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7章 心魔幻灵现身
    刚刚突然冒出来的那个人影,而且原来竟是剧组的工作人员王大奎,着实地把我吓了一大跳,我第一反应是怀疑是不是心魔幻灵故意设下的幻觉呢。

    但是我很快发现自己想的太复杂了,因为我面前出现的那个工作人员并没有好得多少了,因为他奔过来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他的胸口竟被挖出了一大块血,而且血里的大量鲜血汩汩而下,而且里面却什么都没有!

    那个工作人员见到我的时候,似乎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似的,可他还没来得及跑到我身前的时候,突然面朝地上倒下去了。

    我被这个场面给惊了一下,刚刚这个工作人员受了重伤应该不可能会是心魔幻灵设下的幻觉,一想到这儿,我连忙奔到王大奎的身旁,并把他翻了一下身。

    但是已经晚了,王大奎早已断气了,只见他的胸口露出一个大大的血,里面的心脏早已不知去向了。

    我见此就明白了,原来王大奎是被心魔幻灵给引诱到这儿了,让王大奎陷入自己的恐惧中,只是王大奎意志坚强,奋力挣脱后要逃跑,可被心魔幻灵察觉到了,并把他残忍地挖去了心脏。

    但是人失去了心脏不可能会活这么久吧,我心下疑惑,却忽然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然后我就想起王先生曾经被心魔幻灵纵的事情,心里不由一紧。

    于是我连忙摸索了一下王大奎身上的,果然摸出一根银色的丝线,我立即明白了,原来王大奎之前早已被心魔幻灵给杀害了,刚刚我所看到的只不过是被困在身体里的王大奎魂灵。

    一想到这儿,我心里微微一紧,既然王大奎被心魔幻灵引诱到这儿杀害了,那么剧组其他人是不是也遇到了王大奎的事情呢。

    我越想越觉得心惊,然后想起沈千岁和双生等几个朋友还在剧组里面,不由得担心起来了。

    为了防止王大奎的尸身被心魔幻灵给利用,我只得帮王大奎超度了一下,目送着王大奎透明的魂灵朝着自己该去的方向飘去了,然后大步朝着山里面跑去。

    山里面并不大,就是有点弯弯绕绕的,我跑着跑着很快就听到了里面有很重很重的喘息声,心里一下紧张起来了。

    但是我忽然感觉周围突然亮了起来了,我这才发现我的周围不知怎么被一群小灯笼怪给包围住了,小灯笼怪在空中飘来飘去,闪着幽绿的光芒。

    我这才发现小灯笼怪竟然都是鬼火化成的,一盏盏鬼火包裹在白色的灯笼里,寒渗渗的极是吓人的。

    我见到这群小灯笼怪不禁有些头皮发麻,但是我的去路被一群小灯笼怪堵住了,这一战是不可避免了,一想到这儿,我从小荷包了迅速拿出那张烈风符。

    好在这群小灯笼怪体形极小,用这张烈风符把他们击退再合适不过了,我用手指夹着这张烈风符,紧紧地盯着慢慢靠近过来的小灯笼怪,然后缓缓地开始念起法诀来。

    “烈风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

    我手中的烈风符很快消失了,随后周围开始刮起一阵狂风,使得小灯笼怪无法靠近过来了,最后不得不被刮起的烈风吹得东倒西歪。

    这群小灯笼怪被烈风打断了包围的动作,我见到一处突破口出现,趁着小灯笼怪来不及有所反应的时候,立即朝着这处缺口奔了过去。

    等我从这缺口跑出去的时候,只听着身后一阵乱窜的嘈杂声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不禁有些松了一口气。

    但是我很快注意到前面似乎有什么异动,于是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但是刚刚走近过来的时候,却发现有一个人倒在那里,不由得有些惊了,原以为那个人已经死了,但是仔细一看发现那个人竟然还活着。

    我见到那个人还活着,不禁吃了一惊,凑过来才发现那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昏过去了,只见他背上出现血淋淋的印子,很是吓人。

    我看着那个人还有气的样子,于是就来扶了过来,但是我刚刚扶起那个人的时候,差点被吓了一大跳,原来那个人浑身血淋淋的,身上的皮竟被残忍地剥去了一大块。

    那个人的面目同样也血模糊,竟一时无法分辨出是谁,正在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似乎要吸取一口气似的。

