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3章 高中状元
    老汉说完台底下又是一阵吵闹声,这里的人原来都是有故事的人,没等商人上台就有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走上了台,老人精神矍铄的走上台,没有一点老人的该有的老态。

    老人说:“我已经一百多岁了,我是清朝人,如果严肃点说的话,我已经快两百岁了。”我的天呢,这个应该不叫老寿星了,应该叫老妖精吧。这也太惊悚了吧。

    老人笑了笑说:“你们都被吓到了吧,哈哈哈,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老人的语气低沉,说起话来让人有一用很久远很久远的感觉,老人的神态和现代人有些天壤之别。

    老人的一身气质让人感觉是一种礼教,言谈举止也是规规矩矩是让人教出来的感觉,然后他就诉说了一个遥远年代的故事。

    老人叫张根生。是出生于书香门第。

    根生是清朝时期的人,那个时候清朝有慈禧掌控,那个时候是有光绪帝的,那个时候的根生是一个秀才的儿子,已经长到十八岁了,家里张罗给根生娶亲,因为根生父母开明,不盲婚哑嫁。

    所以根生找了一个根生最喜欢的女孩,她是根生亲梅竹马的女孩,根生家是张府秀才的儿子,她是隔壁邻居家的女儿姓李叫李烟儿根生们定了日子,那个时候有个习俗结婚前不能见面。

    他们双方也很遵从这个习俗,日子是下个月初五,还有一个月呢,这对于他们来说很是煎熬,每天根生都站在根生家门口,等着她出门,就算有婚前不能见面的习俗,根生也忍不了。

    有一天她的贴身丫鬟出门了,看到根生哈哈哈的笑的欢,拿出一个荷包给根生说:“看你急的那样,也不怕人笑话,如果让我们府里看到就该笑话你这个女婿了。”

    这个丫鬟叫翠柳,鬼精灵是的,很得李烟儿母亲的喜欢,机灵,行事果断干脆,又不会让烟儿吃亏,这个丫鬟相当于半个主子,没人敢惹,惹了她就是惹了小姐,吃不了兜着走。

    根生笑着说:“翠柳,你给我和烟儿带个话,就说我想她她了。你好没羞啊,这样的话也能说出口?”翠柳说完就嘻嘻的跑走了,根生知道她是和烟儿说去了。

    古代人是对秀才很尊敬的,因为没准以后就当官了,这要是不尊敬有你好果子吃。根生家就连县老爷都会高看一眼,所以说威望还是有的,而后来根生爹也考上了吏部侍郎。

    以至于很多人都来巴结根生爹,贿赂根生爹,这是后话,暂且不提。后来到了下个月初四,按风俗是要先摆宴一天的。这一天他们家摆好宴席,城中很多人都来了。

    这次摆宴是要请亲戚家人吃,怕到明天招待不周,所以提前一天,等到第二天下人早早的就起来忙活了,根生因为一夜没睡很精神,出奇的精神。根生被下人从被窝拽出来,梳洗穿衣戴帽。

    等到了吉时根生骑着高头大马,胸前戴红花,抬着一顶红布盖的轿子,绕着城走了几圈来到根生邻居李家,李家烟儿她娘牵着烟儿来到根生的面前,根生牵起她的手,抱起来抱到轿子里。

    本来这个应该是婆子背的,可是根生着急,就不让婆子背了,根生亲了烟儿手一下,然后把轿帘当下,回头骑着高头大马又去城外绕了几圈。等到府门根生下马走到轿子前。

    旁边有婆子让我踢轿门,这样吉利,根生抬脚一踢,烟儿迫不及待的把手送出来了,一只手白似雪,柔软猊滑,根生握住她的手,轻轻一拽她从轿子里走了出来根生弯腰让她趴在背上。

    她趴在根生的背上,两只小手攀住根生的肩头,背着她走过火盆,来到花堂,根生俯身让她下来,等她下来根生又扶住她站好,他们一人手里牵着一个红丝绸。

    司仪尖声喊道:“跪,进香。”根生和烟儿一前一后取香在供烛上点燃,然后退回跪在蒲团上,叩首三次,然后把香插到香炉里,司仪喊道:“一拜天地”然后根生和烟儿面朝外跪在蒲团上。

    向天地叩拜三次,司仪高喊:“二拜高堂”她们转头跪在根生父母面前低头叩首三次,司仪又喊“夫妻对拜”紧接着他们又面对面,根生隔着头纱看着她,她还是那么美。

    根生正要低头一拜,烟儿也正要拜,“咚”根生俩碰头了,周围的人哈哈大笑,根生和媳妇俩脸通红有种羞臊的感觉这还是第一次丢人呢,司仪为了缓解他们的尴尬就又接着喊了一声。

