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6章 猫尸真相
    我发现这个关键问题后,于是连忙就对双生问道:“双生,你接过这杯怪异的茶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比如那种腥味?”

    双生一脸莫名地看着我,说道:“没有啊,我已经闻过了,只是个普通的茶水味道而已,并没有你所说的那种腥味。 ”

    果然如此吗?我心下有些了然,把这些事情一并告诉了双生,双生听完后,浅金色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些紧张,道:“阿白,你上次没喝下对吧?”

    “嗯,我是趁她不注意就把这杯茶倒了,光这种让人受不了的味道你觉得我会这么容易把它喝进去吗?”我说道。

    双生听到后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说道:“也是,我知道你是不可能会喝的。”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心底的想法冒了出来,如果上次我接过的带有腥味的这杯茶其实是有可能为我安排好的,而这次有双生突然要跟过来,往往是花春香母亲的意料之外,所以我和双生接到的茶水虽然怪异了点,但并没有跟上次一样有腥味。

    我回想起花春香母亲对我打量的眼神以及森冷的笑意,心里不禁有些怵得慌,虽然不知道花春香母亲为什么这样做,但我总有种直觉觉得这件事情应该不会那么容易结束

    我抬头见到太阳已经升得这么高了,想着奈奈子在家应该等我们等得很急了吧,于是就对双生说道:“双生,我们回去吧”

    可双生没有动静,我不禁有些疑惑起来,于是就问道:“双生,你怎么了?我们该回家了”

    双生缓缓回过头,对我问道:“阿白,你还记得我们前段日子把花猫尸体埋葬在哪儿了?”

    我一听感到有些莫名其妙,问道:“嗯,我记得啊,双生,你怎么突然问起这种事情了?这事情已经过了好久吧”

    双生眼神闪了闪,虽然他一直面瘫很难让人知道他心中在想着什么,可我隐约知道他似乎发现到什么了。

    随后我听到双生缓缓地说起来:“阿白,你记得刚才我提醒你注意这位阿姨身上有什么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开始就觉得这位阿姨很古怪”

    经双生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自己从花春香母亲身上似乎察觉到有死人的气息,于是就忍不住道:“那么,你发现什么了?”

    “嗯,阿白你记得我有说过我对它有种熟悉的感觉吧,当时我是想不起来了,但现在我是想起来了”

    “你想起什么”我本来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我脑里突然闪过灵光,就停住了自己的嘴,惊愕地看着双生。

    双生见到我这个反应,就说道:“现在你应该知道了吧”

    我原以为这只花猫是出了什么意外而出事的,无论如何,我是没想到它的死竟会跟花春香的母亲有着莫大的关系。

    只听双生缓缓说道:“当时埋葬这只花猫的时候,我发现它的身上有奇怪的气息,一开始我本来奇怪一只猫身上怎么会有死人的气息,直到来到花同学家里见到她身上有类似气息的时候,似乎有些说得通了。”

    我点了点头,当时是双生负责埋葬这只花猫尸体,我虽然离得远远的并没怎么仔细察看过,却跟双生一样察觉到了这种气息。

    双生仔细回忆了一下,道:“这只花猫身上的伤口都是非同寻常的,我怀疑它有可能是被花同学的母亲利用做什么试验来着的”

    我听到这里,心里阵阵发寒,然后就想起花春香母亲那种冰冷不带半点感情的眼神,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双生说要去找当时埋葬花猫尸体的地点检查一下花猫是怎么死的,我一听就知道奈奈子在家里恐怕得继续再等下去了,为了不让奈奈子担心,我就打了奈奈子的电话,说我和双生有事情要去办,叫她尽管放心。

    奈奈子在电话的另一边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我知道奈奈子已经确定我们没事,在家里等着我们回来,心里有些放心了,本来我还担心奈奈子一着急就会出来找我们呢。

    我和双生走下下坡路的时候,离公交车站还有一段距离,但我注意到公交车站牌下面蹲着一只黑猫,我本想叫双生过来看一下,可一转眼却发现黑猫已经不见了踪影,我注意到远处有一辆公交车缓缓向我们所在的方向驶来

