眼里的驱魔师,哪一个的修为不是震古烁今的存在?眼前这男子算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一个三级驱魔师而已,居然也敢不将天道宗放在眼里,就算是自己这么狂妄的人,也根本不敢小看天道宗,这家伙居然还敢不将天道宗放在眼里,简直就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笑,接着说道:“小子,我知道你修为高深,修炼的魔功也非常可怕,但是,你不将天道宗放在眼里,就实在是太过狂妄了一点,若是你小子不将天道宗放在眼里这件事被天道宗的人知道的话,我可以保证,就算你小子逃到了天涯海角,那天道宗的驱魔师为了维护自己门派的尊严,也绝对不会放过你,所谓祸从口出,就是你小子现在这样。”

    这番话,让眼前的男子陷入了沉思。

    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根本就无法和天道宗抗衡,甚至就算自己的修为突破到四级驱魔师,甚至往大了说,突破到了五级驱魔师,也根本不敢和天道宗的驱魔师抗衡。

    天道宗的驱魔师之所以可怕,就在于那天道宗的几个太上长老,这几个太上长老的修为到底有多高深中原大地上没有任何一个驱魔师知道。

    当然,虽然这几个太上长老的具体修为没有人知道,但是,却不妨有好事者去猜测那几个长老的修为,而经过数百年的流传,据说那几个太上长老人人都有破碎虚空的能力,境界绝不下六级驱魔师。

    以当今地球驱魔师整体修炼水平来说,一个五级驱魔师便可以独步天下,六级驱魔师,那几乎是传说中的存在,一旦出世,天下将不会有任何一个驱魔师敢和那六级驱魔师抗衡。

    而男子不将天道宗的人放在眼里,也就等于是不将这几个六级驱魔师放在眼里!

    六级驱魔师是什么概念?只怕这六级驱魔师一个喷嚏都足以干掉区区一个三级驱魔师。

    是以,听到薛少白的话,再联想到那几个六级驱魔师,藏在树林里男子忍不住便打了一个寒颤,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将那几个六级驱魔师放在眼里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一旦这几个六级驱魔师发狠,自己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当然,幸亏此时没有天道宗的人在这里,不然的话,单凭自己对天道宗的这种态度,想必也不可能活着走出这杀降坑。

    然而,让男子头疼的是,那天道宗的驱魔师虽然不在自己面前,但是眼前这男子却是一个不好摆平的对象,毕竟此人是亲眼看到了自己对天道宗的态度,若是此人将自己对天道宗的态度这件事传出去,自己就算有机会离开杀降坑,最终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就会死在那天道宗的手里。

    想到这里,男子的眼中划过一丝狠辣,暗道:“绝对不能让这家伙将这个秘密传出去,不然的话,我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幸亏这家伙现在还没有来得及和外界取得联系,既然如此,我便不能再浪费时间,先将此人抓起来再说!”

    想到这里,男子的眼神突然变得阴冷起来,而后,便看到男子赫然掐诀,体内真气猛然震动,一丝丝雾气从其体内扩散出来,原本朝那男子涌去的怨气再被这雾气一震之后,纷纷被震飞出去,根本就不可能靠近那男子丝毫。

    而在男子掐诀的时候,树林外的薛少白心中也闪过了一丝危机感,发觉那树林之中有真气在震动。

    薛少白又不是白痴,那树林之中只有陌生男子一个人,此时树林之中真气震动,就算用脚趾头去想也可以想到,这真气肯定是男子震动,不然的话,那树林之中决不可能有真气流动出来。

    而在察觉到真气震动的瞬间,薛少白便已经回过神来,这男子肯定是不放心自己,担心自己将秘密泄露出去,所以按捺不住想要动手将自己直接干掉。

    原本还想拖延一下时间,等到自己体力有所恢复之后再动手,但是,现在看到男子已经动手,薛少白明白,自己已经不能再浪费时间,必须要做出应对,不然的话,只能被男子抢占先机,就算自己有机会摆平这男子,最终因为先机被抢夺的关系,也肯定会死在那男子的手中。

    想到这里,薛少白不敢有丝毫犹豫,立刻便催动了自己体内所剩无几的真气,嗡的一声,体内真气席卷,藏在丹田内的杀生刃立刻便绽放出四五道杀气,化作血丝,从薛少白的皮肤上一冲而出,阵阵杀机回荡,环绕在薛少白的身体周围。

    看到杀气从薛少白体内冲出,树林里的男子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冷笑,说道:“想不到你小子也是一个修炼邪道功法的人,居然有胆子修炼杀气,据我所知,修炼杀气的人是死的最惨的一种,嘿嘿,我的秘密被天道宗的人知道了要死,你的秘密被天道宗的人知道了,同样要死!”

    顿了顿,男子接着说道:“不过,你小子运气好,不用死在天道宗的手里,不用品尝那天道宗的千般折磨,能死在我的手中,也算是你小子的造化!”

    说话之间,便看到直接一拍储物袋,只听嗡的一声,一道白芒从储物袋之中飞出,而后,男子摊开手,只见白芒落到了他掌心里,随后,那白芒收敛,在男子手心里化作了一座八层高的小塔。

    拿着小塔,男子脸上也涌出了一丝自信,也不废话,真气再次一震,手中小塔便直接飞出,化作一道白芒,直接便朝那薛少白飞了过去。

    虽然此时薛少白距离那男子稍微比较远,不可能用肉眼看到男子的动作,但是,一直用真气锁定男子的薛少白在后者祭出那小塔的瞬间便已经察觉了过来。

    虽然不知道那小塔是什么来历,但既然能被此人当成驱魔法器,薛少白可以肯定,那小塔的威力肯定不简单,虽然如今只是化作一道白芒,但若是自己小看这道白芒的话,可能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的脸色顿时便凝重了起来,哪里有丝毫不将那小塔放在眼里的意思?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