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6章 剑意
    薛少白不是白痴,怎么可能听不懂男子这番话只是为了激怒自己,若是自己现在停下来的话,那几乎就和一个白痴没有任何区别,毕竟这男子看起来不像是那种喜欢放人一马的人,若是自己站住不动的话,可能下一刻自己的脑袋便要和自己的脖子分家。

    薛少白还年轻,虽然这些年来因为捉鬼接触了不少死人,甚至恶鬼也接触了不少,生死对薛少白来说并不是很神秘,但是,自己毕竟没有死,而且,从目前来看,自己的寿元还有很多,正所谓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薛少白?

    是以,若是让薛少白去死的话,那是绝对没有丝毫可能的事情,而一个人既然没有丝毫轻声的念头,又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看着那男子的长剑朝自己刺来?

    是以,在看到那男子突然变幻目标,一剑朝自己刺来的时候,薛少白面色一沉之中,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便开始后退。

    “想逃?”看到薛少白退后,男子的眼中出现一丝轻蔑的笑容,自己在幽冥界杀过的驱魔师根本不计其数,如今这薛少白在男子的眼中不过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驱魔师而已,这种驱魔师,自己在幽冥界之中只要敢得罪自己,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会知道。

    如今,自己让薛少白苟活了这么久的时间,此人居然还不知道满足,居然还想和自己继续作对下去,就这种觉悟,想要那男子放过薛少白几乎没有丝毫的可能。

    “嘿嘿,不逃的话,难道站在那里让你杀?若是站在那里让杀的话,岂不是和白痴没有分别?当然,若是你以身作则,给我做一个榜样,站在那里让我杀的话,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薛少白微微一笑,双脚一点,身子便已经退后了十几丈。

    虽然薛少白的修为并不能和男子相提并论,但是,要知道那薛少白也是一个驱魔师,虽然实力还是入门级的,但其身手却也不下一个武林高手,当然尽管不能和武林至尊媲美,但要作对眨眼间退后十几丈却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是以,在看到那男子突然锁定了自己之后,薛少白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便退后了十几丈。

    “小子,我这是在为你好,反正你就算退后的话,最后也会死在我手里,不过,若是你现在乖乖束手就缚的话,那一会儿就不用去尝皮肉之苦,让你可以死的痛快一点。”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薛少白微微一笑,说道:“实际上,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话,若是你现在可以乖乖束手待擒的话,我也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点,不然的话,我可以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苦。”

    薛少白的话让男子顿时便大笑了起来,目光之中出现了一丝凝重,说道:“很好,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你这种年轻人了,居然敢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简直就是找死,也罢,既然你小子找死,那我也不能拦着你,我便让你小子死的痛苦一点。”

    言罢,便看到男子直接动手,手腕一抖,便看到那男子身影一动,直接便朝薛少白追了过去。

    说实话,以男子的修为,就算在地球上开宗立派也绰绰有余,虽然这地球上的驱魔师不少,但真正可以和男子抗衡的驱魔师却乏善可陈,在这种情况下,男子想要在华夏大地上呼风唤雨可以说轻而易举。

    然而,如今男子却根本没有在华夏大地上耀武扬威,这一点,并非是男子不能耀武扬威,原因只在于男子刚刚才来到华夏,还根本没有适应地球上的规则。

    那幽冥界原本是比地球还要高级的位面,在幽冥界生活的时间太久,导致那男子的身体几乎已经和幽冥界的世界同化,在这种情况下,突然之间离开幽冥界的男子,在进入地球之后,身体一时间根本就无法适应地球的环境。

    说实话,男子和这女鬼已经进入了地球好几年的时间,但哪怕是好几年的时间也根本没有让男子适应地球的环境,如今,若不是为了能够让自己的身体适应地球的环境变化,男子根本就不会躲在这种地方,以他的身手,根本不可能容忍自己经历这种寄人篱下仰人鼻息的生活。

    然而,最关键的是,男子如今因为实力的关系,不得不体验这种生活,在这种情况下,男子心里的苦闷可想而知,这一点,也是导致那男子见到薛少白就打算杀掉后者的原因。

    当然,这个原因薛少白根本就不可能明白,他也不可能知道,这男子实际上已经在地球上隐藏了好几年的时间,若不是因为长时间无法适应地球上的规则的话,只怕现在早就已经扬名天下,哪里会像是一条丧家之犬一样被警察追捕?