    我们上了公交车后,见到公交车里还有空位,就挑了个位置坐下去了,等我坐下去后,本来想拿出手机来刷刷微博打发一下时间,但我突然感到自己的肚子开始咕咕叫了起来,才记起自己今天好像没怎么吃过午饭,于是就忍不住往旁边的双生看了一下,却发现双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我心里很是郁闷,本来还打算问问双生出门有没有带来了食物,最好是奈奈子做的点心,我想着先忍着等双生醒来再问,但我忽然感觉到身旁的异动,转回头却见到双生已经醒过来了,一直在盯着我的肚子,我见此知道双生已经听到了,我怎么会忘了双生只要一睡觉的话,稍有动静他都会醒过来的。

    我和双生从带来的小荷包里摸索了一遍,结果只摸出了奈奈子做的几条小鱼干,但感觉还不够塞牙缝呢,同时我们感觉到公交车停下来了,公交车已经到站了。

    我们为了能快点吃午饭早点充饥,就从公交车下来了,所幸的是离公交车站还有几家小饭店,我和双生商量了半天,才挑了一家觉得还不错的饭店,我们进了饭店点了一些菜,我原以为饭店做的菜应该没有双生做的好吃,结果很惊喜地发现这饭店做的菜似乎都非常很不错。

    我吃的心满意足,就跟双生说希望他能做出这次的几道菜,双生点了点头,表示他会把这次的几道菜都做出来,让我很是期待了好一阵。

    吃完饭后,我感觉自己的肚子有些撑了,但是双生叫来了出租车,说要到埋葬过花猫尸体的小林子附近,我见到双生叫来出租车问他为什么不坐公交车,而且公交车刚好停在这儿呢,双生却跟我说坐出租车的速度比公交车要快点,何况奈奈子在家里还等着我们呢,我想了想就点了头赞同双生,然后一齐上车去了。

    等我和双生到达一片小林子的附近,我看了一下表,指针已经指向三点了,双生凭着脑海里的记忆很快找到了埋葬花猫尸体的地点,我站在一旁等着双生挖出花猫尸体,心里不由得感叹着先是埋葬后要挖出来,如果不是太想知道花猫的死因是怎么回事,我们都不会想着要把它挖出来的。

    等双生把花猫尸体挖出来后,我见到后就过来跟双生一起察看了一下花猫的尸体,由于天气还处于乍暖还寒的时候,所以花猫的尸体并没有腐烂多少,我刚一接近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恶臭味道,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我捂着鼻子仔细上下观察着花猫尸体,却注意到猫爪似乎有什么东西似的。

    双生刚好注意到了,就从猫爪上拿过来了,我一时好奇凑过来才发现原来是一根红线,但是红线并不是一根普通的红线,而是像活起来那般的红线,让我不禁想起自己曾经身中邪术手掌上出现的一道诡异的活动过来的红线,如今这根红线出现在这儿,一个不愉快的记忆扑面而来,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双生见到红线,我感觉到他那面瘫脸上似乎出现了皱眉的情形,虽然我不知道刚才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毕竟我很难在双生的脸上见到不同的表情,但我听到双生对我说道:“阿白,你身上还有业火符吗?”

    我点了点头,从小荷包里拿出了一张业火符,道:“有啊,我早准备了好多张呢。”

    “你用这张业火符把它给烧了吧。”双生说道。

    我表示知道了,就拿着业火符开始念道:“火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去!”手中的这张符纸瞬间燃烧起来,慢慢浮起来,双生见此就把这根红线丢了过去,我听到红线在烈火里噼里啪啦的声音,似乎有一声哀嚎出来,让人心底发寒。

    我忍不住说道:“这猫尸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它应该是被人用作修炼上古邪术试验用的,很显然修炼的人还不够熟练”双生神情凝重地说道。

    我见到猫尸,心底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后来双生把猫尸重新埋葬回去了,我和双生走出来的时候,恰好碰到公交车停在车站旁,我们上去准备回家去了。

    等我们快到家的时候,正好快五点了,我注意到家门口有一道人影,是奈奈子,她一直在等着我们回来,奈奈子一见我们回来,就冲上来埋怨我们怎么来的这么晚。

    我们安慰了一下奈奈子,然后跟着奈奈子一起回到老宅子里去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