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1章 出发的路上
    当沈千岁突然说等一下的时候,差点把我吓了一大跳,但是我见到他一脸奸诈的笑容,我心道不好,他该不会又想玩什么花样呢?

    果然,沈千岁看了一下旁边送行的奈奈子,然后看了看依旧保持面瘫的双生,他那一向俊美的面容上露出令人魅惑心神的笑容,道:“其实啊,双生你不如也一起来吧?阿白刚刚伤好后,就要单独去做这种任务我还真有点不放心呢。”

    不放心你个头,不放心你个妹,我心里忍不住吐槽,果然沈千岁说的话正好戳中了双生的要害,见到双生锁紧了眉头,我心知他肯定要考虑过来了。

    奈奈子听了后,竟然对沈千岁的话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道:“天王千岁说得很有道理啊,阿白你的伤刚刚好,还是让双生陪着你一起去保险点吧。”

    我见到后,心叫不好,奈奈子你可别被沈千岁那小狐狸给骗了啊,但是我见到奈奈子一脸期盼的样子,竟有些不忍心拒绝了。

    我就知道沈千岁肯定是清楚奈奈子的请求的话对我来说是弱点,不然怎么会在奈奈子刚好过来的时候突然说了出来呢,哼!

    看着沈千岁那一脸奸计得逞的笑容,真是让人倍感不爽啊,要不是他身上有心脏病的话,估计我想揍人的心情都有了。

    对于奈奈子的要求,我只得无奈地接受了,其实不是不接受双生过来,而是不爽沈千岁那种奸计得逞的样子,唉,算了,去都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出门前,奈奈子很是体贴地准备了一些青团放进了小荷包里,还不忘把自己做出的一些小糕点和生鱼片都放进去了,叫我们在路上记得吃点。

    奈奈子那种体贴照顾的态度,我突然觉得我薛少白能有这么体贴的女朋友,此生也算无憾了。

    我们出门后,一眼望去就见到沈千岁的经纪人任孝义早已开车过来了,而且开的还是豪车,任孝义下去打开了车门,很是体贴地招待着沈千岁上车。

    我见到面前这番情形,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果然有钱就会摆架子。

    沈千岁很是舒服地上了车,见我呆愣在这里没有过来,就把车窗摇下去,对我喊道:“阿白,你发什么呆啊?快点上车吧!”

    我被沈千岁的声音打断后,瞬间回过神,道:“好了,我马上就上来。”

    上了车后,沈千岁很是舒服地躺在座椅上休息去了,任孝义尽心尽责地开着车子朝着出发目的奔去了。

    琅东早已化为原形,舒舒服服地窝在我怀里开始呼呼大睡起来了,大概是之前吃的太饱了吧,双生坐在一旁依旧沉默不语。

    在路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快到清明的缘故,我们时不时就遇到路上堵车,有时候要么堵半小时要么堵好些小时。

    等我们好不容易来到郊外的时候,沈千岁很是感慨地说道:“堵了半天总算出来了真是太不容易了啊。”

    “能出来就不错了,还感慨什么啊!”我瞥了一下沈千岁,手里还在抱着琅东,睡了大半天,它还睡得这么香。

    “话说啊,还有多久要到呢?你们剧组去什么地方?”我想起还没了解到我们即将要去什么地方,不管怎么样,事先探听清楚情报对自己还是有点好处。

    “嗯,我们剧组住在乡村旅馆,还有半天就到了,我们剧组去的好像是在漯北道附近的丹晋山,听工作人员他们说那里风景很优美,空气新鲜的好地方,具体情况我不太了解,等去了后让工作人员跟你说说吧。”

    听沈千岁这么一说,我心想凡是穷山恶水的地方必然会出大事的,但是沈千岁说那里风景优美,那么取景回来的工作人员到底怎么突然不对了呢?

