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7章 怪事
    随着一个月的过去,小区里的有些住户因不愿继续留在伤心地,当然有些人觉得这里太晦气,基本都搬走了,尽管发生了一些令人惋惜的事情,但很快被人们遗忘了。

    尽管如此,这几天小区依旧相安无事,人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照常过得充实,平静得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事情似的,久而久之,由于实在太过平静了,因而我很快把想搬离这里的念头抛到九霄云外了。

    结果这一个月的平静终究是暂时性的。

    在一个晴空万里的天气,如此好天气不出去散散心多可惜啊,我边走边悠哉地听歌,顺道走进便利店准备买个烟,正要准备付款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冲了进来,我正想着买东西有这么急吗?结果一见眼前银光一闪,我就不吭声了。

    果然出门就该翻点黄历好点,人一倒霉喝水都会塞牙啊,出门倒霉也算了,偏偏还碰上了持刀抢劫,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啊!

    为了保住自己珍贵的小命,我就老老实实躲在一旁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偷眼瞄了一下收银台后面的店员,只见店员几乎吓瘫了,匪徒手持刀威胁店员交出钱来,可这场景怎么这么熟悉,我无论努力怎么想却死活想不起来。

    但是匪徒似乎心理承受力好像很低,不知有谁偷偷报了警,竟有警车尖厉的呼啸声划破了先前的寂静,匪徒好像是紧张过头了,抖着手逼迫着店员,店员好像也听到了,竟然不再害怕起来。

    匪徒一见店员不再紧张,着急之下竟拿刀往前逼迫店员,店员死死抓住抽屉,竟被匪徒一怒之下一刀捅死。

    店里所有人都被吓坏了,纷纷往店门口冲去,试图逃出去,结果匪徒好像没发现似的,一直在这里发呆,连店里的人都跑光了都毫无动静,直至他被警察带走。

    很多人都在摇头叹息,原来匪徒原本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后来妻子突发绝症,耗光了家中所有财富,他们原本无儿无女,偏偏妻子还怀着孕,他无钱医治,最终不得不走上不归之路。所以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啊。

    正在感概着的时候,我忽然想起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场景了,这不是梦境中所见过的吗?想到此处,心里不由一紧,难不成事情还没结束?梦境从来都没结束过?

    那就是说我有可能会遇到一张奇怪的几个人物桌面壁纸,自从梦到过奇怪的梦境后,我就没再梦到过一张奇怪的桌面壁纸了,尽管我几乎从来没把这张桌面壁纸放在心上。如果不是这起事件的话,也许我一辈子都不会再想起了吧。

    自从住进这个小区,尽管从来没遇到过什么好事,但我很快发现不对劲了。比如我本来想过马路去对面的超市里准备采购点必需品,忽然我背上寒意袭上来,十分不舒服。

    我忍不住转过身往后面一看,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这一转身却恰好救了我一命,当我一转身的时候,一辆大货车从我自己的背后呼啸而过,把我惊出一身冷汗。

    再后来,我悠哉地哼着歌走在路上,忽然裤袋里的手机响起来了,我站住停下来了,准备来接个电话。

    没成想刚刚一停住脚步,一个花盆从天而降在我面前摔得粉碎,我呆住了,如果我还继续往前一步的话,说不定早被花盆砸到了,也可能砸得头破血流也说不定,耳畔响起一道声音:“阿白,你怎么了?”

    我反应过来,对着手中的电话道:“没事,谢谢你。”说完便挂了电话,弄得对方一头雾水。

    一开始我本来就没觉得在意,认为自己只不过是运气糟透了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结果倒霉事情纷纷而来,好几次险些让我丢了性命。

    渐渐地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如果说是因为运气不好总遇到些不顺心的事情也算了,但一个月连续遇到意外频频发生的话未免是不是太过于巧合了吧?

