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5章 唯一的办法
    而后,只见那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同时震动双臂,五指虚空一抓,顿时之间,便听到嗡的一声,而后,无尽真气从虚空之中涌现出来,直接汇聚到了两人的手心里,直接便化作了两口飞剑。

    那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本身就是剑宗弟子,虽然不过三级驱魔师的修为,但剑术却已经达到了不需要剑的境界。

    说到这里,也就必须要说一下,那剑宗弟子之间的差距。

    一般来说,一个剑宗弟子最开始学剑的时候,想要发挥出剑术的威力,就必须要依靠飞剑才行,但是,随着剑术的不断提高,剑宗弟子对飞剑的依赖性也会大大减少,一般来说,修为达到二级驱魔师的境界之后,就已经完全可以放弃使用飞剑。

    而如今不管那青衣女子还是白衣女子,其修为都已经提升到了三级驱魔师的境界,以她们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可以不用飞剑也能发挥出剑术的威力。

    薛少白虽然在江湖上混了不少时间,但剑宗弟子却接触的非常少,上一次他接触的剑宗弟子乃是那方易璋,此人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以方易璋的修为来说,也可以不用飞剑便能斩出剑气,甚至是剑意也根本不在话下。

    但是,若是有飞剑在手中,且飞剑还属于神兵利器这种级别的话,那不管是剑气还是剑意,其威力都要更上一层楼,也正是因为那方易璋想要将自己剑气和剑意的威力发挥到极致,所以才没有放弃使用飞剑。

    而大多数的剑宗弟子也和方易璋一样,为了最大化提升自己的实力,一般也不会放弃使用飞剑,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大多数剑宗弟子都已经可以不用依赖飞剑,但飞剑的市场却一直没有缩小过。

    而眼前那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也同样属于那种不用依赖的飞剑,不过,她们和大多数剑宗弟子一样,并没有放弃飞剑,然而,因为之前和盘石上人的交手,两人的飞剑都已经被后者震碎。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那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没有放弃飞剑,但如今也不得不放弃飞剑,只能暂时用真气来凝聚成飞剑战斗。

    而这种用真气凝聚出来的飞剑,虽然威力也不可小觑,但终究是不可能和矿石打造的飞剑媲美的,这一点,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自然也知道,是以,在面对眼前的盘石上人的时候,那两人才会显得格外的小心翼翼,轻易之间根本就不敢出手,担心自己露出破绽之后,被那盘石上人一击干掉。

    要知道,之前两人有飞剑在手里的时候,都不是那盘石上人的对手,如今没有飞剑在手,实力已经削弱一点,且真气还不及对方深厚的情况,贸然动手,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是以,那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虽然已经催动了真气,并且已经凝聚出飞剑,一时间却根本没有动手,而是目光闪烁的盯着面前的盘石上人,似乎是在等那盘石上人第一个出手。

    这一幕,让面前的盘石上人微微笑了笑,说道:“怎么,知道我的厉害?所以你们不敢随便出手?”

    “嘿嘿,你是前辈,我们只是晚辈,既然是晚辈,怎么敢随便冒犯前辈?”白衣女子说道。

    听到这话,盘石上人当场便笑了出来,哼了一声,说道:“何必说的这么好听,你们直接说不敢动手不就行了?”

    “你的意思是我们怕了你是不是?”白衣女子哼道。

    “难道不是吗?”盘石上人面无表情的说道:“如果你们两人真的有把握干掉我的话,又怎么可能和我在这里废话?你们之所以要和我废话,不就是因为你们根本没有把握干掉我吗?”

    “好,既然你觉得我们根本无法干掉你,那我们就让你看看,你最后到底是怎么死在我们手里的!”白衣女子说道。

    这番话让盘石上人忍不住大笑了一声,若是那白衣女子或者青衣女子有自己这番修为,说出这番话,那盘石上人多少还会将对方的话放在心上,毕竟那白衣女子或者青衣女子也是高手的好,盘石上人自然多少要尊重这两人。

    但是,眼前这两人的修为根本无法和自己相提并论,甚至就算两人加在一起,修为也根本不及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敢小看自己,简直就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想到这里,便听到那盘石上人冷笑一声,说道:“我看你们这两个小丫头是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说实话,我年轻的时候也和你们一样,以为自己有多么厉害,但现实却告诉我,那个时候的我不过就是蝼蚁而已,在大多数大人物的眼中,我也不过只是垫底的存在。”

    顿了顿,那盘石上人又接着说道:“你们这两人的修为比起年轻时候的我还要差上半截,以你们这种态度,若是在江湖上碰到什么脾气不好的人,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居然还敢大言不惭的说干掉我,简直就是笑话,若是我能败在你们两人的手里,我宁可永生永世在地狱里轮回!”

