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4章 孝子救父
    就这样过了平静的几日,有一天早晨父亲早晨吃饭的时候说他昨晚做个了梦,梦中天上的文曲星下凡和他说让他一生廉洁,如果贪赃枉法那就会身首异处。这个梦很吓人根生爹也有些相信。

    到了月底他们举家搬迁到京城,为了怕被抢劫他们请了几个送镖的镖师,这一路上也有土匪经过,可是都被镖师解决了,一路上还算安全的到了京都,到了京城他们租住在一个老宅。

    住了几天他们买下了一处宅院,是一处两进的院落,于他们来说已经够用了,他们不想刚来京都就买下一个三进四进的宅子,会惹人注意的,这样就算不贪赃枉法也会贪赃枉法了。

    他们住了没几日,根生爹就去皇宫去递到任的文书了,他们一家人担心了一天,等到晚上的时候,根生爹回来说这一天他认识了很多人,工作的还不错,他们一家人才松了一口气。

    就这样根生父亲的官场一帆风顺,有的时候根生父亲休沐的时候他们一家人还会在一起吃饭,后来父亲的工作越来越忙,有的时候他们很少能见他一面,每天他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睡下了。

    等到早晨的时候他很早就走了,后来有一天烟儿不舒服他们请来郎中,郎中诊脉,诊完脉向他们祝贺,烟儿怀孕了,张府少奶奶怀孕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很多人上门祝贺送补身体的贺礼。

    这事很快就传开了,传到皇上耳朵里,当天皇上就把根生父亲叫到御书房,狠狠的批评了一阵,因为官场规定,官员家属不得借机收贺礼,这属于贪污枉法。

    根生父亲回来把他们叫到书房,在书房和他们一起说了这件事,他们也不知道这只是简简单单的事,怎么到了皇上那里就成了贪污枉法了,这也太吓人了,根生父亲说:“这官场就如同战场,只要一个不小心就称为敌人的把柄。”

    根生焦急的问父亲:“父亲,你有没有被皇上惩罚什么啊?皇上念我是初犯,并且不熟悉这些个明里暗里的规矩,所以就警告我一次。”根生吓了一身冷汗,幸亏皇上宽容。

    说起来根生父亲是个清正廉洁的人,他还是不会去贪脏的,如果因为他们连累他,那就太得不偿失了,根生和母亲烟儿都记住了教训,凡是和官场中的人有瓜葛的根生都敬而远之。

    根生父亲知道有孙子了开心的不的了,立马去祠堂拜祭祖先,告诉祖先这个好消息,根生也跟着父亲一起祭拜祖先,后来父亲在家呆了一天然后就又去忙了。

    过了几个月,烟儿的肚子越来越大,再过几天烟儿就要生了,这个时候一个老家的亲戚说老家有个老人去了,让他们家抽出去一个人去参加葬礼,烟儿肯定不能去,根生母亲还是留在家里吧。

    根生去参加,这样根生母亲就在家里能够照顾烟儿,这么严峻的时候,唯独没有根生可以,随即根生和家里的亲戚去了老家,他们在路上耽误了几天,几天后就到了老家。

    到了老家的时候老家一位很熟悉的老爷子去世了,根生开始忙活着料理老人的后事,过了几天到了老人下葬的日子,他们忙活着给老人找个风水先生,风水先生挑好地方。

    然后他们又开始忙让老人进棺材,进了棺材他们就要往老人手里塞粮食,据说这个是要给老人要进阴曹地府的时候要经过恶狗岭,恶狗会要灵魂,咬的灵魂残缺不全,无法投胎。

    如果灵魂手里有粮食扔给恶狗,恶狗吃饱了就不会咬灵魂,灵魂躲过一劫。前面还有铁鸡岭,铁鸡会叨灵魂,到时候灵魂也会被叨的残缺不全,也会在铁鸡岭徘徊投不了胎。

    灵魂经过了铁鸡岭还会要经过鬼市,鬼市是由那些残缺不全的灵魂产生的虚幻的世界,如果有灵魂在这里的停留,就会被其他的残缺不全的灵魂代替。

    被其他灵魂代替的过程是很痛苦的,如果灵魂被其他人的残缺不全的灵魂代替,那么就只能替那个替代他的灵魂在这鬼市等着其他的话鬼魂能在这里有个停留。

    如果家里给鬼差打点好了,亲人的灵魂会一点罪都不用遭受,直接就可以进入地府。

    他们又给老人把生前最喜欢的东西塞进老人寿衣的口袋里,这个老爷子最喜欢的是一方手帕,那是一个绣着兰花的手帕,手帕底绣了一个兰字,上面还写了两句诗。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看样子是后写上去的,看来这个是老爷子一生最爱的人吧。根生问老爷子的儿子“这个手帕是谁的?”

