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5章 回家
    实际上,此时的薛少白根本不认为那是意外之财,毕竟自己出手救了陈老三一命,一百万算是自己的幸苦费,怎么可能算是意外之财?

    当然,尽管那薛少白根本没有将这一百万放在眼里,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会胡乱挥霍这一百万,就算自己不在乎这一百万,但若是用这一百万来做善事的话,也可以给自己积累不少阴德。

    薛少白本身是一个驱魔师,很清楚阴德对一个人的影响力,所以,拿出五万的租车费在薛少白看来已经非常大方,毕竟这五万只是租车费而已,薛少白并非没有租过车,很清楚市场上的行家,五万的租车费可以说是天价,那陈老三又怎么可能不满意呢?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的说道:“怎么,这五万块的租车费你好像不是很满意?你觉得我应该出多少租车费才合适?”

    “出多少租车费合适那要看你,不过你既然救了我一命,租车费多少其实根本就不影响,汽车我可以暂时交给你,不过你得先把我送回苏州城再说。”陈老三说道。

    本来陈老三打算回家的,但谁知道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那已经变成了僵尸的陈小芸居然找到了自己,若不是薛少白出手,此时的陈老三肯定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尽管陈老三不是什么以德报怨的君子,但薛少白既然救了自己一命,陈老三做一个顺水人情也无妨。

    不过,现在陈老三亲不着村后不着店,若是在这里就把汽车交给薛少白的话,自己只有步行回到家里,所以,考虑一阵之后,陈老三还是觉得先让薛少白将自己送回苏州城,等到自己安置下来之后,再将汽车借给薛少白稳妥一点。

    薛少白倒也没有意见,反正此去苏州城不过十几分钟的车程而已,这十几分钟的时间薛少白肯定还有,是以,听到陈老三的话,薛少白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我就先将你送回苏州城再回去吧。”

    陈老三点头,旋即便钻上了汽车,将汽车钥匙交给了薛少白。

    薛少白也不客气,直接便坐到了驾驶座上,接过车钥匙便发动了汽车。

    一时无话,翌日一早,开了一夜车的薛少白终于回到了家中,将陈小芸从汽车上搬下来之后,薛少白便打电话让陈老三自己来取车。

    本来那陈老三也没有约定要什么时候来取车,把汽车租给薛少白还以为这家伙要用多久的时间,原来这一夜的时间也不到此人便用不着自己的汽车,是以,听到薛少白的电话,陈老三还颇为后悔自己干嘛要回苏州,要早知道薛少白这么快就把汽车还给自己的话,昨天晚上就该跟薛少白一起回去,也免得自己再跑这么一趟。

    当然,如今后悔也已经来不及,是以,在接到薛少白电话之后,陈老三倒也痛快,立马在电话里答应了薛少白,很快便坐上了高铁,径直朝薛少白家里而来。

    那薛少白在挂断电话之后,找了一张被单,裹在陈小芸尸体上之后,便将这女人搬回到了客厅里。

    现在毕竟还是大白天,若是薛少白一点也不遮拦,让人看到自己搬一具尸体的话,那薛少白到时候肯定要解释一番,为了这种不必要的麻烦,用一条被单裹住陈小芸,让人根本就看不出他搬的是一个人之后,那薛少白才放心大胆的将陈小芸搬回了家里。

    “想不到这女人这么年轻就死了,看来也应该是冤死的,不然的话,就算有驱魔师出手,也很难将这女人炼制成僵尸,只有冤死的人心中含了一口怨气化不开,才能将其炼制成僵尸。”放下陈小芸之后,薛少白仔细打量了这女人一阵,发现那女人体内有好几种毒物,这几种毒物都是炼制僵尸的必需品。

    从这几种毒物同时出现在这女人身体中来看,此女肯定是后天被人炼制成僵尸的,不然的话,体内绝对不会出现这几种毒物。

    想到这女人原本已经死了,本来已经安息了,如今却又被人炼制成尸体,就连死也不清静,死后尸体还要被人糟蹋,心中便忍不住有一丝同情,暗道:“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将这女人炼制成僵尸,也幸亏是遇到了我,若是遇到其他驱魔师的话,只怕早就一把火把你烧成灰烬了。”

    身为一个驱魔师,薛少白很清楚驱魔师对付僵尸的手段,一般来说,若是有驱魔师碰上僵尸的话,一旦将僵尸制服,便会用火直接将僵尸焚烧成灰烬,根本不可能再让那僵尸的尸体留在世上。

    这么做,除了是省事之外,最关键的是,不用担心将来那尸体继续变成僵尸。

    一个人的尸体一旦变成僵尸,便相当于拥有了不死的能力,除非是尸体被烧成灰烬,不然的话,一旦尸气浓郁到一定的程度,就算被驱魔师制服,也会再次苏醒过来为祸人间,所以,为了避免那僵尸再次出来制造血案,驱魔师一般都会直接将僵尸的尸体烧掉。

    薛少白以前对付僵尸的时候,也用过这种手段,如今之所以没有将那陈小芸的尸体烧成灰烬,无非只是因为他想用这女人体内的阴阳二气炼制杀生刃,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只怕那陈小芸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堆骨灰,哪里可能出现在薛少白的家里?

