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1章 鱼形玉佩
    城市是一个临江建起来的小城,有着悠久的历史,到哪都能看到江南古镇的影子,拥有各种各样的民俗特产,正是如此,才备受很多游人青睐。

    如今昔日热闹的小城变成冷清清的“鬼城”,而且在转瞬之间,让人不由得惋惜起来。

    当我们在回去的路上,尽管去哪都没什么信号,大家都明白是什么原因了,齐齐默不作声,刘平尔早已把一切都告诉了淳于姗姗,意外地淳于姗姗表现得很淡定。

    后来在路上,我们很快发现城里人们已经不对劲了,起初人们虽然没头没脑地走着,至少脸色还算正常。

    可现在呢,人们脸上都不约而同地浮现出一层黑气,几乎都毫无意识,样子看起来非常可怕,这可不是之前淳于姗姗被邪气入侵的情况么?

    我们都很害怕,刘平尔思索了一下,便想到了什么似的,直接说道:“我觉得很有可能跟工地挖出来的棺椁有关。”

    我却隐约地感到手臂开始一阵阵痛,手臂上有道淳于姗姗狠抓过的痕迹,痛感一直从来没减轻过,我以为等等很快就不痛了,就没放在心上,但我没想到我一时大意导致后来发生这么多事情。

    我们走得并不太远,很快就赶到了工地,工地还是冷冷清清几乎没什么人出现,等我们找到棺椁的时候,发现大家已经来得太晚了。

    因为棺椁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棺椁盖,棺材歪倒在棺椁旁边,上面密密麻麻地贴着各种奇怪的符咒纸,同样也被打开了棺盖,里面早已空空如也!

    大家看到棺材上贴满的符咒脸色大变,明眼人都看得出能有这么多符咒镇压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的,可棺材里早已不见人影了,不知道会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如果放出来的万一是危险东西呢?那不就是有危险了吗?

    我们检查了下空棺,这还不算没有收获,我们在棺材里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血迹和一些毛发,忽然听到淳于姗姗一声惊叫,我们才发现淳于姗姗所检查的棺盖内竟有一些深深的抓痕,以及一道封印符咒。

    刘平尔特地看了一眼符咒,不由得吃了一惊,道:“这棺材里很有可能是不好对付的玩意儿,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我们会遇上传说中极为难对付的千年凶煞。”

    所谓凶煞,只不过是镇压在尸体里的生灵化成的,生灵本身是活人被剥离出来的灵体,而且灵体由于被镇压无法超生容易产生怨气,再加上特制的符咒,久而久之就会成为凶煞,一出来常常用来被当成守护或者服务宿主。

    若使用不当有可能会被反噬,由于手段太过于残忍,常常为正道人士所不齿,千年凶煞不同于凶煞,是由古老秘术所制成的,煞气最重而且极为难制。

    只不过是跟凶煞相比更加厉害更难对付而已,一旦被放出来后患无穷,至于后患是什么由于人们从来没见过,就不得而知了

    据刘平尔讲述,这棺椁并不是普通的棺椁,它不是用来埋葬而是用来封印的,封印要选好点风水地方才能保证封印牢固,一旦封印被破坏,它所处的风水同时也会改变。

    它的木料不一般,竟是千年铁木所制成的,如果不是熟悉法术的人,是绝对不会制出来的,正是因为如此,里面的大概来头不小,若非如此就不会有这么多符咒来镇压了。

    看棺椁盖可知它封口封得特别严实,而且棺材是由桃木制成的,顶上贴着的封印符咒制作繁琐又被布下了阵法,使用此阵法会耗掉施术者大量法力,从而会使施术者陷入虚弱状态。

    由此可知里面是有多凶险使人不得不加强封印,而且特别辛苦。

    “碰过棺椁的是不是都出了意外?”刘平尔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我很奇怪地问了一句。

    “看棺材上满满封印,可知里面的东西极难以对付,再加上棺椁刚翻出来,它的封印除非被触犯了一些禁忌,否则会有不可预料的后果,既然棺材里封印过凶煞,而且阵法封印尚不够牢固,那么碰过棺椁的就会出意外。”

