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3章 决断
    听到鲲游子的话,薛少白瞬间便沉默了下来。

    尽管他有逆流激进的勇气,但是,这盘石上人毕竟不是他可以抗衡的存在,此人万一看到自己出手之后,对自己痛下杀手,那到时候,自己不管有多么急公好义,也只有死路一条。

    而若是自己死了的话,就算再怎么急公好义又有什么意义?毕竟说起来,还是自己的小命更重要一点,至于其它的东西,薛少白如今根本就不干考虑。

    是以,听到那鲲游子的话之后,薛少白瞬间便陷入沉默,迟疑片刻,说道:“你的意思是,那盘石上人的体内还有别人的元神?”

    “不是。”鲲游子说道:“似乎是被盘石上人特意压制起来的力量,并不是驱魔师的元神。”

    “那此人何必要压制这股力量?既然体内有这股力量的存在,那将这股力量释放出来,以你的说辞,那应该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人是此人的对手,如此一来,就算他的身份暴露,中原大地上的驱魔师也肯定不敢找此人的麻烦,有这么多好处,那家伙又何必要将这股力量封印起来?”薛少白百思不解的说道。

    虽然那盘石上人表面看上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地方,一切都显得很是普通,但是,经过那鲲游子的点拨,薛少白才意识到,自己是完全小看了那盘石上人。

    此人体内竟然还有另外一股力量,而且,这股力量的存在让此人变得非常棘手与可怕,一旦将这股力量释放出来,别说薛少白等人不是那盘石上人的对手,包括无数中原驱魔师,也根本不可能是此人的对手。

    薛少白还清楚的记得,那盘石上人之所以会出现在这片大山之中,乃是因为受到中原驱魔师的威胁,被中原驱魔师赶到了这种鬼地方,若非如此,那盘石上人怎么可能留在这种地方修炼?

    然而,那盘石上人既然拥有可以和中原驱魔师抗衡的力量,何必还要将这股力量隐藏起来?莫非这家伙是故意示弱,等到中原驱魔师大举上门的时候,那老家伙才将这股力量释放出来,从而的打中原驱魔师一个措手不及?

    说实话,若是将盘石上人换成薛少白的话,以薛少白的心智,肯定会选择这么做,但是,那盘石上人毕竟不是薛少白,谁知道他能不能咽下被中原驱魔师当成丧家之犬的这口恶气,万一这老家伙根本就咽不下这口恶气的话,那自己如今的猜测没有任何意义。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一动,接着说道:“那前辈你是什么意思?我如今莫非就要眼睁睁看着那盘石上人在我面前欺负这两个女人不成?”

    “这两个女人和你什么关系?”鲲游子问道。

    薛少白说道:“能有什么关系?我和这两个女人萍水相逢,怎么可能有关系?”

    “既然没有关系,你又何必要管这两个女人的死活?他们的生死和你无关,你根本就不必为了这两个女人出头,若是你死了的话,那就一切都完了。”鲲游子语气凝重的说道。

    对驱魔师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小命,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虽然那鲲游子是数百年前的人物,但仍旧牢牢记住了这一点。

    是以,看到薛少白大有为那两个女人出头的意思,立刻便慎重了起来,担心那薛少白一个不小心在这里玩掉自己的小命。

    鲲游子生前并非这么爱管闲事,不过,因为薛少白救过自己的关系,那鲲游子当然不愿意看到薛少白就这样惨死在盘石上人的手中,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那鲲游子吃饱了才去开导薛少白。

    听到鲲游子的话,薛少白沉吟片刻,最终还是摇摇头,说道:“算了,我还是出去看看吧。”

    “你不要小命了?”鲲游子问道,显得很是诧异,既然那两个女人和你萍水相逢,你又何必要为这两个女人强出头?这岂不是连自己小命都不要了?

    薛少白笑了笑,听到那鲲游子的话,并没有打算要解释。

    要知道,虽然那薛少白和这两个女人只是萍水相逢,但是,他们毕竟都是从中原大地上来的驱魔师,难免将来薛少白不会在中原大地上碰到这两个女人,若是这个时候救下那两个女人,将来自己在中原大地上碰到什么麻烦,想必那两个女人也不会视而不见。

    自己马上就要去参加访山大会,谁知道那大会上会出现什么怪胎?若是薛少白在访山大会上没有丝毫人脉,到时候,就算在访山大会上取得了名次,也绝对要面临一个被群起攻之的局面。

    要知道,妒忌是人的天性,驱魔师毕竟是人,妒忌别人是常有的事情,是以,若是那薛少白在访山大会上太过出类拔萃的话,到时候,必然会被人妒忌。

    而一旦被人妒忌,肯定会被人攻击,到时候,薛少白在根基浅薄的情况下,一旦被人攻击,就肯定是群起攻之,被人痛打落水狗的下场,不过,若是薛少白在中原大地上有人脉基础的话,到时候,这些想要对付他的人,就肯定要掂量掂量。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那薛少白是路见不平,但是,只有薛少白自己心里清楚,他就算最后出手,最终的目的也是想要帮自己而已,至于眼前这两个女人,毕竟只是萍水相逢,想要薛少白为这两个女人付出一切,甚至连自己小命也不要,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薛少白虽然为人仁慈,但还不到舍己为人的境界,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为了两个萍水先锋的人,连自己小命也不要了?

