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1章 真凶现身
    这话一出来,众人都静默了,整个场面瞬间安静下来了,安静得掉根针都能听得到。

    “你在说什么!他死了?他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你不要胡说八道!”小刘助手脸色有了变化,对着这个声音方向吼道。

    “什么?你见过他?我们见到他的时候他早死了,难道就是你干的吗?”

    “你别胡说。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小刘助手脸色瞬间惊慌起来。

    “你这么恨他,难道他的死跟你从来没有关系过吗?”

    我们转回头一看,却发现原来是曾经不小心落东西到旅馆匆匆忙忙过来的那个工作人员,据说他跟小刘的关系特别好。

    “我是不爽他很久了,但是再怎么不爽是绝对不可能会杀他的,杀人是要偿命的,我又不傻!”小刘助手很是激动地说道。

    “阿白,你觉得会是他吗?”沈千岁凑过来小心地说了出来。

    我摇了摇头,由于刚才摘下眼镜的缘故,我并没有看到有什么异状从小刘助手身上出现过,所以说只能说他真的单纯只是不爽才来偷走那台摄像机吧。

    “那啥啊,千岁,如果你有办法的话,就帮我弄到那台摄像机吧!”我凑在沈千岁耳边说道,既然真凶不是小刘助手的话,那么只能从那台摄像机下手了,不管对方实力多厉害,总会在里面留下气息的。

    而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沈千岁当然知道我的意思,对着我做出了这事情交给我办没问题的手势,嗯,沈千岁的大明星身份加上他经纪人的帮忙,相信没什么事情是他们办不到的,我充满信心地如此想到。

    然而本来应该是顺利的,不想却有一个意外的消息传来,大家报警后,得知路上的堵车似乎较之前严重,警察要赶来恐怕要等晚上才能过来。

    而艺人们刚好给耽搁在路上了,为此大家不得不把剧组开工的时间给延后了。

    所以我们不得不把小刘的房间给封锁了,走之前我注意到小刘的耳边不知什么时候出了血

    至于小刘助手则被大家误会成凶手,无论他怎么辩解,都没什么人相信他的话,除了我和沈千岁他们,现在并不是给他说话的好时机,毕竟导演不喜欢有人谈论鬼神之事,所以能不谈就不谈吧。

    导演为了让大家放心,就安排他们把小刘助手暂时留在旅馆里的一个房间里,轮流有人看守着。

    我和双生、琅东站在一旁看着大人们忙活忙去,不过自从琅东化为人形后,也许是因为太忙碌的关系,大家都没怎么留意到突然多了一个小孩的事实,所以就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等到下午的时候,沈千岁果然把那台摄像机顺利弄过来了,亏得有他和任孝义的帮忙,要不然就凭我们小孩子几个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

    沈千岁回来的时候,我正好在翻着《万物图鉴》,双生坐在一旁保持着这个姿势一直没什么变化。

    从《万物图鉴》上我知道要怎么追寻那人施下邪术留下的气息,只要能拿到那台摄像机弄到那人的气息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的。

    至于要怎么追寻那人的气息,我看着手中用符咒折叠而成的小纸人,只要那小纸人接触那台摄像机上面留下的邪术气息,顺着这种气息必然会找到施下邪术的真凶。

    但是我从沈千岁手里拿过那台摄像机后,不禁皱了皱眉头,道:“千岁,你没有拿错吧?”

    “你说什么?拿错了?我拿的确实是那台摄像机,除了它难道还有第二台吗?”沈千岁很快听出不对劲,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我上下认真检查了几遍那台摄像机,不对啊,这绝对不可能是小刘的摄像机,虽然它的外形上确实是没什么差别的,但是在里面我却察觉不到里面有什么气息的存在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一个可能性,那台摄像机很有可能被人给调包了。

    沈千岁得知后,很是惊讶地说:“阿白,你的意思是对方可能趁我们不注意就调包了吗?但是他怎么会弄到这台一模一样的摄像机呢?”

    我摇了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觉得对方很有可能知道我们察觉到那台摄像机的不对劲,所以趁机调包了,至于是什么时候换掉的我就不清楚了。”

    沈千岁很是懊恼地抓了抓他那长发,道:“这可就难办了,那不就是等于回到原点了吗?”

