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5章 百物语
    “我……我……”但是,虽然那鬼魅已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但对薛少白的问题却根本没有回答,而是一直在嘀嘀咕咕的说着我。

    薛少白眉头微皱,这家伙既然有困难要自己帮助,而今却一言不发,只顾着自己喃喃自语,这要薛少白如何帮助这家伙?

    毕竟他不会度心术,哪里可能从表面就知道这家伙有什么困难?最关键的是,就算薛少白真的掌握了度心术,但是,在如今隔着一个话筒的情况下,那薛少白怎么可能知道这家伙到底有什么困难?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微动之中,说道:“你到底有什么麻烦,若是可以的话,告诉我,我能帮的话,肯定帮你。”

    这倒不是薛少白在开玩笑,他很清楚,鬼在阳界除非是厉鬼或者鬼王这个级别的存在,一般的鬼魅根本不可能长时间留在阳界,阳界的规则根本不容鬼魅,一旦鬼魅在阳界的时间太久,最后只有灰飞烟灭。

    故而,若是能帮到这些鬼魅的话,薛少白根本就不会犹豫,毕竟就算是帮助一个鬼魅,也算是一桩功德,从来没有人会嫌弃自己的阴德太多。

    是以,薛少白倒也不介意帮助那鬼魅一次,就算这件事做了之后不会有什么好处,但只要有阴德的话,薛少白也根本不会犹豫。

    不过,

    遗憾的是,现在就算薛少白想要帮助这鬼魅也根本无能为力,如今这鬼魅居然连自己的处境都无法形容,那薛少白又怎么可能帮助到这鬼魅?

    看到那鬼魅实在无法解释自己的来历,薛少白目光微动之中,便看到他抬起咬破的手指,将指头放在嘴里吮吸一阵,将鲜血吸入自己的嘴里,随后嘴里念念有词一番,鼓起腮帮子,对着那话筒直接将嘴里的鲜血喷出去。

    “啊!”顿时之间,便听到那话筒里传来一声惨叫,薛少白目光平静,丝毫没有因为那惨叫声而动容,目光闪烁之中,说道:“行了,你现在可以开口说话了。”

    事实上,作为一个捉鬼大师,已经不知道和鬼怪打了多少交代的薛少白非常清楚,这鬼怪之所以不能开口说话倒不是因为那鬼怪不会说话,而是鬼怪乃是九幽十类之一,这种个存在说的话人类根本不可能听懂。

    除非是那种有道之士,甚至即便是研究过鬼怪语言的人也根本不可能听懂所有鬼怪的话,那薛少白既然在确定了对方的身份是鬼怪之后,当然知道,并非是这鬼怪不肯对自己说话,而是他的话自己根本无法听懂。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和这鬼怪进行沟通,薛少白唯一能做的便是取得和这鬼怪语言上的沟通,想到这里,那薛少白便直接施展施展出了百物语这种很少施展的道术。

    百物语乃是沟通鬼怪与凡人的一种道术,这种道术一旦施展出来之后,短时间之中,可以让人听懂鬼怪的话,但是,一旦过了这段时间,人便再也不能听懂鬼怪的话。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若是利用百物语和鬼怪交流的话,不管听到了什么,一旦道术的持续时间过去,人马上就会被反噬。

    要知道,那人之所以不能听懂鬼的话,乃是因为鬼发出的乃是次声波,次声波就算在人的耳边炸响人也根本一无所知,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听懂鬼的话自然没有丝毫可能。

    而且,最可怕的是,次声波对人体是有伤害的,长时间接触次声波,事后要么耳鸣,要么便是耳聋,因此,薛少白非常清楚,自己绝对不能长时间和这鬼魅对话,否则的话,最后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薛少白不是观音,也不是菩萨,帮助那鬼魅没有问题,但若是在帮助这鬼魅的情况下让自己万劫不复的话,这是薛少白绝对不会接受的结果。

    是以,薛少白虽然施展了百物语,决定帮助那鬼魅一次,但却根本不打算厂时间和这鬼魅对话。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又觉得不是很保险,目光微动之中,说道:“你最好长话短说,你的话,我不能听太久。”

    那鬼魅根本不知道薛少白已经施展了百物语,在电话里尖叫了一声之后,穿着粗气说道:“谢谢公子。”

    “什么公子少爷的,咱们是现时代的人,别叫的那么古老,叫我老公。”薛少白目光闪烁的说道。

    说完这句话,那薛少白便微微有些后悔,要知道,老公这两个字可不是随便乱叫的,那是妻子对丈夫的称呼,自己和这女鬼之间没有任何瓜葛,若是让这女子叫自己这个名字的话,显得太过暧昧一点。

    当然,若是和一个女人这般暧昧的话,那薛少白是没有任何意见的,但是,若是和一个女鬼这么暧昧的话,实在有点不伦不类,难道自己会看上一个女鬼?

