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5章 恢复记忆
    生魂一进入生前最后的地点通常都会触发脑海里深处的记忆,东方一脸痛苦的样子我知道他快恢复记忆了。

    虽然我们并不清楚东方为什么不肯回去,但眼下只有等东方恢复记忆了。

    当东方的眼神由一片迷茫变为清明,我知道他是恢复记忆了。

    “还要回去吗?”我淡淡地说,很是好奇东方的记忆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不太想回去,回去了没人会关心的。”东方眼神一片冷漠,声音极其不情愿。

    我一见就知道东方内心很抵触家人,甚至连跟家有关的记忆都特别抵触,似乎之前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由于报纸上没有写明名字,我很是关心地问了一句,心里却在想着既然姓东方,名字肯定特别苏。

    “嗯,我叫东方文翰。”东方文翰回答道。

    果然特别苏,我心里想到。

    但是接下来的场面是东方文翰又再次蹲下身痛苦的抱着头。

    “你怎么了?”我心想难道还有什么记忆没恢复过来。

    “不知道,但我感觉有人在呼唤着我,可我内心有种排斥的感觉不想过来。”东方文翰一脸痛苦地扶着自己脑袋。

    我心知是他的亲人们在呼唤着他自己,问道:“呼唤你的是你亲人,你回去了就能活了,为什么就不能回去?”我可不想总让东方文翰老跟着自己,再说总不能让他跟一辈子吧,我心里这样想的。

    “他们从来不关心我,我回去了还有什么意思?”东方文翰漠然地道。

    嗯,这么说来东方文翰是有故事的,我从东方文翰的讲述中了解到其中的原因,听完后我心想这不是传说中的豪门三角恋狗血大戏吗?让我觉得要想从这种事情入手必须得去医院看一下。

    东方文翰说从他小时候起,父亲由于工作的原因经常不在家,即使来了都是来去匆匆的,更不用说一家人在一起吃饭了,为此他常常见到母亲落寞的神情,每次母亲做好晚饭的时候总会望着家里的大门发呆。

    父亲来了她会露出欣慰的笑容,父亲没来的时候她就会呆呆地望着大门,等着父亲回来。

    到底是小孩子太过于敏感,对事情都相当于敏锐,直到有一天他偷偷进了父亲书房一不小心把父亲珍藏的项链给摔下来了,不过好在摔得并不严重,刚好父亲也进来了,他记得当时父亲发了一大通脾气。

    他从来没见过父亲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只记得他父亲凶狠的眼神,把他吓得哭了起来,正好让他母亲听到了,他母亲匆匆过来把他抱走,对他好言安慰了一阵,他才不哭了。

    临睡前他听到了他母亲不停地说对不起,当时他年龄小,不懂得他母亲是怎么了,不知不觉地陷入了睡眠之中,之后他父亲几乎很少再回家了。

    他母亲落寞的神情越来越多了,每次见到他母亲寂寞的背影,让他不由得心疼起来了,从而对他父亲恨上了,甚至替他母亲不平,他总是见到他姑姑来上门拜访他母亲。

    对他们母子一直很照顾,让他对姑姑很有好感,直至他母亲在他六岁那年因病去世,他记得他母亲临终前叫他不要怪他父亲,都是她对不起他的,当时他并不了解。

    由于他母亲去世使他对他父亲产生心结,导致后来两人父子关系一直僵着,后来他得知他父亲并不爱自己母亲,而且是从正在聊天的仆人们意外听到的,让他更加憎恨他父亲。

    他父亲早在他母亲之前认识了一个女人,当时他父亲还是个东方家族集团的继承人,尚未完全掌握实权,他父亲非常爱她。

    由于两人的关系门不当户不对,遭到东方家族的家人反对和拆散,而他父亲深爱的女人为了不拖累他父亲毅然离开了他父亲身边,他父亲一直留着女人留下的项链保管着。

    东方家族为了东方集团的未来,安排给了他父亲商业联姻,自从他母亲嫁过来后,经常受他父亲的冷落,所以他常常很少见到他母亲的笑容,他知道他母亲喜欢他父亲好久了。

    从他小时候起,他母亲经常讲给他听,从他母亲的话语中他能感受到他母亲对他父亲的爱,深切的爱,当时他非常不理解他父亲为什么要冷落他母亲,自从他母亲去世后。

    他认为他父亲害死了他母亲,甚至对他父亲特别疏远,直至他父亲娶了一个女人,他得知是跟他父亲深爱的女人长的相像,因而对他的新母亲很是十分排斥,常常为此遭到他父亲的责骂,之后他们父子的关系更僵了。

    继母想试图缓解但没有成功。后来他继母生了弟弟后,他更加觉得自己在家中反而没有地位了,因而常常出去很少呆在家里,他父亲知道后经常过来找他说话,但总是不欢而散。

    我听完后不禁感叹豪门真不愧是专门洒狗血的地方,但我总感觉生魂失忆的来由并不简单,于是便问道:“你记得是怎么出车祸的?”

