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0章 独当一面
    当然,虽然此时的老张已经有了退却的意思,但是,在没有看到那男子败下阵来之前,他是绝对不可能离开的,毕竟若是现在就走的话,等到那男子摆平了女鬼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跟队长解释。

    到时候,说不定还要被队长以为自己胆小,若自己是普通人的话,那胆子小一点倒也没有什么问题,关键自己是正儿八经的警察,堂堂警察,若是胆小的话,怎么出去办案?

    老张是正儿八经的刑警,可不是什么单纯的交通警察,接触的大多数也是凶杀案,在这种情况下,要是没有一点胆识,只怕连基本的工作都无法完成。

    想到这里,那老张当然不可能就这般随便离开。

    “你真的有办法对付这厉鬼?”当然,虽然老张没有离开,不过却也担心那男子不是这厉鬼对手。

    好歹他也是和这厉鬼交过手的存在,知道那厉鬼的厉害,在这种情况下,若是那男子无法对付那厉鬼的话,此时的老张肯定要想好退路,否则的话,等到那男子失败了自己再想退路的话,只怕根本就没有时间,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男子似乎也知道老张担心自己的原因,笑道:“你放心好了,这厉鬼虽然厉害,但是邢某还不可能将这厉鬼放在眼中。”

    “哦?你就有这么自信?”老张目光一动,眼睛里满是好奇之色。

    老张毕竟没有看过那男子动手,哪里知道这男子的手段到底有多厉害,虽然他亲眼看到了此人召唤出了虚灵,但是这虚灵在老张看来不过只是魔术而已,区区魔术,怎么可能是那厉鬼的对手。

    想到这里,便看到老张又补充了一句,说道:“你若是没有办法对付那厉鬼的话,怎么办?”

    听到老张的话,男子笑了笑,说道:“若是我不是那厉鬼对手的话,那咱们就只有死在这厉鬼手中了。”

    “你说的倒是轻巧。”听到男子的话,老张搓了搓牙花,这家伙居然连这种话也说得出来,自己年纪轻轻,怎么可能愿意就这样死在那厉鬼手中?

    就算自己因公殉职又怎样,最多加封一个烈士的称号而已,一个烈士称号又换不来自己一条命,蝼蚁尚且偷生,自己好端端一个人,何必要去寻死?

    而且,若是死在歹徒手中的话,就算到了下面也有资格与人吹嘘,但是,若是死在鬼的手中,到时候就算下了地狱,也根本没有脸去见自己的同僚。

    想到这里,那老张当然不愿意就这样死在那厉鬼的手中,自然也希望那男子可以摆平那厉鬼,否则的话,自己只怕死也不会瞑目。

    而此时的男子似乎也知道那老张的顾虑,后者此时根本就不相信自己可以对付那厉鬼,还以为自己是在送死,这一点,男子倒也清楚,毕竟老张对自己根本不了解,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是否真有办法对付那厉鬼。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男子的神色倒也没有丝毫变化,看起来一脸平静,说道:“你放心好了,就算我不是这厉鬼的对手,也不会让你有丝毫意外。”

    听到男子的话,老张的神色略微有些古怪。

    这男子能说出这番话显然是已经看穿了自己的心迹,知道自己是因为担心死在那厉鬼手中,所以才不想男子输给那厉鬼,然而,此时听到男子的话,倒是让老张多少有些难堪。

    自己毕竟是警察,堂堂警察,竟然会贪生怕死,若是这件事传出去的话,自己这警察还怎么当?想到这里,便看到老张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们毕竟是队友,若是你需要帮助的话,我也会随时出手帮你的。”

    听到老张的话,男子笑了笑,似乎根本没有将老张的话放在心上,要知道,这老张和自己不过是无奈才走到一起,后者也根本没有想过要和自己组队,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为自己拼命?

    若是自己一会儿自己真的不是那厉鬼的对手的话,就算自己呼救,那老张也未必也帮忙。不过,男子虽然知道这其中的玄机却也只能无奈的苦笑,毕竟自己不是那老张的上司,不可能命令那老张,听到后者敷衍自己,自然只有同样敷衍一下老张。

    二人心怀鬼胎的互相试探了之后,便看到那男子一脸严肃,直接朝那厉鬼走了过去,虽然这两人彼此都不信任对方,但是,那男子却非常清楚,如今最重要的便是将眼前的那厉鬼摆平,至于那老张是否相信自己,那根本就不重要,毕竟他不是为了帮助老张才来到这里。

    若不是因为师父命令的话,男子当然不可能关注这个案子,如今,看到那老张根本不是这厉鬼的对手,若是自己不出手的话,想要找到那拿着罗盘的男子根本没有丝毫可能。

    不过,眼前这厉鬼好歹也是驱鬼符也无可奈何的存在,若是自己大意的话,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想到这里,便看到那男子的目光凝重之中直接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道符。