    说到这里,也不得不说一句,其实交融在一起的阴阳二气涌动在每一个人的体内,不过活人体内的阴阳二气是活性的,一旦抽出身体,这两股气立刻就会分散,只有死人体内的阴阳二气,因为已经被死气腐蚀过的关系,那阴阳二气就算被抽出体内,也不会分散,而只有这种不会分散的阴阳二气才有资格用来炼制杀生刃。

    薛少白从方易璋传承了杀生道的修炼之法后,已经细致的研究过了杀生刃的炼制之法,所以非常清楚那杀生刃要怎么炼制。

    原本薛少白还打算用什么异兽的骨头来炼制,但现在因为他答应秦一甲要参加访山大会的缘故,世间上已经来不及,只有随便找一个能够炼制杀生刃的材料来炼制,不然的话,那薛少白怎么可能对陈小芸的尸体有兴趣?

    陈小芸这女人虽然生的漂亮,毕竟是商贾之家的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生的细皮嫩肉不说,五官也精雕细琢,即便是死了,也有沉鱼落雁之美闭月羞花之貌,这种大美女,若是活着的的话,不知道是多少公子哥儿倾慕和追逐的对象。

    那薛少白虽然是一个驱魔师,但也是一个正常男人,看到陈小芸这种大美女,若说他没有丝毫仰慕爱戴之心的话,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他无能,又或者他心里有比那陈小芸更完美的女人,不然的话,绝不会不对陈小芸动心。

    不过,那陈小芸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薛少白就算再怎么为陈小芸的相貌动心,也不可能对一个死人动心不是?是以,看到那陈小芸姣好的面容,想到她竟然不幸早逝,且尸体还被人炼制成僵尸之后,心中便不免有些同情。

    沉吟片刻,便听到那薛少白说道:“你我也算有缘,死后能成为我的法器,等我将杀生刃炼制出来之后,便为你超度吧,虽然你已经死了半年之久,只怕魂魄早就已经转世,但超度的功德就算你转世,也会转移到你身上,便希望你来生不用再背负今生的痛苦,快快乐乐的活下去吧。”

    言罢,那薛少白又叹了一口气,旋即便看到他扛起陈小芸的尸体,直接将陈小芸扛到了自己的卧室。

    随后,薛少白关上房门,打开房间里的点灯,将陈小芸放在床上,随后便脱掉鞋袜,跳到床上,将陈小芸的衣服脱下,又将这女人翻转过来,用这女人的背脊对着自己。

    方易璋已经交代过,要炼制杀生刃,需要将阴阳二气锁在脊骨之中,然后再将脊骨取出,用脊骨来炼制杀生刃。

    那薛少白如今将陈小芸的衣服脱掉,看到这女人白皙如雪的肌肤心中也忍不住荡了一下,心说果然是美女,连皮肤都这么白,老子出生的时候皮肤都没有你这么白,你这女人活了几十年,皮肤比老子婴儿时候还要白,也不知道你究竟是不是喝牛奶长大的,不然哪会有这么白皙的皮肤?

    叹了一声,便看到薛少白咬破指尖,用指尖鲜血在陈小芸的后背上画了一道符,而后闭上双目,盘膝坐在那陈小芸身边,慢慢催动了体内的真气。

    嗡鸣之声立刻便在房间里回荡,慢慢的,便看到薛少白的眉心之中出现了一点银光,那银芒涌动在薛少白眉心,使其这一刻看起来圣洁无比,恍如仙人降世,给人一种无与伦比的压迫感。

    不过,此时的薛少白倒根本没在意自己的形象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在将真气催动之后,便看到薛少白一掌拍在那陈小芸的后背。

    嘭的一声,一道黑气顿时便从陈小芸的身体中扩散出来,刹那间便消失在了虚空中。

    这黑气不是阴阳二气,乃是那陈小芸体内的死气,要抽取阴阳二气,便必须要先震散尸体体内的死气、尸气,以及最难除去的怨气,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将阴阳二气抽取出来。

    此时,薛少白严格按照炼制杀生刃的程序,先将弥漫在这女人体内的死气震散,使得这女人的面色一下子好看起来,如同是睡着一般,脸上根本看不到丝毫死亡的样子。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