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8章 记忆错乱了
    果然奈奈子说出了令我感到惊讶的话:“阿白,你又在说什么胡话?我们不是刚从医院回来的吗?你睡糊涂了?”

    这不对啊,我突然觉得头脑顿时变得一团糟。

    我迷迷糊糊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可这里的确确实实真是我的房间,对我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

    我回头就见到奈奈子一脸担忧的神情,感觉头脑里的思绪开始平静了下来。

    我用手揉了揉一下紧皱着的眉头,道:“奈奈子,我想我大概还没清醒过来,你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现在双生和琅东怎么样了?”

    一开始醒来之后,一直没有见到双生和琅东,如果没见到他们平安无事的话,我会感到更加不安的。

    但是奈奈子正要说的时候,忽然我们两个人都听到了房门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吱啦”一声,房门很快打开了。

    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是双生和琅东过来了,不禁叫道:“双生,琅东,原来你们都没事啊?”

    双生依旧还是神情淡然的样子,但还是点了点头,以表示要我不要太担心了。而琅东还是一副以前活泼的样子,没有半点不适的样子。

    我知道他们两个都平安无事,顿时心里就放心下来了,但是心里却多了一个疑惑。

    我记得当前我们大家遇到的事情都感觉是那么真实,连掉落进幽暗的大洞也是那么真实,可为什么一醒来就变了样。

    而且奈奈子说我们是刚从医院回来的,但是为什么我却有着以前遇到的事情的记忆呢,然后我心里不禁想起,这个不会是我的梦境吧。

    想着想着,我忍不住捏了一下大腿,啊,还真是够疼的,原来这个不是梦境啊,难道以前遇到的事情也是梦境吗。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于是就问奈奈子:“奈奈子,你知道我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知道啊,你受了伤,刚从医院回来的,后来你说累了,回房间去睡觉,我是来叫你吃饭的。”奈奈子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尽管我觉得脑子里面很乱,但是心里很清楚我身上其实没有多少伤,但是由于不清楚状况,我还是跟着奈奈子他们几个人走出房间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大厅中的电话铃响起来了。

    我把电话拿过了一接,原来是沈千岁沈妖精打来的,我仔细回想了一下,醒来一直没见到沈千岁,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不过刚刚听到他的声音还是挺放心的。

    结果沈千岁在电话那边很是关心地问我:“阿白,听说你勇斗歹徒受伤了?当英雄的滋味怎么样?感觉好不好啊?”这种轻松的语气让我有些不爽起来了。

    “当你个鬼,你想当就去当吧!”我没好气地对沈千岁吼道。

    但是我刚刚说出来的时候,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来,为什么我觉得我们的对话听起来很是熟悉呢。

    “哈哈哈,听你那种中气十足的声音,就知道你伤肯定好得差不多了,你没事就好啊!”沈千岁在那边哈哈大笑起来。

    我决定还是不要理会沈千岁好点,准备正要挂电话的时候,却听到沈千岁的话:“诶诶……别挂啊……我有事情要跟你说啊……”

    “什么事情?”我把电话拿过来的时候,很是不满地对电话那边的沈千岁说道。

    “嗯,是有事情的,不过你现在伤还没有完全好起来,等你休养好了再说不晚吧,不过现在快放假了,你就好好休息吧。”说完后沈千岁很快把电话打断了。

    我听到电话中“嘟嘟”声响后就没动静了,对沈千岁说到一半的事情很是不满,不过如果不是沈千岁刚才这么一提,我倒是差点忘了刚才的事情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大家都能回来不是很好吗。

    我看了看钟表,已经是差不多到午饭时间了,我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但是奈奈子说双生身上有伤需要休息,所以她来负责做午饭。

