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6章 闯入者
    再说娱乐圈里水一向都非常深的,一旦踏入意味着等同于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了,我可不想莫名其妙给牵连进来了呢。

    但是万一这种想法是真的呢?我忍不住朝着床上躺着的汤怡嘉,想起她昨天那温柔的笑容,语气特别亲切得很,真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狠心下得了手来害她呢?

    不过汤怡嘉身上的邪气已被解除,基本算是脱离危险了,但不一定代表她将来不会有危险。

    因为下了咒突然被解开的话,那么凶手必然会察觉到不对劲,毕竟作为下咒者,一旦被下咒者了咒术被解开的话,那么下咒者就会察觉到。

    所以说下咒者一旦察觉到自己的术法被解开的话,必然会过来去看看情况,那么汤怡嘉还是有危险的。

    我思索了半天,觉得如果能找到要加害汤怡嘉的凶手的话,那么汤怡嘉受害的话,那么谁会得利呢?显而易见,除了竞争者还有谁会是呢?

    何况娱乐圈本身就是竞争很残酷的圈子,谁都不能输给谁,一旦输掉了的话,输的可远远不只是将来的风光大道,所以人们都会竞相地往上爬的。

    这种情况沈千岁已经屡见不鲜了,长年混在娱乐圈多年的他早已习惯了,好在有他那种可靠的任孝义在一旁相助,所以才能在这个圈子混下去的。

    不过想想,沈千岁本来身体不太好,还患有心脏病,能在这种圈子混下去已经算不容易了,我心里如此想到。

    但是汤怡嘉的事情终究还是要解决的,总不能任由真凶继续对她下手吧。

    想着想着,于是就对沈千岁说道:“千岁,你刚才说导演起用了一名女艺人,是怎么回事呀?”

    沈千岁很是悠哉地躺在沙发上舒服了一阵,便道:“是这样的,自从汤怡嘉突然倒地后,导演本来还在头疼这种事情,突然有一个女艺人上去毛遂自荐了,导演琢磨着先让她顶上去看看是否合适”

    “但是后来她上台的表现让导演喜出望外,我都不知道她原来是有这么出色的水平,我原以为她只不过是会唱唱歌跳跳舞而已的小艺人而已呢”

    沈千岁说到这儿的时候,我眉头一跳,果然正如我所想的那样吗?所以汤怡嘉真的是因为娱乐圈残酷的竞争关系险些陷入危险吗?

    但是我想起还有一个关键性的问题要问,于是就接着问道:“那你知道代替汤怡嘉姐姐的艺人是谁?她跟汤怡嘉姐姐是认识的吗?”

    沈千岁思索了一下,回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她以前好像是跟汤怡嘉同一时间出道的,那时候她们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准确地来说是闺蜜关系吧,哦对了,她的名字好像叫于灵儿。”

    从沈千岁那里这么一听,原来汤怡嘉和于灵儿以前关系匪浅啊,但是听沈千岁说过,虽然她们两人是同一出道,关系情如姐妹,可汤怡嘉犹如天助似的事业一步一步上升,最后仅凭借一部热门剧大火起来

    而于灵儿虽然事业不如汤怡嘉那般顺利,她所发布的专辑受到很多人的喜爱,还算有点小名气,可终究还是因为在圈子一直没找到机会,就算偶然演了几部戏,可远远不如汤怡嘉影响大

    人心总是很复杂的,从同一年一起出道,眼看着昔日姐妹事业如日冲天,难免会有些心理不平衡,心理越是不平衡,性格难免都会有些偏激,所以于灵儿是否真的是这样的人吗

    想着想着,我觉得还是让沈千岁多多留意一下于灵儿,就算我不确定的话,万一她真的是怎么办呢?所以在没有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我们还不能轻易下定结论的。

    沈千岁听了我得出的结论,很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似乎是无法相信于灵儿会是这样的人,不过也是,毕竟沈千岁印象中于灵儿待人亲和,而且性格特别合得来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会暗害闺蜜的人吧

    但是俗话说得好,人不可貌相,人心隔肚皮,她心里在想着什么谁能说得清呢?

