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3章 六年前的报纸
    当任孝义说到他一直没有找见沈千岁的时候,我的心情不禁有些紧张和担心起来了,因为任孝义追寻沈千岁并没有找到沈千岁本人,而且还找到了沈千岁遗落下的衣服。

    我一想到当地人曾经流传下来的传闻,尽管这些传闻是真是假也好,但我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沈千岁有危险不管不顾吧。

    但是任孝义并不知道沈千岁到底在哪里了,任孝义说过他到沈千岁失踪的地方并没有找到沈千岁的踪迹,但是他知道沈千岁的失踪是跟当地人流传下来的传闻有关。

    我想起我刚才在这种地方察觉到浓烈的阴气,虽然这种感觉实在很令人不舒服,但是我总有种隐约的感觉,沈千岁应该是在这里遇到了什么事情。

    但是沈千岁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但是任孝义对沈千岁的事情可担心的不得了,任孝义说过要想找出沈千岁必须得尽快找出当地人流传下来的传闻中的那个神秘女子。

    我想着传闻中的那个神秘女子搭上司机的车子,然后司机就失踪了,可我却在这个地方发现了一股浓烈的阴气,显然这个地方应该是有鬼的。

    可沈千岁若是真的碰到了这种情况的话,那可就大大地不妙了,本来他身体不太好,心脏也不太好,遇到了这个情况,对他的处境可就不妙了。

    但是任孝义从这个地方只找到沈千岁遗落下来的衣服,剩下的是没有找见沈千岁的影子,令任孝义可着急得不得了。

    不过我知道,我们虽然找不到沈千岁的身影,但是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个传闻是从当地人口中出来的,如果在当地能找到那个传闻的来源的话,也许就很有可能会找到沈千岁也说不定哦。

    我心里就在这样想着的,沈千岁的经纪人任孝义都表示非常认同,既然我们大家都可以确定这个传闻是跟沈千岁的失踪有关,那么我们是应该好好从这个传闻的来源调查一下吧。

    虽然我们大家对这个传闻充满了一些疑惑和好奇,可我们大家虽然都以为从这个传闻调查开始起来,似乎很好调查出来的。

    但是我们却感到意外的是,当地人似乎对这个传闻唯恐避之不及,只要一听到我们谈及这个传闻的事情,他们就会立马变脸。

    就这样,当地的人们都知道了我们来当地的真正目的,都不太愿意跟我们说话,就在我们愁眉苦脸的时候,忽然我们却注意到了一个小孩在地上玩弹球。

    我们大家心里暗自想到,既然当地的大人们都不愿意多说,小孩子没有大人们那般忌讳,如果真的能从小孩子的口中套出来也是不错哦。

    想着想着,任孝义已经走了过来,对小孩子用温和的口气说道:“你好,小朋友你一个人在玩吗?”

    小孩子本来还在地上玩弹球玩得正开心,突然一个陌生大人过来搭话令他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这个小孩子似乎曾经被他的父母教过,正用一种警惕的眼神看着我们大家,一直没有说话。

    但是任孝义似乎看出来了这个小孩子的心思,知道这个小孩子大约是过于紧张了罢了,于是便从他的衣袋里掏出一颗糖果,然后递给了这个小孩子。

    这颗糖果人们都很喜欢,喜欢糖果的甜味,每次尝一下总会有种甜丝丝的感觉在口中。

    当然,人们都喜欢这颗糖果,连小孩子也不例外,这个小孩子一见到任孝义刚刚递过来的这颗糖果,果然就这样深深地被这颗糖果给吸引住了。

    任孝义刚刚递过来的这颗糖果,这个小孩子自然不会更加放过这个机会了,于是立马拿过了这颗糖果,脸上露出来了天真可爱的笑容。

    我看在眼里,心里暗自想到,任孝义真会抓住小孩子的心理,不过这样也好,任孝义已经用这颗糖果让这个小孩子已经开始放下了心防,这样的话,沟通起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障碍吧。

    我心里这样想着,这个小孩子从接过任孝义手中的这颗糖果,果然就没再对任孝义有什么戒备了。

    但是任孝义跟这个小孩子一开始并没有谈到这个传闻的话题,我知道任孝义是想慢慢引导这个小孩子谈话以方便套话。

    任孝义心里很清楚,要想取得这个小孩子的信任,首先要谈谈这个小孩子喜欢的话题,这样的话,话说开了,还不怕这个小孩子什么都不说出来的吗。

    这个小孩子喜欢玩和吃,任孝义已经看穿了这个小孩子的心思,自然而然地跟这个小孩子开始谈起这个小孩子感兴趣的话题,果然这个小孩子对任孝义已经非常满意,逐渐放下心防了。

