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7章 完成炼制
    说到这里,也就不得不说一下那孤魂野鬼和厉鬼的区别。

    虽然这两种鬼斗士中阴身所化,但两者的差别却是天差地别,首先一点,那厉鬼体内的怨气远超孤魂野鬼,一般的来说,一头厉鬼轻而易举便可以干掉数百个孤魂野鬼。

    除了实力上的差距,还有意识上的差距,因为怨气是七情六欲扭曲所化,故而,有怨气在体内的话,那厉鬼也有七情六欲,而有七情六欲便有理智和意识在体内。

    而孤魂野鬼因为体内没有怨气的缘故,所以根本没有意识,虽然是鬼,却也是毫无意识,只是依靠鬼的本能活跃在世上的存在。

    从危险程度来说,自然是那厉鬼更可怕一点,薛少白毕竟是驱魔师,哪里可能连厉鬼和孤魂野鬼的区别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呢喃道:“这女人莫非已经变成了厉鬼?这不应该啊,此女已经死了半年的时间,若是短时间之内的话,我还相信这女人已经变成了厉鬼,但半年时间已经过去,就算这女人有三头六臂,魂魄要么是转世到了地狱之中,要么便已经轮回,怎么可能有化作厉鬼的机会?”

    “不过……”想到这里,薛少白的脸色微微迟疑了片刻,接着说道:“如是有驱魔师从中作梗的话,这女人说不定已经化作了厉鬼。”

    本来那陈小芸的死就让薛少白疑惑,他也隐隐怀疑陈小芸是被人无辜害死的,原本这件事还只是他的一个猜测,但是,察觉到那陈小芸的尸体有情况之后,薛少白心中的念头也越来越坚定,暗道:这女人若是还有魂魄在世界上的话,肯定是被人害死的。

    既然是被人害死,那身上肯定有冤情,方易璋当日曾说,有怨气在杀生刃之中,杀生刃的威力也越可怕,但是,一般人根本就驾驭不住有怨气的杀生刃,就算强行驾驭有怨气的杀生刃,也有被反噬的可能。

    如此说来,我若是用此女的脊骨炼制杀生刃的话,肯定会有隐患留下来,如此一来,说不定杀生道的威力还没有发挥出来,我便死在了这女人的手中。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眼底忽然出现了一丝犹豫,暗道,自己实在是把问题想的太简单,根本没有调查过这女人是怎么死的,又是怎么变成僵尸的,若是早知道这女人是冤死的,我吃饱了撑得才用这脊骨炼制杀生刃。

    本来这女人被人炼制成僵尸之后,体内便诞生了一缕怨气,如今更是被人无辜害死,如此一来,体内的怨气也更加强大,用这种女人的尸体来炼制杀生刃简直就是找死。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自然不想再用那陈小芸的尸体炼制杀生刃,不过遗憾的是,此时薛少白已经取出了陈小芸的脊骨。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僵尸这种存在不是你想有便能有的,想要碰到僵尸,必须要有一定的机缘,而且,最重要的是,如今那访山大会就快开始,若是薛少白继续去寻找炼制杀生刃的材料的话,世间上肯定来不及。

    到时候,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去参加访山大会,不过只是自取其辱而已,自己当日用自己的心魔起誓,发誓一定会为秦一甲在访山大会上取得名次,如今若是食言的话,心魔肯定会对自己形成反噬,如此一来,自己更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想到这里,薛少白当然不可能随便就放弃用陈小芸的脊骨炼制杀生刃,毕竟这女人的脊骨对自己还是有一定用处的,而且,就算那一丝怨气有可能让自己被杀生刃反噬,但那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后的事情了。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自己放弃用那陈小芸的脊骨炼制杀生刃,最后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的心情也豁然开朗起来,暗道:看来这就是命,妈的,以后一定要好生留意一下体内的杀生刃,不要被这杀生刃反噬了,若是被这杀生刃反噬的话,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咳咳,想到这里,薛少白咳嗽一声,真气一震,便看到无尽乳白色雾气从其体内扩散出来,而后包裹着那陈小芸的脊骨,最后张开嘴,便看到脊骨钻入了自己的嘴中。

    做完这一切,薛少白垂头扫了一眼趴在床上的陈小芸的尸体。

    那杀生刃在祭炼完成的时候,还需要在体内温养一段时间,这一段时间之中,需要不停朝杀生刃里注入杀气,如此才能让杀生刃转化,成为杀气依附的载体,不然的话,那杀生刃的祭炼必然会失败,这一点,当时那方易璋也提到过。