    听了刘平尔此言,我蓦然想起工地上曾经发生过意外,之后就没什么人来了,似乎是挖出棺椁后的事情了,虽然我没怎么凑热闹,但还是有打听过一些事情。

    据说好像是挖出棺椁后,几个工人试图把棺椁搬走想让施工继续进行,可奇怪的是,棺椁好像是被钉在地上似的,怎么搬也搬不动,就算来了个大力士也奈何不了它。

    但是事情远远没有结束,第二天,几个工人从脚手架上不慎失脚坠落身亡,再然后工地夜晚有人偷偷摸摸想撬开棺椁试图从中取利,结果刚巧被保安撞见,逃跑途中竟脚下一滑头刚好撞到地上的大石头上就一命呜呼了。

    再后来工地上来了学究们,想讲究一下棺椁,待到天黑他们回去了,但是在回去途中竟碰上一场特大车祸,车毁人亡……

    之后人们害怕了,觉得工地上的棺椁不是好东西,后来老板请来了道士,但仍旧是意外不断,工人们死的死,伤的伤,慢慢地,工地开始变得冷清了,从此建筑施工没再进行了。

    于是我便把这些事情告诉了刘平尔,但我感觉手臂似乎越来越痛,尤其是接近棺椁的时候痛感特别强烈,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我担心淳于姗姗知道会更加担心,一直都忍着不做声。

    等到我们一齐回到自己的小屋子的时候,淳于姗姗由于太累便去另找一个房间睡去了,只剩我和刘平尔在同一屋,刘平尔正要走的时候,我便拦住了他,走到他面前,用疑虑的眼神看着他。

    “说吧,你是什么人?接近我是有什么目的?”

    没错,自从刘平尔到来,我早发现了刘平尔的不对劲,他不是我原先单纯以为只有阴阳眼,光有阴阳眼知道太多常人所不知道的事情未免太奇怪了吧。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刘平尔的家境一般,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常人不知道的事情?他是如何得知的?毕竟他从来没告诉我这些啊,更不用说什么凶煞、宿主之类了。

    原来我曾这样认为我们两个对彼此足够熟悉了,这样看来,我对刘平尔还远远达不到了解程度。原先以为刘平尔来了有办法解决这些事情,可现在事情发展越来越出乎意料,不仅没法离开城市,连淳于姗姗都被牵连在内!

    刘平尔一听这话就一愣,道:“哥们,你是不是傻了?怎么会突然问我这个问题?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不了解吗?”

    “从你来的时候,你对这些事情都熟悉得让我出乎意料,别跟我说什么你是查来的,一般人怎么想都不可能轻易就能查到吧,就算查到了能这么快判断出吗?”

    “我记得你从来没告诉过我你知道这些吧,从你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一直好像有在瞒我的。”我说道。

    刘平尔叹了口气,说道:“哥们,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由于家里的原因,有些事情不便让外人知道,知道的太多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的。”

    “没啥好纠结的,我只想知道真相。”我对此十分执着。

    “好吧,阿白。”刘平尔终于还是说了,眼神就变了,“从你拿出鱼形玉佩的时候,我就认出来了,它能保护主人而且灵力十分充沛,因而常常被喜好灵力的妖魔鬼怪盯上。你能得到它相信你应该明白了吧?”

    一得知鱼形玉佩的来历,我不由得有点吃惊,自从鱼形玉佩交到我手里,我几乎从来没什么仔细观察过它,一直以为只不过是一般玉佩而已罢了。

    现在知道鱼形玉佩不简单,我忍不住看了下手中的鱼形玉佩,不得不说不仔细看真是一个好玉,色泽剔透,雕刻精工,鱼鳞清晰可见,鱼肚里有一道红痕,不知是什么。

    正当我全神贯注地看着鱼形玉佩,忽然脑海里翻江倒海涌进一些画面,但是我并不熟悉,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我曾经经历过这些事情似的。

    我甚至看到了一道修长的身影在自己面前,面容不清楚,但从衣饰来看好像是民国初期,可只听那人微微叹了一口气却清清楚楚地说了出来:“阿白,你若是不能好好修习一下,怎么让我如此放心?”

    然后我看到树下一个女孩子,满脸忧虑地看着院中的屋子。

    再后来出现一群人齐齐出去,我跟着出去了,却意外看到一副还未封好的棺椁,而棺椁竟然是自己所见过的棺椁。

    再然后我看到两个人带着一个人硬塞进棺材然后封死,“若是让他出来,必将会祸害无穷!”一个长老样子的人出来了,严厉地说道。

    但我愣住了,因为我看到了被塞进去棺材的人,面容如此清晰,但这人,分明就是我!

    ……

    “阿白,你怎么了?醒醒啊……”耳边传来淳于姗姗焦急的声音。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