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9章 血符
    逃命对薛少白来说,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毕竟自己不是那男子的对手,在明知道不是这人对手的情况下,薛少白仍旧选择硬碰硬的话,那就不是勇气,而是犯傻了。

    是以,看到男子打算用激将法来刺激自己的时候,薛少白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微微一笑之后,说道:“嘿嘿,这不叫逃,这叫战术性撤退!”

    方易璋冷笑一声,说道:“不管你是逃走还是战术性撤退,我都可以告诉你小子,你不用做白日梦了,若是让你从我手中逃走的话,我也不用继续在修炼界混下去了。”

    说实话,想要在男子面前逃走,不论是薛少白还是另外的人,机会都非常渺茫,若眼前那方易璋不过只是普通修士的话,薛少白想要逃走倒也不是没有机会,但是,眼前这方易璋可是有能力穿越两个世界的存在。

    这等存在,别说现在驱魔师修为不过入门级的薛少白,就算是修为远超薛少白的人也未必可以从这男子的手中逃走。

    这一点,男子自然是心知肚明,是以,在听到薛少白说出打算从自己手中逃走的话之后,男子的脸色上立刻便涌起了一丝嘲讽,根本不相信薛少白有实力从自己手中逃走。

    “小子,不管你是战术性撤退还是逃命,我实话告诉你,纵然我现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也根本没有丝毫机会可以从我手中逃走!”男子冷笑着说道。

    你男子之所以有自信说出这种话,自然是和自己的实力有关系,若不是因为男子有实力穿越两个世界的话,又怎么可能有自信说出这种话。

    当然,薛少白也知道,虽然男子这话听起来有夸张的成分在里面,但是,既然此人有自信说出这番话,若是说他对自己的修为没有自信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将这番话说出口,在这种情况下,也证明了这男子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存在。

    不过,不管这男子是不是好惹,此时的薛少白都已经下定主意要逃走,自然不可能发挥全部修为和这男子交手,是以,听到男子的话,薛少白微微笑了笑,说道:“我相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确实有随手也能干掉我的可能,但是,我若是想要逃命的话,你也根本不可能拦下我!”

    听到薛少白的话,男子大笑一声,说道:“好大的口气,小子,既然你觉得我不可能干掉你,那就试试,看看你最后是怎么死在我手中的!”

    薛少白没有开口,他清楚,若是这男子发挥全部实力来拦截自己的话,未必就不能将自己拦下,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若是想要从此人手中逃走,便肯定不能太过明目张胆,否则的话,若是被此人拦下来,自己还怎么逃命?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的目光也微微一动,暗道:“据说剑修的攻击虽然犀利,但是,对自己的伤害也非常大,真气消耗比其它修士更严重,这家伙的剑术虽然可怕,但是,只要我能挡住此人前几次攻击,后面此人再想干掉我,那就根本不可能有丝毫可能。”

    想到这里,薛少白也清楚,虽然自己不一定是男子的对手,但是,只要能挡住此人前几次攻击,那自己想要从此人手中逃走,可以说轻而易举。

    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的目光自然也级变得略带了几分挑衅,接着说道:“小子,我知道你修为高深,是个不出世的高手,但是,你也别小看我了,虽然我很少在修炼界行走,但也不是你想干掉就可以干掉的,若是你不信的话,大可以出手来试试,看看你我最后到底是谁先死在谁的手中!”

    听到薛少白的话,男子直接便露出了一丝冷笑,暗道这叫薛少白的小子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简直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居然还想来来挑战我,在幽冥界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驱魔师死在自己手中,而这些驱魔师之中,比眼前薛少白可怕的存在比比皆是,连这些人都不是我的对手,区区一个薛少白,算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直接将手里的的长剑一抖,阵阵剑光直接便从长剑剑身上激荡出来,嗡的一声,直接朝薛少白斩了过去。

    剑气纵横,无尽杀机弥漫在虚空,恍如潮水,疯狂朝薛少白席卷过来,这一幕,直接让薛少白瞪大了眼睛,尽管薛少白为人多少有点狂妄,但是,在看到剑光席卷过来的瞬间,也忍不住稍微有些心惊胆战。

    要知道,此时男子并非只是斩出一道剑光,而是瞬间斩出了十几道剑光,薛少白本身便是第一次面对这种剑修,对于剑修,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战斗经验,当然,若是这男子也是一个厉鬼的话,那薛少白倒是可以用对付厉鬼的办法来对付男子。

    遗憾的是,男子并非厉鬼,而是和薛少白一样,有血有肉的大活人,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薛少白掌握了逆天的对付厉鬼的手段,此时也根本无法施展在男子的身上,如此一来,面对眼前的男子,薛少白便等于是被废去了武功的修士,哪里可能是男子的对手?