    “也不知道这业火符能不能对付眼前的厉鬼,我的道行还是太过浅薄,红莲业火符未必每次都能发挥出作用,若是这一次不不能发挥出作用的话,要对付眼前这厉鬼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男子喃喃自语的说道。

    世间烈火有明火暗火,烛火业火之分,若要说光明程度的话,那自然是烛火更胜一筹,不过,若要说威力的话,自然是业火无与伦比。

    要知道,众生之所以存在,完全是因为业力的关系,业火的威力之强,哪怕是钢铁也可以轻松融化,甚至业火的威力只要够可怕,哪怕是真仙也根本无法抵挡。

    面前这厉鬼不过只是一只鬼而已,哪里可能和真仙相提并论,是以,若是接触到业火的话,眨眼之间便可能被业火焚烧的干干净净。

    不过,遗憾的是,那男子的道行还非常浅薄,道符本来是道家修士的东西,要驾驭道符必须要有道行,若是没有道行的话,即便是威力最可怕的道符也根本不可能发挥出丝毫的作用。

    而这男子虽然手中有红莲业火符这等道符,但是因为道行太过浅薄的缘故,这红莲业火符也不是每次都能发挥出威力,甚至在上一次男子打算施展这红莲业火符的时候,便因为自己道行太浅薄而失败。

    而现在虽然男子也没有把握可以将道符施展出来,但是,正所谓箭在弦上,如今已经被逼到绝路,已经正面面对那厉鬼的情况下,就算明知道自己无法将这红莲业火符的威力发挥出来,那男子想必也必然要试一试。

    毕竟如今在没有施展这道符的情况下,谁也不知道最后是否会失败,若是没有失败的话,男子如今选择不施展那道符的话,简直就是一种损失。

    “师兄,你打算怎么对付这厉鬼?”倒是此时的女子,突然开口问道,似乎有些担心自己的师兄。

    听到女子的话,男子沉默片刻,说道:“唯有靠这红莲业火符,不过我一个人的道行未必可以发挥出这红莲业火符的威力。”

    “需要我出手吗?”女子目光闪烁的问道。

    男子摇头,说道:“不行,虽然你的道行远远超过我,但是,你每次施展这道符都需要祭献自己的生命力,若是如今让你出手的话,岂不是无缘无故让你折寿?如今既然师兄还没有倒下,自然不可能让师父你出手。”

    原来这女子的手段跟男子南辕北辙,这男子乃是靠自己的道行混饭吃,而这女人居然是靠自己的生命力混饭吃,生命力越强,施展出来的手段也越可怕。

    但是,虽然女子施展的手段很可怕,且这女人一旦出手要摆平那厉鬼可能轻而易举,但是,一旦让这女子出手,即便最后摆平了厉鬼也少不了要折损自己的生命力。

    而因为那男子和女子感情笃定,情同手足,自然不愿意看到那女子因为对付这厉鬼而折损自己的生命力,在这种情况下,男子当然不可能让女子出手。

    “若是不让我出手的话,师兄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对付这厉鬼吗?”女子目光闪烁片刻,问道。

    男子沉默片刻,说道:“不说绝对的把握,但起码有六七成。”

    “六七成?”女子皱眉,若是只有六七成的话,那女子自然要多多留心一番,万一师兄被那厉鬼逼到绝路的话,自己自然要出手将师兄救下来。

    想到这里,便听到那女子目光闪烁的说道:“既然师兄要一个人对付那厉鬼,师妹自然不会插手,不过师兄若是不敌的话,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听到女子的话,男子脸上露出苦笑,说道:“好,若是师兄不是那厉鬼对手的话,自然少不了要麻烦师妹一番。”

    言罢,那男子便收起念头,慢慢走到了红衣女子身前。

    “你在这里徘徊了多少年时间?”男子问道,似乎对那女子的身份很是好奇的样子。

    厉鬼没有回答,本来人鬼殊途,那红衣女子已经是鬼,哪里可能说出人话,若是这女子能说出人话的话,也就不会化作厉鬼了。

    不过,虽然那厉鬼无法说出人话,但要说鬼话却是轻轻松松,而以男子的见识,自然不可能听不懂那厉鬼的鬼话。

    然而,此时的厉鬼似乎根本没有搭理那男子的意思,一言不发,满脸杀机的盯着走到了自己面前的男子。

    再说此时的男子,看到红衣女子不肯回答自己,脸上闪过一丝冷笑之后,说道:“不肯回答我?也好,我原本还想超度你,不过既然你不肯被我超度,那我也就只有让你灰飞烟灭了!”

    说话之间,便看到那男子的眼底忽然闪过了一丝白芒,一道雾气忽然从那男子的头顶涌动了才出来。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