    “车子开着开着就突然刹不住了,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东方文翰一脸云淡风轻地说,仿佛对于这事很不关心。

    我心里一跳,刹车失灵有时候并不一定是自然的,看来要想知道这个缘由只有去医院一趟了,尽管东方文翰不情愿,我们还是打听到了医院的地址。

    由于放学后,天色尚黑着,我们想好等中午再过来。

    在一个和煦温暖阳光下,尽管气温很低,但被太阳晒着还是很舒服了点,我和双生来到医院的时候,一见到医院后我心中暗叹真不愧是土豪,住院也能住的这么豪华,我们从护士打听到了东方文翰的病房。

    我们找到东方文翰的病房却看到东方文翰一个人静静地躺着,我们身边的东方文翰生魂一直在安静着,神情复杂地看着床上的自己。

    就在这时候,忽然背后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你们在干嘛?”

    我们转过头来,只见一个年纪看起来三十岁的女人抱着一束花朵在看着我们站在东方文翰的门口,这个女人五官端正,保养得非常好,我察觉到旁边的东方文翰的动作微微一滞,也许是东方文翰认识的亲人?

    于是我回答道:“阿姨你好,我们是东方文翰的朋友,听说他出事住院很是担心才过来看看他。”我说得脸不红心不跳,朝旁边的东方文翰看了一眼,东方文翰直视了过去,从他的口型中我知道来的是东方文翰的继母。

    带着一束花朵的女人狐疑地扫了下我们几眼,确定我们不像是说谎,于是就说道:“是文翰朋友来了啊?文翰一向很少有朋友的,你们能来看他们真是太好了!”说着说着女人不禁流下了眼泪,我原本怀疑东方文翰失忆跟他继母有关,但一见她的神情不像是装的,心里想着这事不是东方文翰的继母干的会是谁干的?

    这女人察觉到自己流了泪,于是就擦了擦眼泪,道:“对不起,让你们见笑了,文翰朋友能来看他,作为母亲我真是很开心,说来文翰实在可怜,年纪轻轻的怎么会遇上了车祸啊,医生说过他要么几天醒来,要么几个月醒来,要么永远醒不来”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我看到旁边站着的东方文翰的表情有些动容了。

    嗯,这么说来让东方文翰失忆的显然他的继母没有参与,那就是另有其人了。

    我们向东方文翰的继母告了别后,正要准备下电梯的时候,很不巧电梯偏偏在这时候突然出故障了,我们不得不去了安全楼梯准备下楼的时候,忽然下面传来的对话让我们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你不是说过会百分之百的成功吗?为什么他还能活着呢?”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下面传来的。

    “你以为车祸哪有这么容易死人?你刚刚听到医生怎么说了,文翰随时都会成为植物人,有可能一辈子会醒不来,只要他不醒来,你还怕你儿子在东方集团没有一席之位吗?”一个男人冷冷地说道。

    “可是”女人犹豫了下。

    “别可是了,我不是早告诉我找的高人作法没问题吗?他能让东方文翰的生魂失忆,他记忆一日不恢复一日是不会醒来的,你就好好放心吧。”一个男人打断道。

    我心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刚刚本来在想着犯人是谁,这可不是送上门来吗?我感到双生轻轻拉了一下我,疑惑地转过头,只见双生示意我去看看东方文翰。

    我回过头来,只见东方文翰脸色已经瞬间煞白,正呆愣愣地望着楼梯下面,尽管我们是看不到下面的一男一女,但他们的声音我们还是能听到的。

    我心里大概明白了,东方文翰可能是认识他们,不过东方文翰失忆既然是他们干的,这里可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继续留在这儿都有可能会惊动他们,还是先出去找机会问问东方文翰吧。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