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6章 女鬼现身
    看到那两人快步跑了出去,老张犹豫片刻之后也立刻跟了上去。

    在老张看来,这两人玩弄的不过都是封建迷信,但最关键的是,即便他明知道这两人是在玩弄封建迷信,现在也额不得不跟在那两人的身后,毕竟张海涛要他监视这两人,若是自己将两人跟丢的话,根本无法向张海涛交代,以后者的脾气,若是放过自己才有鬼了。

    想到这里,老张哪里敢有丝毫怠慢,同样也是加快了脚步,跟在这两人身后。

    “这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听口气好像都不是普通人,应该是风水师一类的人物,若是这样的人物的话,队长怎么可能相信他们?风水师向来就是靠嘴吃饭,卖弄的东西也是玄之又玄,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明白的东西,这些东西早就已经被证明是封建迷信,既然已经被证明是封建迷信了,那为什么现在还有人相信?”老张满脸不解的想到。

    最关键的是,居然连队长也相信这一套,队长可是组织里的人,若是他相信这一套的秘密被自己的对手知道的话,只怕一个小过是绝对跑不了的,仕途中人,最怕的不是被打倒,而是被记过,一旦被记过也就意味着仕途之路没有希望了,到时候,只怕队长连后悔的机会也没有。

    我本来是队长的人,若是队长有三长两短,即便是我也绝对不好过,如此说来,我有必要提醒一下队长,免得队长死了之后将我也牵连到了其中。

    此时的老张对于破案倒是已经不及之前热衷,更关心的反而是自己的仕途,若不是因为考虑到眼前这两人有可能会败坏那张海涛的仕途,从而将自己也牵连到其中的话,那老张绝对不可能去关心张海涛的死活。

    另外,必须要说的是,虽然老张现在的职务不算高,但也好歹是一个正儿八经的警务人员,对于混仕途的人,若是没有七巧玲珑心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尽管老张现在根本没有一官半职,但是却非常清楚张海涛信任眼前这一男一女的后果,而这种远见在政治上便是所谓的政治觉悟。

    而如今不过一个普通警员的张海涛竟然便有这样的远见,可以说,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一个派出所所长是绝对没问题的事情。

    当然,即便那张海涛的条件很适合所长这个位子,但是,若是此人染上什么恶习,比方说贪污受贿的话,就算条件再怎么优秀,也根本不可能得到丝毫提升,甚至他还有可能死在自己的这些恶习上面。

    毕竟对一个官场人物来说,最重要的便是两袖清风,若是贪污受贿的话,就算你能力滔天,最后也只有被一撸到底,这个世界上天才不多,但人才要多少有多少。

    所谓人才,便是某一方面优秀的人,而想要找一个某一方面优秀的人,实在太简单,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在真正有慧见的人眼中,哪怕是咸鱼,也绝对可以发现咸鱼身上的有点。

    这一点,只有真正达到了一定境界的人才清楚,而现在的老张显然没有达到这个境界,故而,想要他看清每个人身上的才能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言归正传,那老张在跟了两人一段时间之后,看到两人又再次的停下了脚步,站在两人身后的老张立刻走上前,凑过去问道:“你们怎么又停下了?发现了什么?”

    与此同时,老张只觉得空气里突然多了一股血腥味,尤其是在靠近那一男一女的时候,这股血腥味更浓。

    常年的办案经验让老张意识到,这里肯定有血迹,只是这宿舍楼常年没有人居住,供电早就已经中断,那老张如今在这楼道之中,只能抹黑前进,若不是因为前面那一男一女带路的话,老张这个时候说不定还在楼底徘徊,根本不可能爬到这么高的位置。

    当然,虽然老张看不见地上的血迹,但既然闻到了血腥味,同时有警察的职责压在身上的缘故,那老张自然要看看地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

    是以,便看到那老张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哒哒哒将打火机打亮之后,放眼看去,顿时便让老张的脸色变了变。

    “他妈的,有鬼!”此时的老张脸色煞白,在将打火机打出火光之后,不仅脸色大变,脚下也噔噔噔的后退好几步,似乎是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到连他也能吓到的东西。

    事实上,此时的老张的确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原来,在三人身前大概两三米的位置,此时正站在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这衣服上的红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红,普通的红无论怎么点缀也难免会有一些暗淡,然而,此女身上那红衣的红却犹如献血一般,让老张一眼便心头发怵,哪里还敢去看那女人第二眼?

    “早就告诉过你,这宿舍楼里不干净,你还不相信,现在相信了吧,你知道这玩意儿是什么吗?”此时,那男子倒是显得很是平静,目光闪烁的盯着眼前的女子,脸上不见丝毫恐惧,似乎根本没将那女子放在眼中的样子。

    这一点,让老张暗暗佩服男子勇气同时,脸色也忐忑不安的说道:“你说的脏东西就是这东西?”