    另外,也是因为那男子没有适应地球规则的缘故,虽然其实力远超薛少白,但如今他能发挥出来的实力不过只是他整体实力的一二成而已,不然的话,以他的修为,别说摆平那薛少白了,就算是秒杀在场所有人也根本不在话下。

    男子在这地球上虽然籍籍无名,但是,在幽冥界之中,那男子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东都境霸主,一身修为力敌两大鬼王而不落下风的存在,而那薛少白,别说两个鬼王了,就算是一个鬼王,那薛少白也根本没有可能去抵挡,甚至是一个鬼卒,稍微动点真格想要干掉薛少白,也可以说轻而易举。

    而这男子力敌两大鬼王这件事在场的人之中只有那女鬼知道,但是,这女鬼为了要利用薛少白等人,哪里可能将这个秘密说出来?

    要知道,若是将这件事说出来,证明那男子的修为远超众人的想象,薛少白等人在想拿下那男子之前就要掂量一下,看看自己有没有拿下男子的能力,此人毕竟是能力敌两大鬼王的存在,区区一个鬼王薛少白等人也不是对手,更何况是两个?

    而此人既然可以力敌两大鬼王,那就意味着眼前这人的修为远超众人的想象,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贸然和此人交手,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薛少白虽然很少和活人交手,但也并非没有和活人打过,而在他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方对手的情况下,就算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薛少白也根本不可能去动手,毕竟这是和自己小明有关,薛少白可不会随便拿自己小命出来开玩笑。

    而那女鬼之所以不肯将这个秘密说出来,也是担心男子的战斗力惊的几人根本不敢对他对手,若是这样的话,那女鬼想要利用众人来对付男子的如意算盘岂不是就落空了?

    是以,女鬼根本不可能将这件事说出来,而薛少白等人在和男子第一次接触的情况下,也根本不可能知道那男子的恐怖之处,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被这女鬼坑了,不到阎王那里,薛少白等人也不可能知道真相。

    当然,虽然那女鬼并没有告诉众人男子的可怕,但是,在和男子交手了片刻之后,薛少白也意识到,眼前这个男子根本就不好惹。

    不说此人的剑术究竟有多可怕,单单是此人体内涌动威压,这股威压之可怕,根本就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若是想要和这股威压硬碰硬的话,薛少白可以肯定,自己最后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当然,此时男子根本没有扩散出自己的威压,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也根本没有必要收手,而且,若是现在收手的话,难免给人留下自己胆小畏缩的印象,自己如今是在这地球上,而且还有一个华夏的驱魔师看着自己,若是自己退缩的话,这家伙出去宣传一番,那自己将来也就不用在华夏修炼界之中混下去了。

    是以,薛少白非常清楚,此时的自己绝对不能退缩,就算是硬撑,也必须要硬撑到底,当然,这是在能有把握抱住自己小命的情况下,若是连保住自己小命的把握也没有的话,那薛少白绝对不会有丝毫想要继续战斗下去的念头,毕竟不管怎么说,还是自己小命重要,什么名声,其实说白了,根本没有丝毫意义,那不过就是用来吹比的资本而已,薛少白没有吹比的兴趣,是以,哪里可能对名声有什么执念?

    而那跟在薛少白身后的男子此时哪里知道薛少白心中的这番念头,看到后者居然敢以一个入门级驱魔师的修为来和自己作对,说实话,不动声色之中,那男子倒也赞叹了薛少白一番,暗道此人倒也不算什么孬种,胆量倒是不小,居然敢来挑衅自己,简直就是来找死!

    而在意识到那薛少白是个胆大包天的家伙之后,男子的脸色也再次冰冷了几分,目光里划过一丝杀机,盯着薛少白逃窜的背影,冷笑一声之后,突然握紧了手中长剑。

    嗡!

    就在那男子紧握手中长剑的瞬间,却听到长剑之上突然传来一声嗡鸣,而后,便看到涌动在剑身周围的花瓣幻影崩溃,化作幽光尽数收缩到了剑身之中。

    与此同时,一道浩瀚犀利的剑气突然从剑身之中扩散出来,方圆千里的天地瞬间被杀气所笼罩,使得千里之内的人兽瞬间便如坠冰窟,浑身颤抖的跌坐到了地上。

    “剑意,那是剑意!”而就在那剑气扩散的瞬间,却看到薛少白突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身后的男子,似乎根本没有想到那男子的剑气之中竟然蕴含着剑意。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