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7章 访山大会
    虽然薛少白明知道朱倩等人是死在方易璋的手里,但看到方易璋从自己眼前离开的时候,薛少白仍旧没有选择去留下方易璋,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薛少白如今根本不是方易璋的对手,就算他想留下方易璋也根本不能如愿。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那薛少白刚刚才和方易璋发展成了合作关系,若是这人还没有离开,自己便翻脸无情,也实在是太操蛋了一点,是以,就算看到方易璋离开,薛少白也根本没有阻止。

    另外,薛少白也并非是警察,哪会去计较人世间的公平正义,这四个字和薛少白没有丝毫关系,是不是维护这四个字取决于薛少白的心情,如果他心情不好的话,哪会去管什么正义不正义。

    是以,看到方易璋离开,薛少白神色坦然,脸上没有丝毫意外。

    倒是那跟在他们身后的警察,看到方易璋二话不说就离开,脸色数变之下,说道:“现在怎么办?杀人凶手已经离开,咱们回去怎么向上面交差?”

    薛少白笑了笑,说道:“怎么交差那是你的事情,再说了,你也看到了,这个人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拿下,此人是走是留我们根本无法决定,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此人眼睁睁的从我们面前离开,我们又能怎么办?”

    那警察倒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方易璋的实力他看在眼里,其实他早就已经清楚,在场这几个人未必就可以拿下方易璋,如此一来,虽然看到方易璋离开,那警察也只能无奈的放弃去追击。

    当然,虽然知道他们不能拿下方易璋,但抱怨两句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行了,你也不用觉得失望,虽然凶手跑了,但那几个女人的尸体还在地下室,你去把那几个女人的尸体找回来,到时候也可以向上头交差不是?”薛少白说道。

    那警察听到薛少白的话,满脸颓唐的点点头,说道:“为今之计也只有这样了,那我们现在就去地下室吧。”

    言罢,便看到那警察跟在薛少白的后面,直接便朝地下室走了去。

    一时无话,当然,在去地下室的时候,那男子也是掏出了手机,将这里的情况向张海涛汇报了一下,自从和张海涛分开,这个警察还没有和张海涛联系过,如今男子在电话里扬言找到了几个女人的尸体,那张海涛立刻便大笑起来,二话不说便带着人来地下室和薛少白等人汇合。

    “想不到这家伙居然会躲在这个地方,若是早知道此人躲在这里的话,我就应该向总部申请特警来对付此人了。”张海涛赶到地下室看到此地满地的骷髅之后,目光之中也是闪过了一丝惊讶。

    要说那张海涛的胆子也不小,毕竟是刑警,若是没有胆子的话,又怎么敢干刑警这个工作?

    不过,等到他来到地下室,看到这里阴气森森的时候,而已是吓了一跳,心说那凶手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将这个地方搞成这个样子,实在是不简单。

    另外,让张海涛不满的是,薛少白等人居然眼睁睁的让凶手逃走了,若是张海涛在这里的话,肯定不可能放过那凶手,毕竟上面的命令是尽快破案,如今看到凶手逃走,而作为警察的张海涛等人却置若罔闻,这个情况若是让上面的人知道的话,到时候难免会被处分,为了自己的仕途考虑,那张海涛当然不愿意凶手逃走这件事被上面的人知道。

    想到这里,那张海涛自然也要叮嘱一下身后的警察,免得这些家伙嘴巴太大,把这个消息走漏出去,到时候,包括自己在内,肯定也会受到处分。

    “既然现在尸体已经找到,而凶手已经逃走,那这里也没有你们什么事了,小薛,你们就先走吧。”张海涛盯着薛少白说道。

    张海涛知道,现在他们之所以可以找到警察,全都要拜托眼前这个年轻人,若是这个年轻人帮助的话,他们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杀害朱倩等人的凶手,而张海涛既然已经明白了这一点,当然不可能对薛少白的态度太过恶劣。

    不然的话,到时候那薛少白不合作,将凶手逃走的事情抖出去,他倒是没有危险,自己的乌纱到时候可就悬了。

    意识到这一点,那张海涛即便不巴结薛少白,也起码要讨好此人。

    “那这些尸体你们打算怎么办?”薛少白问道,他到这里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寻找朱倩的尸体,既然现在尸体已经找到,自然没有他什么事,不过临走的时候打听一下这些警察打算怎么处理那朱倩的尸体,回头也好给朱倩一个交代,毕竟自己答应了朱倩,怎么可能食言而肥?

