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3章 花春香回来了
    我听到背后“哐当”一声,心里微微一惊,身后的大门开了!

    随着大门缓缓开启,老宅子里的昏黄灯光从门口照射出来,我看到自己的影子在背后的灯光照射下已经开始拉长了,身边还多出一个女人的影子。

    “小弟弟,这么晚了,你来这儿干什么啊?”背后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声音既不算难听也不算好听,但很显然是中年妇女的声音。

    按理说,明明能听到活人的声音,一般人应该会感到放松下来的,可我不仅没觉得放松,反而让自己的神经绷得紧紧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这个女人让我心里瞬间有了恐惧感,仅仅是直觉而已。

    我克制住自己心中的恐惧,努力不让人看出来,要知道内心恐惧有时候会成为自己的弱点。

    “小弟弟,你怎么了?”身后的一个女人的声音更近了。

    我转过头,露出一个微笑,道:“阿姨,我是花春香同学的同桌,听说她病了不能来学校,所以班主任老师托我来给花春香落下的功课。”说着说着我仔细看了一眼前面的女人,女人背对着灯光,面容隐隐约约地有些看不清楚,虽然我戴上了眼镜,暂时没法看出有什么不对劲,可我总觉得女人身上的气息怪怪的,仅此而已。

    “哦,是春香的同学来了啊,大老远过来送还真是辛苦你了。”一个女人从我手中接过了花春香的作业,她的声音平淡无奇,毫无人类情绪流露出来,总之就是在女人身上我是感觉不到半点人气,可她确实是真真切切的活人。

    “小弟弟,要进来坐吗?”花春香的母亲缓缓地说道,我感觉到她那两道目光紧紧地盯着我,让我极度不舒服,但是心里的感觉却告诉我不要进!

    “不用了,天晚了,再不走的话公交就该走了,改日再来拜访吧!”我装作很着急的样子,在花春香母亲的诡异目光下迅速离开了。

    走了没一会,我却听到到花春香的母亲低声在笑着,笑声在寂静的夜晚中听来确是那么诡异,那么可怕。

    我连头都没敢回过来,迅速往下山的路走下去了。

    下山的速度到底还是比上山的快了点,我不到一会儿就到山下了。

    我匆匆地从山下来到公交车站,但是公交车站已经没有人了,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才不到七点,我感到很吃惊,仅仅上山到现在居然花了不到一小时,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用让双生和奈奈子担心了。

    我一想到刚才花春香母亲的诡异目光联想到花春香死人般的眼神,心里想着这一家人都这么诡异吗?

    我继续在等着公交车,但是公交车等了很久却连一个影子都没见到,我抬头看了看天色,一琢磨是不能等了,就在这时候,正好这时候,出租车过来了。

    我一见出租车来了,匆匆过来招手叫出租车,出租车正好看到了我,在我旁边停下来了。

    “小弟弟,你这么晚要去哪?”出租车司机看了眼四周环境,很疑惑地问道。

    我上车报了个地址,虽然很心疼几十块的车费,不过为了不让双生和奈奈子在家担心,还是早点回家为好。

    出租车启动了,往前走了半天,我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在梦里我没有再次梦到一个穿着金黑色铠甲的男人向我呼救,反而梦到了花春香一家子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被人摇了几下,就被摇醒来了。

    “小弟弟,到了。”出租车司机见我睡着,就用手摇摇叫我起来了。

    我下车付了钱,目送出租车离去后,就转身往家里步行走着,这儿离家还有一段距离,不过好在并不太远,走几分钟就到了。

    我走进庭院中,就看到木灵们在一棵槐树上尽情地玩闹着,我估摸着双生和奈奈子在家应该等急了吧,于是就往家里走去了。

    一进来正好闻到双生做的饭菜香味飘出来,我一闻,这不是我最喜欢的糖醋鱼和口水鸡吗?我肚子里突然觉得饿了,正好碰见奈奈子双手端出来的一盘三文鱼寿司,奈奈子一见我回来,扯了扯嘴角,我看她的神情知道她很开心我回到家了。

