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9章 各怀鬼胎
    “不过,你觉得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道符?”沉吟片刻,张海涛心中苦笑一阵,暗道自己当年果然是太过幼稚,丝毫也没有考虑过这件事里面的文章。

    不过现在因为那男子的解释,尽管之前张海涛没有仔细分析过这件事,但是在男子的提醒下,多少也明白了一点这件事中的玄机。

    想到这里,那张海涛又接着说道:“这些道符是不是用来掩人耳目的?”

    “不是。”男子摇头。

    “不是?”张海涛微惊,说道:“你什么意思?难道这些道符真的有用?”

    男子点点头,说道:“不错,你别小看这些道符,这些道符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再用,这是专门用来镇压恶鬼的道符。”

    “恶鬼?”张海涛微微一笑,说道:“你的意思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恶鬼?”

    男子说道:“张队长,凡事若是不了解的话就不要往下判断,你觉得没有恶鬼,但是这几千年,哪个人不认为这世界上有恶鬼?若是张队长对这些事有了解活着有研究的话,说出这番话倒也无可厚非,但若是张队长根本就没有了解过这些事情,

    就先入为主的下了判断,这不是太幼稚了吗?”

    那男子原本想要说张海涛愚蠢,但是转念一想,此人毕竟是警察,若是自己挖苦此人愚蠢的话,虽然张海涛表面上接受,但心里肯定不会接受,在这种情况下,万一给自己穿小鞋的话,那自己岂不是自讨苦吃吗?

    是以,男子将愚蠢两个字直接咽回去,哪里敢说那张海涛愚蠢,一旦将这种话说出来,到时候被刁难的绝对是自己,是以,男子根本就不敢随便表示自己对那张海涛的挖苦。

    “呵呵,这么说,你觉得封建迷信都是真的了?”虽然男子没有直接表示自己对张海涛的挖苦,但是要知道那张海涛乃是何等人物?多年以来,早就已经在江湖上见识了不知道多少形形人物的话,就算薛少白没有将自己的挖苦说出来,后者仅仅只是看到那薛少白的脸色变化,倒也多少可以猜到一些。

    而在猜到了那薛少白对自己的看法之后,若说那张海涛的心情能够好,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虽然此时的张海涛并没有和男子撕破脸,但心中也早就已经有了好收拾这男子一番的念头。

    当然,男子也并非第一天出来混江湖,看到张海涛目光闪烁的盯着自己,心中也顿时猜到了这家伙的念头,暗道这家伙倒是观察的细致入微,连自己没有说出口的半句话都能猜到,这等心机,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拥有,那张海涛既然有这等心机,将来势必不可能仅仅只是一个大队长那么简单。

    以他的心机来说,将要想要升官发财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而在洞悉到了张海涛那光辉灿烂的未来之后,男子自然也收起了自己趾高气昂的态度,毕竟这张海涛将来若是能够成为自己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的话,自己如今得罪他,将来也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当然,若是男子现在就可以摆平那张海涛的话,自然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接触张海涛,关键就在于此时的他根本不可能轻而易举的摆平张海涛,而后者的崛起也必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如今就和张海涛撕破脸的话,显然是非常愚蠢的事情。

    而之前还在讽刺那张海涛愚蠢的男子,若是犯下这种错误的话,那就不止是愚蠢那么简单,只怕连张海涛这么一个愚蠢的人都不及,到时候,未免也就太尴尬了一点。

    想到这里,男子的态度自然也就变得和蔼了一些,哪里还敢继续对张海涛猖狂?

    迟疑片刻,便看到那男子又接着说道:“实不相瞒,张队长,有这种道符出现的地方,意味着肯定有恶鬼出没,你看看这宿舍楼的过道里,居然有这么多道符,这就说明那恶鬼的力量肯定不简单,否则的话,又怎么可能用这么多道符来镇压?”

    “不管这里有多少道符,你说这里有恶鬼,那只是你的看法,若是我相信你的看法的话,回头我根本没法向上面交代。”张海涛摆摆手,哪里可能这么轻松就相信了男子鬼话连篇的话?

    顿了顿,便听到那张海涛接着说道:“这么说吧,不管这里是不是有恶鬼,反正现在也已经进来了,你既然说这宿舍楼里有问题,那我就相信你一次,咱们现在就展开对宿舍楼的调查,当然若是没有问题的话,这个账我肯定会跟你算清楚,但是,若是有问题的话,你的情况我会如实向组织反应。”

    “另外,咱么现在这里有十三个人,一起行动的话完全就是浪费资源,既然如此,那咱们最好是分开,分成几队去调查,这样一来,也能尽快查出这宿舍楼里是不是有问题是不是?”张海涛目光闪烁的说道。

    “张队长,你的意思是要咱们分开?”男子皱眉,满脸都是不情愿,似乎根本不愿意和张海涛等人分开。

    看到男子的反应,倒是那张海涛,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笑容,说道:“怎么了,你怕了?你不是捉鬼大师吗?你不是高手吗?怎么现在反而怕起鬼来了?”

