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6章 张凡
    薛少白自然不知道这是店家有意为他准备的。

    服务员看着薛少白入座后便拿起红酒就开了,然后把杯子分给薛少白等人后再把红酒倒进被杯子里。

    “薛先生请慢用,我们店家一会儿就来,还请先生稍等片刻。”服务员倒完红酒后看着薛少白说。

    “……”薛少白眯着眼看着安静的站在一旁的服务员,整个房间的色调都有些昏暗,气氛也有些冷。

    对于薛少白的目光,服务员权当没看见一样,身体一动不动的站在一旁。她没理会薛少白,就算是薛少白问她为什么她也会回答不知道,店家的目的她们向来不清楚,也不敢多问。

    看了许久,薛少白无奈的拿起红酒呡了一口,他很识相的没有去问服务员为什么,因为他也知道自己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只能随机应变。看这样子,只能说店家是有事情想请求他,也就不难怪为什么桌子上会放着五个杯子和两瓶1995年的红酒了。明显是想要拉拢他嘛。

    过了不久,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服务员立马上前拉开他面前的椅子,然后拿出刚刚那瓶红酒给他倒上。

    “你先下去吧。”那个男人坐下以后就拉开自己脖子上的领带对服务员说。服务员听着他的话就退下去了,临走前还不忘把门带上。

    “说吧,什么事。还有怎么知道我今天要来?难不成跟踪我?”薛少白靠在椅子上若有所思的额看着那个男人。

    他似乎也不急着说,从怀里掏出一张民片递给薛少白后才说:“我叫张凡,是这家店的店长也是m集团的总经理。”

    薛少白借过他递过来的名片上面确实写着m集团总经理。m集团是当今最大的集团之一手上涉及到的业务都很多,包括娱乐这一块的,可以说m集团是靠着娱乐这一块起家的后来才慢慢的涉及其他业务。

    “不知张先生找我有何事?”薛少白看着面前看起来只有30多岁,事实上他快40岁了。此时他有些烦躁的扯了一下领带,不知道如何开口,毕竟家里出了这么个败家子他也很无奈。

    “张先生有话说就是。”薛少白开口说。看着张凡面色有些发黑的样子应该是招惹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了,但是他让人跟踪自己,这点让薛少白很不爽,有钱就可以乱来么?这样他以后的私生活怎么办?还不是被人看了去?

    “唉……是这样的……”张凡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薛少白皱着眉头咳了两声示意张凡注意着,这里有小孩。张凡看着坐在薛少白旁边的三个小孩才尴尬的把烟给掐灭了,有些抱歉的水:“抱歉,心里烦躁所以一时忘了还有小孩子。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我家的败家子往家里带回来了一位姑娘,那时候那位姑娘已经昏迷很久了,那姑娘脸色苍白的,我想着不对劲但是那败家子说什么也不让我进人家姑娘房间说打扰她休息,我也只好作罢让保姆煮点吃的给姑娘端过去。后来等保姆去到她的房间的时候她就上吊自杀了……可是人家姑娘死活都要纠缠上我家那位败家子,请了很多高人最后都说他们做不到,其中有个人说你很厉害而且最近几天可能会来我这个饭店,所以我才在这里专门等着你,绝没有让人跟踪你,这个你放心。”张凡有些着急的解释着,就怕薛少白对他有误会然后不帮自己,那么就真的没人帮自己了,其实他也想隐瞒一些事情的,但是如果不如实说出去,恐怕到时候薛少白就真的不会帮自己了。

    “那这种事情……只能说你儿子活该。”薛少白冷冷地说。他最讨厌就是这些仗势欺人的家伙,强迫了人家女孩子还把人家逼死了?这算什么?

    “这……还请大师帮帮我家那个败家子吧!”张凡生怕薛少白不同意,立马说:“只要大师肯帮我,以后用得着我张凡的地方你尽管说!我一定帮你办到!”

    薛少白看着张凡急出了一头汗,心惊胆战的看着自己。有些犹豫了,女鬼害人确实不好但是他也未必出手救人。再说,着救的是人么?分明就是畜牲!

