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8章 消灭女蛛鬼
    因为太过于挂念琅东的安危,我脚步不停地向着前进,我越走越近,只见到那女蛛鬼已经近在眼前了,而女蛛鬼没有察觉到我在附近。

    大概是那女蛛鬼从来没有想过她所操纵的蚕蛹会被我轻轻松松地被我那几句话给打发了,若是女蛛鬼知道的话,估计会被气死的吧。

    但是女蛛鬼依旧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不知道她所操纵的蚕蛹已经被我的话退散了,此时的她丝毫没有一点防备之心,就好像一个不设防的老妪一样。

    而那女蛛鬼背对着我不知道在做什么,我心头有不好的预感,于是一走过来一看,不看还好,一看更让我更加生气了。

    原来那女蛛鬼怀里在抱着被她控制的琅东,并把手中的一缕缕鬼丝一并喂给了琅东口中。

    光看这种场面,我见到琅东变成这副模样,就算不生气也得生气了,因为琅东已经吃得太多了,而且吃了那么多的不能消化的鬼丝。

    显然这女蛛鬼并不想放过琅东,还要继续喂着琅东这种不能消化的鬼丝,怎能让我不生气不激动不怒火冲天呢。

    但是我知道琅东的事情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然他就会受不了的,一想到这儿,我只得把心中的怒火压制下去了。

    要想从那女蛛鬼手中救出琅东,必须先从那女蛛鬼的弱点上下手,心念一动,于是我开始蹑手蹑脚走到那女蛛鬼的背后,试图找出女蛛鬼背后的这根鬼丝。

    但是这根鬼丝实在非常细得很,所以无怪乎我当时不明所以,擅自去扯,结果……

    我看着手掌上的已经结痂差不多了的伤痕,开始思考起来,我必须得想办法把鬼丝给解决掉。

    这种女蛛鬼身后鬼丝是连接着这张蜘蛛网的,但是这些厉鬼是怎么回事呢?于是我想起了飞蛾的蚕蛹,那么难道蜘蛛丝也可以变成蜘蛛蛹吗?

    由于刚才的想法冒出来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我开始托着腮正在思考着我之前是怎么从半开的蚕蛹里逃脱出去呢,随后我脑里灵光一闪。

    我一拍脑门,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是业火符,我那时候用了业火符直接攻击了纠缠着我的鬼手,但是它们果然如料地给退散了。

    既然蚕蛹这么怕火,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说明这些鬼丝是不是也怕火呢?何况这业火符本来就是来镇妖邪的呢。

    一想到这儿,我开始从口袋里面摸索起来了,但是一摸索下来,一股绝望的气息就在那瞬间狠狠地击中了我,居然没有业火符了,简直是不能再糟糕的事情了。

    我想起之前为了威慑住被那女蛛鬼操纵的那些厉鬼,已经把身上的仅有的业火符给用完了,哦不,该死的,这可怎么办呢。

    啊,我心里不禁差点叫了出来,但是现在这些鬼丝到底怎么消灭呢,没有了业火符的帮忙,这可难办了啊,一想到这儿,我不禁有些头大了起来。

    但是我不能轻易就这样放弃的,毕竟琅东还指望着我从那该死的女蛛鬼手中救出来呢,一定还有办法的,对,现在还没到绝望的时候,就算没有办法,我还有《万物图鉴》可以帮忙呢,千万不能就这么容易放弃了。

    于是我开始努力思考起来了,大脑中不断地思索着《万物图鉴》上面的内容,一遍遍地回放着,虽然就仅仅几秒钟,但是我的脑子里已经差不多被我前前后后地用地毯式搜索了好几遍,我相信这本书里一定还有什么办法的。

    小孩子的身躯,小孩子的面容,小孩子的头脑往往就能比大人们更加灵活,我脑子里灵光一闪,一拍脑门,有了,有办法了,我怎么没想到呢!

    于是我开始用手将女蛛鬼身后的那根鬼丝拉住,只听得到对我来说再熟悉不过的女蛛鬼的凄厉尖利的惨叫声,那女蛛鬼惨叫过后,我立马冲上来将女蛛鬼怀中的琅东一把抱出来了。

    我把琅东抱过来的时候,并把琅东的嘴巴硬生生地掰开了,露出了那尖尖利利的牙齿,我见机趁着那女蛛鬼不注意的时候,直接将琅东的牙齿碰到了女蛛鬼身后的鬼丝。

    只听得那根鬼丝“铮”地一声发出了类似琴弦弦断的一声悲鸣声,同时传染进了那女蛛鬼这边。

    紧接着的是整个山洞里充满了那女蛛鬼一声凄厉尖利的惨叫声,听得令人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也许是那女蛛鬼的惨叫的声音实在太大了的关系,刚好惊动了正在睡梦中的琅东,琅东被惊醒后,好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琅东被我抱在怀里,它竟开始大开着嘴巴朝着我的肚皮扑了过来,要不是我知道他只喜欢吃鬼怪阴气却从来不吃人的习惯,我还真有点怀疑它要恩将仇报地咬死我呢。

