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0章 阴影
    我一听,心里在想着难道是窗外有什么东西会让沈文柏如此害怕,可我注意到自从进了这栋公寓后,尽管公寓里的装潢品味非常不错,简洁大方的样子,但我感觉到浑身特别非常不舒服的,连双生和奈奈子也注意到了。

    这屋子里肯定发生什么了不寻常的事情。

    “阿白,我总觉得周身好像有什么东西似的。”奈奈子朝四周望了望就说道,双生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叶皓轩跟老管家打好了招呼,就转过头对我们说道:“薛先生,请跟我去看看我朋友吧。”

    尽管我一个小孩子被一个大人叫做薛先生感觉有些别扭,不过说到底我还是一个有着小孩子身体的成年人,理所应当地接受了这种称呼。

    我们跟着叶皓轩来到一个房门前,叶皓轩上前敲了敲门,我听到屋子里似乎有了动静。

    “文柏,是我皓轩,我来看你了。”叶皓轩敲了敲门,对着屋里的人说道。

    但是屋里已经安静下来了,一直没有再出现动静了,叶皓轩不禁皱起了眉头,敲了敲门说道:“文柏,我这就进来了啊。”说着叶皓轩用手一扭,房门缓缓打开,但我们却看到了一个男人在床上一直缩在被子里神情呆滞着,不管叶皓轩怎么叫唤,他却始终没有回应。

    后来叶皓轩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上前轻轻地用手试探着推了一下沈文柏,谁知沈文柏的神情从呆滞变得更加激动起来,大叫着:“是他!是他!他要来找我了!”说着说着沈文柏忍不住尖叫起来,一头钻进了被子里死也不出来。

    “文柏!文柏!是我……”叶皓轩不停地叫唤着,但躲在被子里的沈文柏始终不肯出来。

    最后叶皓轩无奈地起来对我们摊手说道:“你们都看到了吧?文柏现在变成这个样子,连医生都束手无策,我就想到了星辰曾经提过你们……”

    “我不是精神科医生……”我很不客气地打断了叶皓轩的话。

    “嗯,我知道,我找你们来并不是为了治病,而是想找你们帮忙看看是不是真的如文柏所说的有鬼来缠上他了?如果真有的话,我怕对文柏有些不利。”叶皓轩望着床上的人影,有些担忧地说道。

    我心里感到奇怪,虽然我进入屋子后除了觉得不对劲的感觉,并没有感觉得到有什么厉鬼的气息,总之呆在这屋子里我只能感觉到不舒服,随即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往屋子里四周察看了一番,我想了想,就把眼镜摘了下来,果然我见到周围有一些阴气在屋里中央汇集着,我对奈奈子问道:“奈奈子,你在外面有没有看到这栋房子有什么不对劲?”

    奈奈子摇了摇头,说道:“外面是没觉得有什么,但进来就感觉不舒服了。”

    我听到奈奈子的话,心下有些明了,于是就对叶皓轩问道:“小叶子啊,这房子是谁负责收拾的?”

    叶皓轩被我问得有些莫名其妙,对小叶子这种名字的反应有些微微一愣,便回答道:“自从文柏搬进来后,他一向是不擅长收拾屋子,都是老管家帮忙收拾的。”

    我听了后,心下有些明了,于是就接着问道:“嗯,小叶子,你说过要跟我们说说你朋友的事情,你朋友说的‘他’是谁?我很是好奇。”

    叶皓轩点了点头,缓缓道来:“要说我朋友的事情是在他12岁的时候发生的,在那时候我朋友在一个公园里认识了一个小男孩,当时小男孩正在被一群孩子拳打脚踢,我朋友是最见不得人多欺少,就上来帮了一把,这个时候他就认识了小男孩,但没想到这个小男孩却是我朋友一生中的噩梦。”

    我听到后,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总有种发毛的感觉,但我对叶皓轩讲的故事更感兴趣,接着问道:“后来呢?为什么小男孩是你朋友的一生噩梦?”

