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5章 危机重重
    就在众人察觉到那地上的两个剧组人员的异样,怎么叫都还是叫不醒,不禁感到很是奇怪,而我却发现那两个剧组人员身上的阳火竟然消失了。

    当我注意到那两个剧组人员身上的阳火突然消失的时候,回想起刚才那几具骨骸对他们所做的事情,不禁心里暗自想到,难道刚才它们是把他们身上的阳气都给吸没了。

    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们两个人岂不是就有可能救不活了吗?一想到这儿,我心里顿时整个人感觉不好了,于是就过来想探查一下那两个人的情况,想看看是不是还有没有救。

    可我刚刚靠近过来的时候,很快留意到那两个人根本就没有死,我刚刚过来的时候,正好发现那两个人的胸口正在起伏着,分明是还活着的意思呀。

    我意识到怎么回事,于是就过来探一下他们两个人的鼻息,果然他们呼吸缓和正常,并没有什么不妥,经过那么以试探,这才发现他们的心脏正常跳动。

    我仔细检查了一下,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他们的阳火并没有完全彻底消失掉,因为剩余的阳火还在那两个人的体内。

    我心里很是清楚,如若不能及时地把那两个人及时救过来的话,那么等到他们体内的阳火彻底消失的时候,那么两个人就有可能活不到第二天了。

    一想到这儿,我试探着用这种救助的方法来试图让那两个人醒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剧组的李导很是关心地问道:“他们还好吧?还有救吗?”

    毕竟剧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连李导觉得有些应付不过来了,若是那两个人再出事的话,只怕李导回去了也不好交代。

    我见李导担心成这个样子,心里在想着还是别让他知道最好,省的他还得要多多担心呢,于是就道:“不用担心,他们只是暂时昏迷而已,等一会儿就会醒过来了。”

    李导由于对我特别很是信任,听到我的话,点了点头,道:“那就好,只要他们没事就好了。”毕竟之前李导知道我的身份,自然对我的话丝毫不怀疑,就放心地走回去了。

    我见李导离去的身影,心里不禁犯了难,虽然救活他们两个人是暂时没什么问题,但是谁会晓得那几个厉鬼会不会来上门呢。

    虽然他们的两条小命暂时能保住了,但得要休养一段时间才能醒过来,毕竟他们的生气由于差点被几具骸骨给吸掉了,险些让身上的阳火跟着丢掉了。

    万幸的是,因为厉鬼们吸走他们的生气的时候,并没有把他们身上的阳火彻底吸干净,这才使得他们的小命才得以留下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注意到远处突然来了一个身影,忽然觉得这个身影似乎很是熟悉,这才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琅东。

    但是奇怪的是,琅东似乎像是喝醉了似的,在走的时候竟然还东倒西歪,由于对琅东刚才突然不见了的担心,我忍不住过来。

    但是,等我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原来琅东的肚子不知为什么给撑了,我见到后,不禁心里有些好笑起来了,不用想肯定是琅东已经被那些厉鬼用什么他最爱吃的食物把他给引诱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不过琅东显然是吃多了,肚子撑得圆圆的,弄得他有些东倒西歪,不由得打了几个饱嗝,琅东刚好见到我们所在的方向,就朝着我们这边走过来。

    我见到琅东踉踉跄跄地走着,只得把他带起来了,果然琅东正如我所想的那样,他吃的真是太多了,我都能感觉得到他的体重已经重的有些抱不住了。

    不过琅东大概是因为吃的太饱的关系,竟然很快就在怀中睡熟了,我只得把琅东安排在一个休息的地方去歇息去了。

    等我打理好一切的时候,觉得这地方已经不能留了,在那里我都能感觉得到阴气重,鬼气多,并不是很适合活人居住。

    何况剧组的所有人员毕竟本来就是普通人,让他们留在这里未必对他们有好处的,更何况这里并没有什么食物,留在这里无异于自寻死路。

    一想到这儿,我转头观察了一下四周,周围虽然雾气并不多,但由于这里阴气重,鬼气多的原因,我们大家都能感觉得到这地方特别阴沉,极其不太舒服。

    为了不在这鬼地方继续耽搁下去了,众人都一致决定先歇息一阵,然后想法设法地离开这个鬼地方。

    但是这两个一直昏迷不醒的人令众人很是头疼,因为他们一直昏迷不是这个办法,得要找个有人烟的地方安顿下来。

    但是我们大家都心里很是清楚,这里周围都是阴气鬼怪,显然这地方都被鬼怪们给设下结界了,我们要想离开可没那么容易了。

    我们歇息够了的时候,剧组里的两个身强力壮的人都背上了两个昏迷的人,而琅东由于吃得太饱被抱在怀里,我们走来走去,却发现不管怎么走总是走回原路。

    虽然这种结果对于我们来说是丝毫不意外,毕竟在这个鬼气森森的地方,我们的情况实在并不能好到那里去。

    但是众人都觉得这地方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很是可怕的地方,毕竟他们本来是普通人,遇到令他们无能为力的事情,难免会有些害怕起来了。