    “送入洞房”完了,人群中顿时爆发出更大的笑声,天呢,结个婚都能让人笑话了,真是好丢人啊,根生拉着烟儿赶紧回房了,也不去应酬这些人,这里面有很多重要的人。

    可是有根生爹在我就不用去应酬,那里面有高官,首富,皇亲国戚,为什么根生爹能认识这么多人?这是根生一直好奇的事情。后来发生的事让根生彻底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根生娶了烟儿不久根生爹带着根生南下去考试,因为根生爹为根生已经好久没去考试,这下终于有时间了总会去的,根生也陪着根生根生爹上路了一路上他们风餐露宿。

    他们就开始了挨饿受冻的生活,根生父亲会给人写字,一路上卖字写书信还能买点口粮,没多久他们就到了京城,根生记得那时候兵荒马乱的,正是甲午战争开始要爆发的时候。

    是日本和中国开始战争的前几年,光绪皇帝喜欢对国家有用的人才,而慈禧不喜欢这些文人雅士,那个时候还没有戊戌变法呢。所以科举制度还是很受重视的。

    当时根生父亲进了考场,根生在门外等了好几天,他们住在一个贫困人家,然后他们拿出了一点给别人写字赚的钱给他们,打算暂住几日。当时真可以称得上是兵荒马乱,民不聊生。

    据根生父亲说,每个人要考试的地方很小,里面有几排,每排都被格出几个小格子,格子进四尺,考生要在里面休息吃喝拉撒好几日,直到考完出来,有很多体弱的书生等出来身形犹如大病一场。

    等了几日,一天早晨贡院里面走出来考生,根生就有些开心的等着他父亲,书生学子们都差不多走光了,里面才走出来根生父亲,根生父亲也有些疲惫,根生有种预感他父亲会高中。

    他们立马收拾好行李往回赶,没几天他们赶回家,又过了几日学院那面传来说有人高中状元了,因为去的学子书生很多,所以没人知道是哪个人中了,过了半日,一群人放着鞭炮吹着喇叭。

    来到根生家门前,邻里都来贺喜,说着恭贺很省爹高中状元,他们一家人都开心起来,附近的乡亲们都来了,一时间祝贺声音淹没了他们的笑声,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

    “请问这是张秀才张家么?”有人说“正是正是,就是他们家”刚才那个尖细的声音没有回答刚才那个人“张秀才出来接旨。”他们一家人都出去接旨,来祝贺的人给他们依然的让出来一条路。

    根生父亲扬声说:“贱民张振声接旨。”我父亲是根生爷爷给取的名字,意为振耳发声,意思是能给清朝做出贡献的人,这名字真没白起。“天承运,皇帝昭曰,清德宗光绪六年。”

    “恩科殿试京都贡院,才子张振声高中榜首状元及第,特此昭告天下举国同庆。庚辰年,钦此。”

    一说完,他们一家人齐声“谢主隆恩”,他们起身才发现是一个白头发的太监。

    怪不得细声细气的,根生爹拿起一定金子塞到太监手里,太监眯眼瞧了一眼,然后乐呵呵的恭祝“可喜可贺,张秀才高中状元实在是喜事,洒家不便打扰,告辞了。公公慢走。”

    说完太监往回走,根生爹给太监送到大门口,等根生爹回来开心的和乡亲们说:“今日大喜,明日猜酒宴,各位乡亲别忘了到张府来喝酒。”众位邻里乡亲祝贺完就走了。

    不仅是他们家热闹非凡,就连烟儿的娘家都有很多亲戚来,看来真的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第二日全乡的人都来根生家住个,顺便带来了贺礼,有一尊金佛的,还有一株玉珊瑚。

    根生母亲是个有远见的,要根生父亲先别收礼,不然以后还的要根生父亲在官场为他们办事,到时候少不了用咱们的。所以这个钱不能拿,根生父亲听了根生母亲的话,将钱财退了回去。

    刚退回去县令就来了我家,边祝贺边说:“朝廷对你派遣的文书已经下来了,皇帝让你去朝廷做吏部侍郎,以后还要多靠张老爷照拂。”根生爹一听顿时喜上眉梢,和县令寒暄几句。

    县令和根生爹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外面热闹一片,根生爹在屋里和大家商讨起来,根生爹的意思是举家搬迁进京,根生母亲也是这个意思,就只剩下烟儿有些舍不得娘家。

    毕竟烟儿的娘家就在隔壁,想家了就随时随地的回家,最终烟儿也同意了搬迁他们一家商量好就决定月底搬迁。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