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0章 困
    俗话说得好,梦由心生,想来自己遇到的诡异事情太多了,导致会梦到一番情形吧。

    我看到刘平尔向自己走来,便挥了挥手。

    等我们回到家的时候,刘平尔说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便寻个地方睡去了,由于刚才在车里梦到这个诡异的场景,我怎么都不会有睡意,索性就打开电脑准备玩些游戏打发点时间。

    不大一会儿,当我退出游戏的时候,电脑回到桌面壁纸状态时,我发现曾经见过的几个人物桌面壁纸回来了,我下意识地掐了一把大腿,还是有疼痛的感觉,居然不是梦!

    但是由于桌面壁纸上的人物太过模糊,基本看不清是什么样子,但很明显是一张民国初期大家族的照片。

    但一转眼,照片慢慢消失不见了,电脑恢复成默认桌面壁纸状态了。

    一股寒意袭上心来,我仿佛看到了天花板上有一只白衣女鬼流着血泪在瞪着我,我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下眼结果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一切都如平常一样,大概是自己最近精神状态不佳产生了幻觉吧……

    慢慢地,我很快发现不对劲了,我房间里实在太安静了,本来该有的电脑运转的声音却一点都听不到了,瞬间房里寂静无声,我只能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猛然电脑突然关机了,房里陷入一片黑暗,我隐约看到黑暗中有一双绿色的光球,好像在看着我似的,十分渗人。

    “喂,醒醒,哥们,太阳晒屁股了,快起来啦!”刘平尔一声洪亮的声音把我吵醒了,我猛然发现自己好端端地躺在床上,原来之前看到的一切分明就是个梦境,可这个梦境未免太过于真实了吧,真实得我几乎分不清楚了。

    但是我什么时候回到床上我竟然不知道。

    刘平尔听了我遇到的一连番事情,皱了皱下眉头,眼神很复杂地看了我一眼,便道:“你身上有死气你从来没发现过吗?”

    一听此言,我就知道事情绝对不简单,便道:“死气怎么回事?怎么来的?”

    刘平尔思索了下,道:“你身上来的死气看起来应该是前几天出现的,若不是你身上带有鱼形玉佩的话,恐怕你是不会站在我面前了,但是鱼形玉佩终究还是有限的,若不及时除去死气的话,恐怕会有更加棘手的事情出现……”

    忽然一声“哗啦”的声响打断了谈话气氛,我想起今天正是淳于姗姗到我家的日子,偏偏她身上还带有我家钥匙,不由得暗道自己怎么会忘了挑日子。

    由于怕淳于姗姗太过于担心,我不由得安慰她。

    可淳于姗姗进来后不太对劲,好像有心事似的,突然抓住我的左手不放,说:“阿白,我刚才在路上看到很多人都不对劲,突然变得冷淡了许多,怎么打招呼都没人理,看起来真的跟行尸走肉似的……”

    我一听就觉得不对,我刚才来的时候外面人们明明好好的,怎么突然会变成这样了?便回头想问刘平尔,结果看到刘平尔饶有兴趣的目光,没好气地说:“有什么好看的?外面是怎么回事?”

    “那我去外面看看,就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刘平尔调笑着说道,然而他转了眼看到淳于姗姗后,只见他脸色突然变了变,大声喊道:“离她远一点!”

    刘平尔刚说出声的时候,我忽然手臂一痛,意识到不妙的我连忙推开淳于姗姗,一推开发现淳于姗姗的脸色不太对劲,一层黑气隐隐泛在她脸上,眼神呆滞,毫无知觉的样子。

    可我的手臂被她死死抓住,她的指甲几乎掐进肉里了,我怎么也挣脱不开,只得呼唤她的名字试图让她的意识清醒过来,可无论怎么喊她始终不回应也不说话,一直漫无目的抓着我不放。

    我见淳于姗姗一直这样,觉得纠缠下去不是个办法,如果不尽快挣脱的话,搞不好我们两人可能都会有危险。

    我正要触碰淳于姗姗的时候,只见她呆滞的神情开始有了点变化,脸上的一层黑气越来越厚了,表情开始有点狰狞起来了,看向我的眼神变了变,闪现出了贪婪的光芒。

    一向很乖巧安静的淳于姗姗从未出现过的神情吓了我一跳,一想到淳于姗姗现在身处危险,再加上从小到大建立的感情如亲人般重要,心里不由得一痛,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淳于姗姗有事。

    刘平尔见我陷入心乱之中,便道:“阿白,不要着急,镇定点,这事情不是没办法解决的!”