    “我怕?”男子一愣,哪里会想到,原来这张海涛以为他是在担心自己,哪里知道,这男子之所以在这个时候阻止,乃是因为他担心张海涛,根本就不可能是自己。

    要知道,那张海涛无论手中的权力有多大,也仅仅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区区一个普通人,拿什么来和恶鬼抗衡?而且,这一队警察之中,也根本没有懂玄学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自己和张海涛等人分开,后者若是遇上恶鬼的话,绝对就只有死路一条。

    那恶鬼又不是人,碰到之后还能讲道理,一般来说,若是无缘无故碰到一个恶鬼,若是不能压制的话,那最后结果肯定只有死路一条。

    在场的众人之中,除了自己,便只有师妹有压制这恶鬼的能力,然而,为了寻找那手握罗盘的陌生人,自己必须要师妹在身边,如此一来,若是和张海涛分开的话,后者便根本不可能有人保护。

    当然,若是他们没有遇到危险,那男子自然是松了一口气,关键是,若是这几个人运气不好,偏偏就碰到那恶鬼的话,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男子怎么可能会和张海涛分开?如今和他们分开,不就等于是眼睁睁看着张海涛等人去送死吗?若是这件事没有人知道也就算了,怕就怕这件事传到师父的耳朵里,以师父的脾气,若是知道自己在外面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出来,说不定会亲自出手来清理门户,到时候,死了一个张海涛不要紧,自己也有可能要死在师父的手中。

    意识到这一点,男子哪里可能愿意和张海涛分手?哪里可能愿意眼睁睁看着张海涛去送死?

    当然,这里面的玄机那张海涛根本不可能知道,看到男子念念不舍,还以为此人是担心他自己在这宿舍楼里碰到什么危险,因为失去了自己的保护,想要摆平那危险自然没有那么简单,而在看到有自己在身边的情况下,当然不愿意和自己分开,毕竟若是有自己在身边的话,就算有什么危险,自己手下的这些警察也可以轻松摆平。

    想到这里,那张海涛的眼中便划过了一丝轻蔑,说道:“怎么,你怕黑?”

    “我怕黑?”男子一愣,听到张海涛的话,立刻便已经意识到,这张海涛肯定是误会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之所以不愿意分开,其目的乃是为了保住此人的小命,从进入宿舍楼看到那些刚刚张贴到楼道中的道符的时候,男子便完全可以肯定,这宿舍楼之中肯定藏着一个恶鬼。

    虽然以男子的道行还不能画出这道符,但他却非常清楚,这道符乃是专门用来驱鬼的,俗称驱鬼符,是驱鬼的道符之中威力最可怕的一种道符。

    而这种道符虽然威力巨大,但是有一个缺点便是,道符的效果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最多也就持续七七四十九天而已,如此一来,若是用这种道符来驱鬼的话,便需要隔三差五去书写新的道符。

    而现在这楼道之中到处都是这种道符,一看就知道某些道符是刚刚张贴上去不久最多也就七八天的时间,而这种新张贴上的道符说明了这宿舍楼里肯定有人住,而且,既然直到现在还有人在楼道之中张贴驱鬼符,便意味着那恶鬼如今肯定仍旧还徘徊在这宿舍的楼道之中。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这恶鬼让眼前的张海涛碰到的话,后者必然只有死路一条,别说他现在身边有好几个警察,若是真的碰上那恶鬼的话,这几个警察根本就不可能挡住那恶鬼,轻轻松松便会被那恶鬼连锅收拾干净。

    是以,那男子不肯和张海涛分开,倒不是担心自己,而是因为担心张海涛的小命。

    遗憾的是,此时的男子根本就不可能将这些情况告诉那张海涛,以张海涛那刚愎自用的特点,根本就不可能相信自己任何一句话,在这种情况下,男子当然不可能直言不讳的告诉那张海涛秘密,自然需要掩饰一番。

    然而,那张海涛却根本不知道这其中的秘密,看到男子有退缩的意思之后,微微一笑,说道:“怎么了,之前是你自己要我们进这宿舍,怎么进来这宿舍之后,反而是你怕了?”

    “我怕?”男子冷笑一声,暗道,若不是因为担心你们的狗命,老子会要求和你走在一起?

    真是笑话,什么恶鬼成群的地方老子没去过?包括丰都老子也不是第一次去,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什么地方是老子怕去的?

    你这家伙以为老子怕黑,不过就是想要讥讽我胆小而已,哼,要不是为了你的安全,你觉得我稀罕和你走在一起?真是笑话!

    听到张海涛的话,男子心中火冒三丈,不过此时他却根本不敢爆发出来,一来是不敢得罪张海涛,二来是不想自己前功尽弃,若是因为得罪了张海涛被此人赶出这宿舍楼的话,到时候自己想要找到那罗盘的持有人,简直就只有去做梦了。

    意识到这一点,那男子自然不敢将自己心中的这番话直截了当的说出来。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