    我一听到不能再吃双生亲手做的饭菜,心中不禁有些惋惜起来,唉,要什么时候才能吃到双生做的美味的饭菜呢。

    奈奈子做的饭并不比双生差,我是知道的,但是她很是擅长做日本料理,对中国菜尚且还不熟练,不过好在她很会做粥,做出来的粥各种各样,而且味道不错。

    琅东得知很快要吃饭了,他瞬间变得神采奕奕起来了,很是期待地等待着午餐出来。

    奈奈子不负众望地把午餐端出来,天妇罗、乌冬面、蛋包饭样样都有,琅东很是开心地把这些吃的一口一口地塞进嘴里。

    等我们吃饱喝足后,而琅东仍然还在往嘴里塞着吃的。

    我悠哉地享受着难得的清净的休息日子,经过以前的事情,虽然感觉那么真实,但我已经很久没有得到充分的休息了,现在回到家还能休息一下,想着想着我心情瞬间愉悦起来了。

    我正在回味着奈奈子刚做好的午餐美妙的滋味,就在这个时候,我手旁边的手机再次响起来了。

    是谁在这个时候打来的?我不禁有些皱起了眉头,原以为是沈千岁打来的,结果看了手机屏幕一眼,竟然不是沈千岁,而是慕容狗剩的电话。

    我看到慕容狗剩的电话号码,不禁有些疑惑起来了,他找我会有什么事情呢?于是就顺手把手机拿过来,用手指轻轻一滑,滑开后,手机里传来了慕容狗剩的声音,嗯,听起来果然很中气十足。

    “师父啊,听说您出院了,您的伤好得怎么样了?要紧不?要紧的话等会给您送点营养品过来,您刚刚出院在这段时间可一定休息好啊。”

    慕容狗剩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话,说话快得我有些反应不过来了,我知道慕容狗剩心里到底还是真关心我的。

    在慕容狗剩连番说话炮轰之下,我好不容易让慕容狗剩安抚下了,慕容狗剩确定我没什么事情就放下心来。

    “那师父你可一定要好好休息啊,有机会我会过来看望你啊!”慕容狗剩说完后就挂断电话了。

    虽然我心里感到有些奇怪,可脑子里面总有种我不知道的事情,让我十分在意。

    但是我因为沈千岁之前打电话突然说到一半的事情很是非常介怀,每次打沈千岁的电话,总是他的经纪人任孝义接的。

    虽然早已料到沈千岁没有空闲的时候,他的经纪人任孝义总会代替他来接电话,不过听着他的声音还是觉得很安心呢。

    “原来是薛先生啊,真不好意思啊,沈先生现在有点忙,不方便过来,你稍等一下好吗?”任孝义很是客气地说道。

    大概是沈千岁接的通告占据他的时间太多了,不管我什么时候来打,总是沈千岁的经纪人任孝义客客气气的致歉话。

    后来我干脆不再继续打了,让任孝义转告沈千岁如果有空就给我打电话吧,任孝义在一旁电话嗯了一声,告诉我他一定会转告沈千岁,叫我耐心等待。

    我知道任孝义作为沈千岁的经纪人,他一旦说出的话必然会信守诺言的,否则沈千岁怎么会如此放心地把这些事情交给他管理呢,甚至把自家的古董店交给他来打理,所以我对任孝义的话深信不疑。

    反正沈千岁早晚会过来打电话来找我的,所以我在以后的日子有的等咯。

    我整天在家休养除了闲着无聊刷刷手机,然后顺便去庭院陪琅东和几个木灵一起玩玩打发时间。

    大概是正因为这个缘由,连奈奈子和双生都看不下去了,直到快周末的时候,为了不让我在家继续发霉,他们就拖着我一起出去逛了。

    作为经常宅在家里的宅男,对出去玩的自然没什么概念,尽管我很是不愿意,但是碍于奈奈子的淫威之下,我不得不跟着去了。

    为什么要被拖着出去呢?原因很简单,奈奈子说我经常在家就算不会发霉早晚也会闷出病来,很意外的双生竟然跟着赞同了。

    唉,好吧,大概是我这些日子过得太过于逍遥了,都不怎么锻炼了,这就难怪他们会如此担心了。

    毕竟我身体之前受到黄金试剂的影响,从而变得体寒怕冷了,稍有受凉的话很有可能会感冒的,每次感冒总会让他们两人担心。

    虽然到四月了,温度较以前暖多了,对我来说是刚刚好的,可奈奈子和双生不这么想,因为我刚刚出院,身子远远大不如以前了,所以他们更加注重我的保暖措施了。

    唉,虽然知道他们是真心为了我好的,不过也随他们吧。

    作为一个常年生活在苏州的人,我发现对外面世界似乎有点陌生,也许是常年不怎么出去,所以我对苏州的变化知之甚少。

    不过好在苏州的景色如常一样很美,虽然我对苏州景点没怎么感兴趣,倒是奈奈子特别感兴趣。

    也是,毕竟人家是从日本来的,对苏州城的景点难免会有那么点的好奇心嘛,为了能让我家童养媳高兴,我就勉为其难地陪着她去逛逛,但忽然心中怪异的感觉来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