    于是,我在和奈奈子、双生三个人一起吃饭,吃的津津有味,很快就把晚上所遇到的一系列事情给忘了。

    临睡前我忽然想起自己遇到了傀儡鬼,于是便告诉了双生,双生脸色很难看,问我怎么平白无故地去惹了很难对付的家伙,我一听就把事情缘由给解释清楚了。

    双生得知我是落单在偏僻地区才遭到傀儡鬼的袭击,知道了在跟傀儡鬼的战斗各种惊险,很是紧张地察看了我身体有没有事,确定我没事就松了一口气。

    “以后我有事不能陪你回家的时候,你要好好保护自己。”双生很是严肃地说道。

    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回想了下花春香的家各种诡异氛围,想着明天花春香会不会再来学校呢?就这样我想着想着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一夜无梦,一觉醒来已经到了吃早饭的时间了。

    我匆匆地吃完了双生已经做好的早饭,搭上了双生的自行车往学校走去,奈奈子也跟着一起骑着上学了。

    快到学校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往学校外面的一个角落看了下,果然正如我所料,角落里已经没有再出现奇怪的摊子老板,小摊子早已换新的了,一个中年老板正在做着鸡蛋煎饼,惹来一堆馋嘴的同学们围着要买。

    我一见小摊子已经换新的了,心里想着既然摊子已经换了人,那么傀儡鬼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正在想着的时候,我看到了自己的眼镜上面落了些尘灰,忍不住摘了下来正要擦的时候,但我的动作突然停下来了,因为我看到了一个十三岁的小男生在校门口正在蹲着,似乎在找什么人似的,看到他身下连半个影子都没有,光看他的样子分明他就是灵魂出窍出来的生魂。

    所谓生魂,说到底就是活人陷入昏迷不醒后从自己肉身出来的灵魂,灵魂出来了,肉身却不会死,如果在一定时限内没有回到肉身里,就会成为真正的孤魂野鬼,虽然他们是很可怜的,但确实是没办法的。

    我看到小男生的表情一直很迷茫,已经有点猜到他大概是还没发现自己的情况了,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刚出来的,不管怎样,就算他不清楚自己的情况,总会被亲人叫唤回来的,何况常常有亲人呼唤昏迷不醒的人醒来已经不止一次了。

    双生骑着车子从他身边过去的时候,小男生忽然感觉到旁边有什么人看着他自己就往我这儿来看,我连忙擦好眼镜匆匆戴上来,虽然不知道他出什么意外而灵魂出窍的,总觉得里面事情并不见得简单,我隐约感觉到小男生的视线一直在看着我们,奈奈子的阴阳眼虽然退化,但小男孩身影没逃过她的眼睛,尽管小男孩的身影在她看来是非常模糊的。

    我摘下眼镜回头一看,小男孩已经不见了,大概是找回去的路了吧,奈奈子也注意到了,并没有说什么。

    于是我们互相打好招呼就分头去了自己的教室,在路上我听到很多女生们在谈论红色绳子的事情,心里想着大概他们发现红线的不对劲了吧,就没有再理会,傀儡鬼已经死了,红色绳子基本上是个跟一般绳子一样的普通绳子,什么灵验基本上没可能了,就算不被丢弃也难免会被女生们做成小饰品吧。

    我边走边哼着歌正要去往教室走去的时候,但我的脚步却停下来了,因为我察觉到有前面有什么人在看着我似的,由于戴着眼镜的关系,我眼前基本没什么人,我想起曾经在校门口见过的小男生,心里就明白了,大概是他发现我能看见他才找上我的吧。

    我没有理会,因为我考虑到自己身处学校,不宜暴露自己能看见鬼的事实,于是就哼着歌往教室走去,可我察觉到背后一直有人跟着。

    走着走着,我终于忍不住背后被人注视的怪异感觉,就走进了厕所,我摘下了眼镜在水龙头下冲洗了一下。

    “你看得见我吗?”一个小男生急忙地跑过来,仍然在跟着我。

    我心说,没看到周围有这么多人吗?要是理你的话那还不被大家当成疯子吗?所以就没理会他走出了厕所。

    小男生一见被我无视了后,眼神黯了黯下。

    在进教室后,我险些被一股恶臭臭晕过去,我才意识到花春香已经来了,我看了一眼自己位子旁边的座位,花春香果然已经端端正正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动不动地看着手上的课本。

    花春香经过一场大病看起来气色好多了点,就是恶臭没一点见少,不过还是多了点淡漠疏离的感觉。

    我心里想着估计前些日子的中午发生的事情对她的伤害极大吧,但也不好说什么安慰的话,于是就各自做各自的事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