    随后,琅东刚刚扑到在我身上的时候,一大团类似棉絮一样的东西开始不断地从琅东的口里吐了出来。

    我见此心里有些明白了,敢情他就是在呕吐啊,偏偏还呕吐到了我的身上,我不禁有些皱起眉头了,要知道我可是有注意卫生的呢。

    但是琅东嘴里吐出的一团团棉絮样子的东西已经把我的肚皮给包裹了起来,如果塞进衣服的话,相信进了剧组的话一定可以来扮个孕妇来。

    琅东依旧还在吐着吐着,似乎他肚子里面的鬼丝还没吐干净,我看着琅东很是难受的样子,于是伸过手来帮一把。

    等到我把那一团团的鬼丝从琅东的口里给拉了出来,随后我听到了那女蛛鬼刚刚发出来的凄厉的叫喊声开始慢慢减弱了下来,随之转为呜咽声,倒在地上一直不能动弹。

    琅东那亮灰色的眼眸渐渐睁开了,刚好第一眼却看见了躺在地上无力动弹的女蛛鬼,我只听到琅东说了一句:“好饿。”

    没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琅然从怀中跳出来了,朝着那女蛛鬼扑了过来,我想阻止已经是来不及了,琅东因为肚中的鬼丝被拉出来后,大概是饿坏了,刚好女蛛鬼身上的阴气吸引住了他,引得他扑过来毫不犹豫一口吞掉了。

    就这样,那女蛛鬼便被已经饿坏了的琅东给吞进去了,大概是女蛛鬼的味道对他来说是非常美味的,他很是满意地打了一个饱嗝,舔了舔下舌头还在回味着刚才的味道。

    随后琅东再次钻进了我的怀里,大概是太累和吃得太饱的缘故,不一会儿就响起了琅东特有的呼噜声,而且还睡得特别香呢。

    我的眉毛不禁抽了一抽,哥为了救你可拼了不少老命啊,你倒好,居然就这么容易给睡着了啊。

    唉,就知道琅东本来就是能吃能睡的,琅东这么一睡觉,连我都觉得有些累了,但是我发现这地方已经不能呆下去了。

    因为我们身处的这处山洞已经开始地动山摇了,原来这处山洞本身是以蜘蛛网作为根基稳扎下来的,如今女蛛鬼已死,现在鬼丝已经开始融化成水流淌下来了。

    我知道现在当务之急是必须尽快离开这处山洞,否则这处山洞一旦倒塌谁知道能不能逃得过去呢!

    一想到这儿,我把睡得正香的琅东紧紧抱在怀里,开始拼命地朝着外面奔跑起来了。

    等我跑出这处山洞的时候,却发现外面的所谓的蚕蛹早已不见了,而厉鬼被释放出来后,在空中慢慢变为透明的鬼魂了,在半空中飘来飘去了。

    从这处诡异可怕的山洞跑到刚才沈千岁躺下去养病的地方,蚕蛹中不断破壳而出的厉鬼变为透明的鬼魂飘在四周,这些可怖的场景使得我不断地往前跑去。

    等我跑到离剧组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感觉背后可怖的场景已经消失地差不多了的时候,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忽然我察觉到前方有动静。

    出于本能的防备心理,我警戒地抬起头来,却见到刚刚在前方的剧组的人群中挤出来了一个人,我这才发现这个人原来是有着奇怪举动的王二宝。

    只见王二宝刚刚从剧组的人群中出来的时候,正在跌跌撞撞地朝着我奔了过来。

    我见到王二宝的举动,很是担心王二宝的举动会对我更加不利,我立马停住了自己的脚步,然后迅速地向旁边一滚,刚好躲过了王二宝扑过来的动作。

    我往旁边一看,王二宝已经早倒在地上了,正好他的脸刚刚对着我,我见到他的样子心里禁不住一跳。

    因为王二宝的那副模样已经变得可怕了,比想象中还要可怕,令我有些心惊。

    王二宝倒在地上后,嘴里开始流着绿色的水沫,就好像刚刚喝了毒药后就毒发的样子,他整个双手竟然变成乌黑色了,正在地面上拼命地抓着,不一会儿,地面上就出现了鲜血淋漓的抓痕。

    这些刺目的鲜血抓痕看得我有些心惊肉跳,本能地把怀里的琅东紧紧一抱住,琅东在睡梦中似乎被抱紧地有些呼吸不过来了,很是不满地呜咽了一声。

    我见到王二宝开始四肢抽搐,嘴里不断地吐出绿沫,正在试图挣扎着要起来的样子,觉得他已经不像是个活人了,倒像是个行走的尸体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