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8章 道长回来了
    大腹便便的男人知道事情有多急迫,他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不知不觉,道长在他心里的地位已经攀升到不可动摇的地位。

    “贫道再次云游到这里,说明你我有缘,那我就为了这份缘分,替你降妖除魔。”薛少白故作高深的说道。

    “看来道长已经知道我们公司发生的事情了。”

    “这是自然,早在一个月之前我就看破你们公司的凶兆。”

    “此话怎讲?”

    “你先跟我出来。”大腹便便的男人不明所以的跟了出去。

    “你仔细看看你们公司的样子,像不像一座棺材?”

    听了道长的话,这个男人仔细的看了看这座公司的形状,还真别说,越看越像。

    “大师,有何高见?”

    “这栋建筑形似棺材,本就是招鬼的阴宅,只因楼顶的避雷针镇压在此,这才没有惊扰到各路鬼神,但是在一个月前也就是闹鬼的开始,你们的避雷针应该是坏掉了吧。”

    “道长真是神机妙算啊,,连避雷针坏掉的事情都知道。”

    薛少白心里暗想,这是自然,因为这就是他派琅东给弄坏的。

    “这避雷针本就是辟邪之物,现如今风俗被破坏,即便是安装了避雷针也无济于事,周围的孤魂野鬼都被吸引了过来,所以你们才看到鬼。”

    “那道长,这可破?”

    “可破,今晚子时,这里不见不散,切记除了你们公司的高层,任何人不可逗留。”说罢,薛少白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午夜,子时。

    薛少白带着乔装打扮的双生和奈奈子,奈奈子本就是个日本人,日本人跟中国人长相相似,所以可以以假乱真。

    “我说小白,你可别装上瘾了,早点解决,早点回家睡觉。”双生伏在薛少白的耳边说道。

    “哎呀,知道知道,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薛少白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示意双生可以退下了。

    双生只得吃了这哑巴亏,倘若现在和薛少白发生冲突,此计就算是功亏一篑,恐怕连阿珍也回不来,他是个理性的人,所以不过多计较,安静的待在薛少白的身边。

    “道长,你可算来了,只要你能够解决这件事情,金山银山随便挑。”说话的很显然是董事长,他身后板板整整的站着几位核心成员。

    话虽如此,但是董事长的眼神一直看着薛少白身后的两个人。

    “我明白,这是我的道童,没有他们,法师做不了。”

    董事长表示明白。

    “废话就别说了,带我去闹鬼的房间看看。”

    乐翔建筑公司的董事长虽然贪心但是他的能力是没得挑的,做事雷厉风行,这件事早就安排好了。

    “这间房间阴冷潮湿,是整座大厦最阴的地方,怪不得会招来这些孤魂野鬼。”

    “道长,这怎么办?”

    “你们站在一旁,道童把我的檀木紫仙桌拿出来。”

    只见奈奈子从口袋中拿出几节木头,三下两下就拼成了一张桌子。

    “师傅,给。”

    薛少白暗暗点头,表示对奈奈子的满意。

    紧接着,薛少白就好像变戏法一般,在檀木紫仙桌上铺上一面杏黄旗,然后放上香炉,香烛,香灰,黄符,黑狗血,糯米,摄魂铃,桃木剑。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主角降临。

    几个公司的高层看的眼花缭乱,心里暗叹这次事情能够解决了,但是真相是残忍的。

    突然之间,这个房间的温度降了下来,几个人好像感觉到身体掉进了冰窟一般。

    薛少白知道是时候了。

    “出!”薛少白一手撒出糯米,一手拿出桃木剑,别的法师往贵的身上打,他偏不往鬼的身上打。

    这不过是逢场作戏,薛少白也不是落井下石之人,自然不会真的去伤害这些可怜的孤魂野鬼。

    他们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还不想因为这个闹个魂飞魄散的地步。

    “收。”话音刚落,这些孤魂野鬼一下子就跑开了,屋里的温度也一下子上升,让人觉得不再阴冷刺骨。

    “大师,真是厉害厉害,在下佩服佩服。”看到恶鬼已除,董事长走上前奉承着。

    “那里,既然恶鬼已除,就把我的钱结算一下吧。”

    “大师可是修行之人,又怎么会在乎这些银白之物,我看大师还是快快离去。”董事长看到恶鬼已除,便不再陪笑脸,露出了本来的态度。

    “没想到乐翔建筑公司的董事长如此不讲信用。”薛少白冷哼道,他早就知道这个董事长贪得无厌,只不过没想到竟然如此可耻。

    “信用值多少钱?信用你能当饭吃么?我要是有信用,怎么能够把公司做的这么大!哈哈哈。”

