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4章 黄粱一梦
    可是无论她怎么爬都爬不出去,她泄气的坐回原地耐心的等待着班长,她等着等着天渐渐黑下来了,很多动物的声音叫起来有些吓人她蜷缩在陷阱一个角落,用一些植物遮盖着她自己。

    怕被别人的动物发现吃了,白芷坐着有些累了,她的东西还在她们的营地呢,没吃的饿的她肚子咕咕叫,天呢,她要饿死了。正当她饿的不行的时候,一阵狐狸的叫声传来。

    突然狐狸声就变成人声了,他们变成了男子,因为他们的说话声很沉,其中一个男子说:“王,我闻到了人的味道。”一个沉稳的男声说:“你们分头去找,我在这里等你们的消息。”

    一会这些妖怪都散了,刚才的那个狐狸王走到陷阱边往里面看,她用植物遮盖住了自己,她一动不动以为他不会发现,突然他费尽陷阱里拨开植物看见了她。

    狐狸的眼睛有些奇怪,她被他一直盯着有些害怕,他好奇的低头闻她,一个劲的闻,然后他开心的笑了:“原来是一个姑娘。”他伸手朝她过来,她反抗着,他把她的手绑上。

    然后一个扛起将她抗在身上,慢悠悠的往回走,这时几个狐狸男回来了,叫着:“王,原来你已经找到这个人了,王真是厉害。”然后是一阵狐狸叫,刺耳难听。

    她攥着这个狐狸王的衣服,他居然用手拍了拍她的屁股,她羞的满脸通红,然后用低沉的嗓音问手下:“人类的女人和咱们的姑娘有什么区别,我可以娶她么?”

    这是狐狸么?那也是个色狐狸还想娶她?做梦,等他把她扛回山洞的时候她已经晕菜了,他把她放在床上,然后她才看清这个狐狸长人么样,他长得很阴柔的感觉。

    有点像韩国的某某著名明星,虽然不喜欢那样的不过也挺好看,这个狐狸王把衣服脱了,她有些紧张的问:“你要干什么?”她防备的看着他,他脱完衣服走到床边。

    他的手摸到白芷的衣服说:“我想试试人类的女人。”她的手被绑上了,她只能用手推他,他把她的手放在她头顶,研究起了她的衣服,他不会解开人类女生的衣服。

    后来他气急败坏的扯她的衣服,一用力“磁啦”一声,她的衣服被他撕碎了,她里面穿着一个背心,他也给她撕了,只剩下胸罩。白芷羞愤欲死,这个色狐狸,她要是没被绑着她就打死他。

    他研究起了胸罩,后来放弃了说:“等我娶了你再享用你!”然后给她盖上被子,睡着了,她还没被解开绳索呢!没一会我也睡着了,第二天早晨她迷迷糊糊的醒了。

    发现绑着她的绳子没了,只不过她一点力气都没有,这个死狐狸到底给她下了什么药?她的衣服都被他撕碎了,只能躺在被窝里,一个丫鬟一样的女人进来了。

    女人说:“王妃醒了我给您穿衣服吧!”她将信将疑的起身,丫鬟拿来一个古代的女人衣服,她给她穿了里衣,没一会就穿完了,然后丫鬟让我坐在镜子前,给她梳头发。

    没多久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出现在镜子里,这是她么?没想到白芷穿古装这么美!没一会狐狸王回来了,看着她一脸的警惕说:“我是你的夫君,我叫言。”

    他用眼神看她,让她叫他。好吧为了活命她只能低头,她轻轻的喊了一声:“言”,想不到狐狸王却很开心,一伸手把她抱起来了,转了几圈又抱着她去了一个祠堂一样的地方。

    然后言让她跪在地上,他也跪在地上说:“父王,母后,各位列祖列宗我找了个人类当媳妇,母亲,你看她也是人类,她身上有和你一样的气息。”额的天呢,这狐狸王的母亲居然是个人。

    完了白芷彻底乱了,这是什么地方啊,言又接着说:“列祖列宗,父皇母后,我们在这里宣誓,我们要成为夫妻,要永远在一起。”然后言按着她扣了几个头,她刚要起身他过来又伸手抱她起来。

    她自己难道真的嫁给他做个狐狸王妃么?天呢,她有些不相信她自己所处的环境,班长去哪了?他有没有生命危险啊?就在她迷茫的时候听到一句“咱们今晚拜堂”。

    白芷能拒绝么?她还没说她喜不喜欢你呢,如果你问她她一定告诉你:“我不喜欢把一只狐狸当老公!”她不能明着对抗他,不然吃不了兜着走,她还想活命!