    当然,虽然薛少白清楚,以自己现在的修为,要对付眼前的男子的确很是吃力,而且,看到男子此时的攻击,他也明白,倘若自己不全力以赴的话,单单是方易璋此时打出来的剑光,就足以要了自己的小命。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薛少白眼神凝重之中,直接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箓,而后,那薛少白毫不犹豫的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全部喷在了这符箓上面。

    刹那之间,便看到符箓上闪过一道幽光,整张符箓瞬间便开始颤动,而后,只听嘭的一声,薛少白手中的符箓直接崩溃,无尽血雾立刻便开始从破碎的符箓之中涌动出来,恍如阵阵烟霞,在扩散出来的瞬间,形成一个罩子,将薛少白直接笼罩在了其中。

    “血符?”看到薛少白手中的符箓,远处的方易璋眼睛微微一亮,眼中划过了一丝诧异,很是意外的样子,“想不到你这小子居然还有血符,以你现在的驱魔术,要驾驭这血符,起码要消耗你五成的真气,嘿嘿,你小子布置九幽幻境便已经将真气消耗的差不多,如今再施展这血符,可以肯定的是,你小子的真气如今必然已经是油尽灯枯,以你现在的状态,想要抵挡我,连一成的机会也没有。”

    薛少白没有说话,说实话,以男子的战斗经验,一眼就可以看出薛少白现在的状态,而男子的分析也确实是**不离十,薛少白现在的确是没有太多的真气在体内。

    之前为了布置那九幽幻境,薛少白和男子合作,不过,纵然是两人合作,对薛少白真气的消耗也着实不小,如今因为要抵挡那方易璋的剑光,薛少白体内的真气已经被男子消耗的干干净净,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方易璋继续发动攻击的话,薛少白可以说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而一个真气已经消耗干净的人,面对一个全盛时期的方易璋,怎么可能是后者的对手?

    是以,在看到那薛少白体内真气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之后,方易璋的脸上也荡起了一丝微笑,他知道,也许薛少白可以利用那血符抵挡住自己的剑光,但是,自己接下来的攻击,以薛少白现在的状态肯定无法抵挡,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想要斩杀眼前的男子,可以说轻而易举。

    想到这里,便看到那方易璋继续催动真气,打算直接结果了薛少白的性命。

    而就在那方易璋催动真气的时候,十几道剑光已经猛然斩在了薛少白的血盾上。

    不得不说,那血符激荡出来的血遁确实坚固,这十几道剑光任何一道都足以秒杀薛少白,但是,在这血盾面前,十几道剑光却没有丝毫优势,竟然被那血盾直接弹飞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饶是那方易璋多少已经预料到,但仍旧不免有些吃惊,似乎根本没有想到,那血符激荡出来的血盾竟然坚固到了这种程度。

    在薛少白看来,就算那血盾可以抵挡自己的剑光,但在抵挡之后也肯定会崩溃,然而,现在看到的却是那血盾根本就没有崩溃,仅仅只是血光暗淡了一点。

    这一点,让方易璋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暗道:“这小子施展出来的血盾肯定有玄机,能抵挡我的剑光就已经非常不得了了,而在抵挡完我的剑光之后,竟然还没有崩溃!这种血盾绝对不是一般的血盾。”

    方易璋在幽冥界斩杀了不知道多少驱魔师,他非常清楚,血盾乃是以自身精血为引,以各种生物的血为辅的一种防御手段。

    幽冥界之中不乏妖兽,那些驱魔师往往喜欢捕捉妖兽,用妖兽的血来炼制血符,不过,除非是用王级妖兽的血来炼制血符,不然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抵挡自己的攻击。

    而今,那薛少白施展出来的血符一看就是平常货,和幽冥界之中的驱魔师施展出来的血盾没有丝毫区别,然而,前者的血盾竟然可以抵挡自己的剑光!

    而且不是一道两道,是整整十几道剑光!

    坚固到如此程度的血盾,饶是那方易璋见多识广,也是第一次看到。

    是以,在看到剑光被那血盾尽数震飞之后,方易璋的脸色也难堪了起来,说道:“小子,你这血符到底是用什么东西的血来炼制的?竟然可以震飞我这么多道剑光,你的血盾,莫非是以王级妖兽的精血炼制的不成?”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