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0章 清毒
    “你什么意思?”薛少白目光阴沉,怎么可能不知道面前的傀儡是话里有话,那通明指绝不是那么简单的攻击,否则的话,这傀儡也不会目光闪烁的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嘿嘿,看来你小子也不蠢,还知道我的话有其它意思。”傀儡嘿嘿一笑,身子一跃便已经拉开了和薛少白的距离,似乎没有兴趣和薛少白继续交手下去的样子。

    “实话告诉你,这通明指最霸道的地方乃是指力之中蕴含的毒性,我的身体本来已经经过了五种剧毒的淬炼,若是和别的驱魔师交手,就算将对手的一块皮蹭掉,也足以让后者毙命,如今你中了我的通明指,虽然很遗憾,指力没有打在你的心脏上,只是穿透了你的身体,但是,通明指之中蕴含的毒性,却可以轻轻松松干掉你。”傀儡说道。

    顿了顿,那傀儡接着说道:“以你这小子的修为,中了我通明指,毒性残留在你体内之后,你最多也不过只能再活三四个时辰而已,小子,这是你最后的时光,好生去享受吧。”

    “毒性?”薛少白大吃一惊。

    就算那薛少白有通天彻地的智慧,也根本不会想到,面前这傀儡的攻击之中,竟然蕴含了一丝毒性?!这简直就不可思议。

    一般来说,若是对手的法器或者攻击之中蕴含了毒性的话,一旦薛少白催动体内的真气,就可以轻轻松松的察觉出来,然而,此时薛少白在催动法力之后,却根本没有从那傀儡的体内感受到丝毫的毒性。

    然而,如今那傀儡却告诉自己,他的身体是用了五种毒物淬炼出来的杰作,这种以毒物淬炼出来的傀儡,即便是擦伤自己一点,也绝对不可能让自己好过,更何况如今被那傀儡的攻击打伤身体?

    一般来说,若是被这傀儡打伤身体的话,自己也绝对是性命不保,毕竟那傀儡是用毒物淬炼出来的杰作,每一次攻击都蕴含了毒性在其中,一旦被毒性渗入体内的话,就算不会顷刻间干掉自己,也足以让自己身负重伤。

    而且,在战斗的过程中中毒的话,自己还必须要催动真气来压制体内的毒性,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体内可以动用的真气便会大打折扣,如此一来,就算自己掌握了什么杀伤力恐怖的攻击,也根本不可能在真气不够的情况下施展出来。

    而这一点,才是薛少白如今最为不敢的地方。

    本来那傀儡的修为就已经超过了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在和傀儡交手的时候,便已经是非常不容易,如今自己更是在那傀儡的攻击下中毒,如此一来,自己必然要动用部分真气来压制毒性,而这样一来,自己体内的真气肯定会变得浅薄,若是自己真气不足的话,必然会死在对方的手里。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脸色怎么可能好看?

    而就在那薛少白沉吟的时候,胸前伤口上火烧火燎的感觉慢慢开始在自己身体之中蔓延,且随着痛苦的蔓延,那薛少白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肉身正在渐渐麻木,似乎是受到了那毒性的影响。

    看到薛少白面色有异,面前的傀儡突然笑了起来,说道:“怎么样,中毒的滋味不好受吧?我告诉你,这毒性会让你的身体慢慢失去知觉,被毒性麻痹之后,你的身体会慢慢开始腐烂,直到最后你的肉身彻底从这片天地间蒸发。”

    说到这里,那傀儡忽然谈笑了起来,旋即才接着说道:“其实我现在根本不用再跟你过招,等到毒性彻底在你身体内爆发之后,就算我不出手,你也只有死路一条,更何况,随着毒性在你体内扩散,你的身体会渐渐失去知觉,到了你的身体完全没有知觉的时候,就算我只有一根手指头,也可以轻轻松松的干掉你。”

    傀儡这番话,倒也不全是危言耸听,那薛少白此时的确感觉到自己正渐渐失去对身体的掌控,这种情况肯定就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受到了毒性的影响,不然的话,以自己初级驱魔师的修为,就算身体如今被洞穿,也不可能失去对身体的掌控。

    “想不到你的毒性之中居然还有麻痹一个人身体的能力,我也实在是大意,竟然没有看出你的身体有这种玄机。”薛少白目光闪烁,实在是没有想到,眼前这傀儡的身体居然是用毒物淬炼出来的,难怪之前那傀儡刚刚走出来的时候,薛少白会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本来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那傀儡不过二级驱魔师的修为,不可能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如今听到傀儡的解释之后才知道,原来自己之所以会有心惊肉跳的感觉,乃是因为这家伙体内的毒性,若不是这毒性的话,想必根本不可能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

    “嘿嘿,现在知道的话,已经迟了,你已经中了我的剧毒,这剧毒就算是当年的主人,想要完全清除也非常困难,更何况是你?小子,既然你已经中了我的剧毒,想要翻身,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那傀儡微笑着说道。

    顿了顿,傀儡又接着说道:“行了,就留你这小子在这里多活一会儿,我的真气也要消耗干净了,是时候回去补充我体内的真气了,等到我的真气补充完毕,你小子若是还活着的话,我就亲自来了解你!”