    就在我们大家以为要顺利的时候,任孝义就在刚刚谈到这个传闻的时候,而且他觉得谈的差不多了。

    任孝义谈论玩糖果的事情后,于是就问道:“嗨,我们来的时候听说过附近的这条路曾经有一个神秘女子在等车,被这个女子打过车的司机都失踪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结果这个小孩子本来谈得正开心,只听到任孝义的话,脸色突然一变,这一变化正好被任孝义注意到了。

    任孝义发现这个小孩子的脸色变化后,于是连忙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了怎么回事?”

    这个小孩子摇了摇头,样子很是惊慌失措,但是他说道:“叔叔,你要是开车的话,不要让她上车,不然你就会消失的。”

    说着说着,这个小孩子脸上露出恐惧的神情,如果不是他对任孝义抱有好感的话,也许这个小孩子就会吓得跑得不见人影了吧。

    但是令我们感到失望的是,这个小孩子对这个女子的来历并不清楚,打从他记事时,就知道附近这条路有个神秘女子在等车了,总会有些倒霉的司机落入陷阱。

    也许是因为太过于害怕的缘故,这个小孩子跟我们大家谈了一会儿就跟我们告别而去了。

    我们大家看着这个小孩子远去的背影,心里不禁微微叹了一口气。

    就在我们大家都以为没什么收获的时候,但是任孝义却突然说了出来:“我知道怎么做了,阿白,我们去找些旧报纸也许能找到线索的。”

    我听到任孝义这么一说,不解的问道:“找旧报纸,为什么呀。”

    任孝义看着我,于是便道:“阿白,你应该听见了那个小孩子说的话了吧?”

    “听到了,这个有什么问题呀?”我问道。

    任孝义说道:“那个小孩子说打从他记事时那个女子出现在附近的这条路了,也许她出现的时候才是关键吧。”

    我听到任孝义这么一说,这才想起任孝义刚才突然问了这个小孩子在这个时候的时间,也许是任孝义为了弄清楚其中的原因才问的吧。

    当任孝义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了这堆旧报纸,然后我们大家就一起在这堆旧报纸上面开始翻了起来。

    果然正如任孝义所想的那样,我们大家都很快找到了关于附近的这条路的报道,但是令我们大家都感到意外的是,原来六年前曾经有这个女子在附近的这条路旁边大桥上跳河自尽。

    而且这个女子是因为她发现她自己的丈夫背叛了她自己的事实,使得这个女子的失去了理智,竟把她自己的亲生孩子都杀害了,最后发现后悔莫及,跳河自尽而亡了。

    这个女子大概是在报复她自己不忠的丈夫,一直在附近的这条路徘徊不去,而且如果这个女子发现等来的车子里面的司机是跟丈夫一样不忠,那么这个司机就会被这个女子带走。

    我和沈千岁的经纪人任孝义翻到这张报道的时候,我不禁暗自想到,难怪附近的这条路上面的阴气这么浓重,原来这个女子的怨气这么大啊。

    但是我和任孝义都知道,既然这个女子的来历我们都弄清楚了,那找起来应该不会不太容易。

    但是令我感到奇怪的是,沈千岁跟这个女子的那个不忠丈夫一样,她为什么要带走沈千岁呢,但是这个答案只有找到沈千岁才能知道了。

    当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任孝义,任孝义点了点头,然后便道:“阿白,我刚才调查过了,这个女子的丈夫还活着,他在事情发生的时候搬了家,我已经找到了地址,我们一起去吧。”

    我点了点头,心里暗自想到,果然还是沈千岁的经纪人任孝义靠谱一点,如果这个女子的丈夫能提供对我们有用的信息是在合适不过了。

    当我们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很快注意到天色已经慢慢暗淡下来了,显然已经快天黑了。

    我和任孝义商量好了,明天来一起去找这个女子的丈夫来获取信息,然后我们就各自分开回我们自己的了。

    但是当我们回到老房子的时候,双生和奈奈子觉得我太胡来了,既然发现了这个女子的丈夫不忠的事实,如果这个女子的丈夫有危险的话,那该怎么办呢。

    我告诉双生和奈奈子不要太担心了,并说以后会注意点的。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