    不过,既然听沈千岁说还有半天就到了,那我们还是等到了再问工作人员的情况吧。

    想着想着我干脆躺在座椅继续休息去了,反正在车上是没什么事情,倒不如索性去睡一趟路再说吧。

    就在睡得正香的时候,我梦到了我进入了一个奇怪的房间里,还见到了一个对我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男人了。

    我发现自己进入了对我来说实在熟悉不过的梦境了,心中不由讶异,发生了这么奇怪的事情居然还能进来这种梦境。

    虽然心中觉得很是奇怪,但我还是忍不住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形,一切都还是那么熟悉。

    只见这男子身上穿着金黑色的铠甲,长长的黑发披散在他身上,全身却被附着符咒的锁链束缚着。

    虽然我不知道这男子为什么会被关在这儿,自从梦到这男人后,这个梦就没有断过。

    可这男子面前似乎有一道屏障在挡着,我曾经试图靠近都不能成功过,但是这男子一声“救我……帮帮我……”

    他的这种求救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边,令我不由心中一跳。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觉得这种声音对我有种吸引力,很想让人有种冲动要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身子被人摇晃了一下,睁开眼却见到双生一脸紧张的样子。

    “嗯,双生,你刚才怎么了?为什么一脸紧张呢?”我见到后不禁问道。

    双生神情很是复杂地看着我,道:“阿白,你刚才突然说梦话,不断地说‘救我救救我’之类,我还以为你在梦里是怎么了呢。”

    我听了后,心里有种发凉的感觉,明明是这男子说的话,为什么我会突然说出这种梦话了,这绝对不寻常啊!

    “没什么,只是梦话而已。”我听到沈千岁说快到了,想着这种时候还是不要让双生担心为好,毕竟这种梦不止一次做过了应该不会有什么的。

    任孝义开了一整天的车子,还是那么尽心尽责,我心里不由感慨地想,有这么好的经纪人,在世上是打着灯笼上找不着的,所以这就难怪沈千岁离不开他了。

    等我们到了剧组所在的乡村旅馆,我们注意到旅馆周围聚集了不少人,沈千岁刚刚过来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从人群中走过来了。

    我们只听到中年男子说道:“哎呀,沈先生,你怎么来的这么早?我不是说了明天来就行了吗?”

    “哈哈哈,我只是怕耽误行程,早点来还是比较好放心啊!”沈千岁那帅气的脸上露出了开朗的笑容。

    “诶,难怪啊,沈先生你身有心脏病还能这么敬业,要是年轻人能像你这样就好了啊,唉……”中年男子微微叹息着道。

    “别这样嘛,导演,年轻人难免会有些心浮气躁的,习惯就好。”沈千岁安慰地说道。

    “嗯,这几位是……”导演注意到沈千岁旁边的我们,很是疑惑起来。

    “哈哈哈,听你这么一说我都差点忘了,这几位是我朋友,我是带他们来玩的。”沈千岁爽朗地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带着你朋友尽情玩去吧,听说这里地方的风景很不错,正值春天季节,适合游玩再不过了。”导演似乎很是喜欢沈千岁,笑着说道。

    “好好好,我这就带着他们一起玩去啦。”沈千岁笑着领着我们几个人走过去了。

    “嗯,沈先生,路上要小心点,听当地人说过这里不太平。”导演突然想到什么,就提醒道。

    “好好,我知道啦,我会注意点的。”沈千岁挥了挥手就告别而去了。

    我本想问取景回来变得不对劲的工作人员的情况,但是沈千岁让我别着急,先去游玩再说,这家伙,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玩呢。

    虽然我心里很是无语,但是只能无奈地跟着沈千岁走了,倒是琅东第一次来到这里,看这儿都觉得很新鲜,正玩得开心呢。

    倒是双生,依旧寸步不离地跟着我,尽管我知道双生是担心我跟过来的,唉,这都要怪沈千岁哪壶不开提哪壶,还让人家双生这么担心,真是的。

    我边跟着沈千岁边在心里不停地碎碎念着沈千岁的十八代祖宗。

    正走到一半的时候,沈千岁突然停下来了,然后他说道:“阿白,刚才我有一件事还没告诉你,自从工作人员出事后,导演他就不喜欢有人在他面前提及迷信的事情,觉得会影响大家的积极性。”

    我听到后,才知道为什么沈千岁刚才不让我问工作人员的情况,其实就是怕触及了他的导演的逆鳞啊!

    “喔,原来是这样,你导演这么不喜欢有人在他面前讲迷信的事情怎么就不早说呢?”我埋怨地问道。

    “之前我是忘了啊,不然我早就告诉你们了,刚刚导演过来我就想起来了。”沈千岁一拍脑袋说道。

    唉,这家伙的脑袋真是贵人多忘事,不过也好,既然来了就当做游玩散散心吧。

    我看着琅东在水边正在戏水玩耍,如果一生能像琅东那样简简单单地无忧无虑地活一辈子其实也还是不错的。

    但随即我不住地摇了摇头,心里在想,呸呸,刚才怎么会突然有这种想法冒出来了呢,我什么时候变得多愁善感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