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1章 条件
    薛少白又不是白痴,既然那盘石上人一口咬定这灵泉存在诅咒,那他肯定知道诅咒的秘密,而此人必然也掌握了解开诅咒的秘密,不然的话,是不可能随便告诉那两个女人灵泉之中存在诅咒。

    而不仅薛少白没有想到灵泉存在诅咒,包括那两个女人,也根本没有想到,这真气浓郁的灵泉之中竟然蕴含着诅咒。

    这简直就无法想象,此时无论白衣女子还是青衣女子都已经进入过灵泉,在这种情况下,若是不想被那灵泉诅咒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这两个女人已经吸收了灵泉之中的真气,如此一来,二人肯定已经被诅咒。

    而既然两人已经身中诅咒,那即便最后两人干掉了盘石上人,也要一辈子被困在这个鬼地方,毕竟有诅咒在体内,这两人根本就不可能随便离开,不然的话,一旦离开这灵泉,最后也逃不过被那灵泉诅咒到死的结果。

    想到这里,那青衣女子目光闪烁了一下,坐在灵泉之中说道:“想不到这口灵泉之中居然有诅咒,你说的可是真的?”

    “你若是不相信的话,现在就可以试试,嘿嘿,当年我们南诏国还没灭亡的时候,灵泉就已经在这里了,但是,包括我南诏国的驱魔师,也不敢进入这灵泉吸收灵泉内的真气,想不到你们这两个家伙居然有胆子进灵泉,简直连死字也不知道是怎么写的。”

    “哼,既然如今走也是死,留也是死,那不如拼一个你死我活,我倒要看看,最后到底是你死还是我和师姐死!”白衣女子沉吟片刻,突然开口说道。

    反正现在她已经中了诅咒,如此一来,就算现在她离开,最后也难逃一死,而现在眼前尚且还有盘石上人的存在,此时若是不干掉盘石上人,就算没有身中诅咒,也只有死路一条,想到这里,那白衣女子索性也放弃了逃命的打算,反正现在逃也是死,留下来也是死,不妨痛痛快快的和那盘石上人打一次,最后就算是死,也是光荣的。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那白衣女子当然不可能随便就从此地逃走。

    不过,听到那白衣女子的话,盘石上人却微微一笑,说道:“嘿嘿,想不到你这女人居然这么有种,居然还想来挑战我,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你说的不错,我向来就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盘石上人,若是你真有本事干掉我的话,就动手吧,不用在这里扭扭捏捏的不好意思出手。”白衣女子说道。

    “哈哈哈,可笑,居然还有脸说出这种话,你真以为你会是我的对手吗?我告诉你,若是我想斩杀你的话,三招之内就可以解决麻烦。”盘石上人冷笑着说道。

    白衣女子说道:“那你为何之前不杀了我和师姐?莫非你是慈悲为怀?”

    盘石上人说道:“我之所以之前没有杀你们,不过就是想要看看你们有没有后援,否则的话,你以为你们可以从我手心里逃走?连我的角蟒你们都没有办法摆平,更何况是我?”

    顿了顿,那盘石上人接着说道:“只是让我遗憾的是,你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后援,不过就是单枪匹马的两人而已,区区两人也想来找我的麻烦,简直就是笑话,当日我身份暴露的时候,问道宗派出了三十几个驱魔师也根本没有拦下我,区区两个人居然也想拿下我,你们未免也太天真了一点。”

    听到那盘石上人的话,不仅是白衣女子,包括青衣女子,也同时陷入了沉默。

    要知道,那青衣女子之前心里还很疑惑,之前两人交手的时候,那盘石上人明明有很多个机会干掉自己,但是却根本不见此人狠下杀手,看到这一幕,青衣女子就怀疑那盘石上人是有意放她一条生路。

    而在彼时的青衣女子看来,这盘石上人之所以手下留情是因为忌惮自己宗门的关系,担心杀了自己得罪自己宗门,从而被宗门内的师兄弟找上麻烦。

    然而,让青衣女子万万想不到的是,那盘石上人根本就不是担心被自己宗门的人找麻烦,而是想要利用自己,看看自己身后还有没有其他师兄弟。

    想到这里,那青衣女子也为盘石上人的心机感到惊讶,哪里会想到,那盘石上人居然是别有用心,想要探探自己的虚实。

    “那盘石上人并非不是我和师妹的对手,如此一来,就算我们恢复了真气,到最后,也未免不会死在此人手中,这该怎么办?难道我和师妹真的要死在这里不成?”青衣女子柳眉微皱,心中苦思冥想,似乎在考虑逃生的办法。

