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9章 第一道杀气
    这就是驱魔师现实的地方,只要不是威胁到自己的事情,没有哪个驱魔师会吃饱了撑的去管。

    实际上,薛少白也非常清除这一点,是以,尽管知道自己祭炼杀气不会被中原驱魔师认同,但是,也根本不敢相信会有中原驱魔师来找自己的麻烦。

    而就在那薛少白沉吟的时候,体内的血红小剑突然一震,涌动在丹田里的真气在那小剑震动的瞬间直接化作了红色,随着小剑剑锋的颤动,已经化作了血红色的真气在这瞬间全部涌入了那小剑之中,被小剑直接吞噬。

    与此同时,一道道符文突然从小剑剑柄上卷动出来,犹如花纹般覆盖在了剑身之上,而就在那花纹出现的瞬间,一道杀气瞬间便从小剑剑身之中绽放出来。

    嗡的一声,杀气席卷,猛然在天地间回荡。

    留在薛少白身边打坐的两个女人,在感受到这一道杀气的瞬间,充斥在两人身体周围的真气光罩轰然崩溃,发出咔的一声轻响之后,竟然在那阴冷气息扩散的瞬间便直接崩溃!

    这一幕,直接让那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瞪大了眼睛,这两人谁也会想到,那道阴冷气息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要知道,此时涌动自两女身上的霞光乃是真气凝聚出来的护体神光,这种光芒蕴含了那两个女人的全部修为,也就是说,那相当于是三级驱魔师撑开的防御光罩。

    而薛少白本身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区区初级驱魔师升起的一道阴冷气息,竟然直接震碎了两个三级驱魔师撑开的护体神光?!

    这种情况,直接便让那两个女人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相信,那薛少白仅仅只是神通之中蕴含的威压便震碎了两人的护体神光!

    三级驱魔师的护体神光,纵然是同境界的驱魔师,想要轻松震碎也根本不可能,然而,此时的薛少白,竟然只是绽放出一道威压,便直接震碎了两人催动出来的护体神光,这种情况,简直让两个女人不敢相信。

    然而,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根本由不得那两个女人不相信,是以,在看到两人护体神光破碎的刹那,两个女人对视了一眼,白衣女子目光闪烁的盯着青衣女子说道:“师姐,这人体内的杀气好生可怕。”

    青衣女子点点头,说道:“不错,这等程度的杀气,只怕根本不是驯服杀气那么简单,恐怕这家伙是利用杀气在修炼什么驱魔术。”

    杀气本身是从怨气之中孕育出来的东西,杀气天生便和驱魔师体内的真气有抵触,一旦杀气进入体内,要么是真气压制杀气,要么便是杀气压制真气,而大多数驱魔师,根本无法制服体内的杀气,在杀气进入体内的瞬间,体内的真气便会被杀气直接压制。

    而真气在被杀气压制之后,催动出来的神通威力将大打折扣,因为这一点,所以很多驱魔师虽然知道杀气的可怕,但轻易之间也根本不敢尝试去驯服杀气。

    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是,眼前的薛少白竟然在尝试驯服杀气!

    这家伙不过只是初级驱魔师而已,多少三四级的驱魔师也根本没有能力驯服体内的杀气,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居然想要去尝试,这种情况,简直就和找死没有区别。

    而最让那两个女人惊讶的是,倒不是因为薛少白有胆子去驯服杀气,而是这家伙不仅有胆量去做这种事,最关键的是,这家伙居然成功了!

    杀气竟然在一定程度上被此人驯服了!

    之前扩散出来的那道这两个女人可以肯定,绝对是从杀气之中绽放出来的威压,这威压既然是产生于杀气,那就证明此人肯定已经压制住了体内的杀气,若不是这个原因,那杀气的威压绝对不会恐怖到这种程度。

    想到这里,两女的心里都涌上了一丝震惊,哪里会想到,薛少白竟然有这等能耐,连杀气都可以压制!

    “师姐,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有能力压制住体内的杀气,多少修为远超此人的驱魔师也无法做到这一点,这家伙看起来平平无奇,竟然能坐到这一点,简直就让人不敢相信?”青衣女子目光闪烁的想到,实在没想到,那薛少白竟然有能力压制体内的杀气!