    我一听到此言,知道刘平尔所言不虚,由于对他太过于了解,他如果没把握是不会说出来的,于是便问到:“你来说说有什么办法能解决?”

    “我看她样子肯定是被邪气入侵了,需要辟邪之物来去除,你不是有鱼形玉佩吗?赶快拿出来试试!”

    得到需要的答案同时,我立马掏出鱼形玉佩,“把玉佩放在她手上试试,不要轻易放开。”刘平尔的声音传到我耳边。

    我听从刘平尔的话,正要把鱼形玉佩往淳于姗姗的手靠近的时候,结果淳于姗姗见此,表情越来越疯狂了,一手正要抓向我的右手,结果刚刚触及我右手上的玉佩立马缩回来。

    我一见此物有用,怎会放过这种好机会,直接抓住淳于姗姗的手往里放,结果听到一声尖厉的嚎叫声震得我险些把玉佩给丢了,不过好在我很快稳住了。

    等一声可怖的啸叫声过去,只见淳于姗姗脸色开始慢慢恢复正常了,原本覆在上面的黑气消失地无影无踪了,但仍然紧闭着眼似乎快要撑不住的样子,我索性就让她躺在床上休息一阵,等她醒来再问问怎么回事。

    刘平尔见事情终于平息下来了,终于松了一口气,便道:“哥们,你这玉佩是从哪来的?看起来来头好像不小哦。”

    “哦,这是小时候村里的老爷爷赠送给我的,还说什么物归原主,以后会能帮助我听不大懂,之后我问他,他说以后我会知道的。”

    我刚说完结果看到刘平尔脸色一瞬间出现惊疑之色但很快神色自若了。

    在等待淳于姗姗醒来的时候,刘平尔刚才去窗口看了下外面的情况,一直坐在沙发上思索着,就这样屋子一下子寂静下来了,我们两人一言不发地等待着。

    直至下午,淳于姗姗终于醒来了,一见我在旁守候,便说:“阿白,我刚才梦见了可怕的梦,我差点杀了你,我……”

    “别怕,这只是梦而已……”我没敢让淳于姗姗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想着让她以为只是一场梦未必不是坏事。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紧收拾东西走吧。”刘平尔说了出来。

    我一听隐约觉得不对,问到:“为什么要收拾东西走人?难道这里对我们来说真的很危险?”

    “我刚才看了下情况,这里风水有点不对,如果没猜错的话,很有可能在之前那一段时间被破坏了,而且还不是很久的。”

    刘平尔说到此处,便问我,“你说你最近经常碰到意外,我估计因为你体质特殊所以才会有此情况,何况你碰见不干净的东西还少吗?”

    “你说说这里风水被破坏是怎么回事?”我无视了他说的体质特殊,直接问了关键。

    “我来的时候就看到你家附近有工地,看样子好像是建了一段时间,好像没什么人来上工,你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刘平尔问道。

    我一听,立马明白了施工工地可能出了问题,似乎自从挖出一副来历不明的棺椁后就一直意外不断,于是就告诉了刘平尔。

    刘平尔一听,便说:“看样子之前应该是古老的墓地,只是藏得比较深没人发现而已罢了,在墓地上建房屋是大忌,更可况工地挖出一副棺椁呢,风水既然被强行破坏,恐怕这里早已经被妖魔鬼怪盯上了。”

    我知道事情比想象中更加严重,刘平尔既然没办法解决那还留在这儿干什么啊?于是在淳于姗姗不明觉厉的情况下,我们收拾了一番东西后,准备离开此地找点安全地方暂住下来,然后找个解决办法再说吧。

    当我们收拾完的时候,就发现不对劲了,信号什么时候断了?无论我们怎么尝试始终接收不到,到了路上竟然连车子影子都没见着,只有人群在漫无目的地走着。

    刚好淳于姗姗是开车过来的,我们索性就搭上车子准备找点加油站补充一下再走。

    来到加油站的时候,出乎意料的是这家加油站几乎没什么人,更不用说店员的影子了,我们只好下车自己加油去了。

    当我们开着车子准备离开的时候,结果开着开着,我们都很快发现不对劲了,怎么走始终还在同一条路上,无论往哪种方向都是在同一地点,几乎没什么变化。

    刘平尔察觉到这点,便下了车来检查一下情况,然后神情凝重地回来了,说:“这里被设下了结界,我们逃不出去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