    说话之间,便看到那傀儡慢慢的退入黑暗之中,片刻之后,便已经消失在了薛少白的眼前。

    那傀儡不是活人,体内的真气若是消耗的话,不可能依靠自己的能力恢复过来,如今,因为和薛少白的一番交手,虽然时间持续不是很久,但对傀儡的真气消耗也是巨大的,如今,那傀儡体内的真气已经所剩无几,在这种情况下,那傀儡自然想要将自己体内消耗的真气补充回来。

    而此时的薛少白因为已经中毒的关系,对那傀儡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威胁,就算这傀儡现在不管薛少白,后者也只有死路一条,在这种情况下,那傀儡自然不必在这里和薛少白浪费时间,等到自己从密室之中将真气补充回来,若是这小子一时半会儿还没有死掉的话,那自己便亲自动手,直接干掉这小子。

    “这家伙居然真的走了,看来这家伙对自己的毒液相当自信。”看到那傀儡果真在自己面前消失,薛少白眼中也露出一丝意外,实在没想到,那傀儡竟然如此自信,竟然相信自己的毒性真的可以摆平自己。

    说实话,薛少白此时的确已经慎重剧毒,身体的麻痹越来越严重,原本只是胸口位置的肉身失去了感觉,但是随着那毒性在自己体内扩散,如今毒性已经扩散到了自己的小腹,使得小腹竟然也失去了感觉。

    这一点,让薛少白的脸色也越来越难堪,他也突然想起了之前傀儡的话,那傀儡既然在这种时候舍自己而去,肯定是因为这傀儡相信自己可以被那毒性干掉,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用再自己身上浪费时间。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脸色微微难看了几分,说道:“想不到我薛少白一世英名,居然会死在这种鬼地方,妈的,早知道这里的傀儡如此棘手的话,我当初就不应该进入到这山洞之中,如今自己已经中毒,说什么只怕都已经晚了。”

    薛少白摇头叹道,没想到自己最后没有被那傀儡斩杀,反而是死在那傀儡的毒性之下,这一点让薛少白很是无奈,心说自己也实在倒霉,居然在这里碰到一个如此棘手的傀儡,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恩公,你不用担心,我可以帮你稀释体内的毒性。”哪知道,就在薛少白绝望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丹田里的朱倩的声音。

    “你能帮我稀释掉体内的毒性?”薛少白微惊,哪里可能想到,那朱倩竟然有能力可以稀释掉自己体内的毒性,若是这女人真的可以做到这一点的话,那薛少白自然不用再担心自己会死在这毒性之中。

    想到这里,便听到薛少白又补充了一句,说道:“你真的有办法可以稀释我体内的毒性?”

    “那是当然,虽然我现在已经是中阴身,但正因为我是中阴身,所以我可以穿越你的身体,进入你身体每条血管之中,那傀儡为你下的毒虽然棘手,但是,若是我进入你的血管帮你将毒液都清理掉的话,那毒自然不可能在威胁到你丝毫。”朱倩说道。

    朱倩本来已经是中阴身,山河大地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只要这女人愿意,随时可以穿越任何地形,在这种情况下,朱倩若是想要进入那薛少白身体中的血管里,也实在是简简单单的事情。

    而这女人一旦进入那薛少白体内血管,便可以轻松清除那薛少白体内血管中的毒性,而毒液一旦被朱倩彻底清理,那毒液再想威胁到薛少白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听到朱倩的话,薛少白的脸上立即便泛起一道微光,说道:“好,若是你能进入我身体内的血管帮我清除体内的毒性的话,回去之后,我一定做法让你转生到一个大户人家。”

    朱倩没有说话,但薛少白在说完之后,明显感觉到有一股力量钻进了自己体内血管之中,而随着这股力量的进入,自己身体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之前被麻痹的肉身部分,在这一刻,竟然也渐渐恢复了知觉。

    感受到这种身体上的变化,便看到薛少白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暗道:“嘿嘿,那傀儡绝对不会想到,我的身体之中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厉鬼的存在,有这厉鬼在我体内帮忙清除毒液,就算那家伙的毒液是天地间最可怕的剧毒,想要干掉我,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那薛少白因为朱倩出手而逃过一劫,心中对朱倩也不无感激之情,心说有这女人在身边倒的确是方便了一点,虽然这女人不能洗衣做饭,但起码在危机关头可以帮助自己,这一点,不知要好过多少能够洗衣做饭的女人。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波动,暗道:这女人如今救了自己一命,我也不能太过狼心狗肺,回头应该好生为这女人做一场法事,让这女人可以往生极乐,就算不能往生极乐,也起码要让这女人下辈子好过一点。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