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7章 槐树
    台上的尤物悠悠的说完,那个年代悲伤,那个遥远的年代我没有经历过,不过似乎尤物的痛苦我们能体会一样。奈奈子似乎感触颇深的不能自拔,眼泪汪汪的,时不时的拿着纸巾擦拭着眼睛。

    商人上台面容有些凝重:“我们国家经历了八年抗战还有,有多少人死在那个时候啊。谁还想上台啊?十万大奖谁想要啊!”这时一个男子迈步走向台,他很年轻但是却很贫穷,因为他的衣服不是西装革履也不是休闲风,而是一身的工作服,工作服上落满了灰,看来是辛苦打工赚钱的人。

    一张脸饱受生活的摧残,嘴唇干裂面容发黄,他张开满是干裂的嘴唇说道:“我是个农民,我经历过一件痛彻心扉的故事,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一年了,可我还是忘不了那个惨相……”

    我是在一个山村里长大的,山里的孩子都很淘我也不例外,我们最喜欢在村口的大槐树上玩,打鸟摘果子,爬树。都是我们最爱玩的,那棵槐树不仅从我生下来就有,就连我爸妈生下来的时候就有了。年龄多大资金无法估计了,反正已经很老很老了。不过后来发生的事就与它有关。

    随着我慢慢的长大我妈就不让我去村口玩了,因为我已经上学了。应该好好学习别因为玩耽误了学习,我是个乖孩子我最听父母的话。从此我就没去过,可是就是在那个时候村里才发生了很多很多的怪事,有一天二狗子娘从镇上买东西回来,走到村口就听见有人叫她,可是她回头看什么也没看到心里怪异了起来

    这黑天大半夜的谁叫她还悄悄的说话呢?她懒得理会就什么也没管准备继续往前走,刚一抬腿就有听见了那个声音了,“二狗娘你去哪里啊?快朝我这面来,你不认识我啦,我不是你亲戚么?”二狗娘心里知道这是怕是碰到什么脏东西了,话也不说抬腿迈大步往回家赶,无论谁说话她都不回头看,只管往前走。

    终于走到家门口,她开门就进了屋看见她老头子在做饭,就把刚才的事和他说了,她男人眉头一皱,可不是遇到脏东西这个脏东西还不简单呢,幸亏她没答应,要不然可就谁也救不回来了!她男人教训了她一顿告诉她以后别那么晚回来了,他媳妇答应了他以为再也没事了。可没想到事情还没完。

    第二天村里传来个坏消息,村东头那家的男人死在村口的河里了,对了忘了和大家说村口那颗槐树旁边就是一条河。我爸我妈都去帮忙下葬了,我也跟着去了,到了她家就看到一张席子上面躺着个人,头顶盖着块白布。我知道是她家的男人,我就想看看他现在什么样?终于忍不住揭开了白布。

    当我看到那副相的时候,我已经吓呆了,那还能称之为人么?脸上的一层皮都泡没了,露出一张没皮的脸,上面血管纵横青紫交加遍布在一一块块红色的肉上,嘴部没有了嘴唇只剩下两排牙齿,而鼻子部位也就只剩下两个窟窿了。死相让人不忍目睹。

    而当时我却被吓得一声尖叫,哭着喊着找妈妈,妈妈看到我身子哆哆嗦嗦,问我怎么了。我说我看到了那个男人的那张脸,我妈妈急了朝着我的屁股就打起来,嘴里喊道:“你这个兔崽子,你怎么那么淘啊,你连这个你也看?你的胆子怎么就那么肥呢!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拿着手里的棍子朝我来了,我一时情急躲在了那个死了的男人的媳妇身后面,我当时没有注意那个女人的表情,只是想躲开我妈的烧火棍。等我妈跑到这个寡妇的面前神情一震,接着笑着说:“给你添麻烦了,我收拾收拾这个败家孩子。让他以后消停点。”我妈说完似乎紧盯着她的神色,看她没有任何怪异就揪着我出来了。

    我妈并没有打我,领着我就往回家走,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我没听见。等到晚上父亲回来母亲拉着父亲到屋子里和他说话,我离得远听不见,就走进了听:“孩子他爹,你猜我今天看见了什么?”

