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0章 本命金剑
    当然,此时还在山洞里的两个女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薛少白已经掌握了对付那盘石上人的手段。

    而薛少白此时也因为那两个女人还没有到油尽灯枯的地步的时候,根本不打算出现,毕竟就算他现在出去帮那两个女人摆平盘石上人,后者也未必就会感激自己,在这种情况下,除非是薛少白吃饱了,否则的话,绝对不可能出手帮助那两个女人。

    而此时还在山洞里的两个女人,在见识到那盘石上人的小天御神光之后,心中也微微有些惊讶,哪里会想到,这盘石上人竟然已经苏醒了这等力量。

    若是那盘石上人没有苏醒小天御神光的话,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联手之下,未必就不是那盘石上人的对手,但是,如今既然此人已经苏醒了这股力量,将自己的防御力提升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之后,那两个女人还想在联手的情况下摆平盘石上人,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听到那白衣女子咳嗽一声,说道:“师姐,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根本就不能联手,不然的话,若是我们的真气消耗干净的话,到时候连压制此人的办法也没有,为今之计,咱们就只有一对一的单挑,这样一来,在面对这老家伙的时候,我们说不定还有逃出去的可能。”

    “师妹,你想的还真是简单,若是真有这么简单就可以摆平此人的话,我们也就不会被困在这里了,这老家伙的修为远超我们,而且还掌握了小天御神光,防御力惊人,在这种情况下,如今就不是我们想办法怎么去摆平此人,而是要想办法不被此人摆平,你明白这个道理吗?”青衣女子目光闪烁的说道。

    听到那青衣女子的话,白衣女子才赫然惊醒过来。

    青衣女子说的不错,之前在那盘石上人绽放出小天御神光之前,这两人联手之下多少还有一点自信可以压制面前的盘石上人,但是,在见识到了此人体内的小天御神光之后,不论是白衣女子还是那青衣女子都非常清楚,此时这两人想要摆平面前的盘石上人,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

    甚至别说摆平那盘石上人,不被此人摆平就已经非常难得。

    在这种情况下,两人至今要考虑的便是如何不被那盘石上人摆平,甚至也要考虑一下,怎么样才能在此人手中坚持更久的时间。

    自从和盘石上人交手之后,这两人便已经将盘石上人藏在这大山里的消息传回了宗门之中,既然在山里发现了盘石上人的下落,那两个女人的宗门也不含糊,已经派人来支援这两个女人。

    如今,那两个女人在看到盘石上人已经掌握小天御神光之后,已经意识到,凭两人的手段,是根本不可能摆平此人的,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坚持到自己宗门的师兄弟赶到这里。

    如此一来,这两个女人自然不可能继续联手下去,毕竟若是联手的话,万一两人被那盘石上人一网打尽的话,到时候就算宗门的师兄弟赶到这里,也是给两人收尸而已。

    想到这里,便听到那白衣女子说道:“以华禹长老的修为,最多几个时辰就可以赶到这里,我们之前进入山洞的时候,那华禹长老就已经出发,如今想必已经走了一半了,最多再有一两个时辰就可以赶到这里,只要华禹长老出现,这老家伙想要干掉我们就根本不可能。”

    说到这里,白衣女子目光微微一闪,接着说道:“所以,师姐,咱们现在只需要再坚持一会儿就可以逃出生天,当然,若不是因为这老家伙已经苏醒了小天御神光,其实根本就不用华禹长老赶到这里,单凭我们两人,就算不能摆平这老家伙,但要压制此人,也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青衣女子说道:“既然是华禹长老亲自出来,既然是华禹长老的话,那要对付此人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不过,如今既然还要坚持一会儿,那我们就最好小心一点,我们两人分开出手,不仅可以防止被此人一网打尽,还可以尽量拖延时间,师妹的主意倒是不错。”

