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0章 通灵车的故事
    我正准备继续听着他们说的故事,我忽然想到有一年,我跟双生约好暑假去爬山,因为经费的关系,只能步行前往目的地。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一个“飞石”的一个旅游景点,环境非常好,因为这个山上非常特殊,有一个从山底一直通往山顶的山洞,曲径通幽非常值得一去。

    奈奈子在旁边听我跟双生规划的旅游线路非常的雀跃,吵着要跟我们一起同去。我跟双生好歹都是男孩子,架不住女孩子的软磨硬泡只得同意了。

    我们一同从市中心往郊区行走着,我们边走边聊天,倒是惬意。

    这时候一辆摇摇晃晃破破烂烂的公交车行驶了过来,让我感到疑惑的是,这郊区怎么会有市内公交车呢?

    我不禁抬眼多看了几眼,里面熙熙攘攘的人还挺多。这就让我觉得更为奇怪了,一般郊区会这么多人吗?

    就在我们觉得讶异停下了脚步的间隙,这辆公交车竟然停到了我们面前,透过玻璃,司机冲着我们几个人招了招手,示意我们上来。

    双生看了看我,我还没来得及阻止,奈奈子一马当先就冲上了公交车,一边找着后面一排三四个空位的中间位置坐下,一边大呼累死了,并揉着她的双腿。

    我跟双生跟着走进了公交车,并坐在了奈奈子的旁边。

    我这时候才发现,她脚上穿着一个红色的高跟皮鞋,这让我感到迷惑不解。

    “奈奈子,今天爬山,你穿上高跟鞋,不觉得累吗。”我是真的为她爬山担心,万一扭到脚什么的,我看了看自己的身高跟瘦弱的身躯,只得朝着双生叹息了一声,如果那样的话,就得拜托双生了。

    双生显然没有考虑的那么细,他一脸冷漠望着窗外,我弯下腰将沉重的背包从肩膀上拿了下来,放在了脚边。

    这时候我突然就愣住了,因为在我抬眼看向公交车里面的时候,我发现里面的人非常多,但是公交车上那么多空座,却都没有人愿意坐下!

    而他们却甘愿身子贴着身子在车子摇摇晃晃当中东倒西歪着。

    这太不符合逻辑了吧?

    而更不符合常理的则是这些人诡异的举动,他们将自己的脸互相遮挡,更有甚者将自己的脸直接投入对方的怀里藏了起来。

    所以这些公交车上的人看在我的眼里,行为举止荒诞无比。他们究竟在隐藏什么呢。

    公交车在司机的控制下越开越快,而路也越来越颠簸,奈奈子在座位上被晃的昏昏欲睡,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上眼皮跟下眼皮也开始打起架来了。

    就在我准备进入梦乡之际,我恍惚中似乎听到了公交车刹车的声音,似乎是碾压到了什么人的声音,有一种骨肉断裂的声音充斥在四周,然后睡意一下子袭击了我,我脑中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脑中的空白渐渐变成了多彩的,好像我置身于一个无人的公交车上,而车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群五彩斑斓的鸟雀在这辆车上,而车的前面竟然没有司机,车子却在诡异缓慢的开着。

    我望向窗户让我大吃一惊,窗外的风景层峦叠嶂,竟然置身于一座山中。而这辆车行驶的路线,竟然是往山顶直至而上,这堪比过山车一样刺激。

    我闭着眼睛开始幻想那次的经历,不禁冷汗都吓了出来,公交车在山路上疾驰。

    而公交车上的人竟然犹如橡皮糖一般,黏合在公交车上的拉环上,但是他们的面孔却因为疾驰的车速而渐渐不能遮掩,显露了出来。

    我吓得一声惊呼,奈奈子更是吓得惊叫连连,就连十分淡定的双生也将视线从窗外移开望向车内。

    车内的人们服饰还是跟普通人无异,但是脸上已经腐烂变质,甚至还有的人半边脑袋已经被蛆虫给钻空,血淋林的头颅里面竟是白色黏乎乎的,简直是可怖之极!

    我吓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我发现公交车上的所有人,除了我跟双生还有吓得面色苍白的奈奈子,其余的人都不是人!

    而双生压低着声音让我看一下窗外,我趁着公交车上的那些东西还没有动作之前,飞快的将头扭向窗外,看到了外面竟然满山的都是坟墓!