    叶皓轩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小男孩的身世比较可怜,自小在意外中失去了父母,被送到福利院机构,后来被养父母收养了,由于幼年曾经目睹父母出事,造成了他的心理阴影,使得他变得有些孤僻,本来他在养父母家里开始过得很好,养父母对他很是照顾,直到他的养母生了个儿子,他在家中的地位变得更加尴尬了,从被宠爱到被打骂,心理落差较其他人大,久而久之比以前更加孤僻寡言了。”

    “我朋友认识小男孩后,愿意跟小男孩一起做朋友,可没成想我朋友一句要跟小男孩做朋友就被小男孩记在心里,我朋友的噩梦就从此开始了。”

    “我朋友自从跟小男孩做了朋友后,但他很快发现,每次他认识一个新朋友,新朋友要么莫名其妙突然受伤,要么刚认识没一会就离他远远的不愿意靠近他,我朋友刚开始是一头雾水,以为他惹新朋友们不开心了,直至有一天他认识了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刚巧过几天是女孩子的生日,我朋友本来已经买好了礼物打算给女孩子一个惊喜,但他把礼物带到学校放到自己位子后不久有事走开了,可等他回来后,这礼物已经被人划得支离破碎了。”

    “我朋友因为精心准备的礼物遭人破坏感到很气愤,他决心找寻是谁搞破坏的,但真相往往是很残酷的,经过他的多番调查之下,才发现让他无法相信的是破坏他礼物的竟然是小男孩,恰好他们还是同一个学校的,我朋友一时不能接受就过来质问小男孩,没想到他从小男孩知道他之所以交不到新朋友是因为小男孩暗中破坏,小男孩说我朋友只能有一个他可以做他朋友,可我朋友发现小男孩的眼神似乎变得很可怕。”

    “后来我朋友新认识的女孩子突然摔下楼梯摔成重伤,我朋友怀疑小男孩干的,就过来质问他,小男孩却承认了,说不喜欢女孩子霸占我朋友的友情,我朋友觉得小男孩不可理喻,说不想跟小男孩做朋友了要离开他,但没成想小男孩不肯放过我朋友,一直拉着我朋友不放,两人在推推搡搡的时候,我朋友竟不下心把小男孩推下楼梯了,我朋友当时吓坏了,就下来想把小男孩叫起来,可他一靠近才发现小男孩已经停止了呼吸。“

    “我朋友感到害怕,害怕自己杀人的手,害怕有人发现他杀了人,他见四周没人就慌慌忙忙地跑开了,后来小男孩的死被大家一致认为是意外,但我朋友的心情一直紧绷着,对什么事情都很敏感,我朋友没法忘记小男孩死前的样子,之后我朋友大病了一场,恢复后心里却从来没有好受过。”

    “本来过了这么多年,我朋友慢慢地从童年的噩梦中走出来了,可直至前几天我朋友却梦到了小男孩,说他很寂寞,要找他一起玩,之后我朋友总觉得他家似乎有小男孩出现过,一直折磨着他的精神,后来越来越严重了,就如你们所看到的,屋子里窗帘关的严实是因为我朋友产生幻觉在窗外看到了小男孩,为了不让我朋友继续下去了,我只能来找你们了。”

    “可你怎么知道你朋友这么多事情?”我好奇地问道。

    “咳咳,我是学心理学的研究生,否则我怎么会知道我朋友的事情呢?”叶皓轩苦笑着说道。

    喔,难怪他的样子长得这么文质彬彬呢。

    我想了想就接着问道:“你一个学心理学的不是一般不相信迷信的事情吗?怎么会突然想找上我们了?”

    “嗯,我本来不怎么相信,但自从派对上从星辰那里对你们有所了解,我帮不了文柏,我想你们应该能帮得上文柏吧。”叶皓轩说道。

    我点了点头,说道:“其实你朋友变成这样并不是什么小男孩的冤魂来找上门来的,而是他家的布置。”

    “他家的布置?”叶皓轩有些莫名其妙,转头观察了下四周,仍然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

    “嗯,他家的布置有问题,是被人动了手脚,说到底是跟风水有关,你朋友的屋子我们一开始进来了就觉得不太舒服,其实这屋子的格局被人设计成了能引来凶煞的阵法,所以屋子里的阴气自然汇集到这一处了,常人长时间呆在这儿,心底隐藏的恐惧就会被这股阴气慢慢扩大起来,轻则精神崩溃,重则会丧命,我想你朋友差不多是这个样子,不过他运气很好,若是我们发现晚了一步的话,恐怕你朋友很快就没命了。”

    叶皓轩一听,微微有些吃惊,道:“那是谁干的?为什么会对文柏做这么可怕的事情?”

    “那这个就要问老管家咯,这屋子布置成这样不正是老管家的杰作吗?”我缓缓说道。

    “这……老管家……不会吧……”叶皓轩似乎有些不能相信。

    “虽然我不知道老管家为什么这样做,我想估计跟你朋友的事情脱不了干系,说不定你朋友在什么地方得罪了老管家。”我拿过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