    “你挣得黑心钱难道就不会不安么?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给那些冤死的人报仇。”说着,薛少白就掏出葫芦法器,放出女鬼。

    董事长本以为能够把这位道长玩弄在鼓掌之间,没想到反被道长将了一军。

    薛少白,双生,奈奈子脱下所有的装束,以真实身份世人。

    “你们究竟是谁!”董事长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但为时已晚。

    “我们是谁?你还是先问问你眼前的人是谁吧。”

    女鬼现出了原型,甚至以一种更恐怖的状态示人。

    “啊!你是!你不是死了么!”

    “哼哼。亏你还能记得我,我说出说过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现在我就要亲手要了你的命。”

    “不,不要啊!小兄弟,你快帮帮我,你帮我把他们赶走,多少钱我都给你。”董事长写的屁滚尿流躲在薛少白的身后。

    “帮你?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的鬼话么?你明明是个人,但偏偏不做人事。”薛少白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董事长。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这一次吧。”董事长跪在地上磕头,希望薛少白能够回心转意。

    薛少白突然举得眼前的这个人有点可悲,为了金钱出卖自己的良心,为了生命出卖自己的尊严,他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钱真的这么重要么?可以让一个人变成这般模样。

    董事长像狗一样跪在薛少白面前,薛少白盯着董事长,女鬼盯着薛少白,生怕他做出不是计划中的事情。

    “救你,不可能!”薛少白甩开董事长的手,用董事长的衣服擦擦了手,讲真的,跟这种人有身体接触真是侮辱我了。

    随后薛少白来到女鬼身旁:“别把人弄死了,否则我交不了差。”

    薛少白知道女鬼心中的怨恨有多大,但是鬼如果杀人是一定要背上因果的,想要女鬼能够进入轮回,杀了董事长是不可能的。

    女鬼心中又哪里不明白,她看了看眼前的少年,虽然放荡不羁,但是却让人有着莫名的信任。

    “谢谢。”

    “你我不过相互利用,只要你以后不纠缠阿珍,什么都好说。”薛少白能够明白女鬼心中的苦,但又不想轻易去接受伤害了自己朋友的异类。

    薛少白等人走出房间,只听房间里想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骂人的时候总会说的一个词,畜生。

    对于像董事长的这类人,薛少白信心觉得说畜生都是对畜生的一种侮辱。

    畜生尚有报恩之心,雷峰塔白蛇,黄皮子化形,几乎多到数不过来。

    只要人能够保持着善良的心,老天就不会辜负你。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女鬼带了众鬼出来。

    他们呜呜的叫着,好像在呜呜的哭着。

    是啊,多少年了,上访不成,投诉不成,检举不成,举报不成,官官相护,官商勾结,他们真的累了,这一刻他们哭着,好像把几世的委屈都哭了出来。

    这群鬼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相拥而起,鬼也有情感,鬼吓人,只是宣泄内心的愤怒,鬼杀人,却也是迫不得已,相信在这世上,没有一个鬼没有故事,没有一个鬼不愿进入轮回而逗留在这充满着烦恼的人世间。

    “怎么样?”

    “放心,人没死,我们只是狠狠地教训了他们一下,之后你想怎么办?放了这些黑心商人?”女鬼询问着。

    “当然不会,我已经打了电话,相信用不了很长时间就能过来把这些黑心商人一网打尽。”

    “希望如此。”

    “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

    “青鱼。”

    “青鱼?好像一个玄幻小说的名字。”

    “好了,你们快进入轮回吧,希望来世不要在遭此劫难。”说罢,女鬼就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该去轮回了。

    这群鬼虽是鬼,但他们已经有着人的礼貌。

    他们向几人狠狠地鞠了一躬,便化作青烟消失在原地。

    “你不跟他们一起走么?”薛少白对于女鬼的举动很是疑惑。

    “当然不了,既然我的因果已消,接下来当然要去做更重要的事情。”

    “更重要的事情?还能比投胎更重要?”

    “那是自然。”说罢,女鬼便趁着夜色穿过楼房腾空而去。

    “咱们也该走了,一会警察就该来了。”只见三人打开窗户,脚尖轻点,在屋顶穿梭,消失在这茫茫的夜色当中。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