    听到青衣女子的话,白衣女子笑了笑,与此同时,目光突然一闪,一道真气立刻便从体内冲出,嗡的一声,在半空中狠狠一震,随后,便看到那白衣女子目光闪烁的抖了抖手腕。

    立刻之间,便看到那白衣女子的手心里出现一道莲花的虚影,那莲花虚影在出现之后,便疯狂吞噬女子之前扩散出来的真气。

    紧接着,只见那白衣女子的面色微微一怔,一道七彩霞光从其眉间直接扩散出来,化作一道筷子粗细的霞光,直接融入了那白莲之中。

    与此同时,白衣女子掐诀,口中念念有词的同时,握在手中的长剑嘭的一声震碎。

    那白衣女子手中的长剑本来就是真气你根据,如今在崩溃之后,自然也化作了无尽真气,在虚空中滴溜溜一转,便看到真气瞬间融入了莲花虚影之中。

    随后,便看到那白衣女子的眼中出现一丝笑意,目光闪烁之间,那白衣女子伸手,一手伸入白莲虚影之中,而后,白衣女子手腕一抖,一柄青色长剑立刻便从那白莲之中抽了出来。

    “金莲剑,你居然将自己的本命金剑藏在自己的元神之中!”这一幕,让对面的盘石上人直接皱起了眉头。

    那盘石上人果然不愧是修炼多年的老怪物,虽然他不是剑宗弟子,但是,在看到那长剑从白莲之中抽出来的时候,也是立刻意识到了那长剑的玄机。

    原来,那白衣女子是将自己的本命金剑藏在自己的元神之中,想要见识到这本命金剑,只有两个办法,要么是破开那女子的元神,要么便是这女人主动将金剑取出来。

    而金剑乃是一个剑宗弟子修炼剑术的根本,只有在祭炼出金剑之后,才能驾驭那天下剑术。

    要知道,剑术本身就是一种杀气凌厉的攻击方式,这种攻击方式,一旦磨练的时间太久,心性也会受到剑术的影响,动辄出手取人性命,根本不会在意对方是否是无辜。

    这一点,是所有剑宗弟子的通病,而本命金剑的存在,就是为了压制那杀伐之气对心性的影响,只有在祭炼出金剑之后,修炼剑术才能净化其中的杀伐之气,否则的话,剑术的修炼越是勤奋,便越是有可能成为一个草菅人命的剑术高手。

    而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如今已经是三级驱魔师的修为,以她们的身手来说,早就已经将自己的本命金剑祭炼了出来。

    而本命金剑,其威力乃是和自己的修为持平,之前那两个女人在联手的时候,便已经考虑过是否要施展自己的本命金剑,但是,之前这两人根本不知道眼前那盘石上人的深浅,在这种情况下,两人根本就不敢随便将本命金剑施展出来,毕竟,若是那本命金剑被此人震碎的话,到时候,就算两人保住了小命,将来也根本没有机会再修炼剑术。

    说到这里,顺便说一句,一个人一辈子只有一次机会祭炼本命金剑,一旦本命金剑崩溃,便再也没有可能恢复,甚至想要祭炼出第二口本命金剑,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那本命金剑对剑修太过重要的关系,不到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不会有任何一个剑修愿意将自己的本命金剑祭炼出来。

    如今,在面对眼前的盘石上人的时候,不管是白衣女子还是青衣女子,都非常清楚,若是两人想要摆平眼前这老家伙,就不能有丝毫的藏拙,一旦有丝毫隐藏,最后根本不存在丝毫干掉眼前老者的可能,此人毕竟是四级驱魔师,而且还苏醒了小天御神光,若是两人不肯孤注一掷的话,最后不然是身死道消的局面。

    驱魔师之间的战斗,一旦到了白热化,只有敢孤注一掷的人可以活下来,稍微有丝毫的软弱也绝不可能成为斗法的胜利者。

    这一点,江湖上已经有无数驱魔师用自己小命证明了这一点。

    “嘿嘿,小丫头,看到老夫的手段之后,是不是害怕了?居然连本命金剑都取了出来,你要知道,一旦你的本命金剑被老夫震碎,那你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修炼剑术了,嘿嘿,做这么大的牺牲,值得吗?”盘石上人忽然笑着开口说道。

    白衣女子冷笑一声,说道:“反正我今天已经没打算活着出去,连小命我都可以不要,区区一口本命金剑,算什么?”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那白衣女子说完之后,直接扬手,一道剑光,瞬间便从那本命金剑上飞了出去,化作一道银光,狠狠斩向了远处的盘石上人。

    看到那女子一剑斩来,恐怖剑光朝自己席卷,远处的盘石上人目光平静,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冷笑一声,说道:“小丫头,你是瞎子吗?难道你没有看到,我已经催动了小天御神光,你难道不知道小天御神光是什么神光?你这剑气不过就是三级驱魔师的剑气而已,你以为自己已经是五级驱魔师?我告诉你,没有五级驱魔师的修为,你想要用剑气破开我的防御,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那盘石上人本以为白衣女子在见识到了自己的小天御神光之后,不会再发动这种凌厉的攻击,遗憾的是,那白衣女子似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小天御神光的可怕,即便是见到了自己将神光覆盖到了浑身上下,仍旧是打算用剑气干掉自己。

    若老夫的神光是你这区区剑气就可以劈开的话,老夫也就不会安然无恙的从中原大地撤退到这片大山里来了!盘石上人一脸冷笑的想道,实在是为那白衣女子愚蠢感到可笑。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