    “看见了什么?”我父亲接着问,“我看到今天张家寡妇一脸死相,和他男人那张脸颜色都要差不多了!你一个妇道人家,别每天没事瞎嚼舌根。孩子他爹,我能骗你吗?看她一整天都没说一个字,我看是这个人有点怪。”父亲没再说什么,只是让妈妈把我看好。

    没过几天,那个寡妇也死了。我爸也不得不相信我妈妈说的话,坐在屋子里和我妈商量:“苏芬,你说这是咋回事,是不是巧合啊,不会真像你说的吧。孩子他爹,你以后离那个槐树远点,我总感觉这些事和那个槐树有关。”爸爸郑重的点了点头,可是过后来我才知道就算不去也已经没有用了。

    寡妇死后村子里安静了一段时间,这天早晨一个村妇去地里干活,因为想多干点,多收点就起了个大早往村口走去,就在她走到槐树那的时候她突然听见有人叫她,她以为是要一起去地里干活的,转过身却什么人都没有,正纳闷之际,一个小老头从树下走了出来,因为当时天很暗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出来的。

    村妇问他是谁?老头答非所问道:“你要去地里干活?我劝你还是先别去!”村妇问“为何这么说?”老头说:“我昨个掐指一算你家的那片地即将有一群狼要过来,你现在这么早去,不是要去给狼喂肉么!”这时村妇也不知该去还是该不去。

    正好她一低头看见那个老头没有脚,吓的她死了一层白毛汗,一想不能和他继续说了,我得想个办法逃命,这时村妇笑呵呵的说:“你看我这记性我把锄头忘记拿了,你等我会我一会回来。”老头子似乎不想让她离开,可是她已经走了。村妇回了村赶紧把这件事告诉了她家爷们,她爷们也是个混不吝要去找那老头。

    可等他到了村口大槐树,哪里还有那个老头爷们回家就骂他媳妇:“哪来的那么些老头让你遇见,你是不是眼睛花了,我到那连个毛都没有,你让我打谁去。”村妇也纳闷了,她觉得她眼睛没花啊。她觉得这个事不小就和爷们商量把这个事和村长说了。村长召开全村把这件事说了,村里的人都开始七嘴八舌的。

    不过大家说的都是一件事:这个人不是人,是鬼的可能性大一点,村东头死了男人和女人的人家是不是就是碰上这个老头了。大家议论纷纷,这时村长说话了:“大家给个建议看这件事怎么办?不能让那些脏东西祸害了咱们村,咱们可是百年老村!”人群静了下来,都在想法子。这时一个老人走上前。

    拄着拐杖认真说道:“以前我媳妇在世那时候,我媳妇娘家也有这么一件事。”他说完大家都看着他,等他说解决不办法。“那个村子哦,穷的人们只能喝稀粥,他们每年饿死的人多了,怪事也就多了,他们也和咱们村子房屋布建情况基本上差不多。他们村长也是村东头有几棵大槐树,他们的事就是发生在槐树身上。”

    那一年大旱,村子里连粥都喝不上了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村子还因怪事死了不少人。以至于后来村子里都没人了,大家全都搬走了。地里干旱颗粒无收,一家里有老有小,老的为了给小的留口饭就饿死了。陆陆续续的村子里老人越来越少,怪事就发生在这个时候。

    村子里年轻人为了活命就早晨天不亮就出去干活,晚上日头落了西山也不回来。有一天村子东头槐树上吊死了一家子人,可这只是个开头,慢慢的晚上总有人去村东头,不是上吊就是掉河里淹死了,不是一家人,就是两口子。等大家发现这件事的蹊跷的时候已经快死了小半村子人了。

    可巧有一天村子里来了个道士,道士说村子东头的槐树长了新树芽了,千年古树他们都从来没见过发芽。道士说千年古树发新芽是有妖孽在。村长一听立马就请道士做法让村子里能安宁?道士却说想让我做法也行,不过我饿了好几天了。你给我多做点好吃的吧。

    村长一听这是要报酬啊,整个村子剩的粮食也没几斤了,村长咬咬牙答应了道士。这一天村子东头聚满了人,就等道士做法,但是他也不着急走到法坛,烧了符纸转了几圈喊了几声急急如律令。然后盘膝而坐念起咒语,不一会狂风大作呜呜咽咽的声音传来,众人一听脸色顿时变了。

    这里面的冤魂太多了,哭声都震的耳朵难受,老道说:“你们都是这个村的村民你们不保护这个村庄这何还要害这些村民。呜呜呜呜,我死的冤啊,我儿不孝心一口粮食都不给我吃,我是活活被饿死的。呜呜呜我儿媳妇虐待我,不仅不给我吃的,还打我打的我没办法走路,我是被她活活打死的。”

    众多冤魂你一言我一语,句句都是诛心的话。就连村长都听不下去了。“这个村子谁还虐待老人都给我站出来,你们都是人生的怎么尽是做这些畜生都不如的事。”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