    她坐在狐狸王的寝室里,看着这些言的手下忙着,准备着言和她今晚的婚礼,白芷有些哭笑不得,她还没谈一场恋爱呢,白芷就结婚了。言来来回回的忙碌着,似乎对她们的婚礼很上心。

    等到晚上的时候,侍女给她穿上了喜服,言穿上了新郎服,皓月当空的时候她们站在一片空地上拜天地,她今天今天体力还可以,可是她不能现在就逃跑,白芷跑不了。

    等她们拜到二拜高堂的时候,一阵阴风吹来同时伴随着阴测测的笑声:“你们狐狸可真有意思,还想要娶人类做老婆,哈哈哈哈。”言让侍女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她有些惊讶。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自己逃跑为先么?这个时候还能记得她,侍女们把她带到祠堂,打开了一个机关,一个隧道出现在我眼前,她被她们带进去了,一个机关恢复正常。

    里面是一个卧室,还有一些粮食,一些金银财宝。侍女们把她放在这里就去地上帮言去了,这时她听到上面乒乒,一阵打斗声音,还有鬼的笑声,没一会狐狸这面突然都惊恐的叫起来。

    外面的打斗更甚,两帮兵马似乎都有受伤,好像狐狸这面被打伤的的更多,她想出去帮帮他们,可是她出不去,没多大会鬼的声音传来:“言,既然我打不过你们我就退了。”

    然后传来言的声音:“别追了。”一阵脚步声没了动静,她一边等一边焦急的想这个言是不是受伤了,他受伤了严重么?她没有想到她在不知不觉中开始担心他了。

    等的她又饿又冷,她看了看旁边的干粮是一些馒头之类的,她等了一会就渐渐的困了,然后她就睡着了,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有些懵,我回到苏家老宅了,那刚才我做的梦到底是什么?

    我不是一直都在那个商人的别墅里听故事么?我怎么醒在自己家里,我脑袋乱哄哄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没一会双生就出来了,我和他说我饿了。

    他一言不发的钻进厨房给我做饭,我看着双生他的真身被带走之后他一直都这么和善,他的善良和之前的狠辣无情简直是天壤之别。我醒来没多久奈奈子和琅东也都醒了。

    早晨的阳光照进屋子里暖洋洋的,想起了之前的梦,是不是那些个冤魂在向我诉说他们的冤屈,诉说着他们的往事,双生很快就做完饭了,他把菜端到桌子上,我们几个都食指大动。

    双生这个大厨如果有女朋友的话一定会把女朋友拴住的,因为他的厨艺绝对会拴住女朋友的胃,我们吃了一顿有些撑了,我们吃完了一个个坐在椅子上摸着圆滚滚的肚子。

    吃完早饭我们不知道去干什么,没等我们商量去干什么的时候,一个电话打来了,我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的沉默,我问是谁一个女人的低沉的声音传来了。

    “阿白,我是你的同学阿珍,我家里发生了恐怖的事情,我妈妈她死了,并且死因不明,我想让你来帮帮我,整个班级就属你和我关系最好!”

    我想了想答应了阿珍,问了她们家的地址。

    挂断电话后我表情严肃的和这几个伙伴说:“我同学阿珍家里发生了奇怪的人命案,她希望我去帮她,你们和我一起去吧。”说完我看了看这几个人,面色不一。

    只有双生面无表情,奈奈子有些不情愿,琅东则是显得很兴奋,我们八点多就出发了,没一会就到了我同学阿珍的家里,我们敲了敲门,开门的正是阿珍。

    我们走进屋子里,客厅的茶几前面有一个人形图案,这应该是警察描出来的死者死状的,阿珍和我说:“阿白,死的这个是我父亲,是我母亲杀死的。他们俩人的感情非常好。”

    阿珍又低头哭了起来,稍稳住了情绪又接着说:“我们刚搬来的时候就有问题,因为这个房子是和凶宅,在我们搬莱的时候很多人都这么说。”然后我点点头让她接着说。

    根据前两个住户说这个房子一到半夜就有小孩的奔跑声和笑声,她们刚开始没注意,后来让她碰到一次,那些个不是人,是一群鬼,脸上衣服上都血淋淋的。

    有一天晚上她起床去厕所,睡得迷迷糊糊之间她一打开门就有一个穿血红色裙子的女孩向她飘来。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