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8章 降头术
    “这女人虽然死了,但也算是运气,死后有我给她超度,自古以来,不知道多少人死后连个入土为安也根本做不到,实在是可悲。”薛少白呢喃道。

    既然如今薛少白已经有了目标,自然不会再去浪费时间,这陈小芸早一点入土为安对自己也有好处,毕竟这女人现在已经变成僵尸,若是不尽快入土为安,让这女人体内的尸气恢复过来的话,到时候,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而且,自己如今要忙着去云贵大山的事情,自然没有时间再去料理那陈小芸的事情,早一点将这女人的尸体埋下去,自己也好腾出时间去云贵大山里。

    想到这里,薛少白最后再为这女人超度一次,在坟头烧了一点纸钱之后,便径直离开了这片郊区。

    薛少白为陈小芸选择的不算什么风水宝地,但埋人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这并非是薛少白不懂堪虞之术,主要是他现在没有多少时间去帮陈小芸选择风水宝地,看到一块还算适合她的地方,自然不会再去浪费时间为这女人另外挑选坟地。

    而以薛少白驱魔师的身份,要挖一座坟根本用不了多少时间,是以,等到薛少白吃过东西,将这女人埋到土里之后,也不过才夜里三四点钟而已。

    看看还有一点时间,薛少白便打算回到家里休息片刻,等到明天一早就去云贵大山里。

    薛少白之所以要去云贵大山,当然不是因为这里有妖魔鬼怪,纯粹是为了祭炼自己的杀生刃,如今杀生刃刚刚开始祭炼,必须要注入杀气,而薛少白本来是城里人,不可能为了祭炼杀生刃就去杀人,毕竟若是这样做的话,那他和邪魔外道也没有任何区别。

    故而,薛少白打算去云贵大山里走一趟,山里的野猪等等野兽,是祭炼杀生刃最完美的东西,虽然野猪被斩杀之后杀气并不是很充裕,但要用来祭炼杀生刃可以说绰绰有余。

    是以,在决定将自己的杀生刃祭炼一番之后,薛少白才打算去云贵大山一趟。

    而要去云贵大山自然也要准备一番,虽然薛少白是驱魔师,但流落在外,起码吃的用的应该准备一下,所以,回到家里之后,薛少白又拿出了一点现金,看到已经快要天亮,索性便给自己洗了一个澡,旋即便坐到床上打起坐来。

    翌日一早,薛少白穿好衣服,正准备要去机场的时候,却看到那陈老三出现在小区门口,心里嘀咕一阵之后,便从楼上下去将陈老三领到了小区里。

    “你怎么到现在才来?”薛少白皱眉问道。

    本来他是通知陈老三昨天来取车,但是这家伙昨天根本就没有出现,薛少白昨天在家里祭炼杀生刃也没有时间去管那陈老三有没有来找自己。

    原来看到陈老三一整天也没有出现,薛少白还打算将汽车停到小区门口,等到这家伙来的时候自己去取车。

    不过,让薛少白没想到的是,那陈老师居然在自己要出门之前找到了自己,嘀咕一阵之后,便打算带着陈老三去车库。

    “薛小兄弟,实在不好意思,昨天有点生意上的事情耽搁了,本来我打算让我秘书来取车,不过因为有点事想要请教薛小兄弟,所以便由我亲自来了。”陈老三客气的说道。

    薛少白皱眉说道:“你有事情要请教我?什么事情?我对做生意没有兴趣,所以如果是生意上的事情,你不用来问我,问了也白问。”

    陈老三摇头,说道:“当然不是生意上的事情。”顿了顿,那陈老三接着说道:“实不相瞒,薛小兄弟,若不是因为小芸的事情,我还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僵尸鬼怪这些东西的存在,如今因为小芸,让我意识到以前觉得迷信的东西,未必就是迷信。”

    “你想说什么就快点说,我要出远门。”薛少白翻着白眼说道,心说又不是只有你一种人有这种看法,应该说当今世界,十个有九个都是这种看法,根本没必要跟我解释。

    陈老三的神色略显尴尬,说道:“是这样的薛小兄弟,我想问问你,既然有僵尸的存在,那又是否有降头这些东西的存在?”

    薛少白点点头,说道:“自然也有,不过这些都是邪术,怎么,你遇到有人对你下降头了?”

    陈老三摇头,说道:“这倒不是,我只是怀疑,薛小兄弟,实话告诉你,其实小芸的死,我们当初都怀疑过是不是得罪了什么高人,当初小芸死的时候,大哥请的一个风水勘舆师曾怀疑过小芸是死于降头术,原本我们陈家上下没有人相信这个猜测,不过现在看来,小芸未必就不是死在降头术之下。”

    薛少白说道:“你那个侄女死的的确不正常,虽然已经死了半年,但体内仍然有怨气,这说明这女人死前肯定被人折磨过,昨天我已经为那女人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她没有被侵犯过的痕迹,也就是说,这女人死亡的原因不是因为外伤,很有可能是因为内伤。”

    “内伤?”陈老三皱眉,说道:“什么内伤?难道是内脏被人打伤了?可当初医生和尸检官告诉我们,小芸没有内伤啊。”

    “内伤有好几种,一种是经脉上的伤势,一种是内脏上的伤势,一种是脊髓的问题,还有一种是神识的问题。”薛少白解释道,不知道那陈老三能不能听懂。

    顿了顿,薛少白接着说道:“你知道什么叫八识吗?”