    “除了这个还有什么?”男子翻了翻白眼,说道。

    事实上,那男子早就已经提醒过老张,这宿舍楼里面有鬼,但是,那个时候的老张是何等的自信,哪里可能相信男子的话?甚至将男子的话当成是封建迷信,没有因为这男子的一番话便将此人带回警察局调查就已经足够了,想要老张相信这宿舍楼里有鬼,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老张好歹也是长在春风里,生在红旗下的存在,怎么可能相信世界上有鬼这种无稽的事情,然而,看到此时出现在三人面前的红衣女人,饶是那老张笃信现代教育,也不得不目光闪烁的怀疑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鬼。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老张忠于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目光闪烁的盯着那站在面前的红衣女人。

    “到了现在你还不相信吗?”听到老张的呢喃,男子立刻便笑着说道。

    三人谁也不是瞎子,如今那红衣女人就站在三人面前,除非是瞎子,不然不可能看不到这女人,而在看到这女人的情况下,居然还要怀疑这女人的身份,这一点,实在让那男子觉得可笑。

    好在这些年之中,男子已经见识了不知道多少不相信世界上有鬼这种事情的人,那老张的表现虽然不能让男子满意,但多少也能理解此人是因为受到的世俗教育影响的缘故,若是没有现代教育的话,只怕那老张的表现比世界上最迷信的人还要不堪。

    当然,这些事情与这男子没有丝毫关系,那老张到底相不相信世界上有鬼其实男子根本不关心,毕竟他和老张非亲非故,男子也没有兴趣去扭转此人的观念。

    对这个世界上的人来说,要扭转一个的观念是最困难的事情,盖因观念的形成乃是和生存的环境有关,这是很多时间沉淀下来的结果,故而,想要扭转一个人的观念,除非是扳倒他所经历的时间,然而,要扳倒时间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就算是仙人,也根本没有这种能力。

    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暴力在很多人眼中就成了最高效率的手段,谁的观念若是与自己的相左,那就用暴力来让他屈服,暴力不能决定所有事情,但起码可以决定很多事情。

    而对男子来说,最为尴尬的是,他根本不敢对老张施展什么暴力,此人毕竟是正儿八经的警察,对一个警察施展暴力,那简直就是找死,除非男子不想在华夏混下去,否则的话,他便绝对没有胆子对老张施展暴力。

    这一点,老张自然也清楚,是以,尽管他意识到自己和这一男一女的思想有矛盾,却也根本不放在心上,反正这三人目前只是合作关系而已,老张没有兴趣让两人的服从自己,也不相信这两人可以让自己的观念屈服于他们。

    不过,看到眼前的红衣女子,老张那笃信不疑的观念此时也有了一点动摇,毕竟那红衣女子不是幻影,也不是摆设,老张一看到那红衣女子身上的红衣便觉得恐怖,此时的他连这女人的脸也不敢看,一个不知道见过多少尸体的警察,有朝一日居然连一张脸也不敢看,这一点,让老张意识到,自己对红衣女子的恐惧绝对不是因为自己对未知的恐惧,而是被某种自己不知道的力量影响的缘故。

    当然,这种力量在薛少白乃至这一男一女的眼中却并不神秘,这种力量便是威压,威压来源于精神力,鬼本身就是精神力的聚合体,精神力越强大的鬼威压也越是浓郁,若是此时有鬼王现身在这宿舍楼里的人,恐怕除了这一男一女以及薛少白之外,其余人都会在第一时间昏迷过去。

    “兄弟,现在该怎么办?这女人咱们怎么对付?”看到那红衣女子一时间不打算离开,老张暗暗压下了心中念头,推了推身前的男子问道。

    男子迟疑片刻,说道:“敌不动我不动,现在我们谁也不知道这女鬼到底有多厉害,若是贸然动手,只怕会在阴沟里翻船。”

    “等?”老张皱眉说道:“若是那女人一直不动的话,我们岂不是要等到天亮才行?”

    男子说道:“你放心,这些鬼物一旦鸡叫的话,就会马上消失,除非是有人庇护,不然的话,根本来不及等到天亮。”

    “那距离鸡叫还有多久?”老张问道。

    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毕竟若是等的太久的话,回去根本没法向张海涛交代,三人如今又没有查案,不过只是因为被一个红衣女子堵在楼道中,若是因为这个就停滞不前的话,那张海涛绝对不会满意。

    在这种情况下,万一那张海涛兴师问罪的话,那自己肯定会遭殃。

    想到这里,老张当然不愿意就这样那个陪着那红衣女子一直等下去,沉默片刻,说道:“刚才你不是说自己很厉害?既然你厉害,为何现在不出手?”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