    这他妈的,自己的欣赏水平怎么下降到了这种程度,或者说自己是不是太饥不择食了一点?居然看上了一个女鬼?!

    女鬼那是什么存在,那是正儿八经的阴物!而自己是什么存在?自己是正儿八经的人,是如假包换的阳物,阴阳二物怎么可能结合到一起?若是强行结合到一起,最后的结果也只是死无葬身之地而已。

    想到这里,

    那薛少白便苦笑连连的说道:“妈的,想不到我居然会去调戏一个女鬼,简直就是的脑袋北门挤了。”

    当然,既然话已经出口,如今想要矢口否认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是以,薛少白唯有接受这个无奈的事实。

    当然,虽然薛少白的话显得有些流氓,但那女鬼也不是白痴,知道薛少白也只是调戏自己而已,故而根本没有将薛少白的话放在眼里。

    沉默片刻,便听到那女鬼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说道:“想不到你胆子大到居然敢去调戏一个女鬼。”

    薛少白哈哈大笑,若是自己胆子不大的话,又怎么敢去捉鬼?捉鬼大师这四个字你以为是随便乱盖的吗?那是货真价实的捉鬼大师,可不是胡编乱造处来的!

    当然,这一点那女鬼自然不可能知道,同时,为了不让那女鬼误会自己,薛少白苦笑一声之后,说道:“刚才说话太快,没有过脑子,你千万别当真,我这人就是这样,说话有时候根本就不过脑子的。”

    薛少白这番解释那女鬼有没有相信他当然不可能知道,不过,听到这女鬼没有回答,薛少白自然将其当成了这女鬼已经原谅了自己。

    想到这里,薛少白也收起了歉意,咳嗽一声,掩饰了自己的尴尬,说道:“行了,女鬼,现在我有一件事要问你。”

    “你问吧。”那女鬼说道。

    薛少白说道:“你到底要我怎么帮你?”

    “我想阁下帮我报仇雪恨。”女鬼说道。

    薛少白嘿嘿笑了笑,没有答应。

    开玩笑,自己是什么身份,充其量不过就是一个捉鬼大师而已,区区一个捉鬼大师怎么帮人的沉冤昭雪?想要沉冤昭雪当然要去找警察,警察不是专管冤情的吗?自己又不是警察,何必要去管这件事?

    不过,这女鬼既然已经求到了自己面前,证明她肯定和自己有缘,自己有朝一日也是要死的,若是死后在地下碰到这女人的话,因为自己现在的冷漠,到时候难免尴尬,甚至有可能还要被此女报复。

    想到这里,薛少白倒也不敢直接拒绝,沉吟片刻,说道:“你到底有什么冤情我要帮你的?”

    “我是被人虐杀的。”那女鬼说道。

    薛少白的愣了一下,说道:“所以你就一直没有去投胎?因为怨气太大,一时间放不下?”

    女鬼说道:“是的。”

    “你到底是想去投胎还是想要我帮你报仇。”薛少白问道。

    “都可以。”女鬼说道。

    薛少白说道:“不管是超度你还是想办法为你洗冤,最关键的是要先安葬了你的遗体,告诉我,你的遗体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那女鬼说道。

    薛少白眉头微皱,说道:“你作为当事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女鬼说道:“我不能感应到自己遗体在什么地方,我已经在野外漂泊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若不是附身在这电话上面,如今我只怕已经灰飞烟灭了。”

    “这么说,你的遗体很有可能已经被人焚烧成灰烬了?”薛少白问道。

    一个人,只有在遗体内焚烧之后,其魂魄才无法感应到遗体的位置,不然的话,就算是天涯海角,魂魄也能知道遗体的确切位置,毕竟魂魄和身体本来就是一体,若不是因为死亡,那魂魄也不会离开身体。

    “没有。”女鬼说道:“我每次想要感应自己遗体的位置,都会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震晕过去,这种情况发生过两次,所以我再也不敢随便感应自己的遗体,免得最后又震晕过去。”

    薛少白沉吟片刻,说道:“也就是说,你的遗体很有可能已经被人封印了起来?”

    女鬼沉默片刻,说道:“即使没有被封印,也可能是有什么法器在镇压,不然的话,我绝不可能被这股神秘力量震晕过去。”

    薛少白点点头,追问道:“那你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遗体是在什么位置?”

    “在公园里。”女人说道。

    薛少白说道:“哪个公园?”

    “城南的天水公园。”女人说道。

    薛少白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咱们晚上去天水公园看看,到时候你直接来公园,不用我来找你。”

    女鬼称是,哪里敢不答应薛少白。

    交代完毕之后,薛少白便打算放下电话,不过,在放下电话的时候,却鬼使神差的多问了一句,说道:“对了,那个梦是不是你托的?”

    薛少白忽然响起昨晚自己做过的那个噩梦,结果梦醒之后不久就接到了这女鬼的电话,若说这个梦和这女人没有关系的话,薛少白是根本不可能相信的。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