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6章 同一个人
    血丹,一种在邪魔外道中流传的丹药。

    相传服食过血丹的人,可以延年益寿起码一百年,然而,虽然血丹效果逆天,能够提升一个人的寿元,但是,血丹的炼制程序也是相当的麻烦。

    其中最关键的一点便是,那血丹必须要用活人来祭献,甚至还要一百个童男童女的血液。

    单单是材料这方面,便不是一个人随随便便就能将其准备出来的,毕竟若是要准备这些材料必然要涉及杀人越货,然而,对正道中人来说,杀人越货是绝对不允许的行为,在这种情况下,想要炼制血丹便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然而,眼前这个男子,为了炼制一枚血丹,却心甘情愿的做出这等天怒人怨的事情出来,也不知道他究竟杀了多少人,才能够准备这么一大缸鲜血。

    要知道,这水缸起码是七八桶水的容量,据说一个人浑身的血全部流尽也不过才一只水桶而已。

    然而,眼前这水缸却满满都是鲜血,这也就意味着那起码是七八桶水的血,便相当于是七八个大活人的血。

    但是,要知道,这男子杀人,不可能将那人所有的血都放入这水缸之中,在取血的过程中肯定有消耗,甚至有可能一个人最多取走一碗血,如此一来,要装满这水缸便不是七八个人可以搞定的,甚至七八十个人也未必可以将这水缸装满。

    而做出这种事情的男子此时却一脸平静,若不是因为宿舍里有人进来的话,他也不会睁开双目,更不可能露出这种惴惴不安的表情。

    那男子之所以是这种表情原因非常简单,不过就是担心自己炼制血丹这件事被天下同道知道,自己走的毕竟是歪门邪道的路,若是自己的举动被其他人知道的话,麻烦是肯定少不了的。

    而最可怕的倒不是麻烦,最关键的是,自己的举动曝光,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打着降妖除魔的口号来对付自己,到时候,自己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那男子目光微微闪烁之中,突然站了起来,说道:“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去看看,确定一下这人到底是的何方神圣,若是此人当真是湛台宗的人,那我可就要小心一些,千万不能在此人面前暴露,否则的话,只怕到时候自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男子便已经闭上了嘴巴,随后整理了一下衣冠,直接打开密室大门,堂而皇之的走了出去。

    而就在那男子走出密室的瞬间,原本他身后的那白骨墙之中突然涌出一道幽光,其中一个骷髅头的眼眶中冒出绿光,无声无息间便看到那绿光射入了水缸之中,直接消融在了那血水之中。

    当然,此时的薛少白根本不知道这宿舍楼下面还有一个密室,也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如今的行踪已经被人发现,甚至是刚刚进入这宿舍楼,自己的行踪就已经完全暴露。

    “妈的,这宿舍楼到底有什么玄机,怎么会用这么多道符来镇压?这些道符到底是做什么用的?”薛少白一直都不搞不懂,这宿舍楼到底有什么文章,怎么会用这么多道符来镇压?

    难道这宿舍楼真的闹鬼?所以才用这么多道符来镇压?

    当然,不管这宿舍楼现在有什么秘密,这些秘密都和现在的薛少白没有任何关系,反正他这次到这里来,也是为了来找那女人的遗体,若是找到这女人的遗体的话,那薛少白的任务也相当于完成,哪里还会去关心这里的道符到底有什么秘密?

    当然,薛少白虽然抛开了这个念头,手中拿着罗盘想要寻找那女人的遗体,但是,如今毫无头绪,仅仅只是知道这女人的遗体就在这宿舍楼之中的他,哪里可能分分钟就将这女人的遗体找出来?

    是以,看到遗体下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的薛少白,脸上的失望更浓。

    而就在那薛少白在忙着寻找朱倩遗体的时候,天水公园外面,七八辆警车由远及近,慢慢的接近了天水公园,而后,只见那警车在公园外面停下,张海涛打开车门,直接便从警车上跳了下来。

    原来,这是到公园来值班的张海涛等人,那公元失踪案一时间没有破掉,张海涛根本就不敢松懈,不仅是因为这件事他已经立下了军令状,最关键的一点是,这件案子所有人都在盯着,最新的民调显示,警察的声望已经讲到了谷底,社会各界也在死死咬着警察局不放,非要警察局拿出一个解释,要警察局尽快破案。

    而在这种无法想像的压力下,张海涛现在当然非常关心案情进展,虽然他知道,自己到公园来值班未必就能对破案有帮助,但是,若是不来公园巡逻一番调查一下的话,想要破案更加没有可能。

    是以,既是为了破案,也是为了向外界展示自己认真工作的态度,那张海涛当然不可能在警察局的同事都在调查的情况下,自己一个人跑路。

    而在张海涛之后,自然是之前在警察局出现的那一男一女。

    此时的张海涛已经将两人当成了神棍,虽然从表面来看,这一男一女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从之前在警车上听到的这两人的谈话内容来看的话,这两人身上肯定有问题。

    但是,对张海涛来说,现在最关键的是能破掉公园的失踪案,至于其它事情,说实话,张海涛根本就没有心情关心,就算那一男一女真的是神棍,张海涛也根本不想过问,毕竟是自己的乌纱更重要一些,至于其它事情,等到自己破案之后再来调查不是很好吗?