    接二连三遇到意外让我开始多了提防,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上了。虽然我想不通怎么会有意外找上门来,甚至产生阴谋论这些想法。

    结果后来发生的事情打破了我一向信奉无神论者的想法。

    那时是一个月圆之夜,正好是阴气最旺盛之时刻,我从一家网吧出来,顺便叼了一根烟,站在路上准备打车回去,可是我等了很久,就是不见出租车在马路上出现。

    正当我等得要眼皮打架,想着实在不行就干脆找地方睡点觉等到明天再说吧,结果夜晚吹来的一阵凉风吹得我忍不住一激灵。

    尽管现在是夏天,但晚上终究还是冷了点,我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只能暗道自己运气真是霉到家了,连一家出租车都叫不来,可是自己的霉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正在想着,连一辆出租车静悄悄地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几乎没注意到。

    “小伙子,你要搭车吗?”一声沙哑又尖利的声音传来,就好像锐利的爪子刮在金属板上,听起来非常吓人。

    我吓了一跳,心想出租车来得太过于安静了吧,来了我都没注意到,我忍不住看了下车子里的司机,可司机的面容隐藏在黑暗中有些看不清楚,算了,反正车子来了就好,总比睡大街强多了。

    “小伙子,你要去哪?”司机仍然沙哑着说道,尽管声音听起来特别吓人。

    “那就去莲花小区吧。”我回答道。

    尽管在车上,但由于路况好像不太好,车子一直摇摇晃晃地一路开着,摇得我昏昏欲睡。

    但是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在走很长很长的路,永远都到不了头似的。

    “小伙子,到了。”一声沙哑尖利的声音把我瞬间惊醒了。

    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习惯性地掏出手机来看时间,不看还好,一看我就傻了,怎么是四点整!我明明记得我在快到凌晨十二时出来,就算家再远也不至于花四个多小时吧,不,这不是重点,四个小时意味着车费可能更高!

    摸了摸已经干瘪得不能再干瘪的钱包,不由得心疼起来,暗骂自己太不注意了,怎么一不留神就搭上了一辆黑车呢。

    我一抬头,猛然发现车子驾驶座上的司机已经不知去向了,只剩我一个人在车子里发呆,看了看窗外漆黑一片有点阴嗖嗖的感觉,心里不由发怵。

    想着回去总比留在莫名其妙的车子好得多,只得硬着头皮走了出去,一出去正好看到莲花小区大门在自己面前。

    忽然背后一声车子启动声,我回头一看,司机什么时候回到车子了,但是突然觉得不对,当司机开着车子从我身边呼呼而过的时候,我发现司机的脸特别熟悉,居然是之前车祸中死去的肇事司机!

    我吓得差点摔到地上,随后想起后面的莲花小区,便立即回头冲向自己家跑去,跑着跑着,眼前忽然一闪,只见一道白色的人影从眼前飘过。

    看样子好像是女人,大半夜怎么会有女人跑出来呢,我疑惑地想着,当我跑近的时候,但是我看到了什么!

    只见一个白色的女人身影居然是在飘,而且脚不离地地飘着,飘向的方向居然正好是自己家的窗口!

    我忍不住转了转下脑袋,揉了下眼睛,结果是没见到什么白色女人身影,自己家好像并没有出什么状况,大概是自己在车上睡得太迷糊了产生幻觉了吧。

    我晃了晃下脑袋,等走到自己的家门口,便掏出钥匙打开了家门,由于太过于疲倦,我倒在了自己的床上,把之前遇到鬼司机的事情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正当我睡得正香的时候,但我忽然感觉不对劲儿,等等,我的身子好像是完全动不了,我靠,不会这么悲催吧?居然碰上了鬼压床,我知道鬼压床是有科学根据的,但我特么只想睡个好觉啊!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的时候,想试图挣脱鬼压床,结果一睁开瞬间让我僵持不动了,只见自己身上趴着一个白衣女人,不,准确地说是,回家路上见过的白衣女鬼。

    只见白衣女鬼慢慢抬起头来,正爬向我慢慢靠近,苍白又残破的脸,嘴唇鲜红如血,双眼流着血直勾勾地盯着我,盯得我脚底发寒,身体瞬间冰凉!

    正当女鬼慢慢向我的脸靠近的时候,带着残破苍白的脸冲着我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这笑容带有一丝可怖的意味,我暗道自己即将命不久矣。

    想不到自己活了二十多年了,连妹子都没把到,偏偏就要死在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女鬼手上,想想就觉得不甘心啊!

    眼看着女鬼的脸在面前慢慢地放大,我动也动不了,索性闭上眼等着认命,结果耳畔传来一股冷气吹得我忍不住一激灵,一道声音传来:“你要回来看我,不可负约。”

    听到此处,我忍不住睁了下,只见床上早已不见白衣女鬼的身影,自己的身体却能自由活动了,我松了一口气,便沉沉地进入了梦乡。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