    我放下手中的东西后,眼光刚好扫到琅东这儿,忽然脑海里闪过一丝灵光,对啊,我怎么给忘了呢,琅东它本身是食鬼,对阴气、鬼怪再敏感不过了。

    我把琅东搬出来,琅东和沈千岁大眼瞪着小眼地互相看着对方,然而沈千岁对琅东能否找回摄像机深表怀疑

    不过想想也是,毕竟琅东在沈千岁心中一向是特别能吃的小吃货一枚,沈千岁跟琅东相处以来多数都是琅东在大吃特吃的样子,而且沈千岁一向把琅东当成小孩子一样看待。

    琅东对沈千岁怀疑他的能力深表不满,直接过来狠狠踩了沈千岁一脚,然后跑到我身后,朝着沈千岁做了个鬼脸。

    沈千岁猝不及防地被琅东踩了一脚,吃痛地嗷嗷直叫,指着琅东:“喂喂喂,你这小孩子怎么这么没礼貌啊”

    我见到沈千岁的狼狈样子,忍不住心里想到,如果那些女性粉丝们看到沈千岁的样子,不知她们该有多心疼呢

    想着想着,我不禁笑了起来,刚好被沈千岁看到了,沈千岁一脸怨愤地看着我,道:“阿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笑什么,你给我等着!”

    我哈哈大笑,道:“好了,别闹了,琅东你去探查探查一下在哪里有没有怪异的气息?”

    琅东点了点头,就化为原形奔出去了,我和双生就陪着沈千岁跟过来了,不过这时候剧组工作已经又去忙活了,无暇顾及那边,所以对我们来说正合心意。

    等到琅东在一间房门前停住后,不过这房门似乎并没怎么锁,双生过来把这房门轻轻推开,推开后我们才发现原来是一间杂物间,不禁感到奇怪,就这样放进杂物间里真的不担心被人发现的吗?

    我问沈千岁的时候,沈千岁表示不知道,但是双生走过来,伸手把上面有灰尘的一些杂物推开,从中拿出那台摄像机,道:“如果那人没有来得及把摄像机转移而不得已放进里面的呢?”

    我听到双生的话,顿时有些明白了,如果那人真的是来不及转移走不得已放进杂物间里,那么那人必然就在旅馆中,所以他必然随时都会过来去取回来的

    就在刚刚想法冒出来的时候,我们远远听到了房门外面有什么异动,沈千岁听到后,连忙叫我和双生跟着躲起来。

    我们上来把房门关好后,就跟着沈千岁躲起来,当然我们也没有忘记把那台摄像机放回原处,毕竟我们正是有这么打算拿它来作饵来钓鱼

    要是来人并不是真的去取那台摄像机的话,搞出了误会了怎么办,所以倒不如去等等看来人到这儿干什么再下判断也不晚。

    随着房门发出“吱呀”一声,之后脚步声慢慢走过来,等到那声脚步声在我们之前所处的地方停住的时候,我们屏住了呼吸。

    随后我们听到了来人的声音,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还在想着怎么处理这种玩意的时候,没想到居然有人做替死鬼来上门来,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我听着这声音似乎有些耳熟,却听着不像是小刘女朋友的声音,我本想转回头想问沈千岁的时候,却见到沈千岁的眉头紧锁着。

    是化妆师小叶,沈千岁如此回答道,他说他想了多少个可能性,从来没有想过跟小刘毫无交流的小叶,小叶为什么会对小刘下手,沈千岁一直搞不明白。

    就在小叶即将拿到那台摄像机的时候,我想着正好可以用小纸人派上用场,好在之前我用过小纸人接触过了刚才那台摄像机上面的气息。

    所以我悄悄地拿出了那早已处理过的小纸人,手掌微张,小纸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小脑袋微微一转,好像在找寻什么东西似的,随后小纸人从手掌上慢慢飘出来,飘到了半空上

    然后我们听到了小叶的一声尖叫,显然她应该是看到了那小纸人,但是我们却看到小纸人朝着这女子的方向飘过来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你是志峰吗!这都是你的报应,要怪就怪你不该当初抛弃我奔向那女人”小叶失声地哭叫着。

    我听到后,心里有些感到震惊,怎么两人好像是认识的呢,我的眼神朝着沈千岁那边望了过来,沈千岁摊着手表示他并不清楚。

    嗯,这两人不会也是秘密关系吧?否则为什么剧组的人都说他们两人没有交流呢

    不过这小纸人对小叶来说似乎吓得并不轻,只见她跌倒在地连连后退,一脸惊恐地看着这小纸人飘过来。

    “你不要过来!明明都是你的错”小叶大概真的怕了,我琢磨着这样下去可不行,把她吓出什么毛病可不是好事啊。

    想着想着,我伸手一招把那小纸人给招过来,那小纸人轻轻一卷很快便在空中消失了。

    小叶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似的,惊叫道:“谁”

    我们听到后都惊住了,以为被她发现了,但是很快这情形被一个不速之客的出现给打断了。

    小叶一声惊叫过后,但是双生这时候突然对我竖直中指,示意我不要发声,我见此转头对沈千岁提醒,沈千岁有些莫名其妙。

    同时我们却听到了房里有一丝异动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