    当然,若不是青衣女子目睹了这件事就发生在自己面前的话,想要她相信,只怕根本就没有那么简单。

    而此时的薛少白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凝练出一道杀气之后,竟然会让这两个女人产生这么大的反应。

    说实话,看到自己辛辛苦苦猎杀的野兽不过只能凝练出一道杀气之后,薛少白的心情多少有些沉重,本以为这几十头野兽起码也可以凝练出好几道杀气,谁知道到最后才发现,用这些野兽的怨气来凝练杀气,效果简直就差强人意。

    若此时他炼制的乃是几个大活人的怨气,只怕根本就不可能才凝练出一道杀气,说不定已经有好几十道杀气在自己手中。

    不过,薛少白毕竟不是大奸大恶的存在,若是为了修炼驱魔术而去杀人的话,以薛少白的心性,根本就做不出来,是以,虽然薛少白看到仅仅只是凝练出一道杀气之后,心中有些失望,但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结果。

    “妈的,我以为起码也是好几道杀气,谁知道居然只有一道杀气凝练成功,区区一道杀气,怎么可能让我发挥出杀生刃的威力?”薛少白感慨道,语气多少有些失望。

    当然,虽然这些野兽的杀气仅仅只能凝练出一道杀气,但此时的薛少白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结果,毕竟现在他手里的野兽怨气也已经消耗干净,想要继续凝练杀气,就必须要再次去猎杀野兽。

    但是,一想到那野兽的怨气凝练杀气效率实在太低,薛少白心中便有一种想放弃的念头,但是,转念一想,若是不用野兽怨气来炼制杀气的话,根本就没有其他手段可以将杀气炼制出来。

    若是没有杀气能够让他用来祭炼杀生刃,那杀生道的修炼根本就只是镜花水月而已,是以,薛少白意识到,虽然那野兽的怨气用来炼制杀气效率实在太低,但现在因为没有其他办法,故而也只有暂时用这种方式来炼制杀气。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睁开双目,目光一动,便看到那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正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自己,不禁微微有些意外,咳嗽一声,说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回过神来,互相对视一眼,随后,便听到那青衣女子开口,说道:“想不到你小子的胆子居然这么大,连杀气就敢炼制。”

    “怎么,你没有见过炼制杀气的驱魔师?”薛少白微微一笑,说道。

    “除了你以为,我没有看到过第二个有胆子炼制杀气的驱魔师,中原大地上,若是有人胆敢炼制杀气的话,天道宗第一个就不会放过此人,你炼制杀气这件事若是被天道宗的人知道,你也难逃一死!”青衣女子说道。

    “这是为何?”薛少白不解,皱眉问道。

    青衣女子没有说话,倒是那白衣女子开口,说道:“这你都不明白?杀气是由怨气孕育出来的,而天地之间,唯有人死后怨气最为浓郁,以前有许多炼制杀气的驱魔师,这些驱魔师和你一样,最开始的时候都是用野兽的怨气来炼制杀气,但到了最后,往往会走上用人的怨气来炼制杀气这条路,小子,你现在虽然用的野兽怨气,但是,将来有一天,你也肯定会用人的怨气来炼制!”

    “既然这一天早晚都会到来,天道宗为了维护人世间的平定,当然不会容许你这种驱魔师留在世上,免得将来有一天生灵涂炭。”白衣女子慢条斯理的解释道。

    薛少白没有说话,那白衣女子说的的确有道理,包括薛少白,之前在发现野兽怨气炼制杀气效率非常低之后,心中也浮现出一个用人怨气来炼制杀气的念头,虽然这个念头只是一瞬间浮现,但薛少白却可以肯定,只要自己想要提升那杀生道的威力,就不免走上这条路。

    想到这里,再听到白衣女子的解释,薛少白自然也理解那的天道宗的所作所为,不禁心情稍微凝重了几分,暗道:“看来,我炼制杀气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不然的话,若是传到那天道宗的耳朵里,只怕我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薛少白又不是白痴,听到了那白衣女子的话之后,哪里还不能明白,若是自己将正在炼制杀气这件事泄露出去,到时候,自然必然会遭到那天道宗的追杀。

    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当然会将这件事隐瞒下来,在驱魔师的世界,拳头大才是道理,薛少白如今的拳头实在太小,根本就没有资格和天道宗抗衡,如此一来,若是将自己炼制杀气这件事泄露的话,到时候,自己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自然的清楚,就算自己要将炼制杀气这件事泄露出去,也必须要等到自己修为提升到让那天道宗也绝对不敢找自己麻烦的境界,不然的话,自己无论有多么深刻的心机,最后也肯定难逃一死。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