    想到这里,便听到薛少白笑了笑之后,说道:“你放心好了,我有把握,就算我不是那盘石上人的对手,但是,想要从此人手中逃走,也不是没有办法,如今我出手虽然会得罪那盘石上人,但是,若是我发现自己根本不是那盘石上人的对手之后,我自然会逃走,怎么可能和这家伙硬碰硬?”

    “你知道就好。”鲲游子说道,看到那薛少白已经决定,自然不可能再去规劝此人,反正就算此人最后死在那盘石上人手中也是他自讨苦吃而已,和眼前的鲲游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想到这里,便看到那鲲游子沉默了下来,没有继续和薛少白说什么。

    而薛少白既然已经决定,也不在犹豫,直接便从石室之中走出去。

    而就在那薛少白离开石室的时候,却看到山洞里的盘石上人已经一步步的接近了那白衣女子,一边走,那盘石上人一边说道:“嘿嘿,你们这两人,也不去打听打听我盘石上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中原大地上,不知道有多少驱魔师都不敢来找我的麻烦,就凭你们两个三级驱魔师,居然也敢来打我的主意,告诉你,若不是凌天宗的宗主扬言要对我赶尽杀绝的话,我根本不可能离开中原。”

    顿了顿,那盘石上人接着说道:“虽然中原大地人杰地灵,但真正被我盘石上人放在眼中的驱魔师,不过聊聊几人而已,你在我眼中,根本算不得什么,以你们两人的修为,就算是联手,我一只手也可以轻松摆平。”

    说到这里,那盘石上人的目光落到了白衣女子的俏脸上,接着说道:“如今,老夫念在你们修行不易,给你们指出了一条生路,若是你们答应成为老夫的炉鼎的话,老夫自然会放过你们,但是,若是你们不答应的话,就不要怪老夫心狠手辣了,要杀掉你们,老夫一根手指头就完全可以做到。”

    “哼,盘石上人,你这是痴心妄想,就算是死,我也不会答应成为你的炉鼎!”白衣女子气的胸脯剧烈起伏,显然已经是被那盘时尚人气急。

    “那我就爱莫能助了,既然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那老夫现在就送你们去黄泉,也免得你们再浪费老夫的时间。”盘石上人说道。

    听到盘石上人的话,那白衣女子冷笑一声,接着说道:“盘石上人,你真的当我和师姐都是软柿子,你想怎么对付我们就可以怎么对付我们?”

    “哦?听你的口气,好像还要压制我的手段,很好,既然你有对付我的手段,那就施展出来,让老夫开开眼界,看看你们这两个女人到底有多厉害,若是你们当真厉害的话,老夫倒也不是不能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听到女子的话,面前的盘石上人目光闪烁的说道。

    说实话,以盘石上人的修为,要干掉面前的白衣女子可以说轻而易举,但是,此时的盘石上人似乎不打算直接就干掉这个女人,而是打算和此人玩一玩,看看这女人的实力到底如何。

    虽然那白衣女子不肯答应做自己的炉鼎,但是,在驱魔师世界之中,拳头大的人说的话就是真理,既然那盘石上人已经决定了要让白衣女子让自己做自己炉鼎,那就算白衣女子不肯答应,这件事也由不得她自己,以盘石上人的手段,到时候完全可以霸王硬上弓,到时候,那白衣女子又能怎么反抗?无非只能骂几句盘石上人,甚至想要咬舌自尽也根本无能为力。

    这就是驱魔师世界残酷的地方,修为不济的人,往往连一点选择的权力也没有,而这,也是那盘石上人猖狂的地方,因为自己修为远超面前的白衣女子,所以根本不可能将那白衣女子的心情放在眼里。

    想到这里,便听到那盘石上人接着说道:“嘿嘿,小丫头,在老夫面前,你最好不要反抗,不然的话,最后吃苦的人,肯定是你自己,老夫虽然好说话,但也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话,你要是让老夫的耐心消磨干净的话,老夫对你最后那一丝温柔也会荡然无存,到时候,你就不要老夫残暴不仁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