    白色的灵幡插在泥土包模样的墓上,随风飘扬,仿佛一个个狰狞的笑容。

    “都是坟墓呀,双生。”我有点不解。

    “你再看那座坟墓的上面。”双生的手指往窗外一处指了指。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有一处坟墓造的跟别的坟墓不同。

    这山里都是泥土包做成的坟墓,而那处坟墓却是一个水泥堆砌而成的坟墓,在周边的泥土包的坟墓之中显的非常鹤立鸡群,很是华丽。

    我不禁眼睛瞪得有点圆了,倒不是因为这处坟墓的华贵,而是因为我看到这座坟墓坐了一个人。

    不,确切来说有可能并不是一个人。

    上面坐着一个红衣服的小女孩,两条腿耷拉在坟墓墓碑上,在这个季节,她穿着反常的大红色的厚棉袄,小小的个头却扎着很长的麻花辫。

    整个坟墓的朝向是面朝山下,背朝山上,跟我们乘坐的公交鬼车的路线是呈垂直的。

    从我们这个位置看向这个小女孩正好能看见她的一个侧面。

    随着车子疾驰变慢的过程,我看到这个女孩的整个脸庞竟然是呈现着异常的黑色!

    我吓得一惊,这种颜色似乎只有在火烧过的焦尸脸上才见过。但这个女孩的双腿明明在摆动不停,难道竟然是个鬼不成?

    我从这个诡异的画面中久久不能回神,这时候奈奈子的一声惊呼让我将视线再次转移到了公交车内。

    公交车内的诡异的人群已经开始按部就班坐到了位置上面,更为可怕的是,所有的人对应着位置坐下之后我才发现,整个公交车只有三个人没有座位,或者说是我们三个坐了他们的位置了吗?

    想到这个可能性我一阵恍惚,难道我们误打误撞上了一个通灵车?

    灵车就是运送死人的车子,而通灵车就是连接生与死的一辆车子,如果我们现在一直坐下去,恐怕离死就不远了吧?

    这时候站着的三个人已经开始跌跌撞撞的往我们这儿爬了过来。他们有的少了头,有的内脏从腹腔中流了出来,有的头颅已经被砸出了一个豁口,正在从里面翻涌出蛆虫,看着人极度想要呕吐。

    我突然就明白了过来,难道这辆公交车上坐着的这些人,不对,应该是这些鬼生前都是车祸而死,所以现在就要乘坐着公交车再运往地府?

    想到这儿,我灵机一动,朝双生跟奈奈子示意我们可以跳窗下去,是不是就可以打破这种鬼制造出来的迷障呢?

    虽然这辆公交车是很破的公交车,但是看到窗户我们才傻眼了,竟然是密封的空调车才有的那种封闭窗户,只有锤碎窗户才能逃生,而且必须要在安全出口的这块玻璃,才能破开。

    这让我们陷入了被动,而那三个鬼已经开始朝着我们越逼越近,他们身上那种难闻的腐烂尸体的味道也渐渐逼入我们的鼻腔之中,令人作呕。

    就在我们被那三个鬼包围了起来之后,整个公交车厢竟然越来越热了起来。我跟双生还有奈奈子从刚开始被吓的冷汗慢慢的变成了俨然被火烤过的热汗,汗水渐渐滴在了车厢里,说来也怪。

    被我们滴下来的汗水的地方竟然嗞起了很多蒸汽,白雾蒸腾之中让这整个公交车陷入了失控的状态。

    我们就感到一阵的天旋地转之后,公交车撞到了一块坚硬的地方,整个车厢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整个车厢的鬼因为这个变动开始在车厢的地上蠕动,我跟双生还有奈奈子被这突然的变动吓得都站了起来,窗外很奇怪黑漆漆的,刚才不还是白天吗。

    就在我们疑惑之际,车厢里面的鬼大概也是急于想走出车厢开始躁动不安了起来,他们开始齐刷刷的从座位爬了起来,开始蠕动在车厢里面聚拢起来。

    就在我们猜想这个公交车的车门即将要打开的时候,突然外面火光大盛,晃的我们眼前一片眩晕。

    公交车里面的车门迟迟不开,突然从窗外传出一声凄厉的鬼叫,我跟双生还有奈奈子往窗外一看不禁吓呆了。

    窗外黑洞洞的山坡上有一个人影,全身被火光所笼罩,她就俨然一个地狱的行者,脚踩生出红莲一样,宛若阎罗在世一步步朝着我们逼近。

    就在我跟双生还有奈奈子感到恐惧的时候,这时候我怀里传出琅东懒洋洋的声音:“放心,她的目标不是你们人类,而是这些鬼。”

    “怎么回事?”我抓紧问道。“别问那么多了,你就看戏好了,我刚才睡着呢,突然被一个怨灵的声音所吵醒,大概是因为这次是因为车祸导致起火,所以这些人都成了鬼,而轧死的小女孩就是她咯。”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