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2章 游轮事件
    沈千岁说到这儿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个船员已经受到了惊吓,竟一时半会都不能说清楚,显然是他曾经遇到了一件令他感到恐惧的事情。

    至于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可就说不准了,毕竟这船员已经神志不清醒了,开始胡言乱语起来了,我们勉强从他的口中听得出:“船长活过来了,他要来找我们了!”

    沈千岁摊了摊手,道:“看吧,听他的话,我就觉得很有可能跟船长的事情有关了。”

    尽管其他人员都在安慰这个受了很大惊吓的船员,但是不管用,无论谁来问这个船员,都不能从他口中确切的回答,无论怎么问都是得到船长活过来了的听起来很荒唐的说法。

    不过几个游客都被船员的疯言疯语给吓坏了,总觉得船长的鬼魂一直在他们身边飘荡着,不过好在李先生比较镇定,这才使几个游客得到了定心丸一样。

    但是大家都认为这个已经变疯了的船员已经不能坐视不管了,于是把这个船员硬带到他自己的房间,但没想到的是,这个船员就在刚刚踏入他自己的房间,突然力气变大了,连制服他的几个船员都没办法控制住了。

    结果这个船员惊恐地看着他自己的房间,用手颤巍巍地指着房间里面的窗户,连连嚷道:“我在窗外看到了船长!船长他还活着,他在看着我!”

    这个船员的话刚刚一出口的时候,许多人都吓坏了,纷纷转回头朝着这个房间里面的窗户看过来,但这窗外除了一片漆黑,还伴着海风不断地拍打着的声音,没有什么异常。

    许多人左看右看,见这个房间里面的窗户并没有什么异常,外面没有什么人站在外面看着他们,都不禁松了一口气。

    所以许多人都怀疑船员已经疯了,神志不清连幻觉都容易产生出来了,可是这个船员已经受到惊吓,几乎连大家都控制不住了,最后出来了一个力大如牛的船员出来了,并把这个受到惊吓的船员给打晕了。

    船员刚刚打晕了受到惊吓的船员,他那一脸紧张的表情以微不可察地松了下来,就好像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我刚好注意到这,心中隐约觉得这事情似乎不简单。

    就在大家把这个船员安置在这个房间的时候,忽然我心中有了异样的感觉,出于本能的感觉,我猛地朝着这个房间的窗户看了过来,结果我却见到了窗外有一双散发幽绿光芒的眼睛,正在狠狠地瞪着我。

    我不禁“啊”地一声,差点给跌倒在地,沈千岁见到这个情况,连忙一手把我给扶住,关心地问道:“阿白,你怎么了?”

    我很快反应过来,朝着这个房间的窗户外面看了过来,但窗户外面已经变得平静了,就好像刚才只不过是个幻觉罢了。

    但我知道,刚才我所见到的绝不可能是幻觉的,凭着我的感觉我能保证刚才所见到的绝对百分之百是真实的。

    可现在追过来已经来不及了,这个房间的窗户外面已经恢复了原本的平静,分明窗外的人已经走远了。

    当大家把船员安置好了,都商量着怎么办,后来他们决定等天亮看看这个船员的情况,等船员的情况好得差不多了再问也不晚。

    大家商量好后,都觉得有些困了,毕竟刚才突然被这个受到惊吓的船员的影响,弄得大家的精神很是紧张,当把这个船员安置好后,精神瞬间放松下来,伴之而来的是困意上来了。

    但是一个年轻男孩突然说了出来:“这个船员说的船长活过来了,是不是真的有可能看到了船长的鬼魂呢?”

    这个年轻男孩的话刚刚一出来,他旁边的这个年轻女孩用责怪的眼神看向了他,似乎很不满在这个时候谈起话题,毕竟晚上谈这么可怕的话题,谁敢去睡觉啊。

    几个游客听到这个年轻的男孩的话,立即想到了船员说的话,可几个游客旁边的那几个船员的神情突然变了一变,但随即恢复自然,正好被我注意到。

    我对几个船员的反常神态觉得不对劲,心里有种感觉告诉我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问题的。

    虽然很多人被刚才这个船员的所言船长活过来了的事实给吓怕了,但随之想到的是,船长已经死了,怎么可能会活过来的呢,如果真如这个船员所言的话,他看到了船长活过来了,那么他看到的船长很有可能就不可能是活人了。