    是以,在将陈小芸的脊骨吞入了身体之后,薛少白盯着陈小芸的尸体呢喃道:“还要找一个地方吸收一点杀气才行,不妨就去云贵大山里看看,嗯,顺便也将这女人的尸体处理掉。”

    那陈小芸的尸体如今在自己手里,虽然这女人的死和自己没有关系,但总不能仍由这女人的尸体放在自己家里,若是被人发现的话,还以为这女人是自己杀的,就算最后能证明这女人的死和自己无关,但盗用尸体的罪名肯定是少不了的。

    是以,如今既然已经取出了这女人的脊骨,薛少白自然也应该让这女人入土为安。

    当然,那薛少白自然不会通知陈家的人来认领尸体,毕竟这尸体落在自己手中这件事说不清楚,而且,陈家人看到自己*他们家族里的人,肯定不会满意,到时候找自己麻烦的话,那可就追悔莫及了。

    自己毕竟取出了这女人的脊骨,虽然*的不算太狠,但还是算糟蹋,没有人愿意死后自己的身体被人糟蹋,虽然那陈小芸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尸体有没有被人糟蹋,但若是让陈家人看到的话,肯定不免要为这女人讨回公道,到时候找自己麻烦是在做难免的事情。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目光便微微变化了一下,盯着面前的陈小芸,嘀咕道:“也不知道要怎么把这女人的尸体搬出去,难道又要我将这女人的尸体抱出去?妈的,我可不想再做这种事情了。”

    薛少白如今没有储物袋在手中,要搬动这女人的尸体自然只有自己动手,而想到要将这女人葬在云贵大山里,薛少白的心情多少便有点不爽。

    这里距离云贵大山有数千里之远,若是将这女人的尸体搬到云贵大山里的话,只怕半路上这女人的尸体就臭了,如今陈小芸体内的尸气已经被自己震散,短时间内已经不可能再变成僵尸,如此一来,没有尸气的保护,这女人的尸体很快就会腐烂,要是这女人的尸体在半路上就腐烂的话,最后遭殃的肯定是自己。

    想到这里,薛少白哪里还想将这女人葬在云贵大山里?

    “嗯,看来就近选一个风水宝地将这女人葬下去算了吧。”薛少白呢喃,直接放弃了价格这女人葬在云贵大山里的念头。

    毕竟要将这女人葬在云贵大山里的话,自己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反正这女人已经死了,正所谓尘归尘,土归土,葬到哪里不是一样?

    想到这里,薛少白怎么可能还会抱着将这女人葬在云贵大山里的念头?

    当然,虽然放弃了将这女人葬在云贵大山里的念头,不过要将这女人的尸体搬出去,自然也需要薛少白动手,而且,就算是就近埋葬这女人,也难免要自己亲自动手。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也不禁叹了一口气,暗道,自己也应该想办法搞个储物袋了,只是这储物袋的卖价贵的要死,我努力三五年才有可能买一个,而且还不一定可以买到,若是买不到的话,努力三五年也没有意义。

    那储物袋很少在世界上流传,薛少白虽然知道储物袋的存在,但却一直没有见过储物袋,如今因为考虑到要搬动陈小芸的尸体,薛少白忽然想到了储物袋,也打算给自己弄一个储物袋。

    不过,那储物袋不仅稀少,而且还贵的离谱,要几千万一个,薛少白现在连几百万都没有,哪里可能买得起储物袋?是以,虽然此时的薛少白对储物袋很有兴趣,却因为手头并不是很宽裕的缘故,只有暂时忍下买储物袋的冲动。

    “嗯,时间也不早了,今晚就动手吧。”薛少白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发现已经夜里十点多钟,这个时候街上的行人已经很少,正是动手埋葬那陈小芸的最好时间。

    “想不到在房间里炼制一阵杀生刃居然这么浪费时间,不知不觉就已经晚上了。”薛少白接着呢喃道。

    本来他回到家里的时候还是大白天,不料在家里炼制了一阵杀生刃之后,时间已经到了晚上,而且已经快到深夜,不知不觉就过了这么长时间,自然让薛少白很是惊讶。

    当然,薛少白也明白,之所以自己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主要是因为自己太过专心,若不是因为太专心而忘记时间的话,又怎么可能用了这么久时间也不知道?

    “肚子也饿了,那陈老三也没有来,可能要明天才来,我就先去吃点东西,等把肚子填饱之后,便回来将这女人的尸体搬出去。”薛少白目光闪烁的说道,感觉到肚子里传来一阵饥饿感,打算先将晚饭吃了再说埋葬这女人的事情。

    自己毕竟只是一个普通驱魔师,还没有达到辟谷的境界,一整天没吃东西,自然会有一种饥饿感袭来。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