    最后沈千岁决定还是听从我的话, 并跟我作了保证,再加上他家经纪人任孝义的帮忙,应该没什么问题,如果真的万一于灵儿要来害汤怡嘉的话,他们还能抵挡得上。

    由于担心下咒者会过来暗害汤怡嘉,我准备了三道平安符贴在她身上,这样可以方保她不会再受到什么鬼怪邪气的侵蚀了,当然也不会再次跟之前一样那么容易中咒了。

    不只贴上三道平安符,区区三道对于保护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和双生在四周下了阵法,外人是很难看得出来的。

    而且这阵法只要有人突然闯进来,我们还是能察觉得到的,当然,这阵法不只是能提醒有人闯入,还具有保护阵中心的人,所以汤怡嘉暂时还是安全的,对我们来说是不用担心了。

    我们弄好了房间里的一切,觉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正好被沈千岁引开的专门照顾汤怡嘉的人准备过来了,我们趁机走出去了。

    我们走出来的时候,剧组已经开工好一段时间了,我们正好看到了沈千岁所说的导演起用的用来代替汤怡嘉的于灵儿

    不得不说她的样貌是非常甜美,而且表现并不比汤怡嘉差,而且极具有亲和力,这就难怪为什么沈千岁如此赞赏她了。

    剧组开工得十分顺利,再加上配合得十分完美的于灵儿,导演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显然这节目还算是比较顺利呢。

    但是我在于灵儿身上并没有见到什么异常的阴气邪气之类的,难道是我搞错了?其实真凶还是另有其人呢?

    正在想着的时候,于灵儿刚好工作完了,准备下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了离她不远的沈千岁。

    于灵儿一见到沈千岁过来关心问道:“沈先生,听说你刚刚去看过了怡嘉?她还好吗?”语气带有关切的意思。

    沈千岁思索了一下,于是就安慰道:“没事了,我刚才看过了,她现在好多了,估计很快就醒过来了吧。”

    于灵儿听到后,有些松了一口气,道:“是吗?真是太好了,怡嘉突然晕过去还真是吓死我了,没事就好啊”

    等到于灵儿被导演叫过去后,我见机就凑过来找沈千岁,道:“千岁,你刚才有没有发现什么呢?”

    沈千岁紧蹙着眉头,然后摇了摇头,道:“这个问题我还真是不清楚,刚才跟她对话的时候我觉得她语气很恳切来着,是不是演的我还真不好确定”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着,艺人毕竟跟普通人不一样的是,由于演过戏和多年打交道见过不少世面的原因,他们往往会比普通人擅长戴上各种不同面具,使得对方永远猜不透他们心里在想着什么。

    随后我忽然心里一紧,我刚才感觉到了,不好,有人闯进了汤怡嘉的房间,那这么说来,于灵儿并不是加害汤怡嘉的真凶,而是另有其人呢?

    这样看来,沈千岁并没有看错人,于灵儿似乎真的确实如他所说的那样是真的很关心她的好姐妹汤怡嘉呢,至于为什么会毛遂自荐上来,恐怕是为了不让好姐妹的节目跟着流产吧

    但是我知道现在不能在这里拖了,因为刚刚收到阵法发出的警报,有人闯进来了,虽然不知道来人是谁,但已经不容许我想得那么多了。

    想着想着,我把这事告诉了沈千岁,沈千岁听了后很是惊讶地说道:“你的意思是凶手是另有其人,那么这里不用”

    沈千岁还没来得及说出后面的话,就被我给打断了。

    “千岁,你还是留在这儿吧,万一是声东击西之计呢?”刚开始我本来没想出来,但是刚要准备奔回汤怡嘉房间前突然想到这个可能性

    沈千岁因为我的要求下只得留在这里了,当然任孝义还在一旁帮忙,我们对任孝义一向都很放心,尽管我们并不确定他的身份。

    但无论怎样,有任孝义的帮忙,我们基本都不用担心。

    我和双生带着琅东匆匆忙忙地跑过来,在远处就远远地看到汤怡嘉房间的房门已经被打开了,不由心里一紧,但愿阵法还能有效。

    我们冲进来却发现自己来的特别及时,汤怡嘉床旁那专人照顾的工作人员昏倒在地,而那黑衣蒙面男子手里持着一把长长的雪亮尖刀,正举起来准备朝着尚未醒过来的汤怡嘉出手。

    双生见状就冲过来,用一把千机变堪堪地挡住了那黑衣蒙面男子刺过来的尖刀。

    黑衣蒙面男子见事情败露,竟手持着尖刀朝着双生刺过来,恰好被双生躲开了,两人开始大打出手起来了。

    不一会儿,黑衣蒙面男子发现双生并不是他所想象中的跟一般小孩子一样好对付,而且双生下手越来越快,使得黑衣蒙面男子有些吃不消了。

    黑衣蒙面男子见双生不好对付,躲开双生的攻击后竟朝着窗口跑过去了,他打算要跳窗逃走,但是双生追上去了,黑衣男子察觉到身后异状,回身一扔,顿时屋中烟雾漫天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