    这番话,多少也体现了那盘石上人的强大信心,很是自信面前的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根本不是和自己一个等量级的存在,既然明知道无法和自己媲美,却要大言不惭的挑衅自己,实在是找死。

    盘石上人又不是什么好人,看到那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找死,原本打算若是这两人做了自己的炉鼎的话,那自己就放两人一条生路,然而,让盘石上人根本想不到的是,这两个家伙根本就不领情,根本就没有将自己的建议放在眼里,甚至还反过来想要杀自己。

    若那盘石上人是个脾气好的人也就罢了,看到两人这种态度,最多也就是摇摇头,默默的将这种委屈咽下去,遗憾的是,盘石上人的脾气根本就谈不上好。

    在这种情况下,看到那两个女人没有将自己的建议放在眼里,自然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直接催动真气,冷哼一声,便看到那盘石上人朝两个女人扑了过来。

    看到盘石上人朝自己扑来,那两人同时吓了一跳,来不及多想,便看到其中一个女人手腕一抖,手中飞剑抖出一道剑光,化作白芒,嗡的一声便朝那盘石上人斩了过去。

    然而,此时的盘石上人,看到那剑光斩来,目光微微一闪之后,连闪避的动作也没有,便迎头朝那剑光飞去。

    不过,眼看那剑光就要斩在盘石上人身上的时候,一道金芒突然从盘石上人的体内升腾起来,嗡的一声,金芒涌动,从其胸口一下子化开,瞬间便包裹了盘石上人的身躯。

    而就在那金芒斩在盘石上人身躯上的时候,剑光也如期而至,嘭的一声,便看到那两道剑光狠狠斩在了盘石上人的身体上。

    然而,让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那两个女人的修为虽然不及盘石上人,但毕竟是三级驱魔师,而且是两个三级驱魔师联手,就算其实力没有达到四级驱魔师的境界,但肯定无限接近四级驱魔师的境界。

    是以,这剑光的威力就算不及方易璋斩出来的剑光,但也绝对不可以小觑,以面前这两女的修为来说,想要剑光穿金裂石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让两人惊讶的是,那看起来足以斩杀盘石上人的剑光,在斩在盘石上人身体上的刹那,便直接崩飞了出去,别说干掉盘石上人了,连伤也没有伤到盘石上人。

    这一幕,直接便让那两个女人陷入了沉默。

    这两人哪里会想到,盘石上人的修为竟然如此可怕,剑光斩过,竟然丝毫没有撼动此人!

    要知道,这一道剑光,乃是凝聚了两人八成功力斩出来的剑光,虽然剑光不可能斩断规则,但一般的禁制,剑光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

    然而,这能摧毁禁制的剑光,斩在那盘石上人身上的时候,却根本没有撼动此人!

    这一点,简直就让人不敢相信,而在看到那盘石上人没有被剑光所伤之后,两个女人的眼中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对视一眼之后,那白衣女子说道:“这老家伙的防御力这么可怕?难道身上穿了一件龟壳?竟然连我们合力斩出来的剑光都可以抵挡,我不是眼花了吧?”

    青衣女子皱眉说道:“你现在知道此人的可怕了,之前我们和此人交手的时候,我就怀疑此人是故意麻痹我们,其修为根本就没有他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此时交手,果然印证了这一点。”

    “那现在怎么办?不管这家伙是不是扮猪吃虎,我们都要先逃出去再说,就算这家伙是在扮猪吃虎,也要等我们逃出去,修正好之后再带人来灭了此人啊。”白衣女子说道。

    青衣女子说道:“如今我们被逼到这个绝地里,想要逃出去,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师姐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拼命?和那盘石上人拼个你死我活!”白衣女子皱眉说道,似乎是已经猜到了白衣女子的打算。

    闻言,青衣女子点点头,说道:“不错,师妹,这是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逃命,绝对不能和这老家伙缠斗下去,不然的话,我们两个都要死在这里。”

    “真是晦气,想不到猎人会死在一个猎物手里。”白衣女子说道,满脸都是不甘。

    这也难怪,那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原本是为了来抓眼前的盘石上人所以才出现在这片大山里,然而,如今那盘石上人没有拿下来,他们两人倒反而是陷入到了危险之中,这种结果,自然不可能让白衣女子满意。

    是以,听到那青衣女子的话之后,白衣女子苦笑着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反正这也是我们自己选的路,怪得不得别人,既然如今我们唯有拼命才能逃出去,那师姐我们就放开手脚大干一场吧。”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