    但是那个人慢慢地清醒了过来,看到我的时候,似乎很想说出什么话,由于他刚刚说的话实在太轻了,我不禁凑耳过来仔细听听。

    随后我猛然睁大了眼睛,正要问那个人的时候,可发现那个人已经断气了,我只得放下他的尸身,顺便帮他超度了一下。

    等我处理完这种事情后,立即朝着山深处跑了过去,刚才从那个人听到剧组的其他人已经被心魔幻灵抓到这了,他只是侥幸逃脱出来了,最终还是没有躲过心魔幻灵的残忍杀害。

    但是沈千岁和双生他们有可能会在这里的,我一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心急如焚起来了。

    可我怀里的琅东很是不安分地乱动着,弄得我感觉头有些大了,只得不断地安抚着琅东,等琅东差不多安静了的时候,我这才发现已经到了。

    只见面前有一头巨兽正在里面睡觉,而周围并没有什么人,我疑心有诈,一直没敢轻易过来,但是我却发现那头巨兽似乎睡得很香似的,一直未曾留意到我已经过来了。

    我心里不禁有些感到奇怪起来了,既然之前派去不少手下,没道理会这么不设防地在这里睡觉啊,我越想越觉得怪怪的,总觉得山里似乎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我悄悄地从小荷包里拿出那张惊雷符,吐出一口生气,然后开始缓缓地念起来:“惊雷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

    随着这声咒诀一出口的时候,那张惊雷符在手指中很快有了动作,慢慢往上空飘去,等这张惊雷符飘到半空的时候,随后化为几道闪电朝着这头呼呼大睡的巨兽。

    可这几道闪电刚刚击中这头巨兽的时候,我很是惊讶地发现这头似乎很不好对付的巨兽竟然在面前突然被这几道闪电劈为十几个碎片消散于空中了。

    不对,我意思到不对劲,然后忽然想起什么似的,

    心叫糟糕的时候,本想立即退开的时候,可已经晚了,我感觉背后突然一凉,然后我被甩到石壁上面去了。

    刚刚被甩到这儿的时候,痛得我不禁低哼了一下,连怀里的琅东不得已给放下来了,心里不禁暗骂了一声,原来刚才就是心魔幻灵的金蝉脱壳之计,故意让我以为前面就是心魔幻灵的真身,然后趁我不备好对我下手。

    但是我眼前已经出现了一头较之前刚才所见到的巨兽幻象庞大的黑毛巨兽,正睁着血红的眼睛盯着我,我都能感觉得到他呼出的热气不停地喷着。

    心魔幻灵果然还是出现了,但是我想起一路上并没有见到剧组的其他人员,但是刚才死去的那个人明明说过除了他还有其他人被困在这里。

    随后我忽然想起那种可能性,会不会是那个人已经被心魔幻灵控制心神了,有可能会以为他和大家一起困在这里,其实从头到尾都是他的幻觉呢?

    我越想越心惊,原来一开始就是心魔幻灵早已设下的局,可我偏偏给上了当,我抚了抚刚刚被撞痛的地方,但是我突然感到手里一阵黏糊,却发现自己出血了。

    我见到手里的鲜血的时候,心里暗暗叫苦,受伤了的话对战斗可是不利的啊,这时候琅东已经跑出来了,正在跟心魔幻灵对峙着。

    但是心魔幻灵似乎并不想放过我们,我都能从心魔幻灵的眼神中看到贪婪的神情,回想起被心魔幻灵残忍杀害的人都被挖去了心脏,心里不禁有些犯起恶心感觉。

    琅东已经察觉到心魔幻灵的不怀好意,已经主动抢先下手了,但是心魔幻灵早已有防备了,已经躲过了刚才琅东的攻击,然后他们就开始厮斗起来了。

    我见到他们越大越激烈,心里想着可不能让琅东孤军奋战下去了,于是再次从小荷包里拿出这张惊雷符,既然刚才击错了他的幻影,那就直接再打他的真身吧。

    一想到这儿的时候,我用手指夹着这张惊雷符,嘴里开始喃喃地念道:“惊雷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去!”

    然后我的手中的这张惊雷符很快有了动静,随后化成这几道闪电朝着心魔幻灵冲去,但是这几道闪电刚刚击到心魔幻灵的时候,竟然对心魔幻灵毫无杀伤力。

    心魔幻灵似乎察觉到了我刚才的动作,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本想来找我麻烦,可由于琅东死死拖住心魔幻灵,使得心魔幻灵不好对我下手。

    我见到攻击性符咒对心魔幻灵竟然无效的时候,心里不禁暗想真是糟糕,这下可怎么解决心魔幻灵呢。

    正在想着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乱了,我很是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但突然我顿住了,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似的。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