    “这个没有听过。”陈老三摇头。

    薛少白说道:“所谓八识,便是人精神世界的八个层面,前面五种是眼耳口鼻身识,第六识称为意识,第七识称为末那识,第八识称之为阿赖耶识,一般来说,一个人精神出了问题的话,一般是第六识出现了问题,第六识出问题的人,也就是我们口中常说的精神病。”

    顿了顿,薛少白又接着说道:“而剩下的两识如果出问题的话,人就有可能死,你那侄女或许就是后面两识出了问题。”

    “你的意思是小芸的死是神识的死亡?”陈老三皱眉道,不愧是做生意的,脑筋就是比普通人转的要快,虽然不是很理解薛少白的话,但总算是猜了一个**不离十。

    听到陈老三的话,薛少白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我怀疑正是神识上出了问题。”

    “那现在有找出死因的可能吗?”陈老三说道:“小芸毕竟是我侄女,如今大哥也死了,小芸若是有什么冤屈的话,我这个叔叔理当为她沉冤昭雪。”

    薛少白摇摇头,说道:“已经不可能再出死因了,这女人已经半年时间,魂魄有没有消散,是不是已经转生都不知道,还怎么去确定这女人的死因?”

    说到这里,薛少白目光一闪,接着说道:“不过我想,既然小芸是被人害死的,那他肯定是别有所图,若是此人害了小芸还没有达到自己目的的话,肯定会再害你们家族的人,所以你小心一点,自然就能找到害死陈小芸的那个凶手。”

    “谢薛小兄弟解释,若不是小兄弟这一番话,只怕小芸身上的冤情一辈子也解不开。”陈老三满脸感激的说道。

    旋即神色一正,又接着说道:“对了,小芸的尸体现在在什么地方?薛小兄弟能否将小芸的尸体还给我?”

    薛少白说道:“那女人的尸体我已经埋了,你想要的话,我一会儿带你去她的坟地看看,你们陈家人是打算迁走这女人的尸体还是让她继续埋在这里全凭你们做主。”

    陈老三点点头,随后接着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薛小兄弟了,对了,小兄弟看起来像是要出远门一样,不知道小兄弟打算去什么地方?”

    “连这你也看得出来,还算有点见识。”薛少白眉头一挑,怎么可能想到那陈老三会看出自己将要出远门?目光一动,便听到那薛少白接着说道:“我打算去云贵大山一趟,若是你今天不来的话,便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见不到我了。”

    说到这里,薛少白摆摆手,接着说道:“行了,我马上就要启程了,你先跟我去将陈小芸的尸体取回来,到时候再说其它的事情。”

    陈老三点点头,接过薛少白递来的钥匙之后,便驱车前去陈小芸的坟地。

    说实话,那陈老三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薛少白会糟蹋陈小芸的尸体,不料此人这么快将让陈小芸入土为安,如今看到小芸已经入土,本想将陈小芸带回苏州的陈老三也放弃了这个念头。

    小芸年纪轻轻便香消玉殒,对陈家来说,实在是一种遗憾,这一点,也说明了那女人的命很苦,而今她既然已经入土为安,那陈老三自然没有必要再去打扰陈小芸,让她安安静静躺在这里也好,反正陈家也不缺钱,清明死寂到这里来看一看陈小芸就足够了,又何必要因为一时的家族观念便去打扰小芸的清静。

    “想不到薛小兄弟已经让小芸入土为安了,这样一来,我也就放心了。”站在陈小芸的坟前,陈老三一脸落寞的说道,毕竟是自己的亲人,看到亲人的坟头,陈老三的心中自然会有一丝悲悯。

    薛少白摆摆手,说道:“分内之事而已,你又何必要介意?行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该去机场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就此别过吧。”

    “等等!”看到薛少白要走,陈老三急忙叫住了薛少白,随后从怀中掏出一张烫金名片,递到薛少白手里,说道:“实不相瞒,薛小兄弟,我在云贵这边也算是博有虚名,这张名片只有我几个朋友手里有,算是我的信物,你到了云贵那边,若是碰上麻烦,拿着这张名片去找一个赵建国的人,他看到这张名片,肯定会帮你摆平。”

    听到陈老三的话,薛少白点点头,说道:“既然这样,那就多谢陈叔叔的好意了,好了,出租车来了,我就先走了。”

    陈老三点点头,随后便目送着薛少白钻上了汽车。

    原本那陈老三还打算将薛少白送去机场,不过想到自己公司里还有几个会要开,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无奈之下,便只能放弃这个打算。

    而薛少白也并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即便那陈老三没有将自己送去机场,薛少白也根本不会放在心上,看到身后的陈老三已经越来越远,薛少白也慢慢收回目光,闭目在汽车上假寐起来。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