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4章 触发法阵
    作为上古通万物之情的神兽,任孝义盯着手中的这棵奇怪的果实良久,到现在还未曾说话,我见此心里很是好奇,任孝义到底发现了什么呢?

    沈千岁见到自家经纪人任孝义在这里发呆了很久,虽然他搞不清楚任孝义在干什么,但总觉得自家经纪人现在所做的似乎是重要的事情,一直没敢轻易过来打扰。

    琅东仍然不死心地拉了拉一下我的衣服,嘟哝着说道:“阿白哥哥,这些果子到底能不能吃呢?”

    琅东正在说着的时候,同时他的双耳一起不住地摇晃着,身后的尾巴向上翘起来,我见此忍不住想起曾经在街上见过一条宠物狗对着自家主人卖乖讨巧的动作。

    虽然我知道用来评价琅东是不对的,好歹人家是从异世界而来的食鬼,专门来克阴气和鬼怪,不能跟一只宠物狗相提并论的!

    我咳咳了一声,然后道:“这个嘛,琅东,你瞧瞧这果实这么绿,一看肯定是没成熟的样子,不过你要是饿了的话,我的包里还是有点吃的,等会给你拿来哈。”

    “好吧,阿白哥哥你说的对。”琅东很是郁闷地道,还不忘瞥了一下旁边的双生。

    双生自然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琅东只好拿着我从小荷包里弄来的饼干走到一旁吃起来,说真的,每天总是吃饼干,感觉差不多都快吃腻了呢。

    就在这个时候,任孝义终于有了动静,只见他一手拿着果实朝着石桌子上的盘子走过来,我对此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任孝义却把这个果实放进了盘子。

    大家见此感到更加疑惑了,但是任孝义嘴里喃喃地道:“奇怪,没可能不会没有动静啊?”

    缘醉莫求凑过来问道:“任施主,刚才你在做什么呢?”

    大家在等着任孝义的答案,结果任孝义说出来的答案让大家感觉更加无语:“我刚刚思考突然想起这果子要是放进盘子里会不会触动机关,所以就想来试试?”

    不过很显然,这盘子并没有如任孝义所想的那样,不仅没有动静,更不用说什么开启机关了。

    对于这种结果,大家都摇了摇头,同时心里既然果子不是开启机关的钥匙的话,那么这两棵奇怪的树和这盘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就在大家思考的时候,我这时候察觉到了这两棵树里面似乎有什么不对劲,我想了想,就朝着这两棵树走过来。

    双生刚好注意到了,于是就跟上来了,我知道双生是担心我的安危,所以必须寸步不离地跟着我,毕竟我的命是跟他的命连在一起的。

    我和双生走到两棵树面前的时候,我总觉得树枝后面似乎藏着什么东西似的,于是想用手把碍事的树枝拨开想知道里面是什么,但被双生一手拦住了。

    “让我来吧。”双生从自己身上拿出那把千机变,千机变刀尖上闪着一股寒光,只见他用手中的千机变小心翼翼地拨开树枝。

    当拨开树枝后,我们脸上流露出很是震惊的神情,因为这棵树上不止结了犹如翠玉那般的果实,而且还结了一个跟其他果实不一样的果子。

    而这只果子是非常特殊的果子,样子极是普通,不像其他果子那般翠绿玉石一样拥有极其美丽的颜色,在这些翠玉果子里显得有些黯然失色,所以都很少被注意到。

    “双生,你觉得这会不会是开启机关的钥匙呢?”我有些不确定地去问了双生。

    双生摇了摇头,便道:“不知道,拿过来试试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想起另一棵树上会不会同样也有一个类似的果子,于是就去另一棵树上去检查了一下,果然在另一棵树上找到了一个其貌不扬的果子。

    我和双生各自拿着一个样子很是普通的果子走过来,大家正好注意到了我们手中的果子,听我和双生提过在两棵树上发现这果子后,脸上露出怀疑之色。

    不过想想,大家不相信这两个果子能打开机关是正常的,毕竟这么普通的果子怎么想也不可能会跟这样子精美的盘子配得上。

    经纪人任孝义对此却丝毫不怀疑,他朝着这两个果子看过来,随后点了点头,道:“嗯,应该是没错了。”

    听任孝义这么一说,虽然我们心中半信半疑,但还是把这两个果子放在这盘子里,然后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着动静。

    过了一会儿,只见这张石桌子突然有了动静,我们感觉周围的地面有了震动之际,随后这震动慢慢停住了。

    地面震动停住后,我们却听到了一阵摩擦声,然后发现这张石桌子微微摇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地朝着地下下降了。