    张海涛想也不想的说道:“当然是先拉到殡仪馆去确定身份,等到身份确定之后再通知家属来认领尸体。”

    薛少白点点头,既然警察打算按照程序走,那自己也不用操心朱倩的尸体不能入土为安。

    如今刚刚从方易璋那里得到杀生道修炼秘籍的薛少白也根本不愿意在这里浪费时间,看到张海涛已经在通知殡仪馆的人之后,马上便转身打算离开。

    “薛少白,等一等。”谁知道,那薛少白才刚刚转身,之前打算和薛少白合作的男子突然叫住了薛少白。

    “干什么?”薛少白有些不解,现在朱倩等人尸体已经找到,案子也已经破了一半,两人的合作关系自然也就宣告结束,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当然没有必要去搭理此人,不过,听到此人叫住自己,出于礼貌,那薛少白当然不可能一言不发的就离开这里。

    “请借一步说话。”男子说道,似乎有什么话不方便在众人面前说起。

    薛少白也不明白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看到这男子神色恳切,倒也没有拒绝此人,点点头,便跟着男子离开了地下室。

    那男子的师妹看到两人离开,自然也马不停蹄的跟在了自己的师兄身后,一起离开了地下室。

    “行了,现在这里已经没有外人了,有什么话你有说吧。”薛少白跟着男子来负一楼的位置,看到此地空空荡荡,连个鬼影子也没有,停下脚步叫住了男子。

    男子转身,说道:“还请阁下见谅,在下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实际上,我和师妹乃是柳生派的弟子,这次奉师命来此地帮助警察破案,不过没想到这次的事情根本就不用不着我们两人出手,阁下居然一个人就解决了。”

    “柳生派?那是什么玩意儿?”薛少白皱眉,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柳生派这个名字,当然会觉得有一点陌生。

    “柳生派是一个驱魔师的组织,类似于宗门这种势力,百年前,柳生派还曾在华夏大地上活跃过,不过到现在柳生派已经没落到只有我和师妹两个弟子了。”男子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你叫什么名字?”薛少白追问道,认识男子这么久还不知道此人究竟叫什么名字,此时既然那男子要和自己拉近关系,薛少白自然要打听一下。

    “我叫秦一甲,这位是我的师妹,芳名黄婷儿。”男子介绍道。

    “原来如此,那你叫住我是有什么事情?我忙得很,没有时间跟你在这里磨嘴皮子。”薛少白说道。

    秦一甲点点头,说道:“实际上是这样的,不知道阁下有没有听过驱魔界的盛会访山大会?”

    “访山大会?”薛少白皱眉,旋即摇头,说道:“还是第一次听过这种会,若不是你说起的话,我只怕一辈子也不知道。”

    顿了顿,那薛少白又接着说道:“实不相瞒,我只是一个野人,无门无派,从来也没有和驱魔界的其他同道接触过,你们还是我接触的一个驱魔师。”

    “原来如此,难怪阁下连访山大会也不知道。”秦一甲恍然大悟,说道:“其实所谓的访山大会乃是决定了中原大地上这些驱魔门派名次的大会,百年前,我们柳生派也曾在大会上取得过名次,不过,自从先祖逝世之后,我们柳生派已经有百年时间没有在访山大会上取得过好成绩了。”

    说到这里,那秦一甲的神色变得有些扭捏,似乎有什么话不好说出口。

    当然,那薛少白也不着急,打算看看这秦一甲到底是有什么话想说,而薛少白倒也没有等多久时间,片刻后,便听到的秦一甲接着说道:“实不相瞒,如果这一次我们柳生派仍旧不能在访山大会上取得好成绩的话,整个门派都会有被取消的可能。”

    “所以,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望阁下能够答应。”秦一甲说道。

    “你想做什么?莫非是想要帮你们柳生派的人在访山大会上取得名次?”薛少白微微一笑,盯着男子说道。

    秦一甲讪笑道:“阁下果然是聪明绝顶,居然一猜就中,不错,在下的确是想代表柳生派邀请阁下加入我们柳生派,成为我们柳生派的名誉长老,好在这个月的访山大会上为我们柳生派取得好成绩。”

    听到秦一甲,薛少白立刻便笑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盯着秦一甲,说道:“你说我们非亲非故,我凭什么要帮你们柳生派的人?我可没有那么热心。”

    “我知道阁下不会那么容易就答应我的请求,所以,若是阁下肯答应我的请求的话,我可以奉送阁下半块极品灵石。”秦一甲咬咬牙,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一脸肉痛的说道。

    “灵石?!”薛少白大惊,不可置信的说道。

    竟然是灵石!这家伙手中竟然有半块极品灵石!灵石也就罢了,竟然是极品灵石!听到秦一甲的话,薛少白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似乎很是震惊的样子。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