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9章 通明指
    薛少白如今已经是什么修为?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初级驱魔师,尽管他的修为严格说起来根本就不是那傀儡的对手,但是,要抵挡那傀儡的攻击,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然而,此时的薛少白,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傀儡出手,自己竟然根本就无法抵挡,甚至是这家伙爆发出来的威压,就差点压制的自己无法动弹,威压如此可怕,倒是薛少白根本就没有想到的事情。

    “想不到你这傀儡的手段竟然有如此可怕,连爆发出来的威压都如此恐怖,告诉我,你这傀儡到底是什么人炼制的?”薛少白目光闪烁的问道。

    此时,在那傀儡扩散出来的威压的影响下,薛少白的面色看起来非常苍白,哪怕是双腿都有一点发颤,似乎在那威压之前,根本就无法抵挡的样子。

    “嘿嘿,小子,现在才知道我的可怕,未免也太迟了一点是不是?”听到薛少白的话,傀儡语气冷淡的说道。

    那傀儡毕竟已经是二级驱魔师的修为,虽然在高等驱魔师面前,那傀儡的修为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但是在薛少白面前,这傀儡随便一出手,就能轻松摆平薛少白,以薛少白的修为,如今可以在傀儡的攻击下不被秒杀已经非常难得,更遑论要战胜傀儡?对此时的薛少白来说,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妈的,想不到二级驱魔师居然如此棘手,连威压都差点干掉我,以我现在的状态,在没有将杀生刃祭炼出来之前,绝对不可能是此人的对手。”薛少白目光闪烁的想到。

    那薛少白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看不出自己和这傀儡之间的差距?后者毕竟是二级驱魔师,出手之后没有直接秒杀自己,已经算是难能可贵,还想反杀那傀儡?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居然在这里碰到一头如此棘手的傀儡,这傀儡到底在这里守护什么?若是不能干掉这傀儡的话,别说继续前进了,只怕连逃出生天也没有可能。”薛少白目光阴沉的说道。

    此时的薛少白已经看出来,自己想要强行突破这傀儡的封锁继续前进的话,除非是自己的杀生刃炼制成功,利用杀生气来干掉这具傀儡,不然的话,根本就没有丝毫胜算。

    遗憾的是,对他来说,如今杀生刃根本就没有炼制出来,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贸然和这傀儡交手在一起,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的面色自然便有一些难堪。

    不过,转念一想,那薛少白也知道,自己现在也根本没有退路可走,那傀儡也不像是要放过自己的样子,如此一来,若是自己不肯拼命,最后必然会死在那傀儡的手中。

    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虽然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自己根本不是那傀儡的对手,但是,若是连还手的勇气也没有的话,就算最后死在那傀儡的手中,也可以说活该。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薛少白直接震动自己体内真气,嗡的一声无尽真气便已经从他体内扩散了出来。

    “你这傀儡,既然不打算放过我,那就是想要和我拼命了?也好,既然你想要和我拼命,那就好生看看,我最后到底是怎么干掉你的!”薛少白面无表情的说道。

    既然已经决定出手,那薛少白自然不会再继续犹豫下去,本来驱魔师之间过招,最忌讳的便是犹豫,一旦犹豫,就算再好的机会也有可能从眼前溜走。

    那薛少白在江湖上可以混到现在,最大的原因便是因为自己掌握了见机行事的道理,在这种情况下,一旦看到有机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薛少白当然不可能随便放弃。

    而此时那傀儡虽然没有露出破绽,但是,若是薛少白没有做好一击毙命的准备的话,就算那傀儡真的露出了什么破绽,薛少白也根本没有机会在一招之中制服那傀儡。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自然会将真气全部催动,等到那傀儡露出破绽的时候,直接给后者一个致命一击。

    当然,这一点那傀儡自然不可能知道,看到薛少白将自己体内的真气尽数催动,微微一笑之后,还以为这家伙活得不耐烦了,既然此人想找死,那傀儡自然也不会不满足这家伙。

    自从那傀儡开始守护这座山洞以来,薛少白是第一个踏入这座山洞的人,原本那傀儡还想好生招待一下薛少白,起码让眼前的年轻人明白,有些地方是不能乱闯的。

    然而,让傀儡想不到的是,这家伙面对自己,居然还有还手的勇气!简直就是不可思,整整高出后者一个大境界,在修为相差如此巨大的情况下,那家伙居然还敢还手,简直就没将自己放在眼里。

    既然这家伙根本不将自己放在眼里,那傀儡自然不会再和薛少白客气,让这小子明白,自己和他的差距到底是何等之大。

    嗡!