    我们大家表情都很诧异,满脑子问号都是这地下坑洞到底建了多深,但是没等我们思考过来的时候,这张石桌子刚刚消失在地下后不久后,随后地面慢慢关闭。

    一阵轰隆的声响后,我们听到了身后有了动静,立即转过来,却惊讶地发现原本在中央的大石台子不知什么时候被分裂成一半,露出了一个地下通道。

    大家见到这个地下通道出现后,心知机关已经被打开了,尽管我们觉得这里机关真是设置太多了,不过既然能打开机关也算是不错了。

    我们刚刚下到地下通道的时候,感觉这里的通道似乎特别潮湿阴冷,让人极度有些不舒服。

    双生担心我的体寒怕冷的体质会有些受不了,于是就从小荷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棉衣让我穿上。

    这棉衣穿上后感觉浑身不再那么难受了,同时我耳边却听到了一个响亮的打喷嚏的声音,回头一看,原来是沈千岁刚刚受凉了。

    我想起沈千岁身上有心脏病再加上中了吞噬魔的诅咒,所以他的体质较常人还是虚了点,本来担心沈千岁会感冒,想着要分给他棉衣来着。

    不过沈千岁的经纪人没有辜负这职业的希望,已经很早就有准备了,不知从什么哪里变出一件大衣,披到了沈千岁身上。

    我记得之前任孝义身边似乎没带什么大衣,心里忍不住在想着这家伙是哆啦a梦吗,从哪里都能变出一件大衣来。

    我们走了半天,这条潮湿阴冷的通道很快走到了尽头,我们见到尽头是一道门,不过万幸的是这道门上没有设置什么机关。

    要是在这道门有设置什么机关的话,估计我们会连骂娘的心情都有了,毕竟长时间呆在阴暗潮湿的环境中,对于我们来说真是不好受的。

    尤其是我这个还未发育完全的小孩子身体,要是在这种环境下闹出来什么毛病可不是个好结果的哦。

    这道门虽然没有机关,但它本身特别重,不过好在沈千岁的经纪人不是一般人,作为上古神兽,凭借自身的神兽力量很是轻松地把门给推开了。

    随着大门被推开后,这道门背后的里面这番情形就这样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之中。

    我们发现原来里面竟然是一片湖泊,但是这片湖泊上面却什么都没有,不过这片湖泊两边各放有一个奇怪的石头雕像。

    缘醉莫求见到这片湖泊后,于是咦了一声,道:“又是这湖啊,不知道这里会不会再次遇到酒的机关呢?”

    说着缘醉莫求不禁朝着四周观望了一下,我见他的表现后,忍不住有些扶额,这家伙怎么都在哪个时候还是惦记着酒呢?哎,真搞不懂为什么他就这么喜欢喝酒呢……

    虽然心里还在感叹着,但我的目光却留在这湖泊两边放置着的石头雕像,不过这雕像并不是之前我们所见过的人物雕像,它是龙首狮身的雕像。

    大家对这片湖泊两边放置的石头雕像感到很是好奇,于是上前想弄清楚这雕像是怎么回事。

    缘醉莫求见这里并没有什么酒,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唉,竟然没有酒啊,真是好可惜啊。”说完后再次叹息了一次。

    大家早已习惯缘醉莫求嗜酒如命的态度了,沈千岁一脸同情地拍了拍缘醉莫求的肩头,道:“兄弟,不要这么气馁嘛,等出去了本大爷会请你好好喝一顿的,包你喝得满意!”

    缘醉莫求听了后,双眼立马放光,道:“真的吗?沈大老板可不能忘了这事啊!”

    “那当然了,我一诺千金,怎么可能会忘了呢!”沈千岁顿时豪气干云拍了拍胸口。

    我听到两人的对话,对此很是十分无语,虽然两人不怎么靠谱的样子,不过好在经纪人任孝义特别靠谱,他刚刚在这石头雕像有了发现。

    “这雕像下面似乎好像能松动,试试移动一下或许能打开呢?”任孝义边说边移动了这座雕像,但是这雕像移动后并没有动静。

    任孝义见此,不禁说道:“难道另一边的雕像也是一种机关?”

    于是他再次去另一边移动了一下雕像,果然我们感觉到了地面开始有了震动,我们知道机关已经打开了。

    然后我们注意到湖泊突然出现漩涡,在漩涡中间我们注意到里面冒出来了一个散发着光芒的阵图,原来是一个法阵。

    法阵刚刚浮上湖面后突然发出一个耀眼的光芒,闪得大家都睁不开眼,同时我们注意到这法阵开始慢慢扩大,竟覆盖到了我们所站在的位置。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