    儿子想了想一拍脑袋说:“这是我小时候很喜欢去的,城东头的孙家阿姨,家。怎么了,有什么事么?”老爷的儿子有些担忧的问,根生说:“没事,我就是有些好奇。”根生不能泄漏老人的心事。

    他们收拾好了就开始给棺材盖盖子,盖上盖子后他们开始钉棺材钉,钉完后他们开始送棺材去墓地,他们刚开始的还好好的,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刚走到城东头的时候出事了。

    他们刚走到城东头抬棺材的人就抬不动棺材了,无论怎么抬棺材就是抬不动,不行啊,他们不能半路就把棺材放在这啊,这可是不吉利的,根生忙问老爷子的儿子:“这怎么回事啊?”

    老爷子的儿子也是很迷茫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时一阵阴风吹过,老爷子的儿子倒地不起,根生正要去扶他,他突然站了起来,“嘿嘿嘿,根生让你在这里停着不走,你居然还念着她。”

    这是怎么了?他怎么变声了?还是一个老太太的声音,老太太的声音冷冷的,让人有些起了鸡皮疙瘩,这哪里是人的声音,这分明是鬼的声音,这可是鬼附身啊!

    然后又听鬼说:“可惜啊,只要是我在这里就不能坐视不管,我不会让你看她一眼的,绝对不行,你和我才是夫妻,绝对不行。”忽然老爷子儿子又倒在地上,没一会悠悠的转醒。

    可是老爷子儿子刚醒,旁边的一个送葬的婆子扑到棺材那刚才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哈哈哈哈,我不能上我儿子的身,伤害到他我可心疼,那就上你这个婆子的身吧!”

    根生和老爷子的儿子一听,这应该是这家少爷的母亲吧。不然老太太的鬼魂怎么叫这家少爷的儿子呢,看来这应该是少爷的母亲来阻止少爷的爹来看老相好?

    如果根生没猜错的情况下应该是这样的,不然那首诗就不会那么写了,女鬼附身在一个粗壮的婆子,用手拽着棺材走,拉了一会走了一段,棺材居然又退回去了,吓得抬棺材的都不抬了。

    可是奇怪的是棺材也没落地,这帮送葬的人终于忍不住了“嗷”的一声都撒丫子跑,边跑边喊:“鬼啊,有鬼啊!”人群跑走了,根生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根生感觉这个事情和根生没关系。

    这种事情是感情纠葛,和他们没关系,所以根生也心安理得的在场看了起来,女鬼有些不耐烦:“你想最后见她一面我偏不让,原来在你心里你还是喜欢她的,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妻子么?”

    突然棺材里传出了一个老人的声音:“我就看她一眼,下辈子我就看不到她了你就让我看一眼吧。”女鬼凶狠无比:“你是喜欢她不喜欢我么?你这个死鬼。呜呜呜呜”女鬼哭了。

    天呢,根生这还是人生第一次看鬼哭,这个家的少爷也没跑,他上前拦着他妈妈说:“妈,你回来了,我是你儿子啊。儿子,你都长这么大了,我的儿啊。”女鬼又哭了起来,实在是刺耳难听。

    “妈,你让我爹看一眼孙阿姨”,他走的能安心,那你让他看吧。”这家的少爷央求着妈妈,女鬼沉默了好久,然后就说:“儿子你好好照顾自己,你去叫你孙阿姨吧。”

    然后这家少爷进了孙家,没一会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走了出来,这家少爷和老妇人说了实情,老妇人“呜呜呜”的哭起来,趴到棺材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张家老哥哥。”

    然后又哭一会又说:“老哥哥你别惦记我了,我这岁数也快了,所以老哥哥你和嫂子在下面等等我,我会很快就去找你们的。不用了,你好好的活着吧,你可别这么快下去。”

    老妇人一看这个婆子,还有那个声音一下子就猜到了“你是老嫂子?嗯”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传了出来。“老嫂子,你们在下面好好照顾自己,我这个年龄也快了,谢谢你们还惦记我。”

    女鬼不再说话,老妇人说:“你们把老哥哥送走吧,我们见过面了。”他们叫着剩下的几个人把棺材抬到墓地,安葬了老人。

    后来根生问这家的少爷怎么回事,那个少爷说:“我父亲与孙家阿姨青梅竹马,可后来我爷爷非要我父亲娶我母亲,我父亲无奈娶了我母亲,孙家阿姨也嫁给了孙家老爷。”

    根生想这时间没有娶你并不是根生不爱你,而是把你藏在心底。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