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3章 发光的石柱子
    缘醉莫求见状,于是感慨着说道:“唉呀,我们走了这么久,总算快到了,我差点以为真的走不到头了呢。”

    我们见到前方出现一道光亮,不禁都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前方会有什么样的,大家的神经都很紧张,生怕前面会出现什么。

    但是等我们进来后,大家都很惊讶地发现这里原来并不是什么出口,而是一间巨大的石室。

    而石室里都排列了不少一根根巨大的石柱子,而石柱子有前面有一部分发出蓝色的光芒,而后面一片幽暗,我们注意到石柱子发光是有限时性的。

    前面石柱子发光刚刚发光了足足有两分钟,随后很快熄灭了,然后后面那一部分的石柱子也开始发出光芒。

    蓝色的光芒覆盖在根根的巨大的石柱子上犹如水晶那般,大家都看得目不转睛,同时心里很是怀疑这些是不是跟机关有关。

    “咦,我们不会又再次遇到什么奇怪的机关了吧?”沈千岁在这个时候说了出来。

    缘醉莫求锁紧了眉头,道:“大家注意,我发现那边有一具尸体的骨骸,这绝对不会是跟之前我们碰到的机关一样这么简单。”

    听到缘醉莫求这么一提,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望向了缘醉莫求所指向的方向,恰好见到一具人的尸骸躺在一根巨大的石柱子旁边。

    但是这具尸骸身上衣服早已化为地上的一些碎布了,而这具尸骸的旁边却有不少金属制成的尖刺,在石柱子蓝色的光芒照耀下闪着阴冷的光芒,令人不寒而栗。

    大家看到这番情形,都屏住了呼吸,心里明白这具尸骸应该是一不小心触发机关所以没能躲过去。

    这具尸骸的主人既然是在这里遭逢意外而身亡,说明这里的机关凶险异常,但是我们对这里的巨大石柱子几乎没有什么头绪。

    “双生,你对此有什么想法?”我回过头对双生说道,双生皱着眉头,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不好确定。”

    就在这个时候,缘醉莫求似乎有了什么发现,于是开口道:“你们看,这些发光的石柱子上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啊?”

    我们听到后,就朝着发着光的大石柱子上看过去,却发现大石柱子上面有各种各样的图案,于是更加疑惑了。

    但是我们很快注意到,在石柱子上面蓝色光芒下似乎有一块类似大石头的轮廓,走过来才发现原来是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光即出路,非光即死。”

    “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感觉脑子里一团乱。

    缘醉莫求凑过来仔细研究了一下这石碑上面的字,随后他很快想到什么似的,就道:“你们说说,如果我们顺着这些石柱子照耀过来的光走过去是不是就能出去了?”

    我听到缘醉莫求这么一提,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然后朝着石柱子望过来,果然正如我想的那样,这些发光的石柱子排列是有规则的,而且发光的石柱排列起来正好形成一条路。

    随着一部分的石柱发光开始熄灭,另一部分的石柱子也开始发出光芒来,而跟之前熄灭的石柱一样的是,它们排列的确实能形成一条路。

    我们大家注意到了这些石柱光芒出来的问题,但是大家都认为这里的机关这么危险,必须要先试试能不能通过再说。

    “我来吧,大家先闪开一下。”缘醉莫求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枚金属制成的尖刺,不用想就知道他用自己的佛力功法把这些尖刺给拿过来了。

    只见缘罪莫求用手中的尖刺朝着光芒处丢过来,我们在一旁紧张地等待着这结果,但是结果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缘醉莫求见没什么反应,不禁松了一口气,于是开口说道:“大家可以放心了,这条路应该没问题了。”

    于是缘醉莫求就朝着光芒处走了过来,我们见没什么事情发生,心里有些放心了,于是就跟着走过来了。

    走着走着,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朝旁边望了一下,于是说道:“咦,等等,怎么只有发过光的石柱子上面有图案,而其他石柱子上面什么都没有?”

    沈千岁正好在一旁听到了,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就开了口:“阿白,这些图案会不会有可能是开启机关的一部分呢?”