    随着这个想法的产生后,几个游客不约而同地想起来了今天曾经在船长室里见到的神秘驾驶者,都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他们的睡意瞬间被吓没了。

    虽然几个游客都不敢单独回屋去睡觉了,但几个船员好说歹说之下,最后决定搭伙共宿在房间里面休息。

    毕竟跟人合住比单独呆在房间里还要有安全感的,我想着这样也好,晚上这几个游客暂时是安全的,不过我对窗外那双突然出现的眼睛始终很在意着,总觉得他似乎好像有话想告诉我的。

    当我们来到自己房间的时候,跟沈千岁和任孝义各自道了别,毕竟刚才的事情已经惊动了太多的人了。

    双生和琅东自然要跟我住在一起的,要不然他们怎么会放心呢,毕竟船长的鬼魂说不定有可能会在周围飘荡着呢。

    我想到刚才船员的话,他刚才应该是见到了船长的鬼魂,但是他被吓疯了,已经很难从他嘴里弄出点什么信息来,只能等明天再说了。

    想着想着,我慢慢陷入了睡眠中,但令我没想到的是,就在刚睡了不到一会儿竟再次被这个突兀出现的敲门声给打断了。

    在这个晚上连续被这个敲门声打断两次的我,心情自然更加不好了,要知道无论谁在睡觉好好的时候连续被打断两次,心情能不好吗。

    我心中暗自倒霉,但正好见到双生和琅东都醒过来了,双生似乎对这个敲门声的出现很是不满,但只得过去打开了门。

    但是没想到的是一打开门后,又出现一个浑身血淋淋的船员出现在我们面前了,他朝着我们喊道:“救……命……救救……我……”随后就倒下去了。

    双生见到这个情况后,用手朝着这个船员的鼻息一探,发现这个船员已然没了气息,他起身道:“他没气了。”

    我听到这话后,心里意识到,这个晚上肯定不会是平静的,果然,隔壁的游客被旁边的敲门声给惊醒了,一打开门正好见到了倒在地上的血淋淋的船员尸体。

    随后一声尖叫声响彻了豪华游轮周围,惊得豪华游轮上的所有人都给惊醒过来了。

    当所有人见到这个船员的尸体后,脸色顿时变了一变,他们从来没有想到,本来应该可以过舒适日子的豪华游轮之行,竟然会闹出了人命。

    这几个游客都受了惊吓,医师走过来探查了这个船员的尸体,不禁“啊”了一声,当大家问这个医师有什么发现的时候,结果这个医师的回答令大家都很害怕。

    这个医师的回答是:“死者身上的伤口是被一刀刀给切开的,全身毫无完好的,是失血而死的。”

    医师的回答令几个游客都感到害怕,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船长的鬼魂,显然船长的鬼魂来作祟了,这下几个游客都不敢单独去房间睡觉了。

    但是他们都想到了曾经发疯的船员,想到船员的房间看看是怎么回事,结果却正好见到这船员的房间的房门大开着,里面的船员已经不见人影了。

    大家都感到很是害怕,但我却留意到船员房间里面虽然很乱,但留下的痕迹还是有的,我注意到这儿,心里不由一惊。

    但是双生已经察觉到了我的心思,于是问我怎么了,我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双生,我们回去吧。”

    从刚才的情况,我心里已经有了确定,这船上的船员肯定有问题,几个游客都没见过船长,他们声称登上船的时候曾经听到了船长的广播声音。

    船长没有出来迎接这几个游客,反而用广播声音出来,这样一想来,如果广播声真的是事先录下来的时候,那么广播声音未必就是船长在这个时候说的话,那时候船长很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正如我刚刚所见的,我发现了船员的鬼魂,令我没想到的是船员竟然是死于另一个船员之手,而另一个船员正是我们刚刚见到的那个死去的船员呀。

    而这个船员已经被另一个船员给害死了,显然另一个船员害怕这个船员疯言疯语说出不该说的话,所以趁着大家回去睡觉的时候悄悄把船员给杀了,但没成想竟被船长的鬼魂给缠上了,最后自食其果了。

    但是这个船员在那里徘徊着不停地重复着他生前的动作,突然阴风一刮过来,船员竟跟着消失了。

    我想起刚才船员的死状,心中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我知道船长为什么会死的原因,因为他知道了真相,所以才会被杀。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