    但是听他这么一说,他就想起了顾倾颜,如果她养小鬼来找自己解除麻烦势必会被封杀,如果有m集团出面包装她那么事情就很好办了。

    叹了口气,幽幽的说:“好吧,等下吃完饭再你家里看看吧。只希望以后你儿子别再让我失望,再出事,也只能听天由命了。而且……”说到这里薛少白的眼神闪了一下,“后面你儿子能否保命,也只能看他造化。”简单点说就是,最后你儿子死了,也不能怪我,只能怪你儿子作恶多端。

    听着薛少白这么说,张凡无奈的坐下有些秃废的说:“只要能解这段孽缘……小儿子就听天由命吧。”他不能自私到罔顾一家人的性命不管。

    “这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闯下的罪孽也只能他自己偿还,你是他父亲但是也和他无关,我能救的了你们一家未必能救的了他一人。”薛少白面无表情的站起来说,“三天以后自会找你,期间最好别找我,否则后果自负。”

    说完就朝着门口走去,眼见着三个小崽子还坐在那里不懂,有些生气的说:“怎么?想就在这里过夜?”

    听着薛少白这么说,三个小崽子才匆匆的从椅子上跳下来跟着薛少白走。

    香蕉临走前还莫名其妙的对张凡说着:“这举头三尺有神明,为人啊,莫作亏心事,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啊,你且看这苍天饶过谁?”

    随后在张凡震惊的眼神里一蹦一跳的跟着薛少白走了。

    张凡是惊讶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感觉这小孩好像看清楚了什么。背后瞬间一冷,摇摇头还是不要多想的好。谁知他一转头,就看见面前坐着一个人。

    那人穿着红色的摸胸长裙,衣服有些凌乱和破旧勉强能遮住该遮住的地方。她的头发挡住了一张脸,但是还能从头发的缝隙里看出来那女人的眼光紧紧的盯着张凡,周围的空气已经被冻结了。

    张凡吓得从椅子上摔下来,额头上的冷汗直冒。牙齿也一直在打颤,身体抖个不行,不知是被吓的还是冷的。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张凡颤着声说。他背后的衣服都被冷汗沾湿了。

    女鬼没有说话,事实上她说的话张凡也听不懂,干脆就伸把前面的头发撩开来。呈现在张凡面前的是一张铁青的脸,她眼睛凸了出来,布满了血丝,舌头吐的很长,脖子上还有一圈勒痕。

    张凡捂着胸口惊恐的看着她,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生怕自己一眨眼女鬼就把自己给杀了。他现在心脏跳的特别快,快到快要冲出胸口一般。

    女鬼扯了扯嘴角给他一个笑,在张凡眼里那一抹笑简直诡异至极。她慢慢站起来飘到张凡面前,若有所思的看着张凡,这人居然还想着找人来驱赶自己?真是不怕死!

    张凡看着突然放大的脸,没挺过去两眼一翻就晕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以前女鬼虽然会吓他们一家,但是出来那个败家子女鬼是不会这么吓人的。只是今天招来的人身上的气息让她有些不安,动了怒才会吓张凡。

    她冷笑的看了一眼张凡,真经不起吓随后就隐身到了墙里面去了,谁也不知道女鬼去了哪里。

    等过了一两个消失服务员上来收拾东西才看见晕倒在地上的老板,连忙打120把老板送去医院。

    薛少白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心情吃东西了,带着三个小崽子去先前院长带着他们去的那个地方吃过东西后就把三个小崽子送回旅馆了。

    现在他走在街上,那些代言广告铺天盖地都是顾倾颜的照片。但是不难看出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神也透露出疲惫,薛少白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看来离着她来找自己的时间越来越近了,目前的任务就是回去准备一些符纸之类的道具。看着张凡发黑的印堂,薛少白就知道自己要对付的不是一只普通的鬼,可能会是一只厉鬼。

    但是厉鬼素来都是被害了才能形成的,一般自杀的顶多成冤鬼,离厉鬼还差的远。看来这中间藏着的秘密张凡还没有完全告诉自己啊。薛少白的眼神冷了下来,周身的气场也有些冰冷,导致周围的人不敢靠近他也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光看着薛少白。但是他已经管不了这些人了,爱怎么看怎么看和他无关。但是算计到他头上来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想到这里薛少白就觉得很不舒服。

    他掏出张凡的名片看了一下,上面有他公司的地址?三天以后自己势必要问个清楚否则……薛少白嘴角泛起了一丝冷意。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