    我思索了一下,然后就道:“有可能啊,但是我感觉这些图案好像是按顺序排列的。”

    “嗯,我也这么觉得。”沈千岁沉思着说道。

    走了不到一会儿,我们大家身后的光芒随着时间慢慢褪去,我们快步地朝着前面走去,生怕错过光芒处所留下的这条路。

    走了没一会,我们很快到达了这条路的尽头,但是出现在我们面前的赫然是一道门,而这道门上面出现了长方形图框,里面却排列着各种各样的图案。

    我刚刚见到这些图案,顿时感觉有点熟悉的样子,突然感觉自己被人用手肘给轻轻一碰,我转过头,原来是沈千岁。

    没等我说出话,沈千岁的声音却出来了:“阿白,你看这些图案是不是之前石柱子上面的图案?”

    我一听,立即往这道门上面的图案看了过去,果然确实是之前在石柱子上面见过的图案,但是它们排列似乎很乱,就好像被人刻意打乱过。

    我见此心下就明白了,开启这道门是需要把这些图案重新排列一下,于是说道:“开门的机关好像是要排列正确的图案。”

    沈千岁的经纪人任孝义突然上前,随后他说道:“其实一路上我早已把石柱子上面的图案记住了,我一开始就怀疑图案不可能会无缘无故出现,果然确实是跟开门机关有关。”

    说着任孝义上来把这道门上面的图案开始排列起来了。

    我心里在想着,果然是跟了沈千岁多年的助手,每次考虑事情都很周到,否则怎么会管理这么多古董店还能管理得井井有条呢。

    不一会儿,随着任孝义把最后一块图案放入长方形图框最后的空白位置后,这道门开始有了异动,在大家面前缓缓开启了一条缝。

    大家见到这道门即将要开启,知道是成功了,沈千岁很是赞扬对任孝义说道:“不愧是我的经纪人,只要你一出马,还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

    “嗯,等咱们出去后,老板你记得给我涨工资啊。”任孝义听了后,嘴角微微一勾。

    沈千岁被任孝义的话堵得有些哑口无言,很是哀怨地看了任孝义一眼,任孝义笑眯眯地看着沈千岁,脸上写着你要是不给涨工资,我就替你接饭局的意思。

    最终沈千岁屈服了,为了不再被自己的经纪人逼着去参加什么见鬼饭局,沈千岁一脸苦逼地点了点头。

    我见到沈千岁那种吃瘪的样子,心里莫名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随着这道门慢慢开启,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又是一间石室。

    “怎么又是一间石室,地下坑洞到底建了多少间石室啊!”大家见到是一间石室,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情。

    “慢慢来吧,说不定后面也许有出路也说不定呢。”缘醉莫求手持着酒葫芦很是淡定地说道,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他一身酒气让我不禁皱起眉头。

    这家伙,喝酒还真是够多啊,要不是事先知道他是佛门弟子的话,我都快怀疑他是不是酒鬼转世了。

    进了这间石室后,我们注意到中间的大石台子上放置着两个大花盆,而大花盆却有脸盆那么宽,两个花盆各自种了一棵我们从来没见过品种的树。

    而四周的石壁上面点着几个长明灯,在长明灯的灯光之下,我们发现中间的大石台子后面有一张石桌,石桌上面放置着一个盘子,做得很是精致,想来价值也不会太低。

    盘子里面空空如也,我们一时好奇凑过来,结果发现这个盘子上面居然一点灰尘都没有,简直干净地像是刚刚擦过了似的。

    我们心里很是清楚这里面绝对不可能会有什么人,更不用说在这里擦过盘子了,盘子上面为什么会如此干净我们有些不甚解。

    “这次又是什么样的机关呢?”大家都陷入了沉思之中,开始思考是什么样的机关,能不能解开呢?

    正在想着的时候,琅东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于是把我的衣服拉了一下,我察觉到琅东在叫我,就转过来想知道琅东要对我说什么。

    琅东一手拉着我的衣服,一手指向了大石台子上面的那奇怪的两棵树,一脸惊奇地说道:“阿白哥哥,你看这树上好像结了果实,要不要来一起吃啊?”

    我得知这两棵树上结过了果实,心里感到奇怪,先是湖面莫名其妙出来了荷花,连树都能结果了,嗯,这么说来,这里的植物生存能力似乎比较强。

    琅东刚刚说出这两棵树上结了果实,大家都听到了,纷纷转过头朝着这两棵树望过来,沈千岁的经纪人任孝义过来上前。

    他从树上拿过一个果实,仔细观察了手中的果实,而果实浑身通绿,小巧玲珑通透,翠绿如滴,样子极是美丽,令人爱不释手。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