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5章 生活
    我叫薛少白,少白的少,少白的白,凡是熟人朋友的关系的人都会亲昵地称呼我为阿白,虽然这称呼听得非常亲切,不过这也不是重要的事情了。

    现在我是跟奈奈子和双生,还有一只从异世界来的食鬼,琅东,住在祖传的老房子里面,我们彼此都向一家人一样,生活幸福美满。

    我看着老房子里面一大家人,心里不由得感叹一下,回想起我曾经的生活,虽然往事被我淡忘了不少。

    我从小被工作忙碌的父母送到农村老家中,在村里老一辈中耳濡目染听了不少各种传说和禁忌。

    当时村里的老人们常常念叨着这里不可以进,那里也不可以进,可我偏偏不信邪,于是就带领一群小伙伴在月黑风高中进入了老人们再三叮嘱千万不要进的洞穴来探险,为什么洞穴能让村里人避之唯恐不及呢?

    据老人们说过,这里曾经是个防空洞,但后来被日军发现用毒气弹投了进去,活活把躲在洞里避难的人们闷死了,从此以后洞里怨气久而不散。

    村里人路过常常会听到洞里传出哀鸣声和声,经常有牛羊跑到洞穴就失踪,搞得村里人心惶惶,久而久之,这个防空洞就这样变成村里的禁地了。

    离洞口越来越近,一股阴寒气突然顺着脚底弥漫上来,侥是我胆大,到底还是年龄小了点身子弱,承受不住冷气侵体,偷眼瞄了下旁边,只见有几道人影跟随,想着总不能在小伙伴面前怂了点,便挺直了下小腰板往前走了几步。

    可走着走着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我忍不住转回头看了下,靠,人呢,这帮小子真没义气,逃跑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回头待得回去了再好好教训他们不可。

    但一想不对,他们都跑了,身后的人影是谁!一想不由冷汗淋漓,双腿齐齐发抖,忽然眼前一花,后来我就不省人事了。

    怎么回来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我被送回来后被赶到的父母狠狠胖揍了好几顿。

    后来我质问了跟我一起去洞穴的大明,说他不讲义气连兄弟的死活都不管了,毕竟大明从小跟着我一直特别要好。

    结果大明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我,说:“我们哪有逃跑,本来看你走得好好的,结果你中邪了似的四处乱走,突然转回头,还冲我们嘿嘿一笑,后就倒下去了,把我们吓得不轻,等我们靠近的时候,发现你不见了。”

    我一听,这不对啊,难道我的记忆错乱了不成?我怀疑这小子糊弄我,问了下几个小子,结果回答基本一致。得出这种结论,我心里咯噔一声,难不成自己见鬼了不成?结果这之后几天相安无事,便慢慢没放在心上了。

    父母觉得我留在老家没人管也不是办法,索性就带我离开了老家去了他们工作的城市,反正他们在城市的工作基本稳定了,房子基本搞定了,有他们的照管省的我天天不安分让他们操心。

    在那时候我认识了邻居家的可爱的小妹妹,天天捉弄她捉她的小辫子成为了我的乐趣,为此我没少挨父母的几顿揍,后来我学乖了,基本对邻居家的小妹妹特别照顾,结果小妹妹不知不觉就依赖我了,我顿时有种自豪感和成就上来了。

    就这样,我在城市度过了二十多年,父母后来放飞了我,我自由自在地生活,过得那叫一个舒心,如果不是后来发生些奇怪的事情,相信我会过得更加舒服点。

    这天,正好是礼拜六,天气正好。

    在温煦的阳光下,我躺在一张床上正要睡个回笼觉,忽然外面响起一声巨大的声响把我震醒了。

    “是谁这么缺德,大早上还让不让人睡了?”我心中骂了声靠。

    听到外面声音越来越嘈杂,皱了下眉头,自从附近开始施工,就从来没有好好过个安稳日子。不过听声音来,好像工地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呢。

    下楼买早点的时候,顺便向围观群众打听了下工地的情况。

    得知是挖掘机在工地上挖出了一副棺椁,据说年代不是一般的久,而且好像是埋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围观群众热情地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看看热闹。

    我一听不以为然,便摆摆手上楼了,之后工地和棺椁后来会怎样已经不是我所关心的事情了,反正这些都跟我无关,没什么好理会。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在我看来算不得是大事的工地挖出棺椁竟然会挖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变化。

    这几天,我照常过着宅男该有的生活,家里乱糟糟的,基本都没什么事情发生,是的,确实是没发生,但是后面我却不那么想了。

    我在锅上煮了点泡面,就等泡面开锅了,闻着香喷喷的味道,胃口大开,手中不由自主地握住筷子,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巨大的金属碰撞声,伴随人们的尖叫声险些让我手中的筷子抖落在地上。

    我看了看窗外,只见一群黑压压的人们团团围住了中间,由于人们的遮挡缘故什么都看不到,我心想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故?