    为了能尽早脱离这个困境,我只得用《万物图鉴》上面所讲的方法破解了刚才所遇到的鬼打墙,显然这些厉鬼的法术很高,所以鬼打墙并不是那么好容易破解。

    不过好在《万物图鉴》能解决我们所遇到的难以解决的问题,才不至于陷入困境,就在鬼打墙被破解的时候,我却听到了一声悲戚凄厉的声音。

    而且这声音不只我们几个人能听得到,而且其他剧组的人员都听到了,所以大家都很是紧张害怕的样子,生怕在那个地方会突然冒出来什么可怕的景象。

    毕竟之前的经历可把剧组的其他人员都吓得不轻,我知道他们的心情,并没有什么心情来管。

    就在这个时候,我见到了前面有几个小鬼,正在围着篝火跳舞,同时我却留意到了剧组的其他人员的表情,但是他们似乎从来没发现这几个小鬼的存在。

    我见到这个情况,立即明白了这几个小鬼已经对剧组的其他人员设下了障眼法,所以他们自然都没发现那几个小鬼的存在。

    随后我见到那几个小鬼突然开始停下了跳舞的举动,紧紧地盯着我们所在的方向,不知是什么缘故,我总觉得他们的眼神特别令人不舒服。

    而他们的眼神,似乎就好像在看着猎物那般的眼神一样。

    但是那几个小鬼突然咧开了嘴大笑起来了,那几个小鬼的笑声听得令人很是不舒服,我不禁皱起眉头,但我却注意到剧组的所有人员正在说说笑笑,似乎没怎么听到那几个小鬼的笑声。

    就好像周围的事情就跟他们无关那样,但是我忽然察觉到不对劲,为什么剧组的所有人员正在说说笑笑,而且就跟没事人一样似的。

    之前剧组的所有人员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哦,他们再怎么放宽心不至于有这么快吧,我越想越不对劲,一想到双生,沈千岁和任孝义的事情,我却朝着他们瞧了过去。

    但是双生和任孝义似乎都很正常的样子,倒是沈千岁正在积极跟任孝义热络起来了,虽然沈千岁的性格本来很容易熟稔起来的,认识他的人见过是都会觉得很正常。

    但是我知道这个沈千岁已经不太对劲了,对于沈千岁这些年的认识,我对他实在太过于了解了,我仿佛见到了任孝义一脸无奈以及头疼的样子。

    然后我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于是就朝着沈千岁走过来,一把就拉过沈千岁的时候,正好跟他面对面站在一起了。

    但是沈千岁本来跟任孝义正谈得好好的,突然被什么给打断了,他似乎很是不满的样子,可我却在沈千岁的眼神中见到了不属于他自己的眼神。

    这绝对不会是沈千岁,真正的沈千岁,但是身旁的双生和任孝义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异样,正要过来询问的时候。

    我在沈千岁的眼神中见到了不属于他自己的眼神,于是就从小荷包里拿出一张符来,但是同时我却看到了沈千岁的表情露出惊惧的表情。

    我在双生和任孝义讶异的眼神中,直接把那张符立即贴到了沈千岁的额头上,然后并念起咒诀来,随后我感觉得到沈千岁似乎在挣扎的样子。

    为了能稳住沈千岁,我只得对他使用了定身符,本来担心任孝义会因为担心沈千岁过来干扰的,但是任孝义似乎知道了我的用意,并没有加以阻拦。

    我心里感慨着有这么善解人意的经纪人,沈千岁还真是好命的时候,随后我用心仔细念着咒诀,很快我注意到沈千岁的头上开始冒起一股黑烟。

    我见到沈千岁头上冒起一股黑烟的时候,不禁松了一口气,同时我听到了那几个小鬼发出极是不满的怒吼声音,随后他们在我们面前很快消失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