    想到这里,便看到那张海涛一脸冷漠的盯着站在自己身边的男子说道:“这里就是天水公园了,怎么样,你看出什么问题没有?”

    “就算有问题,想必你们警察局也已经收到,我刚到这里,能看出什么问题?”男子笑了笑,以他的见识当然不可能看不出那张海涛是为了试探自己。

    但是,男子却根本不打算接招,反正现在最急的是张海涛而不是他,若是那张海涛不配合自己的话,男子可以保证,他一辈子也不可能破案,毕竟现在这案子没有任何进展,这就已经证明,这次的失踪案根本不是普通失踪案那么简单。

    当然,身为老公差的张海涛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按理说,不管什么失踪案,都肯定会有蛛丝马迹留下来,甚至还有可能有目击证人看到。

    然而,这次的失踪案根本就没有任何线索,那几个失踪的女人,好像凭空消失一样,这种情况立刻让张海涛意识到了有问题。

    但是,此时的张海涛仍旧没有往深处想,仍然只是将其当成失踪案而已,而在他看来,能够让一个人凭空消失,起码也是国际大盗这种级别的人才能做出的案子。

    意识到这一点,那张海涛还特别留意过最近有没有国际大盗进入华夏,然而,让张海涛失望的是,根本就没有国际大盗进入过华夏。

    在这种情况下,张海涛自然也就一筹莫展,没有任何办法将这起失踪案破掉。

    “张队长,你可知道,最近发生在连州市的一起失踪案?”而就在那张海涛盯着公园沉吟的时候,站在他身边的男子突然开口,眉头轻皱的问道。

    “怎么?连州市也发生了失踪案?是什么情况?”张海涛立刻便来了兴趣,似乎根本就没有想过,连州市居然也发生了失踪案。

    那连州市乃是邻居城市,车程不过几十分钟而已,若不是因为最近发生在本地的这起失踪案,那张海涛也不可能不知道发生在连州市的这起失踪案。

    毕竟是人民警察,哪个城市出现了刑事案件,作为刑侦警察的张海涛若是不关心的话,只怕一辈子也没有升迁的机会,如今不过只是大队长的他,年纪还正当壮年,怎么可能不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升到警察局局长这个位置上?

    是以,对张海涛来说,关心警界的各种动向乃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然而,如今因为发生在本地的失踪案让张海涛根本就没有心情和精力去关心警界的变化,毕竟对现在的他来说,还是保住自己的乌纱帽最重要,至于升迁,若是没有机会的话,那张海涛也自然只有无奈默认这个事实。

    而在听到男子提起这件案子的时候,张海涛的目光微微变化了一下,说道:“你知道这起失踪案?”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们刚刚才从连州市过来。”男子笑着说道:“连州市的失踪案也和你们这里的失踪案大致相同,同样是受害者凭空消失,无论警察怎么找也没有将受害者找到。”

    说到这里,男子停顿了片刻,随后才接着说道:“不过连州市的警察局能量比较大,没有让这件事传到社会上去,不然的话,今日处在风口浪尖的就不止是你张队长一个人了,只怕那连州市警察局如今也已经上了报纸电视头条。”

    “你的意思,发生在连州市的失踪案和发生在我们这里的失踪案,很有可能是一个人做的?”张海涛很敏锐的抓住了问题的关键,进一步追问道。

    男子点点头,说道:“不错,我和师妹在来的路上也是这么想的,两起失踪案,受害者同样都是单身女性,同样都是人间蒸发,这难免不让人怀疑两件案子是不是同一个人做的。”

    “那连州那边有什么情况没有?是否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张海涛追问道,既然有可能是一个人做的,那若是连州市警察局的人找到了这个犯罪嫌疑人,那自己也就等于是将这个失踪案给破了,到时候,自己的乌纱帽怎么也不可能丢掉。

    意识到这一点,那张海涛怎么可能平静?

    “张队长,我知道你很关系犯罪嫌疑人是不是已经查到,但是,我只能遗憾的告诉你,连州市那边也和你这边的情况差不多,连嫌疑人也无法锁定。”男子回到。

    “既然如此,你说这件事又有什么意义?”张海涛翻了翻白眼,原本以为自己可以通过连州市警方确定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谁知道连州市那边也根本没有确定这个人,在这种情况下,那张海涛自然是有几分失望。

    看到张海涛眼中的失望,男子面不改色的说道:“虽然连州市那边也没有确定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但却是什么收获也没有。”

    “有收获?谁什么收获!?”张海涛大惊,神色一喜的追问道。

    “那便是连州市那边的警察最终确定,嫌疑人根本不是普通人。”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