    奈何现在因为真气枯竭的原因,就算那青衣女子心中有什么逃生的办法,也因为真气枯竭的原因,而无法施展出来,在这种情况下,那青衣女子自然意识到,这一次只怕自己和师妹危险了。

    不过,现在这盘石上人毕竟还没有和他们分出胜负,虽然他们两人不是盘石上人的对手,但是,要知道那盘石上人经过之前和他们师姐妹的战斗,真气已经消耗了不少,而后者又不是自己和师妹,可以通过灵泉恢复自己的真气。

    而在真气消耗没有补充的情况下,那盘石上人的修为也肯定有所跌落,如此一来,虽然之前自己和师妹并不是此人的对手,但是,现在因为真气悬殊的关系,自己和师妹未必就不是这老家伙的对手。

    想到这里,那青衣女子的心头也涌上了一丝自信,不过,转念一想,那青衣女子又头疼起来,虽然自己现在有自信可以压制住面前的盘石上人,但是,要知道后者除了他自己之外,还有那一头角蟒的存在。

    这角蟒已经快要到化妖的境界,这等实力,自己和师妹根本就不是那角蟒的对手,也是因为这一点,之前找到那盘石上人的时候,那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才会先将角蟒弄晕,然后再去和那盘石上人见面。

    若不是角蟒现在已经晕倒,单单是为了摆平那角蟒也足够她们师姐妹喝上一壶。

    想到这里,那青衣女子刚刚舒展开的眉头又重新皱到了一起。

    “盘石上人,既然你明知道我们师姐妹现在已经被你逼到了绝路,那你要怎么才肯放过我们师姐妹?”青衣女子沉吟半天,突然开口说道。

    这番话,直接让那白衣女子惊讶起来,她哪里会想到,师姐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服软,竟然要那盘石上人放过两人,若是后者真的打算放过两人的话,也就不会追到这里来对付两人了。

    如今那盘石上人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要干掉自己和师姐,师姐比自己入门的时间还要早,这么简单的道理,自己都明白,为何师姐会不明白?

    想到这里,白衣女子直接开口,说道:“师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干嘛要求此人?要打就打,要杀就杀,有什么好怕的?若是此人真的有本事杀了我们的话,那也是我们该死,但是,若是此人装腔作势的话,我一定要给这家伙一个好看!”

    青衣女子没有说话,目光闪烁的盯着那盘石上人。

    听到青衣女子的话,盘石上人目光古怪的沉吟片刻,最后目光锁定了灵泉里的青衣女子,说道:“你这女人虽然讨厌,但也还算有点见识,知道现在不管你们怎么选择都绝对不是我的对手,与其死在这里,不如牺牲一点什么东西让我放过你,这也是大多数驱魔师面临绝境时的选择,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如今逃过一劫,等到自己实力提升之后,再回来报仇雪恨也不迟。”

    说到这里,那盘石上人又似笑非笑的说道:“不过,我对宝物没有什么兴趣。”

    那盘石上人说的不错,只有活着才是硬道理,其它什么东西都没有活着重要,只有活着,才有报仇雪恨的可能,也只有活着,才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这个道理,但凡在驱魔师的师姐混个几年的驱魔师都非常清楚,不管是盘是上人又或者是眼前的青衣女子,都可以说是老江湖,在这种情况下,青衣女子自然是想要和那盘石上人谈谈放过她和师妹的条件,只要那盘石上人的条件不是很苛刻,那青衣女子未必就不会答应。

    想到这里,便看到青衣女子微微一笑,因为吸收了大量真气的缘故,那青衣女子的脸色此时已经微微有些红润,目光也变得很迷离,似乎是受到了真气影响一般。

    “那你想要什么?”青衣女子正了正神,朱唇一启,问道。

    盘石上人盯着那青衣女子半天,可能是因为距离太远的关系,最终那盘石上人的目光又落到了白衣女子的身上,尤其是白衣女子的胸脯,那盘石上人格外看了两人。

    最后,那盘石上人收回目光,盯着白衣女子的俏脸,笑了笑,说道:“若是你们两人愿意做我炉鼎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

    “大胆!”听到盘石上人的话,白衣女子当场便大喝起来,很不满那盘石上人的条件。

    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竟然想要自己和师姐做他的炉鼎,哼,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看看自己那德行,有什么资格惦记自己和师姐?

    想到这里,便听到那白衣女子哼了一声,说道:“盘石上人,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有脸说出这种话,我和师姐就算死,也不可能做你这老家伙的炉鼎。”

    与此同时,在那石室之中的薛少白,听到这三人的对话,不禁大笑起来,暗道:“这老家伙还真是人老心不老,竟然还打起了这两个女人的主意,嘿嘿。”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