    突然我心中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让我不由心中一跳,眼皮跟着跳了起来。常听老人常常言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偏偏跳的眼皮却是右眼皮,作为无神论者,我一直认为没见过就没见过,没什么好怕的,然后我便没放在心上了。

    忽然门口铃声一响,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曾经的邻居小妹妹,淳于姗姗。

    哦,对了,忘了说下,自从被父母放飞后,父母嘴上说放飞我,却背着我请求了淳于姗姗过来照顾我顺便好好管教一下,原以为淳于姗姗不太可能会答应,毕竟只是普通邻居关系算不上是亲戚对吧?

    没成想她会痛快地答应了,好在淳于姗姗不怎么有空,平时偶尔在饭点过来一下,要不然我的自由自在就真没了哎。

    淳于姗姗一脸慌张地进来了,手中拿着一大袋食材。

    她一见我,便好似松了口气似的,说道:“阿白,外面真是吓死我了,我本来走得好好的,偏偏车子突然冒出来跟我擦肩而过,没想到还会发生事故,我都快吓死了。”说完便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

    我一见淳于姗姗一直不安的表现,便安慰道:“只是小事故而已,你不要太过于害怕。”

    “小事故?阿白,你难道没看到外面是非常可怕吗?据说车子里的人死得还特别惨,我都不敢靠近了。”

    说完后,尽管淳于姗姗非常害怕,但她没有忘记来这儿的目的,很快便发现了一小锅泡面,皱了皱下眉头,道:“阿白,你怎么又吃上了泡面,我都跟你说过不少次垃圾食品不健康了……”

    我一听,据我对她所了解的是,这小妮子一唠叨起来很没完没了,得赶紧想办法堵上她的嘴为好。

    我连忙道:“好好,我的大小姐,我知道了,以后我保证不会再吃了。”

    “说得好听,之前都保证过了不少次,我怎么完全就不信呢?”

    好吧,我还是换个话题也许能行呢?

    “行行,泡面算是我的错行吧,你做的菜其实还挺好吃的,你之前遇到车祸是怎么回事?”

    淳于姗姗一听,表情极其不自然,说道:“说什么不好,怎么就说到这起车祸,现在一想想都没胃口吃饭了。”

    虽然我没当回事,但我绝对想不到这起车祸正好是我遭遇的事件的开端。

    好不容易把淳于姗姗劝回去了,顺便把她送到了她家。虽然我们曾经是个互助互爱的邻居,但后来我自立门户搬进了一家小独居所,之后很少跟她再见过面了,虽然我之前感觉她对我的眼神越来越奇怪,很快就没放在心上了。

    当我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路灯一闪一闪,路灯下有一对情侣在亲热着,当我感慨着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时候,便走过去了。

    在我没注意的时候,路灯下的“情侣”两人都转过头,正死死地盯着我的背影,面容显出一副狰狞的表情,眼中闪现出贪婪的目光。

    走着走着,忽然我背上一阵阴寒气弥漫上来,让我十分不舒服,估摸着夜晚太冷了,受寒了吧,一想到此处不由得抓紧了领口,缩了缩下身子,试图让身子少受寒点,没成想身体越来越冷了,让我有点承受不住,想着赶快回家来着。

    忽然脚下差点绊倒什么东西,只听到一声动物哀鸣声,只见一道灵活的身影迅速钻进了旁边的树丛里。

    我心想莫不是不小心踩到了什么猫还是狗来着吧,但奇怪的是身体居然不是先前那么冷了,我想着应该是受了惊吓的缘故,便没放在心上就回了家。

    当我回到家的时候,一阵疲倦袭上来了,我就昏沉沉地睡去了。

    窗外路灯一闪一闪,突然熄灭了,隐约显现出一对绿色的光球,正闪闪发亮,十分瘆人。

    天一亮,我正在美梦中尽情地享受着,忽然外面传来一声尖叫把我惊醒了,靠,这几天跟我有仇啊!怎么连觉都睡得这么不安生。

    我心里暗骂自己真倒霉,这房子隔音实在不咋样,回头找点好房子早点搬出去吧,正想好好补觉的时候,但是后来的声音让我瞬间清醒过来了。

    “死人啦!死人啦!”楼下人们一阵恐慌。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