    那傀儡如今既然已经催动了真气,看到薛少白竟然有还手的意思之后,自然不会再有丝毫犹豫,双臂一震,便直接朝薛少白扑了过来。

    看到傀儡扑来,薛少白本能的抬手,一拳朝傀儡的面门轰去。

    那薛少白虽然只是初级驱魔师,但是拳头上的力量也不是一般人就可以抵挡的,即便是轰击岩石,也能轻松将岩石轰击成粉末。

    如今那薛少白轰击的并非是岩石,仅仅只是面前这一具傀儡而已,但是,让薛少白万万想不到的是,自己一拳轰出之后,竟然根本就没有撼动那傀儡,后者尽管只是木质傀儡,但打在那傀儡面门上,犹如是打在钢铁上一般。

    只见那傀儡面门上荡过一道真气,便轻轻松松化解了薛少白拳头上的力量,后者全力一击竟然也丝毫未能伤到那傀儡。

    这一点,让薛少白的面色多少有些难堪,他实在没有想到,这傀儡的防御竟然如此可怕,竟然轻轻松松就抵挡住了自己的攻击。

    自己虽然是初级驱魔师,但结结实实的一拳,就算是打在钢铁上,也足以让钢铁变形,然而,如今这一拳打在那傀儡面门上,却丝毫也没有撼动那傀儡,后者竟然如此轻松便抵挡下了自己的攻击。

    这一点,是薛少白根本不可能料到的事情,在他看来,就算自己这一拳不能干掉那傀儡,但起码可以伤到后者,谁知道如今拳头打在那傀儡身上,不仅没有干掉后者,甚至连打伤那傀儡也根本无法做到。

    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不让那薛少白惊讶?又怎么可能不让那薛少白震惊?

    “嘿嘿,小子,现在明白你和我之间的差距了吧?实话告诉你,就你这小子的这点修为,想要干掉我,那几乎没有一点可能,我之所以让你活到现在,不过就是想要玩玩你而已,你若是以为我的实力就不过如此的话,那也就太小看我了。”傀儡冷笑一声,盯着薛少白说道。

    说到这里,便看到那傀儡体内的真气再次狠狠震动了一下,而后,只见那傀儡手心里突然凝聚了大量的真气,那真气涌动在傀儡手心里,形成了可怕的威压,发出嗡嗡嗡的刺耳嗡鸣。

    而在那真气凝聚之后,面前薛少白的面色也瞬间苍白若纸起来,本来那薛少白就已经被那傀儡之前扩散出来的真气压制的无法反弹,谁知道那傀儡此时再次出手,扩散出来的真气同样让薛少白觉得棘手,威压激荡,让弥漫在空气里的魏亚直接提升了两倍左右。

    薛少白并非是铁人,在这两倍威压的压制下,不仅脸色苍白,即便是连身体也根本无法动弹一下。

    而那傀儡似乎知道薛少白无法动弹的样子,看到后者面色极度苍白之后,面上突然划过一丝微笑,冷笑一声之后,便看到那傀儡突然出手,手腕一抖,手心里的真气便顺着手腕涌动到了手指之上。

    而后,只见那傀儡大喝一声,猛然一指,直接点向了薛少白的胸口。

    “通明指!”傀儡大喝,凝聚在指尖的真气瞬间便激射出去,化作一道筷子粗细的真气激光,嗡的一声,便直接朝薛少白的胸口轰击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看到傀儡出手,真气气流朝自己轰过来,浑身僵硬的薛少白突然面色一红,而后直接喷出一口鲜血,本来被威压压制的根本无法动弹的身子,在这一刻,竟然稍稍移动了几分。

    而恰恰是那移动的几分让薛少白的心脏刚好偏离了那指力几寸的位置,噗嗤一声,以真气凝聚出来的指力直接洞穿了薛少白的身体,鲜血喷涌,但好在贯穿的并非是心脏,以薛少白的实力,在身体被贯穿的瞬间,真气便已经涌动到了伤口。

    虽然那真气无法修复薛少白身体上的伤势,但是,要止住那伤口的流血却也是轻松之际的事情。

    是以,随着真气的涌动,胸前的伤口终于不再流血,但那种火辣辣的剧痛却不是真气可以消减的。

    故而,在被那傀儡的指力洞穿胸口之后,便看到薛少白的面色突然狰狞了几分,眉宇之间尽是痛苦的神色。

    “想不到你这家伙居然避开了致命的地方,还知道用疼痛来激发自己身体内的潜力,让你可以在关键时候躲在致命的一击。不过,你小子难道以为,躲开我致命的一击